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合作

  韩立等人身影消失在远处,附近一处山壁上白光闪动间,两个身影同时浮现而出,正是那个铜狮妖魔和白骨妖魔。

  其他魔族之人却都不见踪影,不知去了何处。

  二人比肩而立,似乎彼此之间颇为熟稔的样子。

  “想不到那人族修士神识如此之强,天骨环也险些没能瞒过去。”白骨妖魔轻呼了一口气,张口吐出一个白色圆环。

  白色圆环似乎用某种白骨炼制而成,在白色雾气缭绕下静静悬浮,表面闪动着柔和白光,但却没有丝毫气息散发出去。

  不仅如此,铜狮妖魔和白骨妖魔的气息,也被禁锢住了一般,没有散发出分毫。

  “你虽被禁锢了这么多年,但倒也么有闲着,这天骨环被你祭炼的越发精妙了,只怕快要达到五品了吧。”铜狮妖魔看了白色骨环一眼,说道。

  “这些年被封印在那暗无天日的地方,没有魔气供给,根本无法修炼,只能专心祭炼魔宝了,说起来,你的雷魇刀也差不多吧。”白骨妖魔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铜狮妖魔听闻此话,面上露出一丝喜色,但想起被毁掉的玄冥神锤,脸色顿时又一沉。

  “想不到那韩姓贼子不单神通厉害,神识也如此强大,本以为凭借你的天骨环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到那些人附近,狠狠偷袭韩姓贼子和那熊山一把,以报毁宝夺丝之仇,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铜狮妖魔眸中随即闪过一丝恨意,不甘的说道。

  “这么多年了,你的脾性倒是一点没变,还是这般吃不得一点亏,立刻便要报复回来。”白骨妖魔摇了摇头,说道。

  “生于世间,若是不能快意恩仇,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铜狮妖魔哼道。

  白骨妖魔瞥了他一眼,不觉喟然。

  “对了,你的那些法则之丝真的被那人炼化了吗?你已经凝练出了法则之环,怎么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就被那人炼化?”白骨妖魔随即想起一事,问道。

  “那韩姓贼子手中有一只葫芦,应该是件先天仙器,具有极强的炼化效果,我的那些法则晶丝是被那先天葫芦收取炼化的。”铜狮妖魔恨声说道。

  “先天仙器!难怪,先天仙器承天地孕育而成,里面往往蕴含极为厉害的法则。”白骨妖魔恍然道。

  “那韩姓贼子收取了我小半的法则晶丝,无论如何我也要夺回来,就算其有先天仙器,炼化了我的法则晶丝,但这么短的时间内,法则晶丝的本源气息应该还没有被炼化,只要能夺回来,我还是可以将它们重新祭炼回归本源。”铜狮妖魔又说道。

  “老三,对方人多势众,而且实力都不弱,单靠我们两人绝不是对手。我好不容易才脱困而出,可不会跟着你去寻死,莫怪我不讲兄弟情义!”白骨妖魔面色一变,哼道。

  “二哥放心,我虽然不聪明,但也不是笨蛋,不会干冲上去找死的事情。听那些人对话,他们接下来还要继续寻找别的阵眼。这些贪婪的家伙看到阵眼上的那些宝物,定会忍不住出手抢夺,我们也快跟上去,必要之时还要帮他们一把,将大哥他们也救出来,等我们五兄弟集齐,再对付这些人还不是轻而易举?”铜狮妖魔嘿嘿一声,笑道。

  白骨妖魔听闻此话,眼睛微眯,一时并没有说话。

  “怎么,二哥,我说的不对吗?”铜狮妖魔一怔问道。

  “你说的没错,只是救出大哥他们,也就等于是破解最后那三处阵眼。五处阵眼全破,封印大阵的力量就会被削弱到极致,万一让黑天魔祖脱困而出,我们只怕一个也无法生离此地。别忘了当年黑天魔祖之所以被封印,可是和我们大有关系的。”白骨妖魔担忧的说道。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不救大哥他们出来?”铜狮妖魔听闻此话,面色也是一变,随即追问道。

