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熟悉的一幕

  韩立没有理会阁楼大门那里的情况,目光朝着阁楼里面望去。

  阁楼一层的空间不大,摆放了一个个古朴的木质书架,足有二三十个之多,每个书架上面都摆放着密密麻麻的典籍,玉简等物,排列的颇为整齐,看书名都是一些功法秘术。

  这些典籍上也蒙着一层白色光幕,和阁楼大门上的禁制一样。

  韩立只是粗粗一扫过后,心中便是一喜,这里果然如他猜测,乃是一处类似于宗门藏经阁的所在。

  好不容易穿越回了真言门,他可不想白来一趟。

  由于自己来到真仙界后,与真言门的一些不解之缘,这些年来,他只要一有时间,便会通过各种渠道方式去调查真言门的过往历史,结果越查越是心惊。

  真言门虽然只是地处黑土仙域这个规模并不算大的仙域,但其精研时间法则之道,尤其是弥罗老祖对于时间法则的参悟,使整个宗门在真仙界地位可不低。

  如今自己可是花了足足五十根时间法则晶丝的代价,才能够来到这里,虽然起因是为了逃离那两个大罗境修士,但既然来都来了,起码也要有所收获才行,否则那岂不是亏大了。

  其实对于作为三大至尊法则之一的时间法则,他一直以来都是自行感悟修炼,虽然由于掌天瓶等缘故进展速度远非他人可比,但若能在此找到一两本真言门前辈留下的修炼心得,细细参悟一下,自然不是什么坏事。

  时间法则大道虽然晦涩难懂,但却也是这个界面最本源最基础的法则。

  其实哪怕是一个普通人,甚至一只蝼蚁,终其一生,都无法与之分离,生灵之寿元,万物之生灭,山河之变迁……其存在于这界面的方方面面,任何人似乎都可以触摸到时间,但却又根本触摸不到,其宛如镜中花,水中月般,若即若离,似幻似真。

  所以,每个参悟修炼时间之道的仙人,历经岁月沉淀,无论是否有所建树,若能将自身感悟写下,终有可取之处,或许一言一句,便可助人茅塞顿开,也犹未可知。

  韩立思量间,迈步在书架内飞快穿行,偶尔停下,用手中白色令牌打开书架上的禁制,查阅上面的典籍,很快将此地典籍大致翻阅了一遍,面上喜色却渐渐消失无踪。

  这些书架上的典籍虽然都颇为精妙,却都是金仙境,甚至真仙境层次的功法秘术,其中偶有一些对于时间法则的阐述亦或是心得,但却大多只是泛泛而谈,甚至连时间法则之皮毛都未触及,对目前的他来说,自然是根本没什么用了。

