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各方云集

  “连石兄你闭关刚刚出来,不知道金源仙宫出了大事,据说在百余年前有人孤身一人杀上了金源仙宫,将宫主东方白和座下天阴五子,及其他高手尽数屠戮,如今的金源仙宫实力大减,天庭也不知为何,至今还没有派人来主持大局,所以他们这次应该不会来了。”灰发老妇看了皓首老者一眼,缓缓说道。

  “竟有此事!东方白可是太乙境巅峰的存在,真实实力甚至不下于大罗境吧,是何人所为?难道是轮回殿做的?”皓首老者身体一震,眼中透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据说是诛仙榜上一个叫韩立的人所为,倒不知道这人是不是轮回殿的成员,不过天庭怕是从古至今,还从未遇到此等……荒唐之事吧。如今天庭已发布了追击令,重赏捉拿此人,只是一直没有此人的消息,不知其是不是已经离开了金源仙域。”灰发老妇嘿嘿一声,说道。

  皓首老者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双眸仍旧闪动不已。

  就在此时,黄风门一行人附近,一男一女两个身影站在那里。

  两人皆是一身黑袍,女的个妙龄少女,容貌颇美,男的身形瘦削,面色略微有些苍白。

  听闻黄风门几人的对话,二人目光都望了过去,神情有些异样。

  “这么多年没见,韩兄,你给我的惊喜越来越多了。”妙龄少女嘴角微翘,用微不可查的声音喃喃自语说道。

  “怎么,你想去找那人?莫忘了我们的任务。”黑袍青年看向妙龄少女,皱眉传音道。

  “你放心,我知道轻重缓急。”妙龄少女摆了摆手,淡淡说道。

  就在此刻,数道宏大蓝光从远处飞射而来,带着极为浓郁的水气,转眼间到了近处。

  遁光闪动间,现出四个蓝衫修士,径直朝着下方落去。

  四人散发出的气息都极为庞大,都是太乙境存在,前方的人急忙让开道路。

  “是天水宗的人!想不到他们也来了。”黄风门的黄脸男子面色微变,轻声说道。

  黄风门其他人神情也是一变,附近其他人也都是一样。

  天水宗四人对周围之人毫不理会,很快来到金色光柱附近。

  四人中两人走在前面,一人是个二十一二岁的女子,柳眉芙面,容貌绝美,只是面色冷漠,仿佛月宫中的仙子,无时无刻不散发出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另一人则是个中年大汉,双眼细长,鹰勾鼻子,全身透出一股煞气,让人一见便不禁打个冷战。

  而后面两人,一个是名浓眉壮汉,身躯异常高大,另一个是个温雅青年,手持一柄折扇,仿佛世俗翩翩公子。

  灵霄门等站的最靠前的宗派也急忙朝旁边让开,腾出一处地方。

  “苏荌茜仙子,靳流道友,只从当年宕湖一别,多年不见了,二位风采依旧。想不到此地突生之异象,竟然将二位也吸引过来了。”灵霄门中一个阔面大汉走了出来,对冷面女子和中年大汉含笑说道,却又透着一股试探之意。

  “怎么,这地方是你灵霄门的地盘,我们来不得吗?”靳流瞥了阔面大汉一眼,冷冷说道。

  “在下岂敢,只是天水宗距离此地颇远,二位道友又是天水宗内举足轻重的人物,此刻联袂来此,我们都很好奇,莫非二位道友知道这异象下的情况?”阔面大汉摇了摇头,目光一闪的说道。

  忘忧阁,烈光城等势力的人也望了过来。

  被如此多的人盯着,靳流眉头也是微皱。

  “我二人正在金源山脉附近办事,听说了此处的异象,所以才来此一探,对这里的事情也一无所知。倒是青索谷距离此地最近,应该有些线索吧?”苏荌茜插话说道,声音清冷,却又充满着活泼的味道,然后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一群青衣修士。

  “我青索谷虽然距离这里最近,但此地颇为荒芜,素来人迹罕至,所以之前一直没有注意这里。不过我已经派人打探清楚了,这座山坳名为青丝坳,确实有些古怪,青丝坳中有一处白首谷,据附近的一些凡人说,此谷中有一泓清泉,在其中浸泡后,能让衰老垂死之人返老还童,只是那清泉此刻被光柱包裹在了里面,无法探查。”青索谷人群中走出一个面目英挺的青衣男子,急忙解释道,似乎怕成为众矢之的。

