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进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不可能!”

  “他一个人族体内,怎么会有如此庞杂的真灵血脉?”庆猿族长更是大声惊呼道。

  “我们蛮荒种族受自身血脉影响,体内很难融入其他真灵血脉,反倒是人族,本身血脉不会与真灵血脉剧烈冲突,倒有了融入其他血脉的可能。只是如此庞杂的血脉融于一体,以人族的体魄究竟是如何保持,而没有崩溃的?”搬山猿族长长眉一挑,也很是疑惑。

  已经入定修行的利奇马听到这时候的声响,也忍不住重新睁开了眼睛。

  “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啊……”他看着眼前的奇景,由衷赞叹道。

  ……

  与此同时,八荒山上的蛮荒圣殿内,原本空置的八张座椅上,竟然有两席不再空缺。

  白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朝着不远处的另一个位置上望去,只见那里正大马金刀地坐着一名黑袍大汉。

  其身形壮硕魁梧,只是身上衣衫有些破烂,上面窟窿洞眼,条条絮絮的,看起来就像是市井乞丐常穿的百家衣。

  大汉将头上的斗篷掀开,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颊,脸上布满了灰黑色的胡茬,一双微微内陷的眼睛,在光线昏暗的大殿中显得异常明亮,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沧桑之感。

  其不是别人,正是方才返回的真灵王游天鲲鹏。

  “岳冕,我知道你肯定没有离开蛮荒太远,却也没想到你居然能这么快就赶回来。”白泽脸上难得露出些许热忱笑意,开口说道。

  “行了,废话就少说了吧,这次突然开启修罗血门做什么,蛮荒又有劫难吗?”被称作岳冕的黑袍大汉却十分冷淡,说道。

  “天庭即将召开菩提宴一事,你可知道?”白泽也不介意,问道。

  “知道又如何?”岳冕眉头一皱,反问道。

  “我知道,当年一事你还在怪我,可……”白泽见状,欲言又止。

  “当年天庭觊觎墨玉的能力,想要将其招致麾下。墨玉宁死不愿,遂于天庭激战,那时候你以蛮荒大局约束我们,不让我们与天庭全面开战,结果呢?非但墨玉战死,就连老袁也陨落了,连尸身落在了何处,都不知道。现在即便天庭又有动作,我们人心已散,也只能随波逐流了。”岳冕冷笑一声,缓缓说道。

