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出关

  “天庭想要利用我们的能力,预测什么吗?”小白皱眉问道。

  “古或今似乎是洞悉了些什么天道异常,便想利用我的力量,帮他看清自己的未来……只是这一行为本就有悖天道,我不能帮他。况且天庭行事我本来就不喜,自然不会助纣为虐……日后你也会继承这股力量,不过一定要慎用,因为代价实在太大了。”墨玉沉吟片刻后,缓缓说道。

  “爹,为何整个蛮荒界域只有袁罡叔叔出手,白泽不是也说自己是你的挚友么?他为什么没有对你伸出援手?”小白点了点头,沉默了片刻后,继续问道。

  “此事你莫要怪他,是我不让他出手的。一旦其他真灵王也都牵涉进来,那便是挑起了蛮荒界域和仙界的战争,届时破碎的可就不是一地山河了,大半个仙域和蛮荒只怕都要血流成河,我们好不容易给蛮荒争取来的安宁,不能就这么毁了。”墨玉叹息一声,说道。

  小白听闻此言,再次沉默了下来。

  “还能够亲口告诉你这一切,真是太好了。小白这个名字挺好的,以后你还叫墨小白吧……”墨玉脸上露出些许笑意,缓缓说道。

  “嗯,我还是我,还是小白……”

