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至顶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很快便已经日至中天。

  隔着一层暗红色结界光幕,阳光也变得柔和了许多,但眼看着山顶已经遥遥在望的众人,此刻却都已经感觉到绝望了。

  在他们头顶上方,只剩下了百级暗红色的石阶,只要爬上去,就能到达峰顶,可也正是这百级石阶,却仿佛成了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阻挡住了几乎所有人。

  “啊……”

  就在这时,一声惨呼从山道之上传来。

  一名天狐族男子,在休息许久之后,终于鼓起勇气,冲上了第一级石阶。

  可当其脚掌落在石阶上的一瞬间,一股沛然巨力顿时从四面八方席卷而至,瞬间倾轧而下,直接将其整个人压得向前扑倒,身上随即传来阵阵“咔咔”之声,也不知是哪里的骨头被硬生生给压断了。

  柳青看到这一幕,眉头微蹙,一步跨入红色山道当中,一把抓起那名族人,奋力一扯,将其拉了回来。

  “接下来这段山道不是谁都可以上去的,你们当中血脉之力孱弱者,此处便算是尽头了。”柳青拎着手里已经昏死过去的族人,对其余人说道。

  众人闻言,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他们心中都清楚,只要能够顺利登顶,等着他们的必定是一份天大的机缘好处,可山顶明明近在咫尺,却又显得那么遥不可及。

  韩立带着小白步步追赶,总算是也来到了这百级石阶前,停了下来。

  到了此处,他自己都已经觉得前胸后背,好似堵着一块巨石,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体内的真灵血脉也都已经暗暗调动起来,帮助他缓解这一方天地的压制之力。

  所以,当他看到浑身毛发浸湿透,如同一条死狗一样趴在他脚边的小白时,心中非但没有任何讥笑之意,反而觉得眼下的小白,有些很不一样。

  没过多久,搬山猿一族众人也追了上来,只是他们的队伍,包括那位年迈族长和小白猿之外,也就只剩下了四五人。

  到了近前,他们也都停了下来,袁山白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小白,脸上露出些许笑意,冲其竖起大拇指,表示敬佩。

  小白便挣扎着站了起来,重新抖擞精神。

  柳青回头看了一眼赶到这里的所有人,目光又有意无意地在韩立身上扫过,眼中的疑惑之色不减反增。

  韩立对此早已习惯。

  他甚至发现,搬山猿族那位眉毛几乎遮住了眼睛的老者,也在偷眼打量着他,心中苦笑不已。

  不过与此同时,韩立也在思量为何自己能够支撑至此,莫非与自己体内的山岳巨猿血脉有关?

  毕竟这也是远古八位真灵王之一啊!

  就在这时,天狐一族再次启程,只不过登临此处的数十人中,也就只剩下包括柳青和柳乐儿在内的七人,一同往山顶而去,其余人则直接在台阶上盘膝坐了下来。

  这七人踏入最后百级台阶后,除了柳青之外,每个人身后都是雪白光芒大作,一条条粗壮的白色狐尾纷纷延伸而出,身上也都亮起一圈圈雪白光芒。

  韩立定睛看去,发现这些人身后的尾巴数量不一,大多都是七八条的样子,只有柳乐儿一人最少,只有六条而已,但其身上亮起的雪白光圈却最为明亮。

  并且,从韩立的直观感应上来看,柳乐儿身上的那种蛮荒气息也最为纯厚,即便是身旁的族长柳青,也有所不及。

  眼见重压之下,柳乐儿并无大碍,韩立便也稍稍放心下来。

  “走吧,咱们也上去。”韩立对小白说道。

  小白挣扎着从石阶上站了起来,吐着舌头,点了点头。

  他们回身看了一眼,还在休息的小白猿两人,一步踏出,也登上了最后的百级石阶。

  韩立虽然心中早已经有所准备,可当他的脚落在石阶上的瞬间,仍是感到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从四面八方倾轧而至,令他也忍不住一个踉跄。

