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剑阵通天

  韩立所化巨魔眼角猛一跳动,口中发出一声大喝。

  其六只拳头黑光大放,同时上面也绽放出耀眼星光,并往中间瞬间一凝,化为一个星光纹阵印在拳头上,然后一捣而出。

  呼呼之声大作!

  六团实质般的拳影脱手射出,上面黑光星光交织闪动,爆发出的力量波动更远在先前的黑色拳影之上,射向半空的黄云。

  与此同时,时间法则晶丝所化的两道金色光刃,青竹蜂云剑所化的雷电巨剑也隆隆一响下,化为三道巨大金光电射而出,斩向黄云。

  “轰隆隆”一连串惊天动地的巨响!

  六团拳影首先打在黄云上,炸裂而开,化为六团黑白相间的巨大光球,冲击在黄云之上,而后两道金刃和雷电巨剑紧随其后,斩在黄云正中位置。

  黄云虽然坚固无比,但被如此轮番攻击,不仅也剧烈翻滚,嗤啦一声,有些艰难的被撕裂开来,露出里面的黄色大门。

  韩立眼见此景,面上一喜,正要催动金刃和雷剑巨剑轰向那黄色大门。

  但就在此刻,黄色大门隆隆晃动起来,猛然一亮之下,一层黄色波纹从上面爆发而出。

  两道金刃,雷电巨剑如遭重击,轰然倒飞而回。

  韩立身躯也是一震,向后倒退了两步才站稳。

  就在此刻,黄色大门光芒大放,缓缓打开一道狭窄的缝隙。

  “轰”

  无数黄芒从大门缝隙内滚滚奔涌而出宛如天河断裂,又好像天空星辰一起掉落。

  透过缝隙,可以看到大门里面是一片浩瀚的土黄色空间,无边的的土黄色光芒澎湃着,浪潮般掀起、落下。

  每一缕黄芒都是精纯无比的土之法则,几乎凝成液体状,朝着外面蜂拥而出,形成一道巨大的黄色漩涡。

  黄色大门上的剑形纹理闪动不已,那些奔涌而下的黄芒立刻化分裂而开,化为一柄柄土黄色石剑,密密麻麻不知多少道,尽数铺天盖地朝着韩立斩下,发出可怖的剑啸声。

  每一柄石剑上都铭刻了法则纹路,散发出沉重无比的土之法则波动,原本便沉重无比的空间,再次加重了很多。

  韩立眼见此幕,面露惊色,手中急急掐诀。

  其原本百丈高的巨魔身上黑光闪动,顷刻间缩小十倍,化为十几丈高。

  时间灵域飞快缩小,化为数百丈左右,却也浓郁了数倍。

  那两道金色光刃此刻也飞回灵域,碎裂而散,重新化为一根根金色晶丝,在灵域内游走,使得灵域威能更增。

  如雨而下的石剑进入金色灵域,速度立刻大减。

  而韩立趁此间隙,六只手臂凌空一抓。

  倒射而回的雷电巨剑雷光一闪,化为六柄略小些金色雷剑,分别落在一只手中。

  他手臂一动之下,变得模糊起来,六柄雷剑也化为一片模糊剑影,交织成一片剑网,和那些如雨而下的土黄色石剑撞在一起。

  轰隆隆的巨响连续炸开,如雨落下的土黄色石剑被金色剑网绞碎。

  但是韩立身躯也是大震,尤其持剑的六条手臂隐隐作痛,面色不禁大变。

  每一柄石剑都蕴含着不弱的土之法则,而且极为沉重,每挡下一柄石剑,他都好像被一座巨山砸中一次,以《天煞镇狱功》之强,也有些支撑不住。

  半空中的剑啸之声越来越响,更多的石剑飞射而下,让他的压力越来越大。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剑阵!”韩立心中怒吼,全力催动《天煞镇狱功》,青竹蜂云剑,还有时间灵域。

  金色剑网再次浓密了几分,顽强抵挡着如雨而下的石剑。

  ……

  与此同时,距离石剑广场外千余里处的高空中,两道遁光并肩而行,从远处飞射而至。

  遁光中人,正是蛟三和狐三。

  “方才那龟背妖魔实在皮糙肉厚,我以这后土大印镇压过后,竟然还能翻身逃走,其实力当真不能小觑。”蛟三眉头微骤,说道。

  说话间,她忍不住抬起手,翻看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那枚暗黄色的方形大印,只见其上方盘踞着一头狰狞异兽雕像,下方的印文上则篆刻着“皇天后土”四个大字。

