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修罗血门

  “袁境道友,你们族中那个小白猿似乎尚未成年,血脉之力不够啊……”庆猿族长当先开口说道。

  “哼!早就说你们是废物了,还好意思忝列十六大荒族,你们的体内哪里有远古真灵王之血脉?”一名身形高大,面容似猿,背后生有白色长毛的高大男子,朗声喝道。

  其乃是十六大荒族之一的白背鬼猿族族长,算是真灵王朱厌的旁系血脉,比之庆猿一族自然不如,一向以庆猿族马首是瞻。

  长眉老者闻言,只是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什么都没有说。

  山岳巨猿与其他真灵王不同,当年留下的血脉后裔只有搬山猿一支,并且并非是你正统意义上的血脉传承,以至于经过代代传承之后,血脉之力越发薄弱起来。

  袁山白对于搬山猿族来说,算是一个异数,其体内的山岳巨猿血脉比其他族人精纯许多,但或许是尚未成年还是什么其他缘故,血脉之力终究还是不够。

  周围指责之声越来越多,渐成鼎沸之势。

  蛮荒圣殿之内,也是一片质疑之声,小白猿被围在中央,眼中满是愧疚之色。

  “血脉一事岂是他自己能做主的?你们不要再指责他了。”小白在一旁听得忍无可忍,挡在小白猿身前,怒道。

  柳乐儿虽然没有说话,却也选择与他们站在了一起。

  “是废物,就要受的住他人指摘……”驺吾族少主说道。

  “愧疚无用,眼下修罗血门无法开启,你们搬山猿族难辞其咎。”庆典诛心之语一出,众人更是群情激愤。

  他们之所以如此愤怒,不过是因为血门无法打开,他们便没了继承真灵王血脉的机会。

  韩立看着这一幕,目光微沉,眼中闪烁着犹豫之色。

  “韩小友……”这时,一直坐在石椅上的白泽,忽然开口叫道。

  众人闻声,顿时安静下来,目光全都望向了韩立。

  韩立心中喟叹,这真灵王让自己登山又入殿,果然是早有图谋。

  “王上……”不过,虽然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韩立却还是故做不知,抱拳说道。

  白泽见状,也不介意,从石椅上站了起来,目光扫向众人,说道:

  “先前你们一直不愿韩小友登山,更以他入殿为耻,殊不知要想开启修罗血门,非韩小友伸出援手不可。”

  “什么……”众人闻言,惊讶不已。

  “靠他,一个人族……”庆典更是一脸难以置信之色。

  “小白猿体内血脉没问题,只是因为年幼,血脉并未完全开启。而韩小友虽为人族,体内却有真灵王山岳巨猿的血脉,虽不是靠繁衍传承,但却比搬山猿族还要精纯许多。”白泽缓缓走向众人,说道。

  此言一出,众人更是惊讶不已,袁山白也是满脸意外之色。

  “韩小友,你……可愿助我们蛮荒一臂之力?”白泽来到韩立身前,问道。

  “王上,我的体内诸多血脉混杂,只怕会辜负您的期望。”韩立听罢,没有明确表态,而是推脱道。

  “血脉混杂一事无妨,我自有良方剥离。只要你肯答应,待修罗血门开启之后,你也可进入门内,届时你肉身缺陷也可借此补足。”白泽说道。

  庆典等人言听于此,心中更是五味陈杂,一方面不愿韩立进入血门,一方面却不得不有求于韩立,帮他们开启血门。

  韩立一听此言,心中微微一动,嘴角一扯,看向庆典和驺吾少主。

  两人见他如此神色,心头微微一紧,都有些不好预感。

  “王上,我还有一个要求,只要能够满足即可。”韩立说道。

  “但说无妨。”白泽说道。

  “我需要两滴梼杌和朱厌精血。”韩立说道。

  “这个好办,等修罗血门开启之后,有人继承了他们血脉,我自取两滴最为精纯的精血给你便是。”白泽先是一怔,随即笑道。

  “不用这么麻烦,从这两位庆猿和驺吾族人身上,各自摄取一滴精血即可。”韩立说道。

  白泽闻言,也有些意外,毕竟继承真灵王血脉之后,获取的精血力量,才是最为强大的。

  他却不知道,韩立体内各种精血混杂,从不追求单独血脉如何强大,而是要达到一种平衡状态,并且韩立之所以有此要求,倒也不是刻意与庆典二人作对。

  而是,他如今天煞镇狱功与惊蛰十二变的融合之下,所能幻化的四种神魔形态中,正缺少两种体魄强横的血脉。

  梼杌和朱厌作为八大真灵王中体魄最为强悍,防御能力最为强大的存在,自然是最为合适的选择。

  白泽略一迟疑之后,随即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庆典见状,目光望向韩立,眼中愤恨之色,越发浓郁起来。