  “当年……当年并非是我不愿全面开战,而是墨玉他看到了我们与天庭开战的结果,他以死要挟,不许我插手……”白泽面露犹豫之色,艰难说道。

  岳冕闻言,神色一变,陷入了沉思,他知道但凡白泽所言,绝对没有虚言。

  “此事袁罡其实也知道,只是他还是选择了出手,这么多年以来,我也无时无刻不在后悔,只是后悔,也已经没有用了……”白泽重重叹息一声,说道。

  “的确无用了。”岳冕叹息一声说道,起身便要离开。

  “梼杌和朱厌也已经陨落,整个蛮荒,如今就只剩下你我和罗睺了。”白泽说道。

  他此言一出,岳冕的身子顿时僵在原地。

  “只剩我们了……”他艰难回身看向白泽,喃喃问道。

  “眼下修罗血门重开,蛮荒圣殿重现,我也已经找齐了他们的血脉后裔,令他们进入其中继承其余真灵王的血脉,眼下需要时间让他们成长。”白泽说道。

  “你是担心天庭发现你这里的动作,会对蛮荒出手,让我和罗睺回来庇护他们吗?”岳冕重新坐回了石椅,身子却微微有些弓了下来,问道。

  “蛮荒需要你们。”白泽双目直视岳冕,说道。

  “这些年我虽一直游离在域外空间,却一直在等着重返蛮荒的一天,天庭欠我们的血债,总有一天要偿还。”岳冕双目一凝,一身气势骤然变得凌厉无比。

  “这一天不会太远了。”白泽喃喃说道。

  就在这时,岳冕忽然眉头一皱,看向白泽。

  “有点意思,刚好你也来看看。”白泽也是心生感应,开口说道。

  说罢,他手掌一挥,一片金色火焰便在两人身前铺展开来。

  火焰当中出现的,正是韩立的身影,其四周正有一道道真灵虚影环绕,光彩四溢。

  “区区人族,竟然身负这么多真灵血脉,连老袁和我的都有?”岳冕也有些惊讶,说道。

  “不止如此,之前他还跟我要了梼杌和朱厌后裔的血脉。”白泽苦笑了一声,说道。

  他话音刚落,就见火焰中的韩立,身上忽然有一白玉小瓶飞掠而出,直接在金焰当中消融开来,两粒如豆般的血液飞射而出,在半空中化作一片血雾,直接融入了他焦黑的身躯。

  随着两道真灵之血入体,韩立的惊蛰十二变功法瞬间自行运转而起,身上爆发出阵阵血色光芒,身形竟也是不由自主的膨胀变化。

  其一会儿化作一头白首赤足的獠牙巨猿,一会儿化作一头长尾飞翅的斑斓巨虎,身上气息也是忽强忽弱,显得十分不稳定。

  “如此下去,此子怕是要爆体而亡。”岳冕身子微微前倾,眉头一皱说道。

  “巧妙的地方就在此处了。”白泽笑着说道。

  他才刚说完,就见飞舞在韩立四周的各色真灵虚影,纷纷飞舞而回,一个接一个又重新没入了他的体内,一片五彩炫光立即从其身上亮起。

  紧接着,就见韩立身形变换更快,竟是将十二种真灵真身全都显化了一遍。

  只是随着其身形的不断变换,他身上的气息却是一点一滴稳定了下来,就连身上已经焦黑如碳的血肉,也在一层红光蔓延开来之后,如同枯木逢春一样,开始恢复了原状。

  “怎会如此?”岳冕惊讶道。

  “他应该是修炼了一种,专门熔炼真灵精血的功法,很是了不起。看他一身气象,应该原本就只差两种真灵血脉,现在已经补齐了。”白泽赞叹说道。

  “那此人……”岳冕眉头一横,问道。

  “已经调查过了,不是我们的敌人,反倒是一个会让天庭很头疼的存在。”白泽笑道。

  “这么说来,你让他在蛮荒之火中,完成血脉融合,也是有意为了帮他淬炼血脉和肉身?”岳冕眉头微蹙,开口问道。

  “不仅如此,他修炼的熔炼血脉的法子,我们未必不能借鉴。我之所以容许他这么做,也是刻意让十六荒族的那些人看看,至于他们能从中获益多少,就看他们的本事了。”白泽轻轻摇了摇头,缓缓说道。

  “你也算是用心良苦了……我虽然也觉得此子不错,但却并不看好他,一个人族而已,想要进入蛮荒圣殿,这想法着实有些荒唐了点,那扇大门他不可能打得开。”岳冕说道。

  “我看未必,方才他之所以提出那一要求,并非是自不量力的异想天开,而是他体内血脉与圣殿大门起了反应,否则以他的心性,不会贸然开口的。”白泽闻言,却摇了摇头,并不赞同道。

  其话音刚落,岳冕就突然“咦”了一声,语气里满是惊讶。

  只见韩立突然爆喝一声,浑身上下乌光大作,瞬间化作了三头六臂的神魔形象,一步一步从金色火焰中穿身而过,朝着当中的第二扇巨门冲撞了过去。

  “轰”,“轰”,“轰”

  与之前柳乐儿等人一冲即入的状况截然相反,韩立的身形撞击在了巨门之上,并未能直接穿门而过,而是被巨门阻挡下来,发出阵阵“轰隆”巨响。

  “终究是人族而已,蛮荒圣殿也不认可他的血脉。”岳冕见状,缓缓说道。

  “一切就看他自己的机缘造化吧。”白泽见状,神色也是一敛,随手一挥之下,那片燃于地面上金色火焰,便随之消失不见了。

  修罗血门内的空间中,八根石柱伫立的广场上,众人看着韩立的背影,此刻已经讥笑不出声来了,毕竟以他们自己的力量,也未必能够做到如此了。

  只是热闹看到此处,众人已经觉得到了尽头,韩立再折腾下去,也绝对打不开那扇巨门,便也不再继续留心,各自闭目盘膝,抓紧修炼起来。

  “韩兄,可惜了……”狐三喃喃说着,也盘膝坐了下来。

  可就在此时,异变突起。

  只见金色火焰中的韩立身上,彩色异光再次亮起,十二道真灵虚影飞舞而出,一个接一个落在了赤铜巨门之上,竟是直接融了进去。

  赤铜巨门上原本粗犷的线条顿时纷纷亮了起来,从中传出一阵奇异的蛮荒气息。

  “啊……”

  紧接着,只听韩立口中发出一阵爆喝,身形撞击在大门上后,六只巨大无比的手臂同时撑在巨门上,朝内奋力推动起来。

  “轰,轰轰……”

  一阵沉重无比的声音从巨门之上响起,那扇看似岿然不动的赤铜巨门,竟然朝内微微后退,当中露出了一道缝隙,一片浓郁血雾从中涌了出来。

  韩立见状,眼中闪过一抹惊喜之色,身形骤然缩小,恢复了人族模样,一闪之下就进入了巨门之内。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沉重的巨门再次关闭,韩立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他,他竟然真的进去了……”庆猿族长惊呼道。

  “进去了,那个人族进去……”其余人也惊叫了起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