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幻物

  那对黑袍男女虽然也被邪神爆发的邪恶气息影响,但只比韩立自己迟了一点,便立刻恢复了过来。

  但二人恢复过来的瞬间,彼此对视了一眼,眸中再次泛起一片血光,装成还在被控制的样子。

  韩立将二人的细微举动尽收眼底,心中念头转动了几下,却也没有做什么。

  催动法阵的七人被邪恶气息控制,手中法诀立刻一顿,血色法阵光芒一黯,禁锢住七个邪神的血色圆环顿时减弱了近半。

  七大邪神仰天长啸,体表血光反而大盛,并且奋力挣扎。

  在一连串的咔咔之声中,七个血色圆环上顿时浮现出道道裂纹,要看便要碎裂。

  就在此刻,蓝颜,雷玉策二人身上蓝光金芒闪过,眼神恢复了清明,看到此幕,面色都是一变。

  “糟糕!”

  蓝颜失声惊呼,但此刻其他人还在被邪恶气息控制,身下的法阵并非她和雷玉策二人可以操控,想做什么也来不及了。

  突然间,一道耀眼金光从天而降,一闪化为一个圆状金圈罩在七大邪神身上,光圈中浮现出无数金色波纹,邪神挣扎的身体立刻顿住。

  一个身影现在金色光圈内,正是韩立。

  同时,他两手一张,五道金光飞射而出,一一没入了熊山等五人体内。

  五人身上立刻泛起耀眼金光,一股浩瀚时间法则之力爆发而出,立刻将五人体内邪恶气息摧枯拉朽般碾碎驱除。

  “快!”韩立喝道。

  蓝颜等七人闻言不敢怠慢,立刻掐诀催动法阵,血色法阵再次恢复明亮,禁锢在七个邪神身上的血色圆环也恢复如初。

  蓝颜张开喷出一口精血,融入身前血色令牌内。

  令牌上的法则晶丝猛地一亮,更多的巨型血色符文浮现,流星雨般飞射而出,砸在血色光幕上。

  随着“轰隆隆”一声巨响炸开,血色光幕狂抖了几下,赫然被生生撕裂而破,化为点点血色灵光消失不见。

  韩立眼见此景,手中法诀一变,身周的金色光圈一闪消失。

  光圈内的七个邪神发出一声不甘的咆哮,身体也爆裂而开,化为一团团血光飘散而开。

  “终于破了这禁制,石道友,多亏有你相助!”蓝颜轻呼一口气,站了起来对韩立感谢道。

  韩立正要说话,刺耳呼啸之声大起。

  却是雷玉策,文仲,靳流,苏荌茜四人同时如电射出,化为两蓝两金四道光芒,扑向已经失去禁制保护,彻底暴露的石桌。

  尚未扑到石桌前,四人各自挥手发出一股光芒,化为四只光芒大手,抓向石桌上面的珍宝。

  “砰”的一声巨响!

  石桌一下被抓的四分五裂,上面的珍宝被四股大力所激,四散飞射而出,却被四人各自抓摄住。

  石桌上的宝物有九件之多,文仲,靳流,苏荌茜三人各抓住两件,雷玉策实力最强,出手最快,抓得的宝物最多,拿到了三件。

  四人动作快如闪电,其他人直到此刻才反应过来。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我们刚刚破阵之前不是商定,平分这些宝物吗?”熊山面色一沉,质问道。

  那对黑衣男女面色也是不渝,却并未说什么。

  韩立和蓝颜,蓝元子也是默然不语。

  “平分?凭你们这点修为,也配和我们平分珍宝。”靳流手中抓着的两件宝物,正是幽水仙莲和天金钻,神情激动无比,闻言瞥了熊山和黑衣男女一眼,冷笑一声,用嘲讽的语气说道。

  熊山神色骤然变得难看,袖中的双手不禁用力的一握,但稍微默然了一下后,他一声不响的低下了头,一言不发。

  “蓝道友,石道友,你们二位和他们不同,能破了这七杀血神大阵,全凭你们相助。两位刚刚虽然说不要这些珍宝,但所谓见者有份,这两件宝物还请二位收下。”雷玉策和苏荌茜交换了一下眼神,各自发出一股光芒,将一件珍宝送到二人身前。