  他双手猛然前撑在了上面的石阶上,整个人趴伏在阶梯上,半天起不来身。

  而一旁的貔貅小白,跟他也是差不多的光景,四肢伏地颤抖不已,也是在勉力挣扎,想要重新站立起来,口中发出阵阵含糊的呜咽之声。

  韩立扭头看了他一眼,挤出一个笑容,口中发出一声低喝。

  其体内天煞镇狱功全力运转,真灵血脉同时调动而起,整个人身上爆发出一片乌光,瞬间化作三头六臂的神魔形象。

  只见他以六臂支撑石阶,横移过去,挡在小白身上,将其护在身下,如同蜘蛛一般向上攀爬而去。

  小白身处在韩立身下,虽然仍旧经受着四周空间的重压,但总算有了一丝喘息之机,奋力站起了身子,也开始一步一步向上攀登起来。

  向上爬出十数级后,小白自觉已经适应了些许,便以心神联系韩立,想要自行攀爬。

  韩立略一犹豫之后,还是决定尊重小白的意见,随即朝着一旁横移开去。

  没了他的庇护,来自上方的重压全部重新落在小白身上,压得他四肢再次一颤,几乎差点支撑不住。

  不过挣扎了片刻之后,小白最终还是支撑着没有倒下,开始一点一点向上爬去。

  只是越往上去,空间的重压就开始成倍增长,韩立都觉得有种快要支撑不住之感,更不用说小白了。

  眼看着只剩下最后十级台阶时,小白的口鼻都已经开始有殷红血迹流出,“嘀嗒,嘀嗒”地滴了一路,将本就是红色的石阶,染得越发鲜艳。

  韩立看在眼里,眉头紧促,心中担忧不已。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头顶上方,眼看只差一步,就要登上峰顶的一名天狐族人,忽然在重压之下支撑不住,直接昏厥了过去,身子向后一倒,顺着石阶摔倒了下来,朝着小白撞击了过去。

  其体型不算壮硕,可在这恐怖重压之下,从上方滚落下来的力量,丝毫不亚于一座山峰。

  此时的小白,力量的消耗已经接近极限,他的双耳之中锐鸣不已,双眼视线模糊不清,根本躲避不开,莫说是一座山峰压身,就是一根稻草砸在身上,他都有可能彻底崩溃。

  千钧一发之际,他只看到一道朦胧黑影从身前横掠而过,似乎撞击在了什么东西上,随即都从他的身旁翻滚了下去。

  与此同时,他的耳边响起韩立的声音:“就快到了,坚持下去。”

  小白一个激灵之下,清醒了几分,目光朝前方一扫,哪里还有韩立的影子?

  再回头向下一望,就看到韩立正与那名早已经昏死的天狐族人一起,朝着下方滚落下去。

  小白心中升起一股暖流,牙关紧咬,从喉咙身处爆发出一声野性十足的嘶吼之声。

  与此同时,他的双目之中,幽黑的瞳孔边缘亮起一圈金色光芒,周身骨骼发出阵阵爆鸣之声,整个躯体好似瞬间获得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

  其四肢并用,开始快速朝着上方攀登而去,竟是一鼓作气,直接攀上了峰顶。

  “上来了,我上来了……”小白爬上来后,还来不及欣喜,就忽然觉得浑身一阵脱力,双眼一黑,直接昏死了过去。

  已经登上峰顶的柳乐儿见状,顾不得继续调息,连忙跑了过来。

  “他没事,只是短暂激发了一下被封印的血脉之力,休息一阵后,就能恢复过来。”一名身着白袍的俊朗男子走了过来,说道。

  “参见王上。”柳乐儿抬头一看,发现竟是真灵王白泽,有些惊讶道。

  “你去休息吧,我会照看他的。”白泽对其说道。

  柳乐儿略一犹豫后,还是点了点头,回去了。

  白泽将小白横抱起来,手腕拧转,取出一枚暗红色的丹药给他服下,而后目光望向山下,眼中闪过一丝欣慰神色,笑着说道:

  “作为一个人族,能够为你做到如此,的确很不容易了……”

  登山古道之上,韩立已经摆脱了那名天狐族人,伸出六臂朝着四周石阶上抓去,却依旧难以稳住身形,不断朝着下方滚落而去。

  在空间重压之下,韩立每一次的翻滚都力有千钧,声势极大,若是当真一路去势难止摔下去,他的筋骨损伤或许不算什么,但脏腑震荡却不容小觑。

  就在其一个猛摔,高高抛飞而起的瞬间,一只巨大的手掌忽然从下方探了出来,硬生生扛住了那冲撞带来的恐怖力道,将他一把拉了回来。

  落地之后,韩立口中猛地喷出一口鲜血,好不容易稳住身形,才发现竟是搬山猿族的长眉老者出手,将他拦了下来。

  “多谢前辈。”韩立见状,忙抱拳说道。

  后者只是耸了耸白色长眉,冲他笑了笑,随即便与身边的小白猿一起,继续缓步登山。

  韩立看了他们背影一眼,盘膝坐了下来,取出一枚丹药服下后,闭目调息了起来,片刻之后,他自觉回复了几分气力,便又重新站了起来,朝着峰顶上望了过去。

  受过一次伤后,再行登山,难度比之前犹胜几分。

  韩立默默运转起炼神术,神念一聚,体内天煞镇狱功和真灵血脉全力激发,开始继续朝上攀登起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