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第六层

  “关于这太岁仙府,我知道的也就这些了,我和狐三来此的目的你也已经知道,对于石某刚刚提出的联手之事,韩道友觉得如何?”石轻候等了片刻,见韩立一直没有说话,便开口问道。

  “好。韩某可以答应和二位联手行动,甚至之后可以助你们夺取那本命元牌,不过我后面若是遇到什么困难,需要他人相助之时,还望二位也莫要推辞。”韩立心中念头转动,缓缓说道。

  “成交!”狐三和石轻候听闻此话,面上都是一喜,立刻说道。

  蛟三眼见此景,美眸内闪过一丝若有所思之色,却没有说话。

  “既如此,那我们这便出发吧。”石轻候说道,看了一旁的青袍中年男子一眼。

  “随我来,路上不要东张西望,也不要随意触碰什么东西,有什么问题也不要来问我。”

  青袍中年男子淡淡说了一句后,便当先催动坐下利奇马向前飞去,蓝颜等被控制之人则紧随其后,犹如行尸走肉般跟在了后面。

  韩立三人也纷纷跟了上去。

  结果这一走,便是整整一日一夜的时间。

  这中年人带着韩立离开了那座葫芦模样的高山,很快便离开了戈壁滩,随后又路过了一大片沼泽,后面紧接着便是一大片绵延起伏的山丘……

  在这一路上,韩立发现时而能看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戈壁滩上竟竖着一座百丈高的冰雕,远远路过,都可感受到丝丝冰寒气息,沼泽地里不断旋转的巨大漩涡,不断冒出汩汩水泡,山丘地底不时传出的沉闷巨响,似乎有人在不断捶打着什么,甚至在途经一片巨木林时,发现一根根血色锁链,将一大片近千株树相连,形成一个奇怪的形状。

  由于那中年人先前叮嘱,加之其似乎根本不想说话,于是这一路上所有人都在各怀心事的默默赶路,韩立便也没有找到机会去探究,只得作罢。

  一行人在一番辗转后,终于来到了坐落在一片草原上的另一处黑色大殿。

  此处大殿面积更大,不过光线却很是黯淡,所以殿内各处点燃了一个个火盆,照亮了里面的空间。

  在此可以看到,在黑色大殿深处耸立了一座暗红光门,闪动着阵阵暗红光芒。

  “这里便是通往第六层的空间之门,你们去吧。”青袍中年男子说了一声,转身便欲离开。

  “前辈,第六层和第七层不知有什么危险,我们虽然实力颇强,但想要闯过恐怕也不易,不知能否请前辈放过晚辈这些同伴,有他们一同前去,我等也可省力一些。”狐三突然叫住青袍中年男子,然后望了蓝颜等人一眼,说道。

