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真面目

  只见此时的蓝颜手里正握着一柄好似长杆弯镰一样的兵器,镰身顶端嵌着三块水蓝色的晶石,不断闪烁着清亮光芒。

  与她背对而立的男子,手里则握着一柄纤细长剑,上面同样嵌着三块水蓝晶石,挥动之间不断荡漾着层层水蓝色的光波。

  两人联手,从容应对着两头形如蛮狮的金属兽。

  “这些金属兽品级不低,内里兽核一定含有金属性的法则之力,咱们不如多杀几头吧?”蓝颜身上水波流转不停,笑道。

  “与这岁月塔里那件宝物相比,这些金属兽有什么值得在意的,我们还是尽快找到出路,耗在这里意义不大。”蓝元子摇了摇头,说道。

  “这样也好,这么多金属兽,杀起来也当真费事,咱们往深处去看看吧。”蓝颜有些兴奋的说道。

  “你也别太大意,这些鬼东西攻击力不弱,一不留神被其伤着可就不好了。”蓝元子明显要更稳重一些,开口说道。

  两人说话间,那两头蛮狮金属兽再次咆哮而至。

  蓝颜足尖轻轻一点地面,整个人便飘身而起,跃至当空。

  其抬起一手,虚空一点,指尖处便有一片湛然蓝光荡漾开来,当中凝聚出一片波光荡漾的水蓝色光幕。

  光幕之上,一圈圈环形符纹浮现而出,从中传出一股浓郁的水属性气息。

  扑向她的那头蛮狮,一头撞在光幕之上,发出一声轰然巨震。

  水蓝光幕如同暴雨侵袭,表面激荡起无数蓝色水滴,但是却始终凝而不散,死死地抵住了蛮狮金属兽,令其难有寸进。

  几乎同时,蓝颜另一手握着的那杆蓝色弯镰,在半空中划过一道蓝色光弧,如一轮蓝色弯月映照而出。

  伴随着一声锐鸣,蓝颜撑开的那层水蓝色光幕分裂而开,后面抵着的那头蛮狮巨兽被弯月一划而过,直接从中间一分为二,剖成了两半。

  另一边蓝元子则更为直接,丝毫没有任何防守抵挡动作,而是身形直掠而起,手中水蓝色的纤细长剑一卷,剑身之上便有一道螺旋水光旋转而出,如尖矛直刺向了那头蛮狮眉心。

  “噗”的一声轻响!

  那头金属性之力凝聚而成的异兽,本该坚硬无比的头颅,直接被其手中长剑上涌出的水光刺穿,炸开了一个巨大豁口。

  仓皇逃命中的于阔海,看到这一幕,更是心惊不已。

  原来如“石道友”一样装蒜的家伙,还真不止他一个,以后再遇见那些貌不惊人的家伙时,他也再不敢那般托大了。

  就在这时,他发现那位“石道友”突然瞥了他一眼,顿时觉得整个心脏都蹦到了嗓子眼,好在他仅仅只是看过一眼后,就移开了目光,并未有别的动作。

  饶是如此,心中惴惴的于阔海,还是下意识地远离了这三人,向着另一边逃窜而去,生怕被他们一个不顺眼,就拍死在当场。

  韩立此刻根本无暇与他计较,方才之所以望向这边,也是神识有所感应,那边似乎有一头更加强大的金属兽,正在朝这里靠近。

  他目光移回了蓝氏兄妹这边,眉头一蹙,却发现那两人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韩立正疑惑间,头顶上方忽然传来一声厉啸,之前偷袭过他的那只金雕,在杀死阳长老之后,竟然又盯上了他。

  “聒噪!”

  韩立眉头一蹙,略一侧身,抬起一拳,朝着上方砸了出去。

  那只盘旋良久的金雕刚刚落下,两道钢爪正被韩立砸中,直接炸开一片刺目金光。

  “轰”的一声巨响!

  金雕钢爪被一股澎湃袭来的星辰巨力冲击,径直炸裂开来。

  其残破身躯也朝着一边倒飞而去,被一头迎面赶来,形如麒麟的金属兽张口一吸,直接吞入了腹中。

  只见那麒麟仰天咆哮一身,背上金光闪烁,竟有两道金色羽翅从其上生了出来。

  韩立看到此兽模样,心中微异,方才他察觉到的那股强大气息,似乎正是此兽。

  麒麟金属兽四蹄狂奔,直冲韩立而来。

  只见其血盆大口一张,口中一团金色熔液喷涌而出,朝着他当头倾泻而下。

  韩立手腕一转,青竹蜂云剑浮现而出,被他一把握住,以举火燎天之势挥击而去。

  “滋啦啦……”

