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八荒

  猿三上下来回打量了五颗金色丹药几眼,眼中惊喜之色越来越浓。

  “呵呵,龙五道友的炼丹之术果然高明,才五六年的时间就炼制出了五枚时间道丹,佩服。”猿三拱手说道。

  “猿三道友既然说要在十年内完成,在下自然要抓紧一些,再加上上天眷顾,运气还不错,这才勉强完成了阁下的要求。道友先看看这些丹药是否有问题。”韩立淡笑的说道,将五枚时间道丹连同盒子放进了传物法阵,然后掐诀一点。

  道丹和盒子一闪消失,出现在猿三身前。

  猿三也不迟疑,将五枚道丹一一拿起,仔细探查了一番。

  “五枚道丹都没有问题,而且五枚都是三品道丹,比我预计的要好上许多。我从不占人便宜,除了约定的那块水衍时王晶,我会再出一百万仙元石,算作是额外酬谢。”猿三点点头,说道。

  “额外酬谢就不必了,猿三道友你不占人便宜,在下也是一样,既然当初说好五枚时间道丹换那块水衍时王晶,道友将水衍时王晶给我就行。”韩立心中一动,淡淡开口说道。

  猿三听闻此话,一时默然,但看向韩立的目光却微微一亮。

  “想不到龙五道友也是性情中人,好,我们今日便交个朋友如何?在下虽然没有龙五道友那般炼丹手段,却也有些人脉手段,尤其在收集各种罕见材料上有些路子,不算无用之人。”猿三蓦然哈哈一笑,说道。

  “自然乐意之至。”韩立眼神一动,口中笑道。

  他和猿三虽然交流不多,但此人能拿出水衍时王晶,又有足够的材料让他炼制时间道丹,必然在收集时间法则材料上有些手段。

  他推掉那一百万仙元石的报酬,目的便是拉近和猿三的关系,以便从其身上打听到其他时间法则之物的下落,自然不会拒绝和对方进一步交流。

  从目前看来,对方和自己在某种程度上,倒算是同一类人。

  “在下得了这五枚道丹,需要即可去安排一些事,今日就不和龙五道友深聊了,道友日后若是到了九元城,千万记得联络于我,咱们好好把酒言欢一番。”猿三说道。

  “九元城!”韩立闻言眉梢一动。

  他曾经蓝颜说过此城,乃是九元观山门附近的一座巨城,也是大金源仙域最大的几座城池之一,这猿三莫非是九元观的人?

  韩立心中念头转动,口中却连声答应。

  猿三随即翻手取出那块水衍时王晶,用传物法阵传递给了韩立。

  两人都急着处理各自到手的东西,很快便断传讯。

  韩立掐诀关闭交易界面,看着手中水衍时王晶,嘴角忍不出上翘,立刻运转《大五行幻世诀》,凝练出那个金色圆环,包裹住水衍时王晶。

  “咔嚓”一声!

