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第七弟子

  韩立见此情形,先是一怔,随即不再费神多想其他,凝神听道。

  他一开始表情还有些随意,但聆听了片刻,面上神情渐渐变得专注,最后露出如痴如醉之色。

  弥罗老祖此刻说的虽然不是《大五行幻世诀》的奥秘,但他听得出来,每一句话,都和《大五行幻世诀》息息相关。

  《大五行幻世诀》的功法口诀,一字一句从韩立心头流淌而过,和弥罗老祖此刻的讲道互相印证,对这门功法体悟更深,原本模糊不清的地方,渐渐有种豁然开朗之感。

  时间一点点过去,转眼间过了大半日的时间。

  弥罗老祖讲道的声音突然停止,韩立顿时惊醒,朝峰顶望去,却是那木延开口提问。

  眼见此景,韩立暗暗羡慕那木延,有人可以为自己解惑。

  他听了弥罗老祖的讲道,对于《大五行幻世诀》加深了不少,但同时心中也冒出了许多关于此功法的疑惑之处,可惜他却无人求教。

  弥罗老祖随口解答了木延的疑问,继续开讲。

  韩立急忙继续聆听,体悟功法。

  弥罗老祖讲了一会,突然再次停下,目光朝着一处虚空望去,口中发出诧异之声。

  木延等人也从沉醉的意境中苏醒,循声望向那边,面露怒色。

  “何人大胆偷窥?”木延豁然站起身来,怒喝出声。

  弥罗老祖嘴唇略一翕动,一股无形之力蜂拥而出,打在那处虚空上。

  那处虚空“轰隆”一响,寸寸碎裂而开,无形之力随即又渗透进了虚空深处,所过之处形成一条若隐若现的通道,不知延伸到何地。

  随即一声微弱的脆响声从空间通道深处传来,似乎是什么东西碎裂了。

  韩立看到此幕,眉梢一挑。

  这不正是自己当年偷听讲道,被弥罗老祖发现的场景吗?难怪自己刚刚看这场讲道眼熟。

  弥罗老祖抬手再次一挥,一股金光飞射而出,在碎裂的虚空处一抹而过。

  碎裂的虚空瞬间弥合,恢复如初。

  “都坐下吧,不必大惊小怪的。”他淡淡说道。

  木延等人闻言,神情恢复镇定,坐了下来。

  “师尊,刚刚是谁偷窥?莫非是天庭之人?”奇摩子蹙眉问道。

  弥罗老祖面色淡淡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目光却是一转,朝着半山腰处望了一眼。

  半山腰处,韩立心中咯噔一下。

  刚刚弥罗老祖虽然只是随意的朝这里扫了一眼,而自己还是处于隐身状态,并且运起了万窍空寂术,但他知道,那一眼是在看他。

  自己的任何隐匿秘术,在弥罗老祖面前都是形同虚设。

  “弥罗老祖已经发现了我,要逃吗?”韩立心中剧震,下意识便要飞遁而逃。

  但山顶弥罗老祖却收回了视线,不再理会韩立,又一次开始了讲道。

  韩立目光一闪,正要飞遁而出身形停了下来。

  他虽然不了解弥罗老祖的真实实力,但就凭刚刚那一眼的感觉,弥罗老祖绝对比黑天魔祖要厉害的多,如果对方想抓自己,自己无论如何也跑不掉。

  既如此,索性便洒脱一些,而且自己修炼的是《大五行幻世诀》,算是半个真言门弟子,就算是被弥罗老祖抓住,应该也不会伤害自己。

  想到这里,韩立心中安定了一些,盘膝坐下,继续听道。

  弥罗老祖接下来又讲了半日时间,便宣布了讲道结束。

  山下真言门弟子恭敬的向山顶处一拜之后纷纷离开,奇摩子,木延等人也是一样,很快山顶只剩下了弥罗老祖一人。

  “出来吧。”弥罗老祖静静站立片刻后,淡淡开口道。

  弥罗老祖身后虚空闪动,韩立身影凭空出现。

  “参见弥罗前辈!”他拱手行了一礼。

  弥罗老祖缓缓转身,上下打量了韩立一眼,面上露出笑容,口中喃喃道:“很好,不错,不错。”

  “晚辈偶然到此,听闻前辈讲道,觉得玄妙,便隐匿了行迹在一旁听讲,还望前辈勿怪。”韩立被弥罗老祖看得莫名其妙,深吸一口气,再次行了一礼。

  “这个无妨,你既修炼了《大五行幻世诀》,自然是我真言门弟子,听我讲道,又有何不可?”弥罗老祖笑着反问道。

  韩立对于弥罗老祖看出他的功法,并不意外,而且弥罗老祖笑容和善,并无敌意,让他心中暗暗松了口气。

  “刚刚那个偷看我讲道的人也是你吧?而你虽身处如今,也并非如今之人,这世间竟然有能穿越时空之宝,简直匪夷所思。”弥罗老祖叹息般的说道。

  韩立心中震惊,弥罗老祖竟然只一眼便看穿了一切。

  只是他嘴角微动,却没有说话。

  掌天瓶是他最大的秘密,他自然不可能告诉弥罗老祖。

  “你放心,我不会夺你宝物,此宝非同小可,你小心收好便是。”弥罗老者似乎看出韩立心中担忧,笑道。

  “晚辈不敢。”韩立低声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弥罗老祖也没有在这个事情上纠结太久,看着韩立的眼中闪过一丝慈爱,问道。

