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寻妻觅儿

  千钧一发之际,韩立只得全力运转起天煞镇狱功,抬起一条手臂,朝着前方猛地一拳挥砸而出。

  其拳端之上一层金色涟漪荡漾而出,接着一个模糊下,化作层层拳影,一个接着一个迎向了那枚迎面而至的五色光球。

  两者相撞之下,金光涟漪凝成的拳影一个接着一个爆裂开来,其中蕴含的时间法则之力,竟然无法阻挡五色光球的层层推进,并未能为他争取到多少时间。

  韩立心中一凛,另一只手一掐剑诀,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剑一声剑鸣之后,合而为一的被其握在手中。

  他根本来不及持剑劈砍,只能一手抵住剑身,以长剑格挡了上去。

  与此同时,剑身之上一片金色电光狂涌而出,如同一只只巨大的金色雷电大手,将五色光球包裹其中,阻挡着光球的继续前进。

  “滋滋滋……”

  一阵电流激荡之声不断响起,剑身之上的金色电丝不断涌出,又不断湮灭,如此陷入了反复的拉锯战之中。

  蛟三和狐三见状,立即赶来韩立身侧,挡在了他的身后,防止奇摩子再次出手。

  然而奇摩子一击过后,便立刻闪身而退,几个起落后,便落在了千丈开外的一处废墟巨石之上,熊山正躲在巨石后方,满脸惶恐之色。

  一直持续了数息之后,五色光球的威力终于减缓下来。

  韩立见状,手中剑身一挑,将其拨入了高空中。

  “奇摩子……”韩立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抹寒意,朝其望了过去。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韩立身侧忽然乌光一闪,毫无半点灵气波动涟漪产生,一个人影就那么突兀地出现在了那里,一把探出之后,就抓住了韩立握剑的手臂。

  人影正是黑天魔祖,也不知道其是如何神鬼不知地从五行湮空大阵中闪身而至,令韩立三人都是一惊。

  “怎么可能……”

  韩立扭头看了一眼的黑天魔祖,喉头顿时有些发干。

  此时的黑天魔祖,浑身气息更加雄浑内敛,竟好似在五行湮空大阵中洗过几遍之后,真的将身上的糟粕洗去不少,整个人变得纯粹了许多,也精神了不少。

  “啧啧,小子,没想到你还会施展这大五行幻世诀,可许久没见过了。来来来,跟老夫过两手……”黑天魔祖笑嘻嘻地说道,话语里竟然没有半点玩笑意思。

  “前辈莫要开玩笑,晚辈岂是你的对手。”韩立心中一凛,尝试着抽回手臂无果,只能通过运转九幽魔瞳,来尝试找出对方身上的破绽。

  结果他才刚一用出,就被黑天魔祖一眼认了出来。

  “嘿嘿,居然还会我圣族灵瞳秘术,难得,难得,实在难得……”黑天魔祖脸上难得浮现出些许正常神色,点了点头说道。

  韩立一听此言,心头一紧。

  然而,紧接着黑天魔祖的眉头就突然一挑,继续说道:

  “小子,你到底师承何处?怎么连《天煞镇狱功》这等圣族至高功法都会?”

  “前辈见多识广,晚辈不敢隐瞒,家师正是真言门的弥罗老祖,不知前辈可曾听说过?”这一下,韩立更加惊骇了,生怕对方察觉自己身上的其他秘密,忙说道。

  “那就没错了,主修功法是《大五行幻世诀》,师父是弥罗老祖那胖和尚。嘿嘿,我猜对了,我猜对了……”黑天魔祖闻言,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喜色,开心道。

  看其几欲手舞足蹈的欢喜模样哪里像是个大罗修士,反倒像是个猜出谜语答案的稚童,开心不已。

  “前辈见识广博,晚辈心悦诚服。不过前辈既然已经印证了答案,还请先松开晚辈吧。”韩立见状,连忙恭维说道。

  黑天魔祖被他这么一夸,果真更开心了。

  “你小子长得不怎么样,眼光倒还不差。要说老夫的见识,那自然是没有几个人能比的了!对了,你有没有什么不懂的,快来请教老夫吧,老夫今个儿心情好,就破例指点你一二。”他松开了抓着韩立的手,洋洋得意地说道。