  水衍时王晶碎裂而开,无数水滴形状的金色光点飞射而出,融入金色圆环中,然后一闪化为一根根金色晶丝,足有四十一根之多,尽数飞射缠绕在光阴净瓶之上。

  他体内时间法则之力猛增,几乎恢复到了之前全盛时的程度。

  韩立闭上眼睛,默运《大五行幻世诀》,五件时间法则之物绕身旋转,果然比以前顺畅了许多,心中再次一喜。

  他随即摇了摇头,掐诀收起了《大五行幻世诀》,翻手取出通天剑阵阵图,继续参悟其中玄妙,一刻也没有停歇。

  前方八荒山不知有什么情况等待着他,现在必须争分夺秒的提升实力。

  通天剑图悬浮在韩立头顶,散发出柔和的光芒,笼罩住他的身体。

  一缕缕玄奥剑阵变化从通天剑图中流出,然后韩立心头流淌而过,他对通天剑阵的理解飞快加深。

  修炼无岁月,转眼间又是数年时光流逝,八荒山终于遥遥在望。

  ……

  蛮荒界域疆域之大无从计算,只不过是因为一处处仙域杂处其间,才将其分割成了形状极不规则的一片片区域,八荒山算是其中一处十分特别的所在。

  之所以说其特殊,是因为蛮荒界域山河无数,其中不乏一些仙域都难以寻得的雄山大岳和装阔江河,但其中几乎一大半的山脉起点和江河源头都在八荒山。

  故而说八荒山是整个蛮荒界域山脉江河的龙头所在,也不算过分。

  也正是因此,当年在八位真灵王试图结束蛮荒界域混乱时代的时候,八荒山便成为了他们会盟结誓的地方,也成为了整个蛮荒界域的圣山。

  在八荒山顶峰之上,伫立着一座黑石垒砌的圆形大殿。

  大殿四周封闭,只在正中央处,架着一个半人高的暗红色火盆,里面正有一丛丛金色火焰袅袅燃烧着,火势不算太旺,将四周映照得影影绰绰的。

  环绕着大典四壁,摆放着八张石质座椅,样式十分简朴,看起来就像是寻常村野农家粗制滥造出来的石椅一样,上面有一种十分粗砺的质感。

  每一张座椅之后,还都伫立着一座丈许来高的石雕塑像,其中大半都是一副张牙舞爪的凶兽模样,正当中处却有一个殊为不同。

  其同体雪白,形如雄狮,鬃毛蓬松,头上生有双角,颌下生有胡须,看起来面目颇为和善,身后还生着一只又长又粗的尾巴,盘旋一处便如一团洁净白云。

  与其他石雕前座椅空空的样子不太一样,此兽身前的石椅上,正坐着一名身着雪白长袍的中年男子,其面如冠玉,生得剑眉星目,俊朗不凡,一双眸子幽深如潭,瞳孔四周镶嵌着一圈淡金色光环,看起来就好像潭中映月,熠熠生辉。

  只是在其头顶之上生有两道向后弯折的尖角,颌下还蓄有一小撮山羊胡须,并不算太长,倒给他原本温润肃正的面容上,平添了几分生动气息。

  此刻,男子手中正握着一卷青玉竹简,却并未去看,反而是将目光落在了大殿正中央的那架火盆之上,眼神有些飘忽不定。

  片刻之后,他将目光缓缓收回,脸上却是多了几分萧索神情。

  当初便是在这大殿中,他与其他几位真灵王歃血为盟,结束了蛮荒界域亘古以来的大混乱局面,只是如今八位真灵王群雄凋敝,这殿中仅剩下了他一人。

  而他,便是八大真灵王当中,最具智慧的神兽白泽,

  据说当年便是他从中斡旋,促成了八王会盟。

  之后,也是他和墨眼貔貅合力修订的蛮荒法典,为整个蛮荒界域制订了一套基本礼法,从而才真正让蛮荒界域结束了群雄逐鹿的大混乱时代。

  “当年是我受了多少白眼,才把互相看不顺眼的你们叫到一起。现在倒好,你们走的走,散的散,死的死,都当了甩手掌柜,这烂摊子还是落在了我身上,凭什么啊?”白泽目光一挑,扫过其他几张空着的椅子,有些抱怨说道。

  抱怨过后,他自己又无奈一笑,看着盆中火焰,继续说道:

  “这些年来,这蛮荒之火越发萎靡了,整个仙界乱象渐起。大势裹挟之下,我们蛮荒界域恐怕也难以避免,修罗血门不得不开了,你们想躲清净也躲不了了……”

  说到这里,白泽似乎又有些开心,轻抚着自己的山羊胡须,笑了起来。

  大殿中开始回荡起他的声音:“大风起兮云飞扬……”

  ……

  八荒山下,伫立着一座黑色石城。

  城高百丈,下方的门洞处熙熙攘攘,喧嚣无比,正有一队队异兽驮载的车队,浩浩荡荡地赶往城内。

  一支原本很不起眼的小型车队,夹杂在所有庞大队伍中,反而显得有些碍眼。

  车队正当中的一辆车架前,一个身形高大的银角犀族男子从前面走了回来,脸上多有些担忧之色,其不是别人,正是桑图。

  “石前辈,马上到了镇荒城了,前面城门口处查得很严,凭我们两族的身份……有些不足,恐怕很难被准许入城,还是需要前辈出面才行。”桑图来到车厢旁,搓了搓手后,说道。

  兽车之内坐着的,自然正是韩立。

  这一路上,他一直隐藏气息,除非有大妖袭击银角犀和云纹虎两部落之人时,才会出手以迅雷手段震杀来者,否则便一直藏在幕后,不显山不露水。

  如此一来,反倒是令银角云纹二族对其愈发敬畏有加。

  仙界以实力为尊,蛮荒更是如此。

  说到底,以桑图和云豹两人的实力,自然看不出韩立身上真灵血脉的古怪之处,但若是遇到实力超过韩立的存在,就很难隐瞒得住了。

  一旦韩立的人族身份被识破,必然会引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他来这里可是有正事要办,不是来自找麻烦的。

  “无妨,一会儿你们接受查验便是,一切有我,无须担心。”韩立淡然说道。

  听到韩立如此话语,桑图的心就放下来了大半,这一路来花费了数十年时间,他和云豹在见识过了这位“石前辈”的许多手段之后,对其是越发信服起来。

  他看了一眼正在驾驭兽车的云豹一眼,后者点了点头,继续驾车往前。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他们之间的关系也缓和了许多,彼此间倒也多了几分默契。

  随着时间流转,临近傍晚时分,他们两个部落的车队才终于来到了门洞前,守城的两名士卒手中执戟,生得鹰首人身,双目凌厉,将车队拦了下来。

  “停下,你们是哪个部族的?”其中一人目光扫了一眼车队,问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