  “晚辈韩立。”韩立迟疑了一下,说道。

  “韩立……名字还不错,你可愿意入我门下?”弥罗老祖含笑说道。

  这句话如同飞来横峰,突兀无比,让韩立愣在了那里。

  “我一生收徒严谨,到目前为止仅传了六人,不过曾经有位高人为我占卜,说我此生会有七位弟子,最后一位关门弟子将传承我的衣钵,你是这世间除了我之外,唯一练成《大五行幻世诀》之人,看来这第七弟子是应在你的身上了。”弥罗老祖面露缅怀之色,淡淡说道。

  韩立听得有些目瞪口呆,但很快神情便恢复了平静,眼中闪过一丝不置可否之色。

  弥罗老祖虽然实力强大,和自己也颇有渊源,但还不会让他纳头便拜。

  “韩小友不必现在立刻做出决定,随我到真言门内看上一看如何?”弥罗老祖似乎看透了韩立心中所想,轻笑的说道。

  “谨遵前辈之命。”韩立点头说道。

  弥罗老祖点点头,对韩立的恭敬很是满意,随即抬手一挥。

  一道金光从其手中飞射而出,随即铺展开来,在他脚下形成一条金光大道,延伸进了前方虚空,似乎通往无尽虚空深处。

  “上来吧。”弥罗老祖对韩立说道。

  韩立看着金光大道,目光闪动了一下,迈步站了上去。

  他双脚刚一沾金光大道,一股奇特的时间法则之力顿时从脚下腾起,包裹住他的身形。

  而他眼前景色顿时迅疾无比的变幻起来,并且围绕着他转动,隐隐形成一个时空通道般般的东西。

  韩立心中惊讶,但下一刻周围变幻的光影突然尽数消失。

  他身体一重,人已经出现在一个金色空间内。

  韩立朝头顶天空望了两眼,眼中闪过一丝震惊之色。

  他自从修炼《天煞镇狱功》,融合体内的真灵血脉之力,对这些真灵血脉感悟越来越深刻。

  天凤血脉是韩立最早融合的真灵血脉,他如今对于天凤血脉感悟非常深刻,对于空间之力感应也比以前灵敏了很多。

  所以他能感觉的到,此刻所处的金色空间,距离先前的观日峰已经很远,远远超过了他的雷光法阵传送的极限,弥罗老祖的那个金光大道神通竟然瞬息间就带着二人来到这里。

  更加令韩立震惊的是,他刚刚没有感觉到丝毫空间之力波动。

  “这是我真言门的‘十方大道’神通,也可以实现空间挪移的功效,只是调用的并非空间之力,而是时间之力。”弥罗老祖看到韩立神情,解释道。

  韩立听闻此话,心中又是一震。

  真仙界各地的大城,或者宗门都设有空间禁制,防止有人施展空间挪移的神通暗中潜入,但若是学会这“十方大道”神通,岂不是便能轻易突破那些空间禁制。

  “想不到时间法则中,竟然有这等神通。”韩立由衷赞道。

  “真言门精研时间法则,传承无数年月,各种神通不计其数,‘十方大道’只是其中之一罢了,你既然对时间法则神通感兴趣,那随我来吧。”弥罗老祖笑了笑,挥手发出一股金光卷住韩立,朝前方飞去。

  韩立目光一闪,任凭弥罗老祖带着,打量向周围的金色空间。

  此地看起来是一处类似太岁仙府的秘境,下方耸立了一座座雄伟建筑,比之前看到的真言门各处的建筑更加宏伟十倍,恍如神仙宫阙。

  许多真言门弟子在此地修炼,仿佛是另一个真言门。

  “这里是真言玄妙界,真言门历代先辈苦心开辟出来的一处界面空间,此地才是我真言门的根本所在。”弥罗老祖解释道,话语中透出一股自傲。

  “果然宏伟。”韩立点头说道,再次仔细打量周围空间,面上突然露出惊讶之色。

  刚刚只顾和弥罗老祖谈论各种事情,竟然没有注意到,此处空间之中充斥着一股时间内法则波动,和当初太岁仙府的岁月塔中一样。

  只是岁月塔虚空中蕴含的时间之力,是为了禁锢削弱其中囚徒实力而存在,这里的时间法则波动完全不同,没有一丝恶意,是在加快这里的时间流速。

  他周围的时间流速比外面快了差不多五成,而且随着弥罗老祖前进,时间流速逐渐变快。

  两倍,三倍,五倍,十倍……

  越往前去,韩立面上惊讶之色越来越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