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暴涨

  随着韩立身周金影连闪,真言宝轮,光阴净瓶,幻辰沙漏,东乙神木,断时火把,五件具象化之物一一浮现而出,围绕着他的身体缓缓转动。

  一根根时间法则晶丝从真言宝轮等物上涌出,然后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金色漩涡,滴溜溜的急速旋转起来。

  韩立深吸了一口气,口中诵念咒语,法诀再次一变,金色漩涡立刻随着他的动作,猛地向内一缩。

  一股强烈无比的时间法则波动闪过,金色漩涡咔咔一响,所有的金光,还有法则晶丝尽数朝着内部塌陷而去,化为了一个金色圆环。

  像这样以时间法则之力凝聚金色圆环,韩立做过很多次,但这一次和以前似乎有些不同。

  凝聚金色圆环的过程中,《大五行幻世诀》的功法文字流水般从他心中流淌而过,前所未有的清晰。

  对于这门功法阐述的时间法则深意,他在这一瞬间,也有了更加深刻的体会。

  韩立体内的时间法则之力蠢蠢欲动,似乎要产生某种变化,但脑海中的顿悟之感突然消失,法则之力的变化也随之停歇。

  “怎么回事?”

  他心中惊讶之下,一番苦心冥想却不得要领,便索性不再多想,抬手虚空一推。

  金色圆环立刻飞射而出,然后骤然变大数倍,“咔”的一声轻响,套住了一只虫巢。

  圆环急速转转,发出低沉如同神魔轻吟的声音,同时绽放出灿烂夺目的金色晶光,仿佛一团金色火焰一般。

  圆环内部更涌现出一股强大吞吸之力,包裹住了虫巢。

  火岁虫巢被金色火焰包裹,顿时发出燃烧般的噼啪之声,一团团金色光芒从虫巢内飞出,融入金色圆环内。

  圆环轻轻一颤,喷出一道金色晶丝,围绕着韩立的身体盘旋飞舞几下,然后飞射缠绕在了断时火把上。

  韩立眼见此景,继续加快催动功法。

  金色圆环散发出的金色晶光越来越浓,更快的从虫巢内抽取时间法则之力,然后将其转化成时间法则晶丝。

  一根根时间法则晶丝从金色圆环中飞射而出,然后飞到断时火把上,而火岁虫巢飞快缩小,片刻之后彻底消失。

  五十二根时间法则晶丝在断时火把周围盘旋飞舞,散发出阵阵强大又凝练的时间法则波动。

  韩立看到此幕,心中稍定。

  自己估算的果然没错,虫巢蕴含的时间法则之力不在自己之下,凝练出了这么多根时间法则晶丝。

  法则晶丝突然暴增一倍,他只觉得全身上下时间法则之力充盈,和之前感觉截然不同。

  韩立甚至觉得此刻施展《大五行幻世诀》的那个神通,体内时间之力也足够了。

  真言宝轮等物因为之前的变故沉寂下去,这两日虽然恢复了不少,仍然有些暗淡,但此刻法则晶丝数量大增,时间之力充盈,真言宝轮等物也彻底恢复,甚至比之前更加明亮。

  尤其是断时火把,非但金光耀眼,隐隐还涨大了不少的样子。

  韩立将有些激动的心绪压下,然后掐诀一点。

  金色圆环再次飞射而出,套住了另一只虫巢。

  耀眼金光从圆环上散发,包裹住虫巢,汲取其中的时间法则之力。

  时间飞快过去,转眼间小半个时辰过去。

  另外两只虫巢也被金色圆环吸纳一空,化为一百余根时间法则晶丝。

  此刻断时火把之上,缠绕着足足一百六十根时间法则晶丝。

  断时火把此刻变大了三成左右,并且通体有种凝成实质之感。

  澎湃的时间法则之力在韩立体内涌动,比之前强大了足足三四倍。

  体内时间法则之力陡涨这么多,令他操控起来都有些不习惯之感。

  四溢的时间法则之力在韩立体内翻滚,不过却并不难受,只是让他几乎忍不住要仰天长啸。

  他好不容易才将这股冲动压下,收起了真言宝轮等物,盘膝坐下运转《大五行幻世诀》,收拢体内的时间法则之力。

  约莫两三个时辰后,韩立才重新站了起来,体内四溢的时间法则之力已经尽数收拢,运转自如。

  他虽然没有尝试,但体内充盈无比的时间法则之力,绝对可以支撑他施展出那个神通。

  “对了,不知外面情况如何,他们是否已经破解了禁制。”韩立喃喃自语了一声,朝啼魂那里望了一眼。

  啼魂仍在炼化鬼力,韩立便没有打扰,身形飞射而起,很快离开了花枝空间,来到外面的偏厅内。

  他挥手发出一股青光,在偏厅各处扫过,厅内各处的布阵器具纷纷飞射而回,化为一摞阵旗阵盘悬浮身前。

  韩立拂袖一挥,将这些阵旗阵盘收起,推门来到外面的主殿。