  方印之上看起来并无多少宝物华光,但其上却有阵阵浓郁的土属性法则之力传递而出,时不时便有一层层土黄色的光晕从表面激荡开来。

  “你毕竟修炼的不是土属性法则之力,勉强催动此印已是不易,想要镇杀那本就以体魄著称的玄龟一脉妖魔,自然不易。不过看他的样子,应该也不好受。”狐三笑了笑,说道。

  蛟三点了点头,正欲翻手将黄色大印收起,突然眉头一蹙,目光落在了眼前越来越近的石剑广场上。

  此刻的广场上,剑气缭绕,里面一片混沌,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

  “这是……”狐三也是眉头一皱,疑惑道。

  “这剑阵看起来很是不凡,似乎已经运转起来了,莫非已经有人闯阵了?”蛟三也有些惊讶道。

  二人堪堪在石剑广场边缘处落下,远处又有两道遁光联袂而至,蓝元子兄妹二人的身形从中显现而出。

  眼见蛟三两人立于阵外,蓝元子的眉头不易察觉地挑动了一下。

  蓝颜瞥了一眼那座剑气缭绕的石剑广场,以及后方的那座雄伟大殿,眉头也是不由自主的紧皱了起来。

  蛟三两人与他们对望了片刻,谁都没有主动开口。

  就在此时,又有三道遁光落地,雷玉策,苏荌茜和文仲三人不知何时汇合一处,此刻也赶了过来。

  雷玉策方一落地,目光就落在了已经运转起来的剑阵上。

  只见他一步赶出,在广场边缘来回走动起来,满眼的激动神色。

  “通天剑阵……文师弟,看到没?这才是真正的,完整的通天剑阵……”雷玉策满眼惊喜神色,传音给文仲说道。

  “门中已经传承失序的剑阵,这里竟然还有?”文仲目光一变,忙回道。

  “我钻研通天剑阵已经不知多少年了,却始终无法将其完整重现,想不到这里竟然真的还有完整的剑阵存在,看来门中一直流传的传说是真的,当年太岁仙尊是真的将通天剑阵的阵图带走,放在了这里。”雷玉策依旧难掩惊喜,传音说道。

  “雷道友,你这是怎么了?”苏荌茜不明所以,只觉得雷玉策此刻的神情有些古怪,遂上前一步,开口问道。

  雷玉策闻言,这才回过神来,收敛了心神,有些赧颜道:

  “乍见宗门已经失传的通天剑阵,有些激动难耐,失礼了,失礼了……”

  “你是说,眼前这座剑阵,正是那大名鼎鼎的‘通天剑阵’?”苏荌茜闻言,也有些意外,蹙眉问道。

  蛟三等人闻言,神色也是陡然一变。

  通天剑阵的得名十分有意思,并非是因其出身通天剑派而得名,相反的,通天剑派之所有得了“通天”之名,正是因为其立派根源,便在于这通天剑阵上。

  可以说,正是因为有了通天剑阵,才有了通天剑派。

  所以,由此也可知道,这通天剑阵对于通天剑派来说,有着何等重要的意义。

  作为通天剑派的镇宗剑阵,其杀力之大自然非比寻常,对于修炼之人来说,越阶杀敌不在话下,其珍贵程度也可想而知。

  “雷道友,看这剑阵架势,里面必定已经有人在破阵了,我看事不宜迟,你还是尽快破开此阵,若是被什么妖魔捷足先登,可就不美了。”蛟三开口提醒道。

  雷玉策闻言眉头一皱,迟疑了片刻,正要说话时,脸色忽然一变,扭头朝后方望去。

  与此同时,蛟三等人的神情也是微微一变,望向了那边。

  只见高空之中乌光涌动,黑雾漫天,七八道人影裹挟其中,飞射而至。

  这些人影当中,大部分都生的极其狰狞古怪,正是之前从各个祭坛当中,逃出来的几头为首妖魔。

  除了铜狮妖魔,白骨妖魔和血手妖魔之外,还多出来了两个新面孔。

  其中一个身高十丈,通体乌黑,头上生有龙角,身上附有龙鳞,背后却背着一只巨大的青黑龟壳,上面密布着一道道十分古怪的各式符纹。

  只是在龟壳边缘上,生有一道三尺来长的裂痕,边缘颇为锐利,看起来像是新伤。

  此妖魔方一落地,目光就落在了蛟三身上,眼中神色颇为怨毒。

  很显然,其身上龟甲上那一道崭新的裂痕,多半就是之前被蛟三以后土大印所创。

  另一个妖魔身形与其余几个相比不算出众,体态容貌也没有他们几个那般古怪,其面容几乎与人族一致无二,只是双目呈现幽绿之色,鼻梁高挺,鼻头弯折如鹰钩,一双白眉斜飞入鬓,看起来颇有些阴枭气质。

  这鹰鼻妖魔的目光落在了蓝元子兄妹身上,面色虽然如常,可眼底深处却潜藏着蓬勃杀意,显然他们之前在那处祭坛那里也起过冲突。

  眼见对方恶狠狠地望了过来,蓝颜也不示弱,嗤笑一声后,手腕一转,掌心中就多出来了一根翠绿色的手杖,长着一根根柳条般的翠绿枝条,散发出强烈的木属性法则波动。

  鹰鼻妖魔一见此物,目光一缩,脸颊微微抽搐了一下,显然对其颇为忌惮。

  蛟三目光从五头妖魔身上一一扫过,最终却落在了另外两人身上,他们周身并无妖魔气息,显然不是妖族,却明显是这一行人中的领头人。

  那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奇摩子和熊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