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找上门来

  “回禀仙使,鲁长老向我汇报之后,我便觉得事关重大,立刻将消息封锁了。如今整个宗门上下,也就只有我们二人知道,此外为了防止打扫惊蛇,我们连目前租住在湖中水府的其他修士都隐瞒着,并未让他们提前离开。”身为梳流宗掌门的俊逸青年忙说道。

  “如此便好,这样就不用费力灭了整个宗门了……”东方白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

  俊逸青年与圆脸老者闻言,眉头紧皱着互相看了一眼,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眼中满是狐疑之色。

  然而,不等他们想清楚,就突然发现自己身躯一僵,竟是半点动弹不得了。

  两人全身上下,也就只有眼珠还能转动,朝着对方身上看去,就惊骇地发现,彼此身上不知何时,竟然都生出了一层绿色的滑腻青苔,上面无枝无干的生出了一朵妖冶大花。

  “不……”

  随着青年一声痛苦嘶吼,那朵妖冶大花盛放开来,其上颜色变得血红一片,表面甚至凝出几滴晶莹露水,看起来简直娇艳欲滴。

  相比之下,包裹在青苔中的两人,就好似被抽干了生命力一样,皮肤之上水分尽失,只是几个呼吸之间,便化作了两具干瘪丑陋的狰狞干尸。

  东方白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之后,扭头问道:“吕长老,那人气息还在此处吧?”

  “仍在此处。”那长得好似耗子成精一样的削瘦老者,皱了皱鼻子,说道。

  “只要他还在,那就好。”东方白笑着点了点头,说道。

  陶基目光落在远处那片辽阔水域上,眼神有些晦暗不明,心中却不知为何,隐隐有些不安。

  “陶基,你有什么话,但说无妨。”东方白将陶基的神情变化尽收眼底,问道。

  “宫主,就韩立此人过往来看,绝非麻痹大意之辈,这次为何留下这么明显的踪迹,令我们追踪至此,我看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蹊跷。”陶基闻言,如此说道。

  “陶长老莫非是给上一次的事情,吓破了胆子,怎的如此小心?如今可是东方宫主亲自出马,还能让他跑了不成?”黑袍大汉讥笑一声,说道。

  “黑刀,陶长老所言也并非没有道理,我们谨慎些便是。”东方白却是一摆手,说道。

  陶基闻言,忙施了一礼。

  一语说罢,东方白手掌一挥,白色飞梭骤然穿行而出,瞬间就来到了三江湖上空。

  “就是那片水域。”吕云指了指湖面一处,说道。

  “宫主稍等,待属下劈开此湖,好逼那厮现身。”黑刀说着,便将背后的鬼头大刀摘了下来,握在了手中。

  “不用,登门是客,岂能还没进门就大打出手?”东方白拦下他,淡淡一笑的说道。

  说罢,他抬指在虚空一点,指尖上便有一道青光迸射而出,一闪即逝的飞入了湖中。

  只见那青光入水,便如蛟龙入海,剧烈旋转地朝着水下那片光幕区域俯冲而去。

  原本还算平静的湖水,顿时掀起滔天巨浪,湖中顿时浮现出一个巨大无比的螺旋空洞,直通湖底鬼愁水府所在。

  与此同时,一道青色灵域笼罩而上,将湖水动荡的区域全都包围了起来,如同一座牢笼一般禁锢在了其中,所有波动便只限于灵域之内。

  灵域之外,依旧风平浪静,即使有人好奇围观,也无法视清灵域内的景象。

  那道蛟龙般的青光,如铁骑凿阵一般冲撞在了白色光幕之上,发出一声震天轰鸣,白色光幕应声而裂,那座伫立着清净宗祖师堂的小山包,也随之显露而出。

  此刻,韩立正与啼魂坐在院中石桌旁,手中酒杯给震得微微一抖,当中琥珀色的仙酿酒水却并无半点溅出。

  “阵仗倒是不小,看样子你此前的猜测没错,是那位东方宫主亲至了。不过,太乙境巅峰修为就敢如此张狂了吗?”韩立看了一眼上空,笑着说道。

  说罢,他将手中酒水分三次倾倒干净,一收酒杯,从石凳上站了起来。

  这时,四周湖水似乎给一股奇异力量禁锢住了,围绕着小山包上方区域豁开一道漩涡,自顾旋转着,并不朝着中央落下来。

  东方白等四人御空而至,悬浮在小院上空,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韩立与啼魂二人。

  “韩道友,久闻大名,今日才得见,真是幸会了。”东方白上下打量了一眼韩立,似乎并未发现有什么特别之处,淡淡一笑的说道。

  “啧啧,韩某何时如此有名了,竟可以令堂堂金源仙域一宫之主跟在屁股后边追着跑了这么久,真是荣幸。”韩立没有丝毫客气,嘿嘿一声的说道。

  “大胆贼子,竟敢如此跟东方宫主说话?”一旁的黑刀闻言,勃然大怒。

  “怎么,我说错了吗?那你来说说,韩某该怎么和一个丧心病狂,滥杀无辜的一域之主说话。”韩立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淡淡说道。

