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一言为定

  蛟三闻言,下意识向后撤开一步,便觉得肩头被人一抓,身子向后一飘,倒飞了出去。

  那刚刚弹开的金獴蜥,身躯忽然急速鼓胀,浑身金光暴涨,“嘭”的一声,炸裂了开来。

  只见一团金光从爆炸中央升起,继而急速扩张,化作一道巨大无比的金光漩涡,骤然席卷开来,其内呼啸之声大作,里面赫然裹挟的道道金色光刃。

  更令人惊讶的是,那些金色光刃中,竟然还蕴含着浓郁的金属性法则之力,瞬间将四周虚空切割得支离破碎。

  韩立扔开蛟三之后,闪身向前,体内大五行幻世诀功法与天煞镇狱功同时运转,浑身上下星辰光芒流转,一身气劲凝于一拳,朝着前方猛砸而去。

  其拳头上一层金色光芒流转,一道半透明的金光拳影飞射而出,重重砸在了金光漩涡上。

  “轰”的一声巨响!

  金光漩涡轰然炸裂,里面无数金色光刃飞射而出,旋转着飞向四面八方。

  虚空之中,激荡不已,空气中残留的气劲尚未消散,那名青年男子已经飞身而下,朝着韩立只扑了过来。

  韩立心中不禁暗叹了一声。

  果然是和金童同出一脉的噬金仙,单说这一言不合就要打生打死的架势,就已经是一模一样了。

  韩立面对噬金仙,也不敢有丝毫大意,体内真言宝轮逆转,身形陡然一个模糊,向后撤开了些许。

  “时间法则?”青年男子扑了个空,冷漠的脸上浮现出一抹不悦之色,喃喃自语道。

  话音刚落下,其身上就荡漾开一层金色波纹,紧接着就整个人变得一阵虚幻,身外影影绰绰地浮现出一连串虚影。

  韩立只觉得眼前一花,那青年男子就陡然出现在了他身旁,一掌探出,五指成爪地朝他的喉咙抓了过来。

  这一下的速度竟是快到了极点,连韩立都有些避之不及。

  这时,一声娇叱声从旁传来,紧接着便有一道剑光从左侧骤然射至,直取青年男子头颅。

  青年男子见状,只是嗤笑一声,丝毫没有避让的意思,依旧抓向韩立。

  “铮”的一声锐鸣!

  剑光锋锐,看似势不可挡,可斩落在男子身上时,却只是光芒一闪,就自行崩裂消散,竟是连其身上金袍都未伤及半分。

  眼见男子指尖已经要触碰到韩立喉结上时,一道金光陡然从韩立身后迸发。

  只见一道金色宝轮悬浮而出,在虚空之中旋转不定,上面绽放出道道耀眼的金色光线,映照向四面八方。

  青年男子瞬间感觉时间的流淌被冻结,整个人凝固在了半空中。

  韩立目光一凝,并指在身前一勾。

  “嗖嗖嗖……”

  只听一连串破空之声不断响起,其身侧虚空中青光连闪,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剑纷纷浮现而出,在半空中划过道道无形剑痕,朝着青年男子攒射而去。

  “滋啦啦……”

  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剑上金芒一闪,一股股金色雷电从中狂涌而出,如同三十六头雷蛟从四面八方飞射而出,分别钉向了青年男子的诸身要害。

  伴随着一连串的铮鸣之声响起,狂暴的金色雷电自青竹蜂云剑的剑身狂涌而出,瞬间将那青年男子吞没了进去,笼出一道金光雷球。

  “轰隆隆”

  金光雷球之中轰鸣声不断,雷电狂闪,使得周围虚空中都弥漫起了一股烧焦气息。

  然而良久之后,雷电收歇,光芒散去,处于其中的青年男子却依旧还是原本的模样,除了身上金袍有些焦痕之外,并无任何异样。

  韩立眉头微微蹙起,手上剑诀一掐,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剑立即飞射入高空,彼此之间剑光联结,剑影重叠,重新合成了一柄飞剑。

  只见他手上法诀一掐,那柄合而为一的青竹蜂云剑上立即符光大做,电丝狂涌。

  沙漠上空顿时风起云涌,一股水缸粗细内里好似有金汁翻涌一般的金色雷柱,从高空中骤然垂落,重重轰击在了青年男子身上。

  “轰隆隆”

