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携手

  “诸位不必如此,我们到这里的目的一致,都是为了夺宝而已,他们虽为妖魔,却与你们并无深仇大怨,又何必如此仇视?”奇摩子见两方对峙,气氛有些微妙,开口说道。

  “哼!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些妖魔当年为祸仙界苍生,此后被镇压于此不下百万年,若说对我们没有仇怨之心,不想将我们啖之而后快,你觉得我们会相信吗?”雷玉策冷笑一声,说道。

  “那雷道友觉得应该如何,我们先在这里斗杀一场,拼个你死我活?死的人自然无缘得宝,活的人呢?又有几分把握能够通过这通天剑阵?哦……差点忘了,出身通天剑派的雷道友自然是可以的。”奇摩子笑着说道。

  雷玉策闻神色一变,心中怒意大盛,奇摩子此言用心实在险恶,不可谓不诛心。

  果不其然,蛟三等人闻言,便开始有些犹豫起来。

  “诸位切莫听信此人一面之词,妖魔心如鬼蜮,不可信任……”文仲眉头紧皱,提醒道。

  “嘿嘿,若论奸诈凶狠,你们人族不是更胜一筹么?”白骨妖魔闻言,冷笑一声,反驳道。

  “二哥,我早就说了,跟他们没什么好说的,还是直接动手更容易些吧?”铜狮妖魔满脸的不耐烦,说道。

  一旁的血手妖魔和龟背妖魔神色都有些不好看,不过谁都没有说话。

  鹰鼻妖魔同样没有开口,只是斜眼瞥了一下铜狮,后者立即缩了缩脖子,噤若寒蝉。

  白骨妖魔见状,也微微颔首,不再多言。

  “雷道友,恕在下多嘴一句,我们在这里为了打与不打,争论不休的时候,已经有人在剑阵中破阵了,万一被他捷足先登了,那这殿中宝物没我们的份不说,只怕里面的那头老魔……”这时,一直沉默的熊山忽然开口说道。

  他此言一出,雷玉策心中不禁“咯噔”一下,眼下几乎所有人都聚集在了此处,那么身处在阵中之人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若是别人入阵,雷玉策倒还不至于太过担心,可眼下阵中之人极有可能是韩立,那家伙身上的古怪神通他一直都无法看透,自然没有办法不担心。

  而最重要的是,通天剑阵的阵图可一定不能落在了他的手上。

  “罢了,道友所言句句在理,雷某也无法辩驳。我们在入殿之前,便暂时放下成见,联手破阵,如何?”雷玉策叹息一声,说道。

  奇摩子看了一眼鹰鼻妖魔,似乎是在询问他的意思。

  “全凭道友定夺。”鹰鼻妖魔点了点头,说道。

  “我们这边自无不可,就看你们了。”奇摩子闻言,开口说道。

  雷玉策闻言,扭头望向蛟三等人,他们也俱是点了点头,无一人反对。

  “为表诚意,我已勒令他们部属全都远离此处,不得靠近。也希望雷道友能拿出点诚意来。”奇摩子看向雷玉策,说道。

  “道友此话何意?”雷玉策故作不知,问道。

  “这通天剑阵出自你们通天剑派,道友就没有什么破阵之法相授吗?”奇摩子冷冷说道。

  “道友有所不知,这剑阵完整布阵之法早已经在我门中失传,门内所藏的剑阵经过历年演变,早已不是最初模样了,究竟该如何破阵,我也只有等入阵之后,方可知晓。”雷玉策喟叹一声,有些唏嘘道。

  奇摩子闻言,眉头一挑,显然并不相信他的话。

  “道友若是不信,我也没有办法。大不了道友先行试着破阵看看,我们不阻止便是。”雷玉策摊了摊手,看似有些无奈道。

  “罢了,既然如此,我们便一同入阵。相信进了阵内,也就由不得道友不出十分力破阵了。”奇摩子笑道。

  “那是自然,等入了阵内,查清这剑阵的变化玄妙,在下自然能够有把握破阵。”雷玉策点了点头,说道。

  计定之后,众人便分做两队,分列在剑阵前方。

  “诸位,待会儿入阵之后,切记不要随意走动,越是移动得多,遭受到的剑阵攻击就越强,可以先寻一处阵脚尝试破除。”这时,雷玉策忽然传音给蛟三等人。

  “多谢提醒。”众人闻言,面色上皆无变化,只是以心声回应。

  奇摩子瞥了他们一眼,眼中闪过一抹讥讽之色,随即开口喝道:

  “入阵!”