  “让人返老还童……倒是有些稀奇,莫非和时间法则有关?那泉水是传闻中的光阴之水?”苏荌茜面上划过一缕惊讶之色,随即猜测道。

  “光阴之水何等珍贵,岂会出现在这等偏僻之地,凡人愚钝,说不定那清泉和这光柱异象毫无关系。”靳流摇头说道。

  苏荌茜瞥了靳流一眼,没有说话。

  “哈哈!诸位道友到的好快,雷某倒是来的迟了。”一个宏大声音突然想起,隆隆在山坳上空回荡。

  众人闻声,神色都是一变,仰头望去。

  靳流眉头也是一皱,朝着远处天际望去。

  苏荌茜面色却是一寒,全身猛地透出一股寒冰之意。

  一道金光出现在天边,下一刻迅疾变大方亮,化为了一轮金色太阳般的光团,照射的山坳内众人都睁不开眼睛。

  “雷玉策,你好大的威风啊。”靳流冷笑一声,拂袖一挥。

  一层水波般的蓝光从其手边飞射而出,迅疾扩散而开。

  所过之处,无处不在的耀眼蓝光竟然尽数消失,似乎被蓝光吸收了进去一半。

  “嘿!靳道友的《苍海神诀》越发精妙了,佩服。”半空的金光一闪消失,两个人影浮现而出,朝着下面落来。

  当先一人是个三十几岁的壮年男子,穿着一件金色长袍,身材雄壮,透过衣服也能看到清晰的肌肉线条,仿佛一头威猛雄狮一般。

  另一人却是个俊美青年,眉如弯月,身上的气息云淡风清,不带一点凌厉之感。

  “原来是通天剑派的雷道友和文道友,想不到二位也来了此地,真是幸会。”灵霄门的阔面大汉,青索谷的青衣男子等人纷纷上前见礼,态度比面对天水宗四人时更加恭敬。

  “我们两人也是在金源山脉附近办事,偶然听说了这里的事情,所以过来看看。秘境出世,其中的宝物自然是有缘者得之,我们通天剑派没有恃强独占的意思,诸位莫要紧张。”那个俊美青年含笑回礼。

  “我等愿以雷道友,文道友马首是瞻。”听闻此话,阔面大汉等人松了口气,纷纷说道。

  天水宗四人眼见此景,神情都不是很好看,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苏仙子,多年未见了,你前些年闭门修炼《太阴冰魄道》,我多次登门,都没能见到你,想不到今日在这里碰上。看来你已经突破了太乙后期的瓶颈,我真是替你高兴。”雷玉策没有理会他人,望向苏荌茜,眸中透出一股深情。

  苏荌茜哼了一声,扭首不理会此人,一副烦不胜烦的样子。

  雷玉策丝毫没有生气,痴痴的看着苏荌茜。

  附近众人眼见此景,却都习以为常,并未露出惊讶之色。

  通天剑派的雷玉策苦恋天水宗的苏荌茜,数十万年来一直苦苦追求,此事金源大陆人尽皆知。

  “这两人实力都不错,那通天剑派是什么东西?”黄风门附近,那个妙龄少女眉头一挑的传音问道。

  “通天剑派称得上是金源仙域第一大宗门,实力比起金源仙宫只强不弱,这个雷玉柱是通天剑派的副掌门,实力已经达到了太乙境后期,乃是金源仙域有数的高手。而那个俊美青年姓文,应该是通天剑派的执剑长老文仲,实力也不可小觑。他们两个,还有那天水宗的苏荌茜,靳流,都是我们此行的大敌。来这之前,你没有看资料吗?我现在很怀疑上面让你主理此事,是否妥当。”旁边的黑袍青年眉头大皱,传音说道。

  “你可别本末倒置了。他们只是金源仙域的几个地头蛇罢了,算不得什么大敌,我们真正的敌人是他们。”妙龄少女对黑袍青年的质疑并未动怒,目光朝着远处略一示意。

  黑袍青年望了过去,只见两道水蓝色遁光从远处飞射而来。

  这两道遁光并不甚明亮,此刻山坳内不时有一道道遁光汇聚,这两道水蓝遁光丝毫也不起眼。

  水蓝遁光很快来到山坳之中,化为一男一女两个修士,男的方面浓眉,女的圆脸樱口,容貌都很是普通,丢进人群很难找出来的那种。

  “他们是什么人?”黑袍青年面露疑惑之色。

  妙龄少女手一翻,掌心多出一颗鸡蛋大小的白色明珠,里面闪动着一圈白色灵光。

  灵光之中一闪浮现出那二人的身影,只是他们的面孔却换成了两张新面孔。

  男的三十几岁,白面短髭,一脸书卷之气,女的只有十七八岁,一副白净瓜子脸,看起来活泼可爱,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不停的转动着,一副鬼精灵的模样。

  “金瀚仙宫的蓝氏兄妹,蓝元子和蓝颜!他们怎么会来这里?难道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了?”黑袍青年瞳孔一缩,讶然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