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灭族

  此时的叶素素反倒是越发不慌了,任凭东方白这般看着自己却丝毫不惧,与之坦然对视。

  她脑海里回忆着那日韩立离别时说的那些话,心中不禁大感佩服,只觉得今日所有状况,似乎都在那人的预料之中,自己只要照着做就行了。

  就在这时,伴随着破空声传来,高空之中一道遁光飞射而至,朝着院中坠落而下。

  遁光一敛去,从中现出一名长鼻灰发的削瘦老者。

  “吕长老,如何?”东方白目光移向老者,语气平静的问道。

  “回禀宫主,在此处以北数千余里外的一座山峰上,发现了些许残留的气息。那韩立似乎是在那里稍作停留,并换乘了灵舟飞车一类仙器。之后再往北去数万里,快到金源山脉边缘的地方,也陆陆续续有一些气息残留,不过都很淡薄了,应该是采取了某种手段故意遮掩行迹。属下急着回来禀报,便只在那做了标记,没有继续再追索下去了。”灰发老者走上前来,躬身施礼道。

  “你做的很好。”东方白点了点头,说道。

  “这么说来,他们倒是没有撒谎……此人还真是狡猾!”陶基思索片刻,恨恨自语道。

  “走吧。”东方白又回首看了叶素素一眼,面无表情说了一句后,身形瞬间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陶基等人见状,也连忙身形一闪,飞身离去。

  小院之内,只剩下青狐一族众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叶素素手心里早已浸满汗水,看了一眼身旁的母亲后,仰头朝着高空中密密麻麻的战舰望去,心中越发疑惑,这位韩前辈究竟是怎样的人,竟然能招来仙宫如此大阵仗对待?

  高空一艘战舰的甲板上,陶基等人身形纷纷一闪而至,就看到东方白正站立在一侧船舷旁,俯身望着下方的青狐城。

  等到几人走到近前,他忽然开口说道:

  “灭族。”

  “什么?他们……”陶基闻言,神色一变,慌忙说道。

  他本想说青狐族并未包庇韩立,但话说了一半,就立即识相的闭嘴了。

  青狐族有没有包庇韩立对于东方白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韩立的行踪,绝对不能传出去,否则引来其他人的注意,他还怎么独占找回掌天瓶之功?