  其话音一落,众人纷纷身形闪动,进入剑阵。

  “跟紧我……”

  临入阵的前一刻,雷玉策忽然一把抓住苏荌茜的柔荑玉手,与她一同飘身而入。

  苏荌茜心头微微一跳,便觉得脸颊有些微热。

  众人刚一进入剑阵,飞在半空中的身形骤然一沉,像是给一股无形巨力骤然一压,纷纷坠落在地。

  不等他们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时,四周便已经陷入一片混沌。

  “轰隆隆……”

  所有人的耳中,传来阵阵雷鸣般的巨大声响,四周天地翻腾不已,到处都只能看到一片片昏黄光晕,头顶上方则像是盖着一层暗黄色的混沌阴云,什么都无法看清。

  苏荌茜与雷玉策身在一处,进阵之后便只能看见彼此,其余众人身在何方,已然完全无法看到,更无法感知到。

  只是四周天地之间的重力好似加重了十倍,令他们站立原地就已经觉得身上背负了一座巨大山岳,忙运转体内神通以抵抗这股力量。

  在他们身旁不远处地面上,可以看到一道黄色光柱如同蛟龙一般扭曲升空,直冲入混沌阴云之中,光柱内则斜插着一柄闪烁着暗黄色光芒的石剑。

  “看来此阵是以土属性法则之力作为根基布置,想要破除恐怕不易。”雷玉策查看了一眼四周变化,开口说道。

  “土属性法则之力作为根基……这是什么意思?”苏荌茜闻言,疑惑问道。

  “通天剑阵,以剑阵通万法,本身并无任何属性,只因其布阵所用飞剑本身蕴含的法则之力不同,便能生出不同的阵法气象,所形成的攻击也就截然不同,这也是我说为何要进阵之后,方可知如何破阵的原因之一。”雷玉策语速飞快的解释道。

  “既是如此,此阵当如何破?”苏荌茜忙问道。

  “剑阵本应由修士控制,方可运转自如。此处剑阵自然并无修士催动,其之所以还能有如此气象,我想多半是以通天剑阵的阵图作为枢纽。想要破除此阵,最快的方法便是找到阵图,一旦阵图移位,剑阵便再难以运转。”雷玉策略一沉吟后,说道。

  两人正说话间,忽然听得头顶上方传来一声闷响。

  “轰隆”

  一阵好似压抑到了极点的沉闷声响,从天空黄云之中传来。

  雷玉策两人下意识仰头望去,就见厚重的云层深处,竟然伫立有一座不知如何幻化出来的雄伟天门,暗黄色的大门半闭着,中间露出一道窄窄的缝隙。

  透过缝隙之内,可以看到里面似乎有一道巨大的黄色漩涡,当中传来阵阵令人心悸的土属性法则之力波动。

  苏荌茜刚想开口说话,那天门内的漩涡当中却是光芒频闪,紧接着便有一截截暗黄色的光芒从门中缝隙飞射而出,朝着下方各处砸落下来。

  只见这些光芒飞射而出后,顿时凝成一柄柄十数丈之巨的黄色巨剑,浑身上下闪烁着暗黄色的光芒,朝着剑阵各处砸落而下。

  “轰轰轰”

  其中两柄巨剑朝着雷玉策两人落了下来,尚未飞至,高空中便有一股令人窒息的沉重压迫感滚滚袭来,仿佛将两人头顶上方的空气都一并压迫了下来。

  “苏仙子小心……”

  雷玉策提醒一声后,忙挡在他身前,双手高举,以托天之势向上一撑。

  其浑身上下光芒频闪,脚下陡然间浮现出一道方圆数十丈的圆形符纹,内里金光大作,一道道巨大的虚光剑影,如同雨后春笋一样不断冒出,继而拔地而起,直冲高空。

  只听一阵阵巨大轰鸣声不断传来,这些从地而生的剑影与高空中两柄巨剑轰然对撞,纷纷崩裂开来。

  两柄巨剑以一种近乎碾压式地姿态不断垂落,剑下的两人便如同迎接着一座远古神山的镇压,那等压迫之感已经不是泰山压顶可以形容的了。

  眼见虚光剑影不断破碎,雷玉策眼中惊异之色越发深重,忍不住喃喃说道:

  “这就是真正通天剑阵的威力吗?”

  就在这时,其身侧忽然蓝光一闪,一层水属性法则之力顿时荡漾开来。

  只见苏荌茜周身笼罩着一层蓝色光芒,双手合于身前,掌心之中握有一枚龙眼大小的圆珠,里面正有汩汩蓝色泉水涌动而出,绕着她的纤细玉手游动不已。

  苏荌茜双目微阖,纤长的睫毛微微上翘,整个人沐浴在朦胧蓝光里,显得越发气质出尘,便是蟾宫仙子也未必能有她此刻这般动人。

  只听其口中一阵轻声吟诵,忽然双目一睁,抬手朝天一挥。

  “哗啦啦”

  一阵水浪之声大作,绕于其手上的蓝色泉水忽然冲天而起,在半空中骤然涨大,化作一道惊天巨浪,拍向了高空中的两柄巨剑。

  两柄巨剑遭到洪水冲击,下沉之势顿时一缓,但却并未就此消散,仍是缓缓倾轧而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