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复活神灯

  韩立带着一丝期待,拉开金色丝线,展开书卷。

  只见书卷封面上写着“岁月真经”四个古朴大字,字迹隐隐有些斑驳,透出一股沧桑的韵味。

  韩立看到这书名,便对其中的内容猜到了大半,打开书卷后,眉梢很快便挑了一下。

  这本金色书卷果然如他猜测的那样,是一门时间法则的修炼功法,而且看起来非常精妙,取的乃是岁月如火,时间万物都将在这岁月之火中腐朽衰亡的意境。

  韩立一页一页仔细翻看金色书卷,足足看了大半日才看完,面上很快露出喜色,挥手拿过旁边的岁月神灯,轻轻摩挲。

  这门《岁月真经》的功法非常精妙,虽然比不上《大五行幻世诀》,在真言门中也算是最顶级的时间功法了。

  不过韩立之所以高兴,并不是因为得了这本精妙的时间功法,而是《岁月真经》后面,记载了岁月神灯的祭炼之法。

  岁月神灯当日受岁月塔崩毁的影响,灯焰熄灭,好好一件重宝成了无用之物,他面上虽然表现的很是平静,内心深处却恼恨交加。

  如今找到此神灯的祭炼之法,总算看到了希望。

  韩立随即将《五雷正法真经》和通天剑阵阵图收了起来。

  他原本打算将两样宝物也仔细参悟一番的,但现在找到祭炼岁月神灯的方法,通天剑图和《五雷正法真经》还是以后再研究的好。

  韩立再次展开《岁月真经》,翻到后面记录祭炼之法的地方,面露沉吟之色。

  这上面虽然记载了岁月神灯的祭炼之法,但想要做到却并不容易,尤其是他这个刚刚拿到《岁月真经》的人。

  岁月神灯的祭炼之法,其实并不复杂,若是一个修炼《岁月真经》的修士,那便很简单了,以《岁月真经》修来的时间法则之力慢慢温养便可。

  但韩立修炼的却是《大五行幻世诀》,虽然比《岁月真经》精妙的多,想要祭炼岁月神灯却是不行,除非他开始修炼《岁月真经》。

  只是经过弥罗老祖的教导,韩立对于时间法则的修炼已经了解颇深,深明其中利弊。

  时间法则乃是至尊法则,修炼起来非常困难,最忌分心。

  他如今修炼《大五行幻世诀》尚未大成,万不可再修炼其他的时间功法,否则容易乱了道心,危害极大,甚至断送修炼前途。

  弥罗老祖先前只是指点韩立时间法则的修炼,真言门的诸多时间神通,除了他已经学会的,其他的一门也没有传授,便是修炼的时间神通过多,乱了他的道心。

  韩立自然不会为了祭炼一件仙器,就葬送自己的前途。

  只是,他虽然不会修炼《岁月真经》,却不代表他真的无法祭炼这岁月神灯。

  韩立定了定神后,两手一挥,一团金色火焰在他身前浮现而出,正是当日在岁月塔祭坛上得到的岁月之焰。

  随即,韩立又掐诀一引,断时火把也出现在他身前。

  他两手飞快掐诀,眉心处晶光闪动,一道道神识形成的晶丝飞射而出。

  断时火把也滴溜溜转动起来,一股股断时火把特有的法则之力从上面飞射而出。

  韩立掐诀一点,那些断时法则和神识晶丝同时飞入岁月之焰中。

  岁月之焰如同受到了刺激一般,猛地膨胀了倍许,并且剧烈翻滚。

  火焰之中,断时法则,神识晶丝,还有岁月之焰自身的法则之力或呈旋涡状,或极速窜动,或激烈碰撞,总之乱的如同一锅沸水。

  韩立面色肃然,两手飞快掐诀,控制断时法则和神识晶丝以一个玄妙的方式运转着,和岁月之焰的法则之力不断接触。

  同时,他并且将断时法则不断变化,模拟起了岁月之焰的法则之力。

  这是弥罗老祖传授给他的一门真言转灵法,是一种以神魂之力作为媒介,用一种法则之力模拟另一种法则之力的秘术。

  弥罗老祖当日指点韩立修士是,韩立因为身上的仙器基本都是夺来的,很多无法催动,于是向弥罗老祖请教仙器催动的问题。

  其实韩立的情况乃是常态,在真仙界,除了量身炼制的本命仙器外,一般买来,或者是夺来仙器中蕴含的法则之力,和修士自身的法则之力不同,是司空寻常之事。

  因为这个差异,常常导致修士无法发挥出仙器的全部威能。

  真言门一位前辈高人突发奇想,创出了这门“真言转灵法”,模拟别的法则之力,以追求尽可能发挥出仙器的威能。

  当然,模拟的两种法则不能差异太大,必须是同一属性,最好性质也相近。

  这位真言门前辈实在是一位了不起的天才,所创“真言转灵法”虽然做不到让两种法则完全相同,却也可以模拟个六七分。