  “既然韩道友是我们蛮荒众族恩人,我驺吾一族自无不可。”驺吾少主见状,眼中不甘之色一闪而逝,不过很快就换上了一副笑脸,主动说道。

  说罢,他主动抬起手掌,掌心之中光芒一闪,从中凝出一滴精血,朝前一送。

  庆典满脸不解,看向驺吾少主,还未开口时,心头就响起了后者的传音之声:

  “庆典道友,不必纠结这一时一地的得失,待我们继承了真灵王血脉之后,身份自然与现在不同,届时想要碾死他,还不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

  庆典闻言,恍然大悟,随即也凝出一滴精血,飞射向了韩立

  两滴精血悬空而至,韩立接入手中一阵探查,发现当中并未做过手脚,眼中不禁闪过一抹意外之色。

  “多谢……”韩立用玉瓶将之收起,说道。

  说罢,他也凝出一滴自身精血,送至白泽身前。

  白泽抬手一挥,将之摄入手中,只是随手在其上一抹,那滴精血就如同沸腾了一般,表面冒出缕缕烟气,竟是直接将其余精血焚烧,只提炼出了山岳巨猿的精血。

  只见他屈指一弹,那滴精血就飞落进了火盆之中。

  “轰”的一声响!

  火盆之内如浇油一般,猛地腾起一片火焰,飞射向了山岳巨猿的雕像眉心,整个大殿再次被光芒笼罩了起来。

  殿外广场之上,众人还在争执,却忽然感到身下大地一阵剧颤,一道道暗红光芒从地面之上四处溢出,化作一道道巨大符纹光影。

  八道登山古道上光芒冲天,之前消失的八个真灵王虚影再次浮现而出,光芒更盛。

  紧随其后,八荒山腰,八荒山下,镇荒城中,所有蛮荒族人纷纷拜倒在地,以他们蛮荒族特有的仪式仰天祈祷。

  大地之上,一道道光线冲天而起,聚集在天幕穹顶,化作一片耀眼光芒。

  在更加遥远而无垠的蛮荒大地之上,一处处深埋千万年的古老祭坛在这一刻,重新苏醒了过来,不需要人操控,便自行放出万丈金光,照耀苍穹。

  难以数计的各族之人在这一刻,全都新生感应地做出祈祷之状,仿佛整个蛮荒世界都联结在了一起,化做了一个整体。

  八荒山顶之上,虚空之中有无数血色光芒,从四面八方的虚空中不断汇集而至,凝结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血色光门。

  光门两侧门柱之上,各自浮现出一个巨大的修罗面孔,一个怒目圆睁,一个笑脸相迎。

  正中两扇巨大的门扉上,浮现着各种蛮荒真灵的虚影,不止是八位真灵之王,就连他们的血脉后裔,以及真龙天凤白虎玄龟等仙界真灵虚影,也都浮现其上。

  “出现了,出现了……”

  “修罗血门出现了……”

  ……

  广场之上欢呼不断,所有人都陷入了狂喜之中,搬山猿族的长眉老者,也是眉眼舒展,露出些许笑意。

  而在石殿之内,气氛却有些凝重。

  只见那八座真灵王雕像前方的八张石椅上,有六张已经不再空缺,可是除了正中的白泽石椅上坐着他的本体之外,其余梼杌,朱厌,九尾仙狐,墨眼貔貅和山岳巨猿雕像前的石椅上,全都有血光虚影凝聚出一道身影。

  他们全都是化形成人的模样,一个个看起来栩栩如生,却都只是一缕血脉残魂。

  众人看着他们的虚影,心中都是生出了一种血脉相连,却又遥不可及的古怪感觉,这些便是他们的血脉先祖了吗?

  小白忍不住走到墨眼貔貅的身影前,仰头望向那个看起来容貌清逸,神态淡然的虚影男子,双眼之中光芒翼翼,闪烁着淡淡金光。

  “看来除了罗睺和游天鲲鹏,其余八王都已经陨落了……”白泽站起身来,缓缓说道,语气里听不出悲喜,似乎只有些淡淡的追忆。

  说罢,他手掌一挥,那些血色虚影便如烟一般流动,汇入了殿中火盆内。

  火盆中的火焰顿时凝聚而起,化作了一只拳头大小的血焰圆球。

  “走吧……”

  白泽轻唤一声,将那只血焰圆球摄入手中,带着众人来到了殿外广场上。

  “王上……”众人眼见他们出来,纷纷高声呼喊。

  “蛮荒复兴,自今日始!”白泽则是径直来到了广场血门之前,朗声喝道。

  其话音一落,抬手一挥间,那血焰圆球便飞升而起,落在了血门之上。

  只听“砰”的一声轻响。

  血焰光球应声碎裂,化作一片血红火海,将整个血门淹没了进去。

  火焰剧烈烧灼之下,所有真灵虚影飞舞不定,一道血色漩涡从中浮现而出,修罗血门自此正式开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