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传承

  “确实遇到些机缘,此事以后再说也不迟。瓶灵前辈,你刚刚说三尸可以驯服,此话可当真?”韩立转移话题,问道。

  “我难道还要骗你不成?只是想做到此事并不容易就是了。”瓶灵似乎并不想在此事上多言,说了这一句后便不再开口。

  “瓶灵前辈,柳岐老祖的三具斩尸实力不太一样啊,那柳天豪拥有大罗巅峰的实力,但柳自在和柳浩然的实力不过才大罗中期左右,斩出的三尸实力究竟如何?莫非和修士一样,能通过慢慢修炼提升?”韩立老早就想弄清楚三尸的事情,可惜之前一直无人询问,今天难得瓶灵肯指点于他,忙询问道。

  “我刚刚不是与你说过了,三尸和完整生灵并无二致,当然可以修炼。至于柳岐这三具斩尸实力不一,原因很简单,柳岐老祖的肉身已经落入恶尸手中了,以此为基,恶尸实力自然突飞猛进。”瓶灵哼了一声,一副这还用说的语气。

  “本体肉身对于斩尸来说,真的那么重要?”韩立对于瓶灵的语气并不在意,继续问道。

  “那是当然,本体肉身牵扯天地大道的限制,若无肉身相合,斩尸是绝对无法修炼到道祖之境的。而且本体肉身内蕴含本体对于法则修炼的感悟,斩尸得到后,和自身法则相融,实力立刻便能大进,否则你以为斩尸们为何都处心积虑,想要夺取本体肉身。”瓶灵这次倒没有训斥韩立,淡淡说道。

  “原来如此。还有一个问题,修士本体和三尸之间到底是何种关系?既然三尸时刻想要算计本体,本体为何不将三尸直接杀灭,却要留下这个祸患。”韩立有些恍然的点了点头,再次问道。

  “三尸乃是修士心中的执念幻化,根本无法杀彻底灭掉。而且就算击杀斩尸,那些执念仍旧会纠缠到修士本体身上,严重影响修士的心智和修炼,需要再度斩出。而且每次杀掉斩尸,自身执念都被倍增,再度斩尸会越发困难。对修士而言,三尸杀不得,也放不得,最好的途径,只能将其封印起来。”瓶灵似乎挺乐于为韩立解说这些事情,侃侃而谈道。

  “如此说来,三尸是和修士本体同生共死的存在,那若修士本体被杀,那些三尸会如何?”韩立又想到一个问题。

  “本体被杀,三尸没了源头,就会变成可以杀死的存在,所以三尸有时也会保护本体的安全。”瓶灵说道。

  就在韩立和瓶灵交流之时,白泽来到了柳青四人附近。

  “王上,您刚刚说,让各族选择继承真灵王血脉的人选,柳某也是天狐一族之人,应该也有资格继承九尾仙狐圣祖的血脉之力吧。”柳天豪朝着白泽行了一礼,不卑不亢的说道。

  “以身份而言,你确实有这个资格,只是当年柳岐之事,你作何解释?”白泽沉声说道。

  “王上已经成就道祖之位,当知道我等三尸天性便想夺取本体肉身,才有了当年之事,还望王上宽恕。”柳天豪说道。

  “胡说,柳岐老祖已经成就道祖之位,岂是你可以匹敌的。王上,柳岐老祖出事,定然是这柳天豪勾结外人所为,不是天庭便是灰界,万万不可轻易放过他。”柳青厉声喝道。

  “当年之事,确实是我和灰界联手所为,不过如今我已经和对方决裂,决定重返蛮荒,柳某体内流淌的乃是蛮荒之血,这一点我绝不敢忘。如今我已得柳岐肉身,距离道祖之境只有一线之隔,继承九尾仙狐圣祖的血脉,成就道祖之位的几率比那个柳乐儿大的多,还请王上明鉴。”柳天豪并不理会柳青的指责,对白泽说道。

  白泽听闻此话,面露沉吟之色,似乎有些意动的样子。

  “王上,柳天豪此人性格狡诈,他的话绝不可信,当年柳岐老祖便是轻信了他的话,才落得陨落下场,圣祖的血脉万不可让此人继承啊。”柳青大急的说道。

  “你们的话都有些道理,而且此乃你们天狐一族内部之事,我虽是如今的蛮荒之王,也不好插手。这样吧,九尾仙狐的血脉之力并非死物,深具灵性,该由何人继承,就交给它自己选择吧。”白泽看了柳青和柳天豪一眼,说道。

  远处的韩立听闻此话,眉头微微一簇。

  柳青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沉吟一下后,点头道:“好,就依王上所言。”

  而柳天豪眉头不禁微皱,但立刻舒展开,也点头表示同意,转首对一旁的柳自在和柳浩然说道:

  “你们两个也别装模作样了,也一起来吧,你们返回天狐族,也是为了九尾仙狐圣祖的血脉之力吧。”

