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铸阵

  韩立目光朝周围望去,纵身飞落到药园附近的一处空地上,挥手取出各种材料熔炼起来,很快建造出一座数百丈大小的巨大金色平台。

  然后,他翻手取出各种材料,开始炼制一件件布阵器具。

  布置光阴天璇大阵,韩立早就开始打算了,所以上次贩卖身上各种灵材宝物时,他特地将布阵能用到的材料都留了下来。

  光阴天璇大阵虽然是上古大阵,布阵所需材料极多,但韩立先前洗劫了太岁仙府,获取了其中无数材料资源,足够布置大阵了。

  就在韩立布置光阴天璇大阵时,八荒山顶峰的圆形大殿内。

  白泽站在那暗红色火盆,盯着其中一丛丛金色火焰,火焰倒映到其瞳孔之中,轻轻跳动。

  一个人影从外面走了进来,正是利奇马。

  “父王,刚刚山下传讯过来,韩立已经同意留下。”利奇马走到白泽身后,轻声说道。

  “好,你吩咐下去,无论他有什么要求,都尽量满足,务必让其留下,直到血祀大会结束。”白泽转过身来,说道。

  “是。”利奇马目光一闪,答应一声。

  “好了,你下去忙吧。”白泽挥了下手,再次转身望向暗红色火盆。

  “父王,韩立只是一个人族修士,为何要留他在八荒山?若是他的身份暴露,让各族知道我们收留人族修士,岂不平添事端?”利奇马却没有立刻离开,迟疑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

  “你担心我会对你这位朋友不利?”白泽没有回头,微微一笑的说道。

  “儿臣不敢,父王胸怀坦荡,必不会做这等事情。”利奇马急忙低头说道。

  “你对朋友肝胆相照的心思很不错,此乃为王之人应有的资质之一。不过要成为真灵之王,还需要另一个资质,那就是要懂得取舍,既然成为真灵之王,一切便要以族群的利益为重,朋友之情改舍弃就要舍弃。”白泽继续说道。

  “父王,你……”利奇马面色豁然一变。

  “你不用紧张,现在还不是要你做取舍的时候。而且我留那韩立在八荒山,对其并无恶意,反而有一场机缘要送给他,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不便和你细说。”白泽伸手拍了拍利奇马的肩膀,含笑说道。

  利奇马看着白泽熟悉的身影,突然觉得异常陌生而遥远,无路如何也看不透。

  “好了,血祀大会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准备,你先下去忙吧。”白泽挥了挥手说道。