  “晚辈不敢叨扰前辈,没有什么要问的。”韩立活动了一下手腕,眉头紧皱,有些拿捏不准,不敢随便发问,只好说道。

  “不行,老夫是什么人,是那种信口开河之人嘛?既然让你问,就必须问!”黑天魔祖闻言,脸色顿时一沉,怒道。

  蛟三与狐三二人分立韩立身旁,相距那黑天魔祖不过两三丈距离,此刻不禁看得目瞪口呆,一时间不敢上前,也不敢退后,颇有些进退两难之尴尬。

  不远处,奇摩子看着这一幕,先是微微一怔,继而脸上露出一抹沉吟之色,嘴角渐渐浮现了些许不明所以的笑意。

  雷玉策等人最是苦不堪言,想逃也无法逃,只能趁着韩立被黑天魔祖纠缠之际,暗暗给道胤真人服用丹药导引疗伤。

  “既然前辈金口已开,在下确有一事相询,不知前辈在这里可曾见过一只噬金仙?”韩立目光一转,忽然记起一事,恭声问道

  对于进了第七层就失踪了的曲鳞,韩立一直有些不放心。

  虽然二人此前有过协定,但如今形势变化太快,让他有些身不由己之感。

  “见过。”黑天魔祖不假思索道。

  “在哪里?”韩立忙问道。

  “时间太久,忘记了。不过,那家伙还挺抗揍的,老夫此前无聊了就揍他一顿,话说回来,那家伙是许久没出现了。”黑天魔祖蹙眉说道。

  韩立心中一动,曲鳞曾说起过,自己进过第七层,还被一个老疯子给打了一顿。

  “不对啊,前辈你一直被囚禁于这座岁月殿的祭坛之中,怎么可能见过他?”韩立质疑道。

  “你说老夫被囚禁?开什么玩笑!老夫只是觉得那个地方没人打扰,可以安心睡觉罢了,老夫要出来,谁能挡我?”黑天魔祖不满的大叫道。

  “原来如此,是晚辈口误了。”韩立似乎想到了什么,忙改口道。

  此前他透过被蛟三破开的祭坛缺口朝内部观察之时,就觉得囚禁黑天魔祖的那套禁制有几分古怪,现在回想起来,不知出于何故,那法阵似乎早已失去了原本的效用。

  毕竟此魔头若真的被困住并被一点一点的消磨掉修为,阵内的波动绝不会如此平静,但他第一眼看到并用神识扫过时,确实觉得那法阵太过平静了。

  “这算什么狗屁问题,你该问点有难度的。”黑天魔祖眉头一皱,训斥道。

  “有难度的?”韩立疑惑道。

  “比如关于修行的问题,不过……这好像也没啥难度,这可就难办了……”黑天魔祖挠了挠头,显得有些为难道。

  “敢问前辈,晚辈修炼九幽魔瞳时,在功法描述上曾有‘上达九天,下徹九幽’的描述,可见此灵目神通非同一般,为何许多塔中许多幻阵禁制,晚辈都无法看穿?”韩立眉头微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出言问道。

  “这个问题虽然也没什么难度,不过倒也勉强可以回答。你的九幽魔瞳,修炼之时可曾引入魔气?”黑天魔祖闻言,摆了摆手,问道。

  “此神通本就是以魔气为根基,来洗濯双目的,晚辈自然有引入。”韩立如实答道。

  “那就对了,你修炼过魔族功法,自然是引用自身魔气,而非借调外界魔气,所以并非是魔气不纯的问题。这么说来,问题应该就出在,你原本修炼过的其他灵目神通之上了。”黑天魔祖略一沉吟,就马上说道。

  其解答问题的时候,神色颇为认真专注,哪里还有方才的疯癫模样?

  “前辈料事如神,晚辈的确曾修炼过别的灵目神通。”韩立心中微异,再次称赞道。

  他早前就曾修炼过明清灵目,之后通过培炼还有过一些精进,如今看来,自己的这两种灵目神通确实存在一些冲突。

  “两种灵目神通的修炼路径,本质上便有不同,彼此之间有些冲突,只需……”黑天魔祖接下来的寥寥数语,就将韩立的疑惑解了开来。

  “多谢前辈。晚辈还有一事不明,不知前辈将此处封禁,留我们在这里,所求为何?”韩立闻言茅塞顿开,心里安稳了几分,便又尝试着问道。

  谁知这个问题问出之后,黑天魔祖一听,竟然愣在了原地。

  只见其一手轻搓着自己的下巴,来回走了几步,陷入了沉思。

  “我要做什么来着?我要做什么来着,我要……”片刻之后,他竟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低着头喃喃自语了起来。

  众人看到这一幕,也是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过了一会儿,黑天魔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色顿时一变,面上露出一抹焦急神色。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在找我的妻儿,你见过的妻儿吗?你知道他们在哪里吗?”黑天魔祖语气急促,连声问道。

  韩立闻言,看向这个乱发披散的男人,心中不禁微微一动。

  “抱歉,晚辈并不知晓。”他摇了摇头,说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