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太岁残灵

  韩立等人何曾见过这等阵势,一个大罗境修士竟会如同凡俗间市井小民般追着一只硕大的金色甲虫揍。

  曲鳞数次想要求饶,但往往是话还没说到一半,就被骤然而至的黑天魔祖不由分说的一顿海揍。

  众人瞧的目瞪口呆之际,只得忙不迭的左右躲闪,免得被殃及池鱼。

  因为黑天魔祖之前说过不许离开,他们也不敢走出太远,以免惹得对方不快,只能狼狈的左躲右闪,说不出的滑稽。

  就在此刻,远处一道白光呼啸而至,遁光一敛,正是此前韩立等人在第六层见到的那名青袍中年男子,身下骑着利奇马。

  看到此人出现,韩立,狐三,蛟三等人面上一喜。

  奇摩子脸色却是一沉,目光闪动起来。

  “黑天道友,还请手下留情。”青袍中年男子挥手发出一股灰白光芒,托向又一次被击飞了金色甲虫。

  但金色甲虫被击飞蕴含的力量实在太大,“嗤啦”一声将灰白光芒撞破,再次重重砸在了一面本就残破的墙壁上,直接将整面墙砸的崩塌。

  “柳自在,你这老家伙怎么也来了?莫非想管老夫闲事?”黑天魔祖暴揍了曲鳞一顿,看起来心情愉悦了不少,瞥了青袍中年男子一眼说道,二人似乎认得。

  “呵呵,石道友一朝脱困,柳某特来恭贺,而且我的本命元牌在这里,如今岁月神灯禁制被破,特地来取。”柳自在拱手说道,目光朝着殿内五色祭坛所在望去,神情忽的一怔。

  五色祭坛早已面目全非,如今那里只剩下一片残骸。

  柳自在目光朝着殿内其他人望去,很快落在奇摩子身上,面色不禁微沉。

  其坐下利奇马也朝着殿内众人扫去,眉头却是一皱,他竟然无法探查到本命元牌的所在。

  “老夫这里还有事情,想要找东西也得有个先来后到。看在你是柳岐那老家伙斩尸的份上,一会老夫自会让你找找,现在别来捣乱!”黑天魔祖哼道。

  “柳岐老祖斩尸……”韩立此刻和狐三,蛟三等人站在一起,听闻黑天魔祖此话,心中一惊之后,豁然开朗。

  难怪他当初初见柳自在,就联想到了柳岐老祖,而且二者使用的法则也一模一样,看来此人竟然是柳岐老祖当年的斩掉的三尸之一吧。

  韩立随即暗暗摇头,不再管这些琐事,凝神考虑应对眼前局面的方法。

  他目光很快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悄然碰了旁边的狐三一下,嘴唇微动了几下。

  狐三看向韩立,很快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呵呵,那就多谢石道友了。”柳自在朝着黑天魔祖点头说道,正要走到一旁。

  “柳道友,救命……”就在此刻,一个虚弱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却是来自于那只金色甲虫。

  它虽然肉身几近坚不可摧,但黑天魔祖修为肉身之强,又岂可等闲视之,这一番挨揍,使得其此刻全身布满了拳印,凹凸不平,身体多处裂开,金色鲜血蜂拥而出,甚至连脸上七窍也流出金色血液,看起来凄惨无比。

  “石道友,你乃是大罗巅峰的存在,实力远胜我等,何必跟曲鳞一般见识,他之前虽然暗中窥探岁月殿,也是为了自己的本命元牌,还请石道友能原谅他这次。”柳自在略一迟疑,再次拱手朝着黑天魔祖说道。

  “睡了这许久,浑身不自在,松了松筋骨舒坦多了,你们先带走吧,下次我再找他。”黑天魔祖随意挥手说道。

  金色甲虫闻听还有下次,身子一阵颤动,似在发抖。

  “多谢石道友大度。”柳自在面上一喜,再次躬身行了一礼,挥手发出一道灰白光芒将金色甲虫卷了过来。

  金色甲虫体表金光闪动,再次化为人形状态,鼻青脸肿,看起来有些滑稽。

  柳自在正要再次走开,迈出的脚步突然顿住,朝狐三望了一眼,眸中闪过一丝惊奇之色,随即停下了脚步。

  “石道友,我等被太岁仙尊那厮封印于此,也算是缘分,如今岁月神灯禁制被破,我们也算是彻底脱困而出,不知石道友接下来有何打算?可有兴趣到我天狐一族做客?”柳自在目光闪动了几下,如此问道。

  “嘿嘿,不必了,老夫已经找到了妻儿的下落,接下来便要去救他们脱困,好好享一享天伦之乐,你那狐狸窟肯定骚味得紧,老夫才懒得去。”黑天魔祖双手搓了搓,面露兴奋之色,嘿嘿笑道。