  断时法则和岁月法则在某种程度上,还是颇为共通之处,“真言转灵法”还是很有希望可以成功。

  当日奇摩子能够操控岁月神灯,十有八九也是动用了这真言转灵法吧。

  韩立催动“真言转灵法”,不断以断时法则模拟岁月法则,一开始他还有些手忙脚乱,断时法则和岁月法则激烈冲突。

  但随着秘术运转愈发娴熟,两种法则的冲突慢慢缓和,真言转灵法运转的越来越顺遂。

  韩立眼中闪过一丝喜色,随即更加用心运转秘术。

  时间流逝,转眼间过了五六年的时间。

  车队前进的颇为顺利,途中只遭遇了一些寻常凶兽袭击,都被桑图和云豹打发,并未遇到大的危险。

  不过桑图和云豹丝毫不敢大意,轮番在周围巡视,防止危险来袭。

  此刻,桑图和银角犀部的一个银角大汉族人车队周围巡查。

  “族长,你觉得这位石前辈是真心实意相助我们吗?我总觉得将那个貔貅小**给他并不妥当。”银角大汉望了一眼韩立所住的房间,低声传音问道。

  “不得胡说!石前辈实力远在我们之上,你的传音可能会被他听到!”桑图闻言面色一变,传音呵斥道。

  银角大汉闻言吓了一跳,立刻变得老实起来。

  两人用眼角留意韩立所在的房间,过了良久,仍然并没有异样,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你以为我不知这些,只是这位石前辈实力太强,我们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而且这个貔貅小兽太过珍贵,单靠我们和云纹虎部,就算将那貔貅小兽送到八荒山,非但不是福,反而是大祸。所以无论这位石前辈有什么目的,我们现在都只能依靠他。这等非议之言以后不要再说,你也让其他族人禁制私下谈论!”桑图用更微弱的声音传音,命令道。

  “族长高瞻远瞩,我明白了。”银角大汉恍然,面露钦佩之色。

  桑图点点头,正要再说些什么,就在此刻,一声沉闷的声音从韩立所住的房间传来。

  桑图和银角大汉吓了一跳,以为韩立听到他们的谈话,面色都是一变,桑图心中急思解释之言。

  不过过了好一会,韩立的房间仍然没有什么动静,二者面面相觑起来。

  此时此刻,花枝空间之中,韩立全身灰头土脸,头发衣衫也被烧掉了近半,身体也多处焦黑,看起来狼狈无比,而那团岁月之焰此刻消失不见。

  但他并未理会身上伤势,眼中却满是喜色。

  经过六年的努力,他终于成功以“真言转灵法”,模拟出了岁月法则。

  模拟完成的瞬间,他一时得意忘形,没有注意手中法则之力的操控,导致岁月之焰爆裂,差点重伤了自己。

  韩立翻手取出一枚疗伤丹药服下,身上伤势很快恢复过来。

  他再次盘膝做好,拿过岁月神灯,挥手召唤出断时火把,然后掐诀一点。

  一股股断时法则从火把上飞射而出,飞快融合到了一起,很快化为一团金色火焰,散发出阵阵迥异的时间法则波动,和岁月之焰六七分相像。

  韩立手掌虚空一推,仿冒版的岁月之焰向前飞出,包裹住了岁月神灯。

  金色火焰跳动,缓缓融入了岁月神灯中。

  他眼见此景,嘴角一扬,急忙按照岁月神灯的祭炼之法催动灯内的那团金色火焰。

  岁月神灯表面顿时泛起一层微弱金光,轻轻闪动。

  韩立看到此景,心中长呼出一口气,这几年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

  他然后将岁月神灯抱在怀中,再次凝练出三四团伪造版岁月之焰,融入其中,继续催动祭炼之术。

  解决了岁月之焰的问题,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

  随着韩立不断祭炼,岁月神灯表面金光越发明亮,散发出的时间法则波动也越来越强烈。

  终于在他连续祭炼三个月后,神灯灯芯上金光一闪,一团金色火焰浮现而出。

  灯焰浮现的瞬间,一股强大无比的时间法则波动从岁月神灯上爆发而出,怒涛般朝着周围扩散而去,使得花枝空间内的天地元气剧烈涌动。

  当日在太岁仙府内纵横披靡的强大仙器,再次出现!

  韩立看着手中完全复活的岁月神灯,面露喜色,随即手中掐诀一引。

  “呼啦”一声。

  岁月神灯的灯焰立刻大盛,一道狭长的金光从灯焰上飞射而出,俨然是一道由金色灯焰所化的火龙。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