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庞然大物

  此时此刻,金源仙域某处,一道墨绿色飞舟划天而过,向着前方迅疾飞去。

  飞舟隐隐呈现龙形,仿佛一条墨绿长龙在天空翱翔,速度快的不可思议,一晃之下便掠过了数万里距离,修为稍低之人根本无法发现飞舟踪迹。

  飞舟之内坐着两个人影,正是韩立和蓝颜,不过都变幻了容貌。

  这艘墨龙飞舟是韩立在佘蟾的储物法器中的,佘蟾当日自爆妖丹,身体灰飞烟灭,不过紧要关头,韩立还是抢下了对方的储物法器。

  此飞舟乃是木,风双属性仙器,品阶不低,已经达到了六品仙器级别,不但飞行速度极快,还具有很强的隐蔽性,远胜韩立以前的任何飞舟。

  蓝颜站在前面,操控飞舟前进。

  韩立在此女体内设有禁制,可以感知到对方的一举一动,倒也不怕其搞鬼。

  他坐在飞舟尾端,盘膝运功,身上金光闪动,时间法则之力翻涌。

  经过这三年多休养,韩立体内时间法则之力已经恢复了小半,让他安心不少。

  他此刻手里拿着几块玉简,神识在其中探查。

  良久之后,韩立收回神识,面色有些沉重。

  这些玉简是他通过轮回殿,收集到的有关金源仙域还有九元观的资料。

  金源仙域的资料,他收集了不少,但九元观管理极严,流传出来的信息很少,他竭力寻找,也只找到了一些零边碎角的资料,并无大用。

  “蓝颜道友,先别忙着操控飞舟,韩某有些事情想要请教于你。”韩立望向前面的蓝颜,开口说道。

  “不知韩道友要问什么事情?”蓝颜闻言,停下了操控飞舟,走了过来,乖巧的说道。

  这一路行来,蓝颜异常听话,不该说的话,一句不说,不该做的事情,也一件不做,本本分分的听从韩立的吩咐。

  “我想知道一些九元观的信息。”韩立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韩道友请问便是,小女子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蓝颜美眸一闪,低声说道。

  “蓝道友答应的倒是痛快,据我所知,九元观门规森严,泄露本门秘密可是要受重罚的,蓝道友不怕吗?”韩立眉梢一挑,说道。

  “韩道友你的实力远在小女子之上,就算我决意不说,想必你也自有办法打探出来,既如此,我又何必做那些无用功。只盼韩道友能看在小女子配合的份上,莫要告诉他人这些信息是从我这里得知的。”蓝颜低声说道。

  “你们师兄妹倒是一个性格,蓝道友放心,只要你好好回答我的问题,韩某自然不会为难与你。”韩立点点头道。

  蓝颜听闻韩立提及蓝元子,俏脸上闪过一丝哀伤,但立刻便隐去,对韩立感激的点了点头。

  “你们九元观内据说有道祖坐镇,不知有几位道祖?”韩立问道。

  “道祖何等稀少,我九元观虽然是真仙界大宗,也仅有一位,就是九元观的创派祖师。”蓝颜说道。

  “大罗境存在的数量呢?”韩立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我修为虽然不低,却并非九元观亲自培养的人,只是后来加入的散修,而且是专门执行秘密任务的影卫,在观中地位不高,知道的事情并不是很多,据我所知的九元观大罗境有十五位之多,分别是九元观主,两位副观主,四大圣使,八大尊者,不过九元观内秘密很多,应该还有别的大罗存在。”蓝颜如此说道。

  韩立听闻此话,暗暗倒吸一口凉气。

  九元观中竟然有如此多的大罗存在,难怪蛟三让他再提升一些实力,以他此刻的实力,贸贸然前去九元观救人,无异于以卵击石。

  “派你们来捉拿我的妙法仙尊实力如何?在观中是什么地位?”韩立思量间,又问道。

  “妙法仙尊便是九元观四大圣使之一,已经斩去了一尸,大罗中期的修为。”蓝颜说道。

  “大罗中期……”韩立瞳孔一缩。

  进入大罗境后,每提升一个境界,实力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以他如今的诸多手段,面对大罗境初期修士,只要对方不是太厉害,以自己掌握的时间法则之力结合诸多手段,自可以抗衡一二,但是面对大罗境中期,却万万不是对手。