  “哦,是吗?石道友终于找到金铃夫人和令郎的下落了,那可是天大的喜事,柳某在此恭喜了。却不知,石道友是如何找到他们下落的?”柳自在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问道。

  奇摩子看到柳自在脸上神情,心中不知为何,咯噔了一下,右手悄然缩进了袖子。

  “是这位奇摩子道友告诉老夫的,他之后会带我去找金铃他们。”黑天魔祖伸手一指奇摩子,说道。

  “呀!石道友怎么会让此人带路,你莫非不知道,这人乃是当今的仙狱之主?”柳自在眉梢一挑,面露惊讶之色的说道。

  “什么,你怎么也说他是仙狱之主?喂,你到底是谁?”黑天魔祖似乎对柳自在颇为信任,望向奇摩子,眼中已经再无一丝温和。

  “石道友,莫要听他们胡说,在下绝不是天庭的人……”奇摩子急忙争辩道。

  “阁下是不是仙狱之主,其实无须多少,看看这个就都明白了。”柳自在已经抬手一挥,一团灰白光芒飞射而出,化为一个灰白圆球。

  球上浮现出一个画面,正是奇摩子之前拉拢白骨妖魔和铜狮妖魔时的情景,奇摩子取出狱主令牌的画面清晰可见,光球内还传出了三人的对话之声,一字一句也没有遗漏。

  “小子,你竟敢诓骗老夫?”

  黑天魔祖面色瞬间变得阴冷如铁,豁然看向奇摩子。

  但此刻奇摩子身上已经腾起一片金光,瞬间扩散开来,形成一片金色领域,领域内到处荡漾着火焰般的灵光,正是断时火境,将所有人都笼罩在了其中。

  断时火境内的一切骤然变得凝固,所有人身体都动弹不得。

  而奇摩子身形则化为一道金光,瞬间飞出了太岁殿残骸,朝着远处迅疾飞射而去。

  “区区一个断时火境,也想禁锢住我!”黑天魔祖怒吼一声,身上黑光大放,怒涛般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瞬间将断时火境撕裂。

  他单手凌空一抓,殿外天空“轰隆隆”一声巨响,一只覆盖了半个天幕的可怖黑色巨手再次浮现而出,朝着奇摩子猛抓而下。

  一股滔天巨力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奇摩子速度立刻大减,眼看便要被黑色巨手抓中。

  就在此刻,他身上金光一闪,骤然大盛,朝四面八方一卷而开,将附近虚空映照的宛如白昼。

  下一刻,一团足数百丈大小的金色光团浮现而出,光团之上到处都是鎏金色色火焰,仿佛一颗金色太阳一般,朝着黑色巨手迎去。

  “轰隆”一声惊天巨响!

  黑色巨手赫然被金色光团挡住,二者相撞,附近虚空一阵剧颤过后,尽数碎裂崩溃。

  奇摩子的身影从金色光团内掉落而下,七窍内尽数流出了鲜血,整个人朝着下方地面急坠而下。

  他双手仍死死抱着那盏莲花状的岁月神灯,神灯散发出的灵光比之前黯淡了不少。

  奇摩子口中念叨了几句什么,身上金光一闪,立刻便稳住身形,头也不回的继续朝着远处如电射去。

  但那个金色光团却没有消失或者变黯,仍旧悬浮在那里,随即又猛然涨大。

  一道道纤细无比的金色火焰从光团内爆发而出,瞬间将黑色巨手洞穿出无数小孔。

  原本声势惊人的黑色巨手眨眼间就千疮百孔,凭空溃散消失了。

  黑天魔祖望向那金色光团,面露兴奋之色,并没有理会逃走的奇摩子,似乎将其忘记了一般。

  金色光团又骤然一缩,化为一个头戴高冠的金色人影,看不清楚容貌,但仍然散发出一股凛凛威势。

  雷玉策等人此刻躲在大殿残垣一角,看到出现的这个人影,精神大振。

  “是老祖!”

  “这么多年来,原来老祖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这座震慑万魔群妖之塔!”

  说话间,雷玉策等人纷纷朝着金色人影遥遥叩拜了起来。

  “原来如此,我还奇怪为何那岁月神灯无人操控,威力为何还这般大,原来里面还寄宿了你的一丝残灵,闻太岁!”黑天魔祖此刻面上神情再无一丝嬉笑狂乱,一派冷峻。

  金色人影看着黑天魔祖,面容肃穆,单手掐着剑诀,并没有说话。

  下一刻,二人身上黑金两色光芒几乎同时爆发,两股庞大无比的气息在虚空中轰然相撞。

  本就残破的岁月殿如纸糊般崩塌飞溅,不过大殿地面并未被毁,不知是不是有五行湮空大阵在的缘故。

  而韩立等人也尽数被两股庞大气息震飞,借势飞射到了远处,远远离开了黑天魔祖二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