  又一声震彻天地的轰鸣之声响起,青年男子被金色雷柱猛然砸中,整个人随即向下一沉,立即被那凝实如水的金色雷电吞没了进去。

  沙漠之中,仿佛凭空生出一座金色雷池,里面金色雷液翻涌,声势浩大到了极点。

  早已退到远处的蛟三等人看到这一幕,神色也都纷纷起了变化。

  “比不了啊,人比人,真是气死人……”熊山的神色自是最为复杂,忍不住叹息道。

  片刻之后,雷光收歇,电光敛去,金色雷池消失不见。

  众人便看到那柄青竹蜂云剑,剑尖正钉在青年男子的颠顶之上,却也只是刺入了他的发丝,并未伤及其肉身。

  大罗级别的噬金仙,肉身之强悍,简直匪夷所思。

  “嘿嘿,还有什么厉害点的招数没?若是没有,我可要出手了……”这时,被真言宝轮光线禁锢的青年男子忽然开口说道。

  说话的时候,其身上金光荡漾,竟有层层金色波纹荡漾开来,从中传出阵阵其自身独有的法则波动,与真言宝轮上的金色光线相互冲抵,竟是生生将其逼退开了些许。

  韩立见状,眼中也闪过了一抹惊异之色。

  之前通过炼化“蜂巢”,他已然凝练出了大量的时间法则之丝,如今体内蕴含的时间法则之力也已经远超从前,原以为虽然未必能够治住同样修炼时间法则之力的奇摩子,但至少可以令其他寻常大罗修士无法活动。

  可眼下这种程度的法则之力,竟然无法完全禁锢住这大罗级别的噬金仙。

  青年男子脸上笑意蓦的一收,背后赫然浮现出两道近乎透明的羽翅。

  伴随着一阵细不可闻的“嗡嗡”声响起,其背后的羽翅急速抖动起来,上面有道道半透明的淡淡金光不断闪动,开始快速冲击起真言宝轮投注而来的金色光线。

  随着那淡金色的光芒越来越盛,其上传出的法则之力波动就越来越明显,将真言宝轮光线逼退的空间也就越来越大。

  在这片空间之中,青年男子已经能够自由活动。

  他先是抬手掸了掸金袍上的焦痕,又揉了揉头顶上被剑刺过的地方,神色漠然地望向了韩立,抬起了一只手掌,松松垮垮地握起了拳头。

  然而,就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其身上却有一股令人惊悚的气势骤然爆发。

  只见其周身金光大作,背后好似有一道巨大噬金虫虚影浮现,当中释放出来的法则之力波动,瞬间将大片金色光线逼退。

  “不好,小心!”蛟三心中一惊,正欲上前帮忙时,却被韩立抬手阻止了。

  她有些疑惑不解的望向韩立,却见后者身上光芒一敛,突然将真言宝轮收入了体内。

  “韩兄,你这是要做什么?”狐三眉头一皱,一阵疑惑。

  不仅是他,就连那青年男子见状,也有些发懵,脸上浮现出一抹古怪之色。

  “这位噬金仙朋友,敢问如何称呼?”韩立忽然开口问道。

  “韩兄怎么这会儿想起来套近乎了,这能有什么用?”狐三见状,不禁哑然失笑道。

  蛟三只是轻轻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青年男子闻言,只是眉头微微一皱,没有答话。

  韩立见状,也不恼怒,继续说道:“我观阁下也和之前几层塔内空间的存在一样,都是被太岁仙尊囚禁在此的,所以又何必与我们为敌呢?”

  “哈哈,哈哈……”

  青年男子闻言,却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笑话一样,朗笑不止。

  “只要阁下不与我们为难,韩某便可承诺,会设法解除此处封禁,带你离开这座牢笼,阁下以为如何?”韩立神色不变,问道。

  “连我都战胜不了的家伙,居然还敢大言不惭地说放我出塔,你可知第七层中关押的是个什么样的怪物?你以为我放你们过去了,你们就能得偿所愿?这难得的消遣,我可不想白白让给那个老疯子。”青年男子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

  “既然能够说服阁下,在下就自然有方法应对七层之人,现在只是看阁下肯与不肯了?”韩立神色淡然,开口说道。

  青年男子见他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眼中也不禁闪过一抹犹豫之色。

  若是可以出去,谁又愿意苦守在这狗屁岁月塔里?

  这数百万年来,因为困守此处实在无事可做,他已经将原本一同囚禁在此处的其他异兽和异族屠杀殆尽,将之骨骼全都磨成了金粉,才造就了这一片金沙大漠。

  可惜一开始没能收得住,杀得实在太多,以至于最后就只剩下了那只金獴蜥。

  离开固然是想离开,只是眼前这人,真有带自己离开的能耐吗?

  “答应你……倒也不是不行,只是你要如何证明你不会死在那老疯子手上?又如何证明你有能力救我出塔?不如你不闪不避,老老实实接我一拳如何?”青年男子目光一转,问道。

  蛟三等人闻言,眉头皆是一蹙,正欲开口阻止时,就听韩立淡淡说道:

  “一言为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