  黑刀双目寒光一闪,就欲上前。

  东方白只是侧目看了他一眼,后者便牙关一咬,忍住了冲动。

  身材削瘦的吕云双眼微眯,看着韩立,面露沉吟之色。

  韩立视线落在其身旁那名俊俏少年身上,有些意外的说道:“陶长老,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不过既能侥幸逃得一线生机,就该惜命啊……”

  陶基注意到韩立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不禁咽了口唾沫,觉得口舌有点发干,双目之中凶光翻滚,却也没多说什么。

  “韩道友,以我等的身份地位,何须在意那些蝼蚁的性命?言归正传,只要你肯交出那件东西,我能考虑放你一马,甚至引荐你加入九元观。你看如何?”东方白哈哈一笑,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韩立一听到“九元观”三字,立即就明白过来其口中所指的“那件东西”是何物了。

  他瞳孔微微缩了缩,也懒得去掩饰自己怀有掌天瓶一事,反正今日这几人,他本就没打算放走任何一个,否则一旦泄露出去半点风声,后面的麻烦将是无穷无尽的。

  此前出于各方面的顾虑,他还不想与这些仙宫势力正面冲突,但并不代表他就真的怕了,如今既然对方三番两次的触及自己的底线,还如如影随形的到处追杀自己,那就说不得要和对方好好算一算账了。

  “奉劝道友一句,还是莫要和天庭作对,毕竟敬酒总比罚酒好喝。若是道友愿意的话,从此大可以高枕无忧,安心修行。以阁下的资质,只要有足够多的资源,问鼎大罗境只是时间问题罢了……”东方白见韩立沉吟不语,又说道。

  “看来阁下不仅喜欢追在别人屁股后面跑,废话也着实不少,就像放屁一样。韩某不知道你究竟要什么东西,也懒得知道,此外,韩某虽好酒,但只要是你的酒,韩某一概不喝。”韩立出言打断了东方白的话,懒洋洋的说道。

  “看来道友是铁了心的要和天庭过不去了,可惜,可惜……既然道友不喜欢敬酒,那就只能送一杯罚酒吃了。”东方白叹了口气,不无遗憾的说道。

  其话音刚落,早已经忍耐多时的黑刀,身形带着一连串残影的一掠而出,手中鬼头长刀蓦的出鞘,刀身之上血色符纹大亮,一片阴晦乌云从中涌出,朝着祖师堂纵劈而下。

  只听一声铮鸣传来,鬼头大刀上爆射出一道明晃晃的千丈刀气,直接划破了天幕,当空落下。

  滚滚阴云随之汹涌而下,一头头模样狰狞恐怖的巨大鬼物从中浮现,全都是一副急于噬血的狂躁模样,遮天蔽日地朝着韩立与啼魂二人笼罩了过来。

  韩立面对黑刀声势浩大的一击视若无睹,只是扭头看了一眼啼魂,嘴角有些藏不住笑意。

  “自从转醒过来之后,腹内一直觉得有些空乏,倒是没想到,仙宫之中竟然还有这样级别的鬼道修士,倒真是……一顿大餐。”啼魂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跃跃欲试的说道。

  “别吃太急,注意消化。”韩立笑着点了点头,说道。

  啼魂应了一声,身形爆射而起,如同陨石倒掠,竟是直接迎着那股看似势不可挡的万鬼刀气冲了上去,一下子就砸入了阴云之中,消失了踪迹。

  刀气下落之势顿时一止,然后便没了动静。

  东方白目光微微一闪,有些疑惑地看向黑袍大汉。

  “这……”后者也有些发懵,他也从来没见过如此送死的。

  不等他想明白,神色便不禁陡然一变,脸上神情变得异常惊恐起来。

  东方白这时也察觉到了古怪,目光朝着阴云当中望去。

  只见方才还气势汹汹的诸般鬼物,此刻却像是见了鬼一样,纷纷挣扎着,想要从阴云刀气之中逃离,奈何其自身根本就束缚在刀身之上,自然无法逃离。

  紧接着,就见滚滚阴云之中,有两道怪角从中穿刺而出,后面紧跟着露出一颗巨大无比的巨猿头颅,其獠牙毕露,眉心之上皮肉分裂,从中露出第三只血红妖目,背后更是突起刺出三根黑乎乎的骨刺,周身乌黑毛发如钢针一般倒竖,浑身阴气逼人。

  相比那些食人恶鬼,眼前这头异兽明显更像恶鬼。

  “不对!这是……刑兽!”东方白目光一闪,惊呼出口道。

  到了此时,黑刀自然也已经认了出来,心中叫苦不迭,实在是没想到会遇到这等天生克星。

  他连忙一掐刀诀,想要让手中鬼头大刀归鞘。

  然而,那刑兽却哪里会善罢甘休,眉心竖目血光大作,从中喷涌出来一道血色红光,化作一道巨大的血色锁链,朝着那些鬼物穿梭而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