  “遵命!”黑刀二话不说,抱拳说道。

  “做干净点,别留下什么痕迹,否则仙狱那边追查起来,麻烦。”东方白又补充道。

  “是。”黑刀应了一声,转身离去了。

  “陶长老,吕长老,带着大军速度太慢,目标也太大,你们二人随我前去追击。”东方白思量片刻后,吩咐道。

  “是。”吕云同样没多说什么,只是恭声应道。

  陶基略一犹豫,似乎有些欲言又止,不过最终还是说道:“是”。

  对于韩立实力的恐怖,他是有过直观体验的,如果可以,他还是希望能带更多人去,当然有东方白亲自出手,自己应该也插不上什么手,即便不能手刃仇敌,能亲眼目睹也是好的。

  东方白随手一挥,身前一片白光喷涌,一艘十丈来长的白色飞梭浮现而出,上面符纹密布,灵光熠熠,一看便知是入品仙器无疑,且品阶不低。

  他当先飞身而起,轻飘飘的落在了飞梭之上,陶基二人不敢怠慢,也紧随其后的飞身而上。

  在吕云指了方向之后,飞梭之上顿时暴起一团骄阳白光,化为一道白光的爆射而出,没入高空之后消失不见。

  而悬浮在青狐城上方的一艘艘金色战舰,则是灵光大动,上面镌刻的层层符纹开始纷纷亮起,缓缓朝着下方的城池倾轧而去。

  舰身上的一座座攻击法阵全数打开,一股毁天灭地的威势笼罩了这片天地。

  事后据传,这一日青狐城遭天灾袭城,焚于大火。

  ……

  时间一晃,过去半年有余。

  金源仙域北部某处,有一条水系发达的龙江河,与沅江河以及水漾河三条河流汇集一处,在梳篦山下形成了一座面积足有数千里之广的三江湖。

  相传三江湖所处之地,原本有数百座峰峦叠嶂的山峰,与湖边的梳篦山连同一气,都属于金源山脉向北延伸出来的一条分支,上面还曾建有一座规模不小的仙家宗门。

  只是在不知道多少万年前,这里曾爆发了一场大战,那座原本修建在此的仙家宗门被彻底灭门,这里的大半山峰也在交战中被毁,整片大地沉入地下。

  之后经过漫长岁月的更迭演化,包括龙江河在内的三条河流陆续河床改道,汇集在了此处,将这剩余的那些断岭残峰全都掩埋,尽数没于了水下。

  虽然宗门已逝,但梳篦山上仍旧还有许多当年的建筑遗迹残留,其中大部分都被一座建宗不过数十万年的“梳流宗”占据了去,经过翻新修筑之后,倒也有些迥然有异的全新气象。

  只是历经了不知多少万年的时间洗刷,梳流宗得到的也不过是些残垣断壁,至于什么遗留的仙家宝物自然也有,却也都是些大浪淘沙剩下的残品。

  据说,在那三江湖之下,倒是还有些遗留下来的破碎仙府,当中有的仍有法阵庇护,里面倒是有可能还有些未被人发现的仙家宝贝。

  梳流宗在此建宗之后,便顺理成章的将三江湖也囊括进了自家势力范围,但由于自身实力不济,却也不敢真的封禁起来独占,反而是经过开发之后,将湖下一些残留仙府修葺,建成了一座座供修士修炼的龙宫水府,用来租赁。

  修为高强的高等修士,自然看不上这水府中残留的那点天地灵气,不过许多真仙修士,特别是修炼水属性功法,亦或是修炼水属性法则之力的修士,倒是喜欢长居于此。

  靠着不多,却是细水长流的租金,梳流宗倒也过得颇为怡然自得。

  这一日,梳篦山上的迎客的致风殿,来了一位身材高大,容貌颇为普通的青年修士,一进门便要找执事长老,说是要租住一座水府用来修炼。

  这青年自然不是别人,正是韩立。

  执事长老是一名身材微胖的圆脸老者,生得慈眉善目,见来人相貌平平,衣着普通,身上气息也不如何强大,虽未有怠慢之举,却也暗暗起了轻视之心。

  “贵客,是要租住水府啊?那可来得正是时候,这三江湖中所剩空余水府也就仅剩三处了,我这就拿舆图来给贵客挑选。”老者迎了上来,笑眯眯的说道。

  “不急,听闻这三江湖中还有十余处未开水府,我倒正想从这里面挑选一座。”韩立伸手拦住了老者,笑着说道。

  事实上,三江湖下的水府的确极多,但经过最近数万年的开发整理,其中大多数已经都被开辟完成,只有少数被厉害的仙家禁制封禁,以梳流宗如今的能力尚无法打开。

  不过,梳流宗并未花费重金从外面聘请高人破阵,反而对外宣布,只要花费与其他水府一样的价钱,就能获得入住那些未开水府的资格。

  只是能不能真的入住进去,那就看租赁之人的本事了。

  至于水府中所得之物,只要不影响水府续存,便可尽归租赁之人。

  在一开始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经常有修士前来租赁这种未开水府,不过其中绝大多数人都以失败告终,而当中寥寥无几进入水府中的人,又有不少死于其中,能进而不能出。

  历史上只有极少数的幸运儿,能够打开水府,满载而归,结果当中好几个,都因为走漏了消息,被闻讯赶来的山野修士联手围杀,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通常只要出了梳流宗的势力范围,他们对这样的事就不会多管,毕竟他们有言在先,对于想要进入那些未开水府之人,是生死自负的。

  当然,即便没有入住成功,那些租金也是不会退分毫的,如此一来,梳流宗起初从这些未开水府上所获的租金收益,反倒比已开水府要多上不少。

  毕竟在修仙界,从来不缺想要通过冒险,以小博大,以寻求机缘造化之人!

  不过这样的时光并未持续太久。

  久而久之,大多数修士渐渐认清了事实,也就慢慢没有了来此冒险的兴致,像韩立这样,赶来一开口就要租住未开水府的人,这位资历颇深的执事长老也是许久未见了。

  “呵呵,好说,好说!贵客这边落座稍待,就是要租住未开水府,也需要看看舆图挑选一下吧?待我去取来。”圆脸老者引着韩立来到偏厅坐下,转身去拿舆图。

  临转身之时,他忽然问道:“对了,还未请教,贵客如何称呼?”

  “韩立。”韩立头也不抬,随意答道。

  “原来是韩道友,幸会,幸会。”老者随意的点点头,转身离去。

  片刻之后,圆脸老者便再次回到了殿内,并将一张三江湖的水下舆图铺展在桌面上,给韩立粗略讲了讲各处水府的分布位置,以及目前的租住状况。

  韩立一边听着老者所述,目光一边在图上来回逡巡起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