  “看来这里虽然是个藏经阁,存放的都是低阶功法,也对,真正高阶的功法秘术应该藏得更加隐蔽才对。”他暗暗想道,停下了翻阅,走上通往二楼的楼梯,来到了二楼。

  二楼这里也摆放了不少书架,不过比一楼少了许多,只有十几个,书架上放了诸多典籍玉简。

  时间宝贵,韩立很快开始查阅起来。

  二楼这里的典籍比一楼要高级一些,但也没有高到哪里去,大多数仍然是金仙典籍,偶尔才会出现一两本太乙境层次的,对他作用也不大。

  韩立很快将这些典籍也大致看了一遍,收获不大,暗暗叹了口气,便要转身离开。

  头顶金色圆环上的时间道纹已经熄灭了十之一二,每一分时间都很珍贵。

  他脚步突然停住,望向身旁一个靠墙的书架。

  刚刚匆忙查阅书架上的典籍,没有注意到,这个书架摆放位置和其他书架有点不对称,似乎有意朝后面移了一尺足有的距离。

  韩立眉梢一挑,抬手将书架推了回去,神识在周围一扫,面上露出一丝喜色。

  他伸手在书架挡住的墙壁处轻轻一拍,咔的一声脆响从墙内传出,墙壁凹陷了一块下去,开出了一个碗口大的洞口。

  韩立手深了进去,从里面那处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金色玉盒。

  他心中一动,正要打开,但玉盒上浮现出一层金光,将他的手掌一下弹开,却是布有禁制。

  韩立一怔之后,面露沉吟之色,随即双手各冒出一团金光,再次抓向玉盒。

  玉盒内再次冒出金色霞光,和韩立双手的金光交织在一起。

  很快,盒内的金色霞光抵不过韩立手中的金光,被碾碎撕裂。

  玉盒“啪嗒”一声被打开,里面却是一枚金色玉简。

  韩立目光一凝,随即拿过玉简,神识没入其中。

  他眼睛立刻一亮,玉简中记载了一门神通,名叫“不朽金云”。

  根据玉简所述,这是一门以时间法则为基础防御神通。

  而且这个“不朽金云”不是普通的防御神通,乃是真言门诸多神通之中的防护第一,号称万邪不侵,诸法不破。

  不过要修炼此神通,条件异常苛刻,首先需要自身修炼的时间功法足够厉害,否则根本无法承受“不朽金云”的强大威能。

  其次,对时间法则要有极高的领悟,不然无法领悟这门神通的玄妙。

  最后,修炼之人体内至少要有三百根时间法则晶丝,才能提供足够的时间法则之力,施展此术。

  韩立面露苦笑之色,第一条和第二条对他来说没什么问题。

  《大五行幻世诀》乃是最顶级的时间功法,而他对时间法则的领悟也已经很深,问题应该也不大,但需要三百根时间法则晶丝就麻烦了。

  他体内如今只有一百五十根时间法则晶丝,才堪堪达到“不朽金云”要求的一半,即便没有此次瓶灵现身让自己穿梭之事,也是远远不够的。

  不过能找到这么一门时间神通,他也很知足了。

  他翻手将玉简和金盒收起,随即又将墙壁和书架恢复原状,免得被人发现。

  做完这些,韩立没有在这里多待,来到楼下,正要打开阁楼大门出去。

  一道金色遁光从远处飞射而来,落在藏功阁前,显现出一个粗犷大汉的身影,也是太乙境中期修为。

  “姜道友,你的藏功阁这里还是这么冷清啊。”粗犷大汉笑道。

  韩立面色微变,急忙暗暗催动傀儡秘术。

  “我这里本就没什么人来。”白发老者抬头看了大汉一眼,并没有起身相迎,口中淡淡说道。

  “姜道友勿怪,陈某可没有笑话你的意思,天庭那边越逼越紧,我的天星殿近来也极少有弟子前来。虽然万年看守期过后,我们的成绩可能平平,总也好过那些外派的长老,我可是听说已经有不少人陨落了。”粗犷大汉并未注意到白发老者的异样,压低声音说道。

  二人似乎关系还算亲近的样子。

  “嗯,陈道友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阁楼内韩立暗松了口气,随即操控白发老者含糊的附和了一声,随即问道。

  “也没有什么大事,今日祖师在观日峰讲道,特来邀请姜道友同去听讲。”粗犷大汉笑道。

  阁楼内的韩立听闻此话,眼睛登时一亮。

  祖师?莫非是指弥罗老祖?此人修炼的功法也是《大五行幻世诀》,讲道时虽然未必会讲《大五行幻世诀》,但所说的感悟必定和《大五行幻世诀》息息相关,不能错过。

  一念及此,他心中一阵激动,操控白发老者手法却并未生乱。

  “多谢陈道友好意,不过我眼下有些事情要做,可能要晚些过去。”白发老者说道。

  “既如此,那陈某就先过去了,姜道友处理完了事情也赶紧过来吧。虽然我们好祖师修炼的功法并不同路,难以领悟其讲道的精髓,多听听还是好的。”粗犷大汉一怔,随即点头说道。

  然后其便告辞离开,化为一道金光朝着远处一个方向射去,很快消失在天际。

  阁楼大门“吱呀”一声打开,韩立从里面走了出来,抬手一招,白发老者起身走进藏功殿。

  然后他屈指一弹,一缕晶光击中白发老者眉心。

  此人身体剧烈颤抖一下,扑通倒在了地上,陷入了昏迷。

  韩立微微一笑,将手中白色令牌扔在老者身旁,挥手关上大门。

  他刚刚施展秘术震荡白发老者神魂,使得其陷入昏迷,起码要睡个四五天,不会影响到他接下来的行动。

  做完这些,韩立立刻朝着粗犷大汉所去方向飞去,很快来到一座苍青色巨峰附近,山上绿树成荫,怪石林立,看起来颇为奇异。

  “这里……”他打量眼前巨峰,眸中闪过一丝奇异光芒。

  这座山峰他并不陌生,严格来说已经见过三次,第一次是他首次催动掌天瓶见到弥罗老祖讲道,地点正是在巨峰峰顶。

  第二次是他之前前往真言门遗迹,曾经到过此山。

  想不到今日,又来了一次。

  苍青色巨峰高耸入云,看不到峰顶情况,一条长长石阶从峰顶延伸而下,一直到山脚处。

  此刻石阶之上坐满了真言门弟子,一个个都在凝神静听。

  此刻讲道已经开始,阵阵宏大声音从峰顶传来,正是弥罗老祖的声音,字字珠玑,每一个字都给人一种玄妙无比,捉摸不定之感。

  附近天地元气随着弥罗老祖的声音,颤动不已,天空之上此刻飞舞着道道流光,时而化作无尽狂风,时而又变成炽红火雨,随即又化为寒冰风暴,变化无穷。

  韩立看着天空,眉梢再次一动,隐隐觉得眼前情景有些眼熟,但他随即摇了摇头,悄悄朝山顶飞去。

  不过他却没有飞到山顶,在半山腰处找了个地方坐下,以免再靠近会被弥罗老祖发现。

  从这里已经隐约可以看到峰顶的情景,弥罗老祖居中而坐,奇摩子,木延等五个弟子围在旁边。

  在木延身旁,还有一只浑身油光锃亮的肥硕老鼠,呈现双足直立之姿,望着弥罗老祖。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