  “什么人鬼鬼祟祟躲在那里,出来!”白骨妖魔正要说话,突然闪电般转身,同时五指一抓。

  五道白光从他指尖射出,抓在附近一处虚空处上。

  这五道光芒呈现白亮之色,好像白骨融化后形成的光芒,滚动之间发出咯吱咯吱的骨骼爆鸣声。

  五道白光爆裂开来,那处虚空剧烈闪动,一个浑身包裹着金光的赤红人影诡异的浮现而出。

  那五道白光还未消失,滴溜溜一转之下,化为一只白骨大手,上面缠绕着道道明亮白色火焰,却没有丝毫温度,朝着赤红人影猛地抓下。

  五指所过之处,虚空被划出五道黑色长痕。

  赤红人影却丝毫不慌,身上金光一浓,随即化为一层金色光波,朝着周围扩散而去。

  金色光波所过之处,白骨大手立刻停滞在那里,然后寸寸碎裂,飘散消失。

  ……

  此时此刻,前方正在朝着山峰高处飞遁的韩立身上金光略一波动,目光再次一闪,朝下方望去,眼眸深处厉色一闪。

  “韩兄,怎么了?”一旁的蛟三注意到韩立的举动,问道。

  “没什么。”韩立面上没有表露出分毫,加快速度向前飞遁而去。

  蛟三看着韩立背影,秀眉皱起,朝着下方望去,但很快摇了摇头,收回视线跟上。

  ……

  “这是……”白骨妖魔眼见此景,面色一变。

  铜狮妖魔也怒吼一声,翻手祭出那黑色雷刀,正要一劈而出,却被白骨妖魔一把拦住。

  “哈哈,多年未见,白骨道友的白骨法则越发诡谲狠辣了!”赤色人影体表金光一闪而出,显现出身形,正是奇摩子。

  他身上气息如渊,修为看来已经恢复完全恢复。

  “是你!”白骨妖魔看到奇摩子,眼中冷芒一闪,似乎认得奇摩子。

  “二哥,你认得此人?他是谁?”铜狮怪眼一瞪的问道。

  “三弟,这位是奇摩子道友,当年真言门弥罗老祖的座下二弟子,后来叛师投靠了天庭。”白骨妖魔眸中一闪,用嘲讽的语气说道。

  “呵呵,原来你就是那个真言门叛徒,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久仰了。”铜狮妖魔恍然,上下打量奇摩子,一脸不屑。

  “奇摩子道友,我听闻阁下在剿灭真言门一役中立下了不小的功劳,如今在天庭应该尊居高位了吧?”白骨妖魔也是阴阳怪气的笑道。

  “当年家师逆天而行,本尊多次劝谏无用,无奈只得弃暗投明,投靠天庭麾下。至于我如今的地位,承蒙道祖看重,执掌仙狱,乃是这一任的仙狱之主。”奇摩子面上没有露出分毫惭愧和不自然,含笑说道。

  同时他翻手取出一枚虎头形状的金色令牌,在手中把玩。

  令牌看起来很是普通,并无多少出奇之处,只有在令牌正中,写着两个古朴大字:狱主。

  一股莫名气息从令牌上的两个大字内透出,使得附近虚空为之颤动。

  白骨妖魔看到奇摩子如此神情,面上嘲讽之色缓缓收敛,神情间闪过一丝凝重。

  “呸!叛徒老子见得多了,但是像你这样出卖师门,却没有丝毫愧疚,还一副心安理得模样的渣滓,倒真是第一次见到。”铜狮妖魔“呸”了一声,怒道。

  “阁下便是魔域大名鼎鼎的苍山五王中的铜狮王吧,素闻阁下性如烈火,今日一见果然如此,本尊最欣赏铜狮道友这等人。”奇摩子看了铜狮妖魔一眼,平淡笑道,神情间仍旧没有一丝火气。

  铜狮妖魔被奇摩子夸赞,仿佛生吞了一只苍蝇,再次呸了一声,正要再说什么。

  “三弟。”白骨妖魔喝了一声,眼神冷厉。

  而铜狮妖魔看到白骨妖魔神情,收口不言。

  “原来阁下已经是仙狱之主,那可真是恭喜了。不知狱主大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白骨妖魔瞥了那金色令牌一眼,眼睛微眯的问道。

  “白骨道友不必担心,本尊此番是独自一人到此,并非是奉了天庭之命而来。而且现在的仙狱由我做主,并非是当年的仙狱,本尊不会对二位出手的,相反,我们还可以合作。”奇摩子将令牌收起,笑道。

  “阁下此话何意?”白骨妖魔听闻奇摩子此话,面上神情略微一安,但神情间的戒备却更浓,反问道。

  “刚刚听二位道友交谈,和前面那几个人有些仇怨,本尊正好也和他们有一些恩怨纠葛。白骨道友,你我也是旧识,咱们联手行动如何?”奇摩子朝着韩立等人离去的方向望了一眼,说道。

  “联手?奇摩子道友如今已经达到大罗境界了吧,修炼的又是时间法则,莫非还有什么事情办不成,需要我们兄弟相助。”白骨妖魔目光闪动的说道。

  “话不能这么说,本尊实力虽强,前面那些人人数众多,实力也都不弱,尤其其中有一人厉害至极,本尊也没有把握可以对付。关于这一点,铜狮道友想必深有体会。”奇摩子笑道。

  “哼!”

  铜狮妖魔闻言,脑海中浮现出韩立身影,眸中厉色一闪,冷哼了一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