  “是,那儿臣先告退了。”利奇马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

  半年时间很快过去。

  花枝空间内的金色平台上,此刻密密麻麻铭刻了无数阵纹,还有一件件布阵器具安插在其中,形成了一个异常复杂的大阵,正是光阴天璇大阵。

  韩立将最后一枚仙元石安插进大阵内,然后站起身来,对法阵掐诀一点。

  光阴天璇大阵顿时泛起阵阵火焰般的金光,嗡嗡运转起来。

  一股粗大金色光柱从法阵中冲天升起,蔚为壮观,附近虚空的时间之力被牵动,时间流速隐隐开始改变起来。

  他面上露出一丝喜色,辛苦大半年时间,花费了众多珍贵材料,总算没有白费,终于将这上古大阵布置了出来。

  韩立随即掐诀一挥,一道道青光飞射而出,落在平台附近的地面,却是一杆杆阵旗,还有阵盘等物,顷刻之间便布置出了一个青色法阵。

  他而后又拂袖一挥,一片青芒闪过,青色法阵内出现一大堆仙元石。

  青色法阵立刻开始嗡嗡运转,一股卷风般的青光从法阵内飞射而出,卷着一块块仙元石源源不断的没入光阴天璇大阵内。

  仙元石一进入法阵,立刻融化,化为一股股精纯元气注入阵中。

  光阴天璇大阵绽放出的金光立刻大盛,从中腾起了金色光柱也立刻粗大浓郁了倍许,光柱内更浮现出无数金色符文,起伏跳跃,发出阵阵锐啸之音。

  韩立眼见此景,暗暗点头,挥手发出一团金光,包裹着一物飞入大阵的金色光柱中,悬浮在了那里,正是钧天日晷。

  他紧盯着光柱中的日晷,眼中闪过一丝期待。

  钧天日晷被金色光柱包裹住,阵内金色符文蜂拥汇聚而来,融入钧天日晷内。

  日晷微微一颤,似乎从长久的沉眠中苏醒,表面浮现出一层微弱金光,轻轻闪动。

  韩立眼见此景,面色一喜,两手立刻飞快掐诀,催动光阴天璇大阵。

  法阵内的金光符文立刻尽数涌动起来,朝着钧天日晷汇聚而去。

  可是任凭韩立如何催动光阴天璇大阵,或是增加仙元石的投入,钧天日晷表面金光仍旧只是黯淡,更没有运转而起,展现改变时间流速的威能。

  “果然还是不行吗……”他叹了口气。

  少了时间法则之力供给,果然无法催动起钧天日晷来。

  只是蕴含时间法则之力的材料何等珍贵,韩立现在找来一两件用于自身修炼都找不到,哪有多余的拿来投入光阴天璇大阵,催动钧天日晷。

  也只有真言门那等擎天巨派,有一座须弥金山,蕴含无穷无尽的时间法则之力,才能持续供给光阴天璇大阵,布置出一个时间差空间。

  他看着光阴天璇大阵内如同火焰般跳动的金光,目光突然一亮。

  “我怎么将此宝给忘了,或许……”韩立翻手一挥,手中金光一闪,多出一物,正是那盏岁月神灯。

  岁月神灯的金色灯焰闪动,散发出一阵阵强烈的时间法则波动。

  韩立将岁月神灯放置在光阴天璇大阵另一侧,口中念念有词,掐诀一引。

  金色灯焰立刻大盛,随即滴溜溜一转之下,形成一道粗大火柱融入光阴天璇大阵中。

  他这些年不断祭炼岁月神灯,虽其的操控已经自如了许多。

  而光阴天璇大阵如同吃了一记大补药,猛地一亮,运转速度加快了数倍,更发出一股吞噬之力,源源不断的吞噬着岁月神灯上的金色灯焰。

  法阵内阵纹剧烈闪动,一枚枚金色光球从中飞射而出,里面闪动着无数金色符文,散发出阵阵强烈的时间法则波动,朝着法阵上空的钧天日晷飞去,融入其中。

  而钧天日晷立刻绽放出冲天金光,日晷上的金色指针更是飞快转动。

  顿时,一股股金色光波从钧天日晷内散发而出,弥漫到了花枝空间各处。

  整个花枝空间内时间流逝顿时一变,加快了五百余倍之多,比当日真言门禁地那里还要快上许多。

  韩立眼见此景,呆了一下,随即大笑起来。

  他取出岁月神灯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想不到光阴天璇大阵竟然如此厉害,竟然能从岁月神灯内抽取出时间法则之力,催动钧天日晷。

  而且岁月神灯之力的效果如此之好,竟然还胜过真言门的须弥金山。

  大喜过后,韩立很快冷静下来,口中念念有词,两手一搓再一扬,顿时密密麻麻的法诀暴雨般没入光阴天璇大阵内。

  大阵运转立刻迟缓了许多,吞噬岁月神灯灯焰的速度大减,一旁青色法阵投入仙元石的速度也一减。

  相应的,钧天日晷指针转动速度也缓慢了十倍,花枝空间内的时间流速变得自由外面的五十倍左右。

  岁月神灯是三品仙器,蕴含的时间法则之力定然不少,但具体有多少,韩立也不知道,必须节省着点使用。

  而且此灯威能巨大,是他压箱底的一件重宝,遇到强敌还有靠其御敌,万万不能被光阴天璇大阵吸干。

  花枝空间内的速度加快五十倍,已经非常够用。

  至于仙元石的消耗,也颇为巨大。

  韩立随即又看向旁边法阵内不断减少的仙元石,暗自肉疼。

  他原本手握七千万仙元石,已经足够自己使用很久,现在有了光阴天璇大阵这个无底洞,再多仙元石也不够填的。

  还好,就现阶段的消耗情况来看,无论是岁月神灯内的时间法则之力,还是仙元石,都还没有什么问题。

  韩立轻呼一口气,将这些杂念抛开,盘膝坐了下来,翻手取出通天剑图,仔细参悟其中玄妙。

  时光飞快流逝,转眼间两年的时间过去,而在花枝空间内,时间却过去了百余年。

  通天剑图悬浮在韩立头顶,散发出阵阵柔和光芒,笼罩住韩立的身体。

  剑图上浮现出一道道剑影,有大有小,形状也各不相同,并且飞快变幻闪动,看起来异常玄妙。

  就在此刻,韩立紧闭的双目豁然睁开。

  两道奇光从他眼中射出,没入通天剑图内。

  通天剑图上的无数剑影立刻剧烈闪动,随即飞快彼此融合起来。

  转眼间原本剑图上的无数剑影消失,只剩下三十六柄剑影留存其上,轻轻颤动着。

  韩立眼见此景,面露一丝喜色。

  百年参悟,他终于初步领悟了这通天剑图的意境。

  韩立旋即轻呼口气,压下心中喜意,使得心境保持绝对的平静,同时两手掐诀一点。

  他身上金色雷光闪动,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剑飞射而出。

  似乎是受通天剑图的影响,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剑剑芒大放,剑身上更自动腾起一道道粗大金色雷光,朝四面八方爆射。

  韩立没有理会那些四溢的剑气雷光,手中掐诀一点。

  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剑飞射到通天剑图上,和剑图上的三十六道剑影融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