  青竹蜂云剑上金色电光与青色剑气混做一处,化作一片电光缠绕的青光剑幕,朝着上方狂涌而去。

  两方刚一接触,大片金色雷电便与那金色熔液交融在了一起。

  只见金色熔液之中似有道道锋锐之气,几个呼吸之间,就将金色雷电切割开来,化成了一道道细如发丝的纤细电芒。

  不过,金色熔液也被雷电消耗掉大半力量,继而也被青色剑气撕裂开来。

  韩立从剑气撕开的口子,飞身而上,直扑麒麟金属兽。

  后者见状,刚刚生出的两道羽翼奋力一挥,翼下便有道道金风吹卷而出,如一柄柄金色锋刃,直将一片虚空切割得支离破碎。

  韩立前路被金风封锁,足下便响起一声“砰”的响动。

  只见他脚踏虚空,身形步步登高,越过金风区域来到了麒麟头顶,猛然抬起一拳,朝着下方轰砸而去。

  “轰轰轰……”

  虚空之中一阵剧烈震荡,一股强大的压迫之力从韩立的拳端生出,硬生生将四周虚空中弥漫的金光层层压下,一拳重击在了麒麟头顶。

  “轰隆”一声巨响!

  麒麟庞大无比的身躯顿时支撑不住,四蹄一叉,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其一颗硕大头颅虽然尚未裂开,却也摇摇晃晃个不停,显得有些难以自持。

  韩立落身在它的头颅上,面露犹豫之色。

  片刻之后,他抬起双指在自己眉心一点,继而向外一拉。

  一根纤细如发般的白色晶线便从其中缓缓抽取而出,如同一条浮游灵蛇在他指尖绕动。

  “去!”

  韩立并指一点,白色晶线便飞射而出,直射在了麒麟金属兽的头颅上,一没而入。

  晶线消失之后,麒麟原本还在晃动的头颅彻底向下一耷拉,似乎是昏睡了过去。

  韩立右手之上光芒一闪,一道巨大的银色光门便浮现在了麒麟身前。

  “进去吧,以后给我好好看家护院。”说罢,韩立身形向后一掠,抬起一脚踢在了麒麟的屁股上,那头庞然大物便给他一脚踢进了光门内。

  而后,他关闭的花枝洞天,目光一转,却是望向了深侧一个方向。

  只见那里一片水蓝光幕,从金色光芒中荡漾开来,一对好似神仙眷侣般的俊美男女,正并肩从中走了出来。

  韩立定睛一看,正是蓝氏兄妹。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洞天之宝啊,怪不得能将那么大一片秘境宝地洗劫。只是连铲地皮这种事都做得出来,韩立道友,你这吃相也未免太难看了吧?”蓝颜掩嘴一笑,说道。

  “你们什么时候发现我身份的?”韩立眉头微微一蹙,问道。

  “韩道友一直小心窥视我们兄妹二人,我们又怎么会注意不到你?”蓝元子淡淡说道。

  “蓝氏兄妹……你们?”韩立看着两人亲昵的模样,不禁感到有些不适。

  蓝颜见状,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怒道:

  “我与哥哥是师兄妹,早年先后被师父捡拾回山,才都跟随了师父的姓氏罢了,只有你这等无礼之人,才会做那腌臜之想。”

  蓝元子倒是神色自然,并未有什么异样。

  “你们到底如何,与我无关。本想着你们若是能不生事端,便可免去一场厮杀。现在看来……似乎是不行了?”韩立目光一转,说道。

  “不想厮杀倒也可以,韩道友就此束手就擒,待这秘境探宝一事过后,随我们一同返回九元观,听从老祖发落便是。”蓝元子轻笑了一声,说道。

  “怎么你们九元观的人,都喜欢开这种玩笑吗?上一个这么说话的人,叫东方白,不知道你们可认识?”韩立无奈一笑,悠然反问道。

  “你……”蓝颜闻言,勃然大怒。

  其手中镰刀一勾,便欲杀向韩立,却被蓝元子伸出一手,拦了下来。

  “莫要被他激怒,此人能杀上仙宫,杀死东方白,定然不是简单角色。就是你我,也须得小心应对才是。”蓝元子劝道。

  蓝颜闻言,神色稍缓,目光直视向韩立,手中握着的长柄弯镰稍稍提起了几分,改为了双手紧握。

  “既然韩道友非要打过一场,才肯见分晓,那咱们就手底下见真章吧。”蓝元子神色一肃,手中长剑指第,在身前轻轻一划,说道。

  说罢,他身上一道光芒亮起,一片水蓝色的球形光幕扩张开来,将周围方圆数百丈的范围,全都笼罩了进去。

  韩立眉头微微一蹙,发觉四周虚空中弥漫的金属性之力,似乎变得稀薄了许多,而那些金属兽似乎也都被这层灵域给驱赶了开来,纷纷远离了此处。

  至于那些忘忧阁和灵霄门的那些修士,早已经死伤殆尽,所剩无几了

  “你这灵域倒是有些特别,只是铺展开来,尚未见有什么杀伐之力,却能逼退那些金属兽。”韩立啧啧称奇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