  柳自在闻言眼神波动了一下,瞥了白泽一眼,并没有否认。

  而柳青见此,心中冷笑一声,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分毫。

  “我之所以返回天狐族,乃是因为答应过主人,替他守护天狐一族,无意争夺圣祖血脉,你们要争便争,莫要扯上我。”柳浩然却摇了摇头,正色说道,然后飘身退到了一旁。

  “呵呵,浩然道友还是这般正气凛然,佩服。”柳天豪听闻此话,干笑一声。

  柳自在神情也有些讪然,但立刻便恢复了平静。

  柳青感激的看了柳浩然一眼,然后对远处的柳乐儿几人一招手。

  那边的变故,柳乐儿站在远处一直都看在眼中,柳天豪的修为气势惊天动地,听闻要和其竞争,柳乐儿心中紧张莫名,不禁朝韩立望去。

  “乐儿不必担心,柳青族长看起来胸有成竹,应该是相当把握才会同意这个办法,你尽力就是,不用太过担忧。”韩立目光一闪,拍了拍柳乐儿的脑袋,笑道。

  听了韩立此话,柳乐儿似乎心安不少,随着牧长老和狐三飞了过去,落在柳青身前。

  “族长。”

  “乐儿,你尽力而为就是,我等一生心血尽付天狐一族,生死与共,你才是真正的天狐后裔,圣祖血脉通灵,相信会选择你的。”柳青拉过柳乐儿的手,轻轻拍了拍。

  一滴灰白颜色的精血从他指间的储物戒指内飞出,这滴精血圆滚滚,光灿灿,里面蕴含无数符文,一闪渗入了柳乐儿掌心。

  柳乐儿掌心一热,美眸不禁一动。

  不过她也是玲珑剔透之人,神情间没有表露出分毫。

  “族长放心,乐儿定然不会让您失望。”柳乐儿盈盈一拜。

  一旁的柳天豪突然朝柳青二人这里望了过来,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去吧。”柳青面露笑容,点头说道。

  柳乐儿飘身飞起,落在九尾仙狐血脉虚影前。

  柳天豪见此,也飞射而出,落在柳乐儿附近。

  而柳自在此刻也飞身而起,落在九尾仙狐血脉旁。

  “都准备好了,那就开始吧。”白泽淡淡开口。

  三人闻声,身上都是灰白光芒大放。

  由于修为高低差异,三人身周光芒明显有着差距。

  柳天豪修为最高,散发出的光芒耀眼无比,肉眼几乎无法直视,柳自在稍逊一些,柳乐儿的最暗。

  三人的天狐血脉之力此刻也尽数展现,散发出的光芒之中一个波动,都凝聚出一只天狐虚影。

  柳天豪和柳自在的天狐虚影都是九尾,柳乐儿的却是六尾。

  三只天狐虚影同时朝着九尾仙狐血脉抬爪一招,发出一股接引之力。

  柳乐儿身周的灰白光芒虽然相对最黯,但她身后的六尾天狐虚影却异常清晰明亮,丝毫不逊于柳天豪二人,甚至比起柳自在身后的九尾天狐虚影还明亮几分。

  柳自在看到此幕,眼神不禁一沉,全力催动体内天狐血脉,身周的灰白光芒顿时更盛,但九尾天狐虚影却没有什么变化。

  而柳天豪朝柳乐儿瞥了一眼,目光也是微沉。

  就在此刻,九尾仙狐血脉虚影光芒一阵波动,缓缓转向三人,仿佛活物一般朝着三人望去。

  血脉虚影视线在柳自在身上一扫,立刻便移开,落在柳乐儿和柳天豪二人身上。

  看到此幕,柳自在整个人一僵,面色也变得苍白。

  九尾仙狐血脉虚影目光在柳乐儿和柳天豪身上游弋,似乎无法决定选择哪一个。

  就在此刻,柳天豪两手挥舞,做出一个个奇怪的动作,仰天发出一声悠长神秘的长啸。

  他身后天狐虚影立刻一亮,变得清晰了几分。

  九尾仙狐血脉虚影立刻望了过来,身周光芒闪动,似乎要飞射过来。

  但就在这时,一阵异啸之声响起,却是从柳乐儿身上传来。

  柳乐儿此刻眉心处一闪,浮现出一团水滴形状的灰白色印记,上面绽放出明亮光芒。

  她身上的那些灰白花纹突然一亮,散发出火焰般的灰白光芒,并且仿佛活物般蠕动起来。

  柳乐儿身后的天狐虚影猛地一亮,几乎足足明亮了倍许的样子,立刻将柳天豪的九尾天狐虚影的气势压盖了下去。

  九尾仙狐血脉虚影眸中闪过一丝惊喜,立刻舍弃了柳天豪,朝柳乐儿望了过来,张口一吐。

  一道粗大灰白光芒从其口中射出,其中散发出阵阵强大血脉之力波动,源源不断融入柳乐儿体内。

  而九尾仙狐血脉虚影闪动不已,飞快变得稀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