  “这些人实力不弱,有些作用,你也不差这几个幻奴吧。”石轻候也说道。

  “也罢。”青袍中年男子眉头微皱,随即又舒展开来,手掐诀一点。

  七道灰白光芒从他手中射出,分别没入蓝颜等人体内。

  蓝颜等人身上立刻泛起大片灰白光芒,然后一根根灰白晶丝从他们体内飞出,融入青袍中年男子体内。

  韩立看着灰白晶丝,瞳孔微缩。

  “小子,你去第七层时,若是遇到我的本命元牌,记得也带走,到时候我自有好处给你。”就在此刻,韩立脑海中突兀的浮现出一个微弱之极的声音,正是那利奇马。

  他心中一动,朝利奇马望去。

  此马乖乖载着青袍中年男子,目不斜视。

  “走吧。”青袍中年男子做完这些,淡淡说道。

  利奇马四蹄一动,一道白光闪过,二者身影凭空消失,更没留下丝毫气息残留,似乎从未出现过一般。

  晶丝离体,蓝颜等人眼中灰白光芒飞快开始消退。

  韩立见此,手中掐诀,身上赤红光芒闪过,再次幻化成之前的模样。

  而狐三,蛟三看到此幕,也纷纷一掐诀,恢复了之前的容貌,狐三同时将手中的天狐化血刀也收了起来。

  三人刚刚收拾好一切,蓝颜,雷玉策等人眼中灰白光芒尽数消散,眼睛恢复了清明。

  “这里是哪里?我记得之前被珍宝幻化的灰白晶丝侵入体内……”雷玉策,苏荌茜等四人看着周围的环境,有些惊慌的说道。

  韩立看到此幕,心中暗道被灰白晶丝控制的人,看来不会留下记忆。

  蓝颜等人也是一样,颇为惊慌,只记得被那青袍中年男子控制前的记忆。

  “诸位不必担心,敌人已经离开,我们现在安全了。”狐三缓缓说道。

  “你知道发生了何事?”雷玉策看了过来。

  “知道一点,雷前辈,是这样的……”狐三轻咳一声,编撰之前的经历,说成是韩立大展神威,击退了敌人,救出了大家。

  狐三本就善言,胡诌的本事更是了得,各方面考虑的非常全面,没有留下丝毫漏洞。

  韩立听闻此话,暗自苦笑,却也没有说什么。

  “如此说来,石道友又救了我们一次,感激不尽,等出了这太岁仙府,石道友定要来我天水宗做客,让我们款待一二,聊表感激之情。”苏荌茜感激的说道。

  熊山,蓝颜,蓝元子也向韩立道了声谢,不过蓝氏兄妹望向韩立的目光中,更多了几分忌惮和戒备。

  此外,雷玉策,靳流,文仲三人神情间则有些低落。

  他们之前为了破解禁制,煞费苦心,到头来却什么也没有得到,尤其是靳流,身上的虫巢也被韩立拿走,如今又稀里糊涂的被韩立所救,心中如何能够不郁闷。

  “几位客气了,那敌人虽然被我暂时惊走,但随时可能返回,这里并非久留之地,我们还是快些离开,进入第六层的好。”韩立摆了摆手,说道。

  “不错,事不宜迟。”苏荌茜点头说道。

  雷玉策等人也勉强打起精神,立刻开始破解空间之门上的禁制。

  各个空间之门上的禁制基本相同,众人早已熟练,很快便将眼前光门上的禁制破解,先后进入了其中。

  韩立只觉眼前一花,身影便从光门中一穿而过,来到了一片广袤无垠的金色沙漠上。

  他目光远眺,遥望四野,但满眼所见尽是漫漫黄沙,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干燥的气味。

  这时,他身旁光芒连闪,蛟三等人的身影也都一一浮现。

  这些人甫一出现,各自不言,就自然而然地彼此分做了两队。

  其中,狐三和蛟三两人自然是与韩立靠近一些,天水宗的两人则与雷玉策及文仲更靠近一些,蓝元子兄妹则也跟在了他们身后。

  而有些奇怪的是,熊山不知为何也站在了韩立三人这边。

  众人站定之后,环顾四周景象。

  看了片刻后,目光皆是微微一闪,脸上浮现出了些许古怪之色。

  蛟三俯下身抓起一把地上的细沙,轻轻搓了搓,眉头微微一皱道:“是金沙……”

  “不是金沙,是大量妖兽的骨粉。”韩立摇了摇头,说道。

  “这怎么可能?”蛟三有些难以置信道。

  “的确是骨粉。”雷玉策忽然开口说道。

  说罢,他抬手指向了数十里外,地平线上高高凸起的一件弯月状事物。

  众人寻迹,飞身来到近前,才发现那是一截某种体型庞大异兽遗骸的弯角,其通体金黄,上面布满了风沙腐朽的斑驳痕迹。

  蛟三眉头一皱,想要上前抬手捏一下那弯角。

  结果,她才刚一触碰到弯角,就听到“噗”的一声轻响传来。

  紧接着,那截高高凸起的金色弯角,就应声碎裂,化作了一片金色沙尘,消散了开来,那满地金沙,果真是一地骨粉。

  “这茫茫大漠,我们该往哪个方向走?”狐三有些无奈的问道。

  说罢,他的目光从远处一直抬升,最终望向了头顶天空,只见那里悬挂着一轮恍白的圆日,看起来却和白纸上画出来的一眼,没有丝毫热量传递而出。

  雷玉策正想开口说话,就听到韩立忽然指着前面一个方向,说道:“那边……”

  众人闻言,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却只见茫茫沙海,根本什么都没有。

  进入这第六层空间之后,所有人的神识之力被压制得越发明显,方圆不过百里之外,就已然什么都察觉不到了。

  “那里有什么?”苏荌茜也有些奇怪的问道。

  “说不上来,神识被压制得厉害,只能隐约感受到一股特殊气息……总之,先过去看看吧。”韩立沉吟片刻后,说道。

  蛟三闻言,与狐三对视一眼,两人都显得有些犹豫。

  “石道友,这一路上来到这里殊为不易,中途死了多少人你应该很清楚,我看最好还是不要贸然行动,我们好好商议一下,找一条更稳妥的路岂不更好?”雷玉策略一犹豫,开口道。

  “是啊,这座塔越往上走越是危机四伏,纵然你艺高人胆大,但也不能轻敌吧。”未等苏荌茜开口,靳流当先附和道。

  苏荌茜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迟疑了一下,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多谢两位好意,其实诸位要走哪里都无妨。既然已经到了第六层,各人也有各人的考量,我自己一人行动便是。”韩立略一抱拳,笑了笑说道。

  说罢,他就欲先一步离开。

  “石道友,我与你同去。”一旁的熊山倒是露出几分笑意,说道。

  韩立闻言,眉头微微一皱,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身上遁光一起,便朝着那个方向飞遁而去,熊山却是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追随而去。

  “我们也随着石道友一起去看看。”

  蛟三思量片刻,招呼一声,遂与狐三身上遁光联结,也朝着韩立两人追赶而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