  刚一进殿,耀眼的血蓝两色光芒铺面照射而来,其中还夹杂着隆隆巨响,震人心魄。

  他微微一怔,随即才看清殿内情况。

  主殿之内的地面上,刻画了一个巨大方形蓝色法阵,阵内有七个环形符阵,呈弧形分布在阵内。

  此刻除了还未复原的蓝元子和苏荌茜外,其他的人蓝颜,雷玉策,文仲,那对黑衣男女,靳流,熊山一共七人坐在了阵内的环形符阵内,掐诀催动蓝色法阵。

  蓝元子和苏荌茜站在蓝色法阵之外,警惕的望向周围,似乎在防备敌人突然来袭。

  “石道友,你出来了……”苏荌茜看到韩立出来,面上露出一丝喜色,开口招呼道。

  但她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上下仔细打量韩立,美眸透出一丝惊疑。

  短短小半日不见,韩立身上似乎发生了什么巨大变化,只是她也看不透。

  而蓝元子看到韩立,面上露出一丝不自然的神情。

  韩立对二人点了点头,望向蓝色法阵内。

  蓝颜等人两手飞快掐诀,如同烈日般的蓝色霞光从阵内涌出,朝着大殿深处的血色光幕照射而去。

  霞光之中更浮现出无数蓝色符文,丝丝缕缕的水之法则萦绕其中,滚滚涌入血色光幕中。

  阵阵低沉的闷响声传出,仿佛潮汐怒吼,血色光幕剧烈闪动。

  “吼!”

  光幕内响起阵阵厉啸,七团耀眼血光浮现而出,那七个邪神身影同时浮现而出,抬手发出一道道粘稠血光,充满了凶厉气息,打在蓝色霞光上,立刻将其抵住。

  不仅如此,这些血光还将蓝色霞光撕裂,轰击在了蓝色法阵本体上。

  不过蓝颜眼见此景,并未变色,似乎一切都在其预料之中。

  此女口中诵念咒语,两手迅疾变幻七八个法诀,然后手指在手腕上一划。

  “嗤”的一声,两道鲜血从其手腕射出,融入蓝色法阵内。

  于是蓝色法阵颜色骤然大变,转瞬间便化为了血红颜色,散发出的法则波动也骤然一变,从水之法则化为的血道法则。

  “咦!”韩立眼见此景,轻咦了一声。

  他还是首次看到这种法则变化的情况。

  七个邪神打出的攻击打在血色法阵上,非但没有造成任何危害,反而立刻融入其中。

  与此同时,一道道触手般的血光从法阵内如电射出,瞬间缠绕在那七个邪神身上。

  蓝颜等七人手中法诀猛地一变,血色法阵骤然一亮,随即“呼啦”一声,这些血色触手也随之变化,化为了七个血色圆环,套在七个邪神身上。

  血色圆环上浮现出一层层血红光浪,光浪内更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血色符文,强大无比的禁锢之力从圆环上散发而出,将七个邪神禁锢的死死的,丝毫动弹不得。

  蓝颜看到此幕,面上一喜,翻手猛地一挥。

  一面血色令牌在她身前浮现而出,滴溜溜一转之下,一蓬血色光丝令牌上射出,赫然正是血之法则晶丝,足有五六十根之多,融入血色法阵内。

  血色法阵再次轰隆隆巨响起来,一枚枚直径超过丈许的巨型血色符文从法阵内飞出,打在邪神所在的血色光幕上。

  光幕立刻隆隆震颤起来,内部似乎在爆炸一般,飞快变得稀薄起来。

  吼吼!

  七个邪神似乎感觉到了威胁,同时仰天咆哮,身上浮现出一层液体般的血光。

  一道狂暴、邪恶的暴虐气息从七个邪神身上猛然爆发,比之前那个邪神脑袋时强大了何止十倍,其中更夹杂着一股邪恶法则之力,直接侵入直接跟在场众人的脑海,众人的护体法则根本没有起到作用。

  韩立也被这股邪恶气息侵袭,眼前一红,仿佛看到了无尽的血海,堆积如山的尸体,漫山遍野的白骨……

  不过就在此刻,他体内时间法则之力自动运转,立刻将这股邪恶法则驱逐出体外,眼神马上恢复了清明。

  他虽然立刻便恢复过来,但在场其他人却无法做到了。

  熊山此刻双目血红一片,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煞气,似乎被这股邪恶气息控制了心神。

  靳流,文仲,还有重伤未痊的蓝元子等人眼睛也泛起丝丝血色,口中发出野兽般的低吼声,但其眼中还残存一丝清明,并未被完全控制。

  蓝颜,苏荌茜,雷玉策三人实力强大,受到的影响也最小,三人体内此刻已经开始各自散发出法则之力,开始驱除体内的邪恶气息。

  韩立没有理会其他人,却双眉一挑的望向了法阵内的那对黑袍男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