  “不必了,石某拿到那虫巢,已经心满意足。”韩立眸中浮现出一层紫芒,抬手一挥,一道金光闪过,将那件珍宝送了回去。

  “小女子能救出师兄,也已经知足。”蓝颜也挥手将宝物送回。

  “既如此,那我们也不强求,此地看来宝物众多,后面定然还有珍宝,之后再给二位补偿吧。”雷玉策也没有推脱,笑着说了一句,然后正要将手上珍宝收起。

  但就在此刻,“噗”的一声轻响传来,他手中的三件珍宝上灰白光芒闪过,突然溃散迷糊起来,化为三根灰白色的晶丝。

  “这……”雷玉策眼见此景,顿时目瞪口呆。

  三根灰白晶丝一扭,陡然电射而出,扑向了近在咫尺的雷玉策。

  雷玉策猛地反应过来,体表金光大盛,正要做什么,却已经迟了,三根灰白晶丝瞬间突破他的护体金光,没入其体内。

  苏荌茜三人手中珍宝也是一样,“噗”的一声,化为了一根灰白晶丝,没入了三人体内。

  四人全身颤抖不已,两手抱头的半跪在地上,口中发出痛苦的惨叫声。

  韩立等人见此,也是纷纷一怔。

  下一刻,几人不约而同的四散飞开,纷纷落在数百丈开外,远离了四人,如避蛇蝎。

  韩立看起来比其他人平静一些,只是眼中紫芒闪动着。

  他之前倒不是真的不在乎,而是刚刚以九幽魔瞳观察那几件奇珍,虽然没有看出其乃是幻化之物,却也隐隐看出一丝不正常,所以才没有接。

  雷玉策四人惨叫声中,面上泛起越来越浓的灰白光芒,四人瞳孔也飞快变成灰白颜色,颤抖的身躯开始平息。

  “糟糕,他们被人操控了!”蓝颜俏脸一变,两手朝着四人一挥。

  一道蓝光从其手中飞出,化为一个蓝色丝罩。

  此罩通体莹蓝,似乎使用某种奇丝织就而成,滴溜溜一转之下化为数十丈大小。

  蓝色丝罩上的每一根蓝色细丝,都绽放出一道蓝色水波光芒,顷刻间足有数万层的蓝色水波浮现而出,一层层的荡漾在空中,铺天盖地朝着四人罩下。

  可就在这瞬间,雷玉策四人猛地抬头,瞳孔已经彻底变成灰白颜色,望着落下的蓝色丝罩。

  苏荌茜和靳流二人低喝一声,两手齐齐一挥。

  四道蓝光从他们手中射出,却是两根蓝色长戈和两面蓝色大幡。

  四件仙器彼此交缠盘旋,绽放出冲天蓝光,形成一个巨大蓝色光团,一下托住了蓝色丝罩的下落。

  而雷玉策和文仲二人则飞射而出,扑向了韩立等人。

  两人身上冒出无数金色剑气,仿佛花朵绽放一样,一朵朵金色莲花凭空盛开,朝着韩立等人罩下。

  凌厉无比的剑气未至,附近加持了禁制的墙壁和地面已经被切割出一道道深浅不一的痕迹,虚空也连连颤抖不已。

  熊山,那对黑衣男女,还有蓝元子看到此景,急忙各自施展神通迎上。

  “轰隆隆”的巨响炸开,各色光芒交织闪烁。

  四人联手,才勉强接下了雷玉策二人此击。

  只是殿内一股股巨力迸发,整个大殿纵然有禁制加持,也承受不住,轰然坍塌,化为了废墟。

  没了大殿限制,众人飞到半空,更加能施展开手脚,再次厮杀成一团。

  蓝颜独自对付苏荌茜和靳流,而熊山等四人则拦住了雷玉策和文仲。

  雷玉策等四人被人控制,实力似乎无法完全发挥,蓝颜等人虽然稍处下风,却将四人的攻击牢牢挡住。

  “什么人在此偷偷摸摸暗算他人,何不现身相见!”韩立悬浮在半空,却并未出手,眼眸紫光大盛的望向周围,沉声喝道。

  “咦,九幽魔瞳,想不到能在这里见到魔族神通,真是难得,看来本座又可以多一个厉害幻奴了。”一个有些懒洋洋的声音从附近虚空中传出,随即周围各处都是回音,仿佛有无数人同时开口说话,让人听不出从哪里传来的。

  声音在周围回荡,却始终没有人现身。

  韩立也辨认不出声音来源,而且这声音虽然朦胧,但他能听得出,并非是那个利奇马,心中顿时咯噔一下。

  难道真让他猜对了,这一层中并非只有利奇马一个囚徒?

  “阁下如此神通,难道见不得人吗?”韩立心中念头转动,口中再次喝道。

  “小家伙,凭借三两句激将之语,便想骗我现身,当我是三岁娃娃吗?想找到我,就凭你的真本事吧,哈哈……”那个声音哈哈大笑起来,附近各处都是回音,震人心魄。

  “是吗?那我就不客气了。”韩立侧耳倾听,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两手蓦然虚空向前一抓。

  两道粗大金色电弧从他掌心射出,打在数百丈外的某个虚空处。

  一声震耳欲聋的惊雷之声过后,那处虚空剧烈波动,随即一个中年男子身影浮现而出,面露惊讶之色。

  此人身穿一袭青色长袍,容貌颇为温雅,只是双目一片迷蒙,看不到眼瞳,散发出道道灰白光芒,颇为怪异。

  此刻附近金色电弧并未散尽,尽数朝着中年男子袭去。

  中年男子口中一声嗤笑,只是轻轻拂袖一挥,所有金色电弧到了他身前三尺便被一股无形之力所阻挡住,再也无法前进半步,随即爆裂飘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