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启三门

  柳乐儿周身被灰白光芒笼罩,娇躯一震,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她身上灰白花纹剧烈闪动,并且飞快变得粗大复杂,朝着身体各处蔓延而去,转眼看遍布全身。

  其身后,天狐虚影也飞快变得明亮,同时身后的尾巴也在光芒闪动之间,飞快增加。

  七尾,八尾……最后也变成了九尾天狐。

  天狐虚影变成九尾后,柳乐儿面上痛苦之色稍减,深吸一口气,盘膝坐下,体表灰白光芒狂闪,全力接受传递而来的仙狐血脉。

  韩立眼中露出一丝喜色,松了口气。

  柳青,还有天狐族人其他人眼见此景,面露大喜之色,发出阵阵欢呼。

  而其他族群也都露出喜色,暗暗点头。

  相较于来历不明的柳天豪,他们从内心深处,也更希望柳乐儿继承九尾仙狐血脉,因为在他们看来,柳乐儿是可以信任的,而前者无法取得他们信任。

  白泽脸上神色虽然看不出什么,但眼神深处,却微微闪动,似乎也乐见此事。

  柳天豪呆立在一旁,脸色难看无比,眼中闪过一丝不甘,但白泽就站在一旁,他丝毫不敢有所异动。

  眼见柳乐儿开始继承九尾仙狐血脉,庆典,小白猿,驺吾一族的白发青年,还有小白也纷纷开始接受各自的真灵王血脉。

  就在此刻,异变突生!

  雷鹏一族那里的血色石柱猛的一震,接着其上的蛮荒之火猛地变大数倍,剧烈跳动起来。

  而血色空间突然剧烈颤动起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大啸声从外面传来。

  在场众人面色都是大变,不管修为高低,心神都剧颤起来,身体也站立不稳,踉跄后退。

  而九尾仙狐等五个真灵王血脉光芒一盛,护住正在吸收的柳乐儿等人,没有受到影响。

  韩立心神也是狂颤不已,急忙运转炼神术,竭力稳住心神,目光朝着外面望去。

  此刻八荒山上空风起云涌,无数黑云凭空出现,云中更带着一道道粗大雷电闪烁轰鸣,无数道黑色飓风从云中飞射而下,仿佛一根根擎天之柱般连接着地面和天空,仿佛世界末日来临,比前些年韩立催动通天剑阵是引起了天象宏大了不知多少倍。

  整个八荒山都瑟瑟发抖,似乎随时都会被天空翻滚的黑云吞没。

  八荒山各族之人面色惨变,一片慌乱,急忙催动各地禁制,绽放出冲天光芒,但和天空翻滚黑云的气象相比,仍然仿佛是萤虫和皓月争辉,不值一提。

  而在黑云深处,隐约可以看到一个遮天蔽日的巨大黑影,缓缓游弋,似乎是一头擎天巨兽,占满了整个天幕,大的不可思议。

  云中偶尔露出一鳞半爪,也只能让人惊骇其体型之***本无法判断身形究竟有多大,更看不出是何种巨兽,只能听到阵阵巨大吼声从云中传出。

  血色空间之中,白泽面露喜色,眼中射出两道奇光,朝着外面望去。

  柳天豪眼见此景,身形蓦然一晃消失,下一刻凭空出现在九尾仙狐虚影旁,大手猛地抓摄而下。

  一股庞大无比的力量从柳天豪手中爆发,笼罩住九尾仙狐血脉虚影,便要将其强行摄走。

  “放肆!”白泽豁然转身,发出一声冷喝。

  声音不大,整个血色空间内的一切却瞬间凝固。

  柳天豪发出的力量也瞬间停滞,无论其如何催动,都无法前进分毫。

  他心中顿时大惊,便要抽身逃走,却又发现身体也被这股无形之力罩住,任凭他如何催动一身惊天动地的神通,也动弹不得分毫。

  柳天豪心里咯噔一下,一颗心直往下沉去。

  “敢在我面前行凶,看来你活得已经不耐烦了。”白泽面色冷峻,一指点出。

  一道粗大指影凭空出现在柳天豪身前,点在其胸口。

  “噗嗤”一声,柳天豪胸口被打出一个大窟窿,鲜血蜂拥而出,身躯几乎断成了两截。

  柳天豪口出鲜血狂喷,但体表灰白光芒闪过,整个人飞快变成透明状,随即化为了虚无。

  “幻有梦境?哼!”

