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欲擒故纵

  约莫半刻钟后,山林小路上吵吵嚷嚷地赶来了一批人。

  其中走在最前头的,正是凌霄宗的于阔海,稍落后他一步的,则是烈阳城的阳长老和青索谷的傅谷主,其余三派人等则都跟在他们身后。

  “哼,千万别让我遇到那个铲地皮的王八羔子!否则我一定要将他扒皮拆骨,再给他挫骨扬灰,老子这么多年来,就没遇到过这么狠的。”阳长老余怒未消,边走边吹胡子瞪眼。

  “阳长老,你先冷静一下,当时秘境洞开,咱们都是一起进来的,而且也都是按他们天水宗和通天剑派划分的区域搜索,按说不应该有人能捷足先登啊。”于阔海沉吟着说道。

  “什么意思……你是说这是那两派搞的鬼?”阳长老一愣,说道。

  “秘宝在前,人心难测,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说不定就是他们拦下我们给大伙立规矩的时候,已经偷偷派人潜去收取宝物了。”傅谷主沉吟片刻,低声说道。

  他这话一说出口,三人同时犯起了嘀咕,若真是那两大宗搞的鬼,他们真有本钱跟他们叫板?

  “接下来我们还要深入秘境的话,难保不会再被他们算计,诸位可有什么对策?”于阔海沉默片刻之后,开口问道。

  阳长老与傅谷主互相对视一样,谁都没有开口。

  “俗话说的好,强龙不压地头蛇。咱们好歹也算是这边本土宗门,硬是被人家挤兑成这样,以后传出去了也实在不好听啊……”于阔海叹息道。

  “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等到了那边多加些小心,能争取到一分机缘就争,争不到了也尽可能别给人白白当枪使。”阳长老摇了摇头,如此说道。

  “不错,咱们也只有抱团一处,方能争一争了。”傅谷主叹了口气,说道。

  几人正说话间,忽然听得前方山林之中传来一阵嘈杂之声。

  紧接着,就见林内烟尘四起,似有野兽狂奔。

  “这是怎么回事……”

  于阔海正疑惑间,就见林中有一粗矮壮硕的中年男子,浑身衣衫破碎,正狼狈不堪地狂奔而出,在其身后正坠着一头形如野猪,却浑身金黄的金属兽。

  此兽高逾十丈,浑身金色毛发如钢针一般根根倒竖,嘴边生着两道锋锐无比的金色尖齿,弯斜向上,好似两道外凸飞戟。

  前面那男子疲于奔命,后面的金属兽却追得正欢。

  男子眼见前方出现了这么多人,立即好似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忙大声疾呼道:

  “道友救命,道友救我……”

  众人尚未搞清楚状况时,那中年男子已经狂奔而至,临近之时当空一跃,就从众人头顶飞掠而过,几乎是跌撞在了一棵三人合抱的古树上,才停了下来。

  那金属兽追到跟前,自然是不管不顾,朝着于阔海等人扑了上去。

  灵霄门等人当先反应过来,纷纷擎出法宝,朝着那头状若野猪的巨大金属兽杀了过去。

  烈光城和青索谷的人都是稍慢了一些,也都纷纷扑了上去。

  倒不是他们古道热肠,愿意拔刀相助,而是因为这金属兽乃天地间精纯的金属性元气凝聚,体内凝结的兽核多少会带有些金属性法则之力,倒也算是一样不错的宝物。

  “给予此兽致命一击者,可得兽核。”于阔海大声喝道。

  其余人等皆无反对之声,纷纷加紧攻击向了那头金属兽。

  此兽实力本就不算太强,充其量不过相当于金仙中期修士战力,就是比之韩立最早遇到,状若巨虎的那两头金属兽其一,也犹有不及。

  其在众人联手围攻之下,没撑多久就被那位阳长老悄悄绕道后颈偷袭,一记火焰刀刺穿了头颅,其兽核自然也被其收入袖中。

  金属兽身躯虽无法则之力,但也是相当不错的炼器材料,被众人砸碎分了。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于阔海等人便扭头朝之前飞逃而来那人望去,却见其身上遁光一闪,正要飞遁而走。