  他随即又询问了蓝颜一些问题,蓝颜都详尽解答,让韩立对九元观有了一个初步认识。

  越是了解,韩立心中便越是心寒。

  九元观的实力,远在他预想之上,俨然不是此前的一些仙宫可比,是个真正的庞然大物,想要从中救出金童,单靠他自己的话,只怕千难万难,甚至是绝无可能。

  不过不管多难,他也没有想过退缩,无论如何也要救出来。

  韩立问完了想问的问题,打发蓝颜继续去操控飞舟,再次盘膝做好,运转《大五行幻世诀》,竭力恢复时间法则。

  ……

  距离韩立等人所在不知多远的中土仙域,天庭。

  无数高大仙山耸立于此,连绵到天际尽头,不知有多少座,几乎每一座仙山上都坐落了一座或者数座天宫仙阙。

  仙山之间以彩虹般的仙桥相连,更有一朵朵各色祥云,宫殿悬浮各处,仙云缭绕,灵鹤飞行,到处都是仙气盎然。

  各色耀眼光芒从这些仙山宫阙中散发而出,将天上光芒也逼退,似乎这里是世间所有光明的聚集之地,没有一丝阴暗。

  天庭某处,此地到处弥漫了浓密的白色云气,变幻成各种不同形状,时而凝聚成一条条巨龙,彼此厮杀,时而又幻化成万千白马,奔腾而过,又或者化为无边白色海洋,怒涛翻滚。

  白色云气之上,坐落了一座城池般的巨大宫殿。

  此宫殿通体雪白,无数斗大符文铭刻宫殿各处,还有一些若隐若现的符文在宫殿各处盘旋飞舞。

  大殿周围更站了许多手持武器的白色甲士,这些甲士的身体赫然也是白色云雾形成,轻轻飘荡。

  每个甲士散发出的气息都很是强大,竟然不逊于寻常太乙修士,手中持有的武器更是入品仙器级别,散发着淡淡的法则波动。

  数百丈高的宫殿大门上,悬挂了一块金色匾额,上面铭印了“白云道宫”四个大字,字体缥缈灵动,有种随时可能脱离匾额飞出之感。

  大殿之内的高台主座上,坐着一个白色人影,虽然近在迟滞,但面容身形尽皆模糊不清,给人一种极为缥缈之感,仿佛其真身处于无尽虚空的深处,显露于此的只是一具投影。

  一股近乎天道的威压从白色人影身上散发而出,充斥了整个大殿,殿内的一切,时间,空间似乎都在其掌控之中。

  大殿之上此刻站着一人,是个由金色火焰形成的虚体,看容貌赫然正是奇摩子。

  “……属下引动岁月神灯内闻太岁所留的残魂印记,和石空墨同归于尽,岁月塔也随之崩毁,属下听说通天剑派其后又引爆了整个太岁仙府空间,那些人应该无法幸免。只是韩立,柳自在等人实力不凡,又有石空墨这等大罗巅峰的存在,或许有什么法子可以逃出来也未可知,还望大人尽快派遣人手前往金源仙域,确认韩立等人的生死,以备后续事宜。”奇摩子神情恭敬之极,向高台上的白色人影说道。

  “我已经接到通天剑派的禀告,只是其中有些情况他们也说不清楚,原来事情的经过是这样。只是按你说来,是偶然卷入了太岁仙府之中?”一个悠远的声音从白色人影口中说出,听不出喜怒。

  “是的,掌天瓶乃是至尊大人严令寻回之物,属下为了夺回此瓶正在追击那韩立,偶然遇到太岁仙府出世,被卷了进去。不过太岁仙府为何会出现在小金源仙域,其中还关押着那么多囚徒,属下实在不懂,当年闻太岁不是……”奇摩子问道。

  “闻太岁之事,你不要多问。”白色人影突然开口,打断了奇摩子的话。

  “是,属下失言。”奇摩子心中一凛,急忙说道。

  “以你所言,那韩立如今才是太乙后期的修为,以你的实力,为何没能夺回掌天瓶?”白色人影声音顿了一顿,再次问道。

  “韩立虽然还是太乙境修为,但他已经练全了《大五行幻世诀》,专克我的《断时流火集》,而且此人还参悟出了‘五行幻世’神通,再加上当时的太岁仙府中轮回殿,蛮荒界域等势力齐至,属下无能,非但没能夺回掌天瓶,还被他们联手毁去了道体,请大人降罪责罚!”奇摩子眼神深处光芒微闪,沉痛的说道。

  “真的是对方实力太强吗?还是你另有所图,以至于错失时机?据我所知,你一直在寻找《大五行幻世诀》,前些年还将自己手下徒弟派遣了出去。”白色人影缓缓说道,殿内温度陡降。

  “属下该死!不该隐瞒,我确实想从那韩立手中得到《大五行幻世诀》的功法,不过属下绝不敢因为自己的私事,耽误至尊大人的大事。此次失手,实在是因为对方实力太强,还请大人明察!”奇摩子面色大变,扑通一声跪下,满脸惶恐的说道。

  白色人影手指在椅子扶手上轻轻点动,良久不语,任凭沉默在殿内发酵。

  一股庞大压力在殿内盘旋,仿佛一只无形巨兽。

  奇摩子面上惶恐之色越来越浓,虚化身体也开始轻颤起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