  白泽眉梢一挑,随即袖子一抖,一股无形潜力喷涌而出,瞬间席卷了整个血色空间。

  数百丈外虚空嗡的一声,一团灰白光晕应声爆裂而开,柳天豪的身形浮现而出,被击飞了出去,再次喷出一口鲜血。

  “森罗万象”

  柳天豪强提一口气,两手车轮般掐诀,幻化出一道道密集的指影。

  一道烈日难以直视的灰白光芒从其身上爆发,随即猛地爆炸,化为无数道幻影,有日月,星辰,山峰,巨石,花草,树木,城池,宫殿,雷霆,火焰,人群,虎豹等等……

  大千世界所有想象到的一切尽数出现,充斥了整个血色空间,万花筒般闪现跳动,让人的心神忍不住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空间内的所有人眼睛中都浮现出迷蒙之色,并且眼中神采飞快变得黯淡,似乎所有人的神魂之力正在被眼前的幻术世界吞噬。

  白泽面色一沉,五指指尖白光大盛,凌空一挥。

  “嗤啦”一声,所有幻象尽数消失。

  柳天豪此刻身影已经不见了踪影,不知去了何处。

  在场众人意识瞬间恢复,尽皆大口喘息不止。

  韩立急促呼吸,眼中透出一丝惊惧之色。

  他刚刚感觉到神魂似乎要脱离身体,要被人收取掉走。

  白泽没有管韩立等人,右手朝着血色空间一处地方凌空一抓,一只白色光掌飞射而出。

  那处空间嗤啦一声,纸糊般碎裂,一个身影从中掉落下来,正是柳天豪,眼看便要落入白色光掌内。

  就在此刻,碎裂的虚空中剧烈颤动,一股巨力从中渗透而出,抵挡住了白泽的白色光掌。

  然后柳天豪身形一晃,凭空消失不见。

  虚空中的巨力也猛地消退,瞬间不见踪影,泛起的涟漪也随之消散。

  “竟然还有人接应……”白泽眉头紧皱,喃喃自语了一声道。

  柳自在等人也是面面相觑,一时间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柳青见状,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未等其开口,白泽目光一转的落在柳乐儿身上,开口道:

  “此事之后我会继续调查,当下血脉继承最为重要,你不要受此影响,安心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柳乐儿轻呼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白泽转头望向八根石柱顶端,双手一招之下,八团金色火焰齐齐自石柱上飞舞而下,在半空中凝作一团,熊熊燃烧着。

  而后,他挥手打出几个法诀,双掌朝着石柱后方虚空中平推而出。

  那团金色火焰便飞射而出,落在了石柱广场后方,“腾”的一下,炸开无数金焰,瞬间点燃了那片虚空。

  紧接着,八根石柱之上,血色光芒大盛,一道接一道的真灵虚影飞射而出,在虚空之中呈现出肆意奔腾之态,冲入了虚空上方的血云之中,亮起一阵阵明亮光芒。

  “呼呼呼……”

  伴随着一阵火焰升腾之声响起,那片凝聚在虚空上方的血云也开始翻涌起来,大片血色光芒自血云内垂落下来,与下方的金色火焰相互衔接在了一起。

  虚空之中随即开始有一股强大的波动生出,当中蕴含着一种蛮荒原始的气息。

  “轰隆隆”

  伴随着虚空一阵激荡,金色火焰与血光之中,竟然浮现出了三道高逾数百丈的巨大门扉。

  这三道大门并列而生,彼此之间相互间隔出数十丈的距离,下方都被熊熊金焰煅烧,呈现出金黄之色,上方却好似赤铜铸就,泛着金属光泽。

  众人眼见于此,心中震撼不已,即便是韩立一个人族,在看到这三座赤铜大门出现时,心中也由衷地生出一种敬畏之感。

  许多蛮荒众族的族人,甚至忍不住有了一种伏身下拜的冲动。

  韩立双目一凝,视线从最左侧第一扇大门,朝着右方一一打量过去。

  只见第一扇大门虽然气息古朴至极,看起来却好似有人工雕琢而成,上面浮现着八头姿态各异却都神骏异常的真灵浮雕,正是八位真灵王的真身模样。

  与之前别处可见到的不同,这八位真灵王真身雕像身上蕴含的真灵气息十分强大,以至于韩立只是看了一眼,就觉得一股令他窒息的压迫感扑面而来,使得他不得不立即挪开眼睛。

  而第二扇大门之上,虽然也有雕刻痕迹,但是上面的图案就显得十分潦草了,只有一些粗犷的线条,勾勒出了一副蛮荒世界的荒凉景色。

  当韩立的视线投注其上时,一种奇妙地感应发生了。

  他只觉得眼前大门上的景物突然蠕动起来,化做了一片漫天血光,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了其中,就好似这些景象全都活了过来,将他拉入了那方世界一样。

  而韩立身处其中,顿时觉得周身好似被火焰烧灼,被烈油烹煮,难耐至极,可他体内的真灵血脉却好似终于找寻到了一片属于他们的乐土,在他体内肆意狂奔,显得开怀至极。

  韩立顿时觉得浑身燥热,从脸颊到脖颈都泛起了血红之色。

  旁人都被巨门吸引了目光,只有白泽心生感应,朝韩立这边看了一眼。

  他的目光随即一闪,眼中多出了一分不可思议之色。

  不过,他却并未有任何动作,没有出手帮助,也没有动手制止,任由韩立陷入这种古怪境地,反倒是一直留心观察,似乎是想看看韩立什么时候能从这种状态中脱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