  “哪里走?”于阔海一声高喝。

  只见其手腕一抖,一截黑色长鞭立即如灵蛇吐信一般探出,立马缠住了那名中年汉子,将其一扯,就拉了回来,摔倒在了他的脚边。

  “这家伙有点面生啊,不管是进秘境之前,还是之后,似乎都没在各个门派见过他。”傅谷主盯着那中年汉子看了好一会儿,迟疑说道。

  “我也看着面生,的确不像是各大派的人。”阳长老也点点头,说道。

  “这个好办,待搜一下魂后,不就什么都知道了。”于阔海有些不怀好意的笑道。

  “道友,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中年汉子忙叫道。

  “少说废话,说不定这厮,就是那忒不要脸的挖地贼!”凌霄宗又一人喝道。

  “此人来历不明,也不是没有可能……”阳长老沉吟片刻道。

  众人闻言,纷纷附和,喊着要搜魂。

  于阔海瞥了一眼男子有些过宽的眉距,又觉得此人生得有些呆滞之像,不像是那等奸猾之人,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打算对其搜魂一下,以防万一。

  生得这副模样,自然不是别人,而正是带了面具,改了身形的韩立。

  先前他察觉到这批人临近,便临时起了念头,打算混进他们当中,打探些有用的消息,故而特地去寻了那头金属兽,引诱其追杀自己到了这里。

  然而,就在他要伸手过去的时候,却见那人忽然身上金光一闪,缠绕在他身上的黑色长鞭忽然一松,竟是自己脱落了,其已经一个翻身站了起来。

  “道友莫怪,在下石牧,不是什么歹人。”韩立冲众人一抱拳,憨笑道。

  众人见他轻而易举摆脱了于阔海的束缚,神色皆是有些惊异,一个个又都执起了兵刃,围住了韩立。

  韩立见状,忙手掐法诀使了一个脱困的咒,解释道:

  “在下大道不精,就会这些旁门左道的小玩意儿,还望诸位莫怪,敢问这时何处啊?”

  于阔海等人被他这么一问,反倒有些懵了。

  “你不知道这是何处?”于阔海目光微沉,问道。

  “实不相瞒,在下之前是山林中追捕一头异兽,结果不知怎的就陷入了一处古怪山坳,前后左右看似敞开着,却好像陷入了鬼打墙一样,兜兜转转地怎么都走不出去,好在我还会些破障解禁的法子,终于是破开了迷障,结果就到了这里。还没走多久,就遇到了那头金属兽,被一路追杀着逃到了这里。”韩立故作满脸惶恐,解释道。

  “空口无凭,我们无法相信。之前有个歹人,抢在我们之前搜刮了我们许多宝物和灵药,我们怀疑你就是那人。你若想证明自己清白,就将自己的储物法器交出来,让我们查验一番。”于阔海冷笑一声,说道。

  “诸位这不是为难在下么,储物法器岂可随便示人……”韩立好似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争辩道。

  “只怕道友你没的选择。”阳长老也寒声说道。

  韩立看着围过来越靠越近的众人,脸上犹豫和恐惧之色变换不定。

  良久之后,他才终于叹息一声,有些无奈道:“罢了罢了,还请诸位查看过后,放我离去便是。”

  说话间,他将手上早已经留好的一枚储物戒摘了下来,递了过去。

  于阔海接入手中,投注神识查看了片刻,眉头微微一皱,转手交给了阳长老。

  后者查看完之后,也不禁微微蹙眉,交给了傅谷主。

  “你这厮好歹也是一名金仙,虽然只有初期修为,怎么竟穷成这样?”傅谷主忍不住道。

  “让诸位笑话了……在下区区一介山野散修,自然不比诸位受宗门照拂,想要获取修炼资源实在不易,又哪里能存得下家底儿啊?”韩立挤出一个苦笑,叹气说道。

  “看来还真是个稀里糊涂闯进来的散修……”傅谷主将储物戒抛还回来,说道。

  韩立忙不迭接住,一脸憨笑地戴在了手上。

  “既然诸位道友还有要事要忙,在下就不耽搁诸位了,这就告退。”韩立弓着腰,一边说着,一边往后退去。

  “石道友稍待……”于阔海忽然开口说道。

  “道友还有何吩咐?”韩立立即一怔,故作疑惑道。

  “先前石道友说,会一些破障解禁的法术,不知所言可是真?”于阔海笑着问道。

  韩立闻言,立马装出一副自得神态,答道:“非是在下自夸,虽然修行境界一般,这破解禁制迷障寻途的本事,还是有一些的……”

  “不过和诸位相比,自然不值一提,不值一提……”话说到一半,他又好像自知失言,连忙解释道。

  “于道友,你此时询问这个,是何用意啊?”阳长老瞧出了点意思,便传音问道。

  “既然天水宗和通天剑派想要拿我们当炮灰,我们何不也找个炮灰在前面顶着,眼前这人送上门来,又自言擅长破禁,那不正好合适吗?”于阔海面色不变,却也传音回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