  ……

  时间流逝,岁月悠悠,转眼已是百余年后。

  修罗血门内的广场上,八根石柱光芒暗淡,四周虚空中的血肉气息也变得十分淡薄。

  一些人影分散在广场中央,分成了几个小团体,各自低声私语着,一个个神情各异,面色不同。

  其中人数最多的一伙,乃是天狐族的众人,其中包括柳青,狐三和柳乐儿,他们身旁还站着袁山白和貔貅小白,柳自在和善尸却不知道去了何处。

  此刻的小白,已经不再是之前的白犬模样,已经化作了一个唇红齿白,模样颇为俊朗的稚气少年,在其眉心正中处,生有一道金色竖纹,看起来就像是一只闭合的竖目。

  而一旁的袁山白,模样也发生了极大变化,一些猿族特征变得越发不明显,原本的两颗外凸兽牙化作了两颗虎牙,看起来倒更多了些可爱模样。

  至于柳乐儿的变化最为明显,其眉心处也有金纹生出,不过却是花瓣模样,而她的身形体态则变得越发轻盈婀娜,浑身上下散发一种并非魅惑,却令人望之便移不开眼的气质。

  与他们相隔不远处,庆典与那驺吾族少主也站在一起,两人的身形变得越发魁梧高大。

  庆典头上尖角已经消失不见,模样越发酷似真灵王朱厌。

  驺吾族少主则是完全化为了人形,暂时看不出具体变化,但其身上气息却明显暴增了许多。

  他们这些继承了真灵王血脉之人,短期内实力会暴涨不少,但相比于此,更大的收获则是未来大道可期,他们的修行之路会更加顺畅,速度也会令其他族人望尘莫及。

  最后的一伙人,则只有利奇马一人,他正独自倚靠着一根石柱,看向广场后方的巨门。

  “那家伙怎么还不出来呢?”他心中暗暗想。

  “时间已经快到了,修罗血门都即将关闭,我看韩立那小子多半已经死在里面了。”庆典满脸笑意,与驺吾族少主高声说道。

  “呵呵,区区人族,非要自不量力,徒惹笑话不说,还白白丢了性命,值当吗?”驺吾族少主故意反问一句,随即爆发出一阵肆意笑声。

  “你放屁,他才不会死呢。”小白怒斥道。

  “会不会死,我们都说了不算,再过半个时辰,三扇巨门就会消失,修罗血门也会关闭,到时候他不死也得死了,哈哈……”庆典毫不掩饰自己的快慰,笑道。

  “想想还真是有些可惜……”驺吾族少主脸上挂着笑意,嘴上却颇为可惜道。

  毕竟刚刚继承了真灵王血脉,他们二人实力大涨,还想借此来羞辱韩立一番,好报了之前的仇怨,这韩立一死,他们自然也就没有机会了。

  小白闻言,怒气更盛,作势就要冲上去与他们理论。

  跟他新晋成为好友的袁山白,也是眉头紧皱,跟在了他身后。

  “让他们说去,等会儿哥哥出来了,他们就知道自己的脸,被打得有多疼了。”柳乐儿则是一把拦住了他们,悠然开口说道。

  她是在场唯一一个,完全相信韩立一定会平安返回的人。

  原因无他,当年在下界颠沛流离之时,韩立是那个给了她最大安全感之人,她从心底深处,会永远相信韩立。

  这是一种信念,即便可能性再低,她也相信。

  一旁的柳青见状,只能默默叹息一声。

  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他对韩立的看法已经完全改观,虽然仍不觉得他可以和如今的柳乐儿相提并论,但也愿意将他视作他们天狐族的一个强大盟友。

  只是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他能活着走出那扇门,可惜当年踏入八大真灵王传承之门,哪里是那么容易出来的?

  狐三一直默然不语,脸上看不出喜怒,心中却也是颇为担心。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明明不过半个时辰而已,众人却觉得十分漫长,而越接近最后的时刻,柳乐儿却越希望时间再慢点。

  那三扇赤铜巨门前的金色火焰早已经熄灭,门扉却始终不见打开。

  “哈哈,你们还要等吗?他死定了……”庆典朗声笑道。

  “走吧,不用再等了。”驺吾族少主呼喝了一声,转身就要离去。

  在他看来,这里的热闹已经看完了,那个让他嫉恨的家伙,显然也完了。

  然而,就在他转身的瞬间,一声沉重的“吱呀”声响从身后传来,正当中的扇赤铜巨门竟然真的打开了。

  驺吾少主身形一滞,扭头朝回望去,只见门缝当中一股夹杂着洪荒气息的血红雾气汹涌而出,一道高大人影好似风雪中的夜归人一样,裹挟着一身雪花般的雾气,从中走了出来。

  只见其身高几乎与门相当,浑身闪烁着赤乌两色光芒,体表可见一片片龟甲状的鳞片,六只巨大的手臂抵着沉重的门扉,肩膀上却生着三颗巨大头颅。

  其中左右两个头颅,一个如猿,一个似虎,正是朱厌和梼杌的头颅,而正当中的一个,形如真龙却稍有不同,乃是玄龟的头颅。

  这人自然不是别人,而正是韩立。

  如今的他,一身天煞镇狱功已臻化境,四尊神魔雕像所化的三头六臂形象已经全部掌握,身上散发出来的血肉气息,强大到了令人恐怖的境地。

  此刻的他,简直比周围所有的蛮荒真灵,还更像蛮荒真灵。

  “怎,怎么可能……”庆典喃喃自语道。

  驺吾少主则是目瞪口呆,直接说不出话来了。

  他们之前还想以自身继承的血脉,来力压韩立一头,想要羞辱他的念头,在看到对方出现的这一刻,已经烟消云散了。

  “这还真的是人族吗?”柳青也忍不住惊叹道。

  利奇马的眼眸也是微微一眯,什么话都没说,心中已然震惊到了极点。

  “哥哥……”柳乐儿却不管这些,欣喜叫道。

  小白和袁山白则是一前一后,直接迎了上去。

  只见韩立身形极速收缩,很快就恢复了人族模样,赤膊的上身各处光芒熠熠,一处处开辟而成玄窍当中,散发出惊人的血肉气息。

  “这……这得有一千多处玄窍了吧?他的肉身竟然强化到了如此地步?”狐三双目圆睁,心中惊叹不已。

  过了十数息后,韩立身上的光芒才逐渐暗淡,所有惊人气息开始内敛,一切异状也都纷纷消失,最终归于了平静。

  韩立口中轻呼出一口浊气,翻手取出一件青色长袍套在了身上。

  他缓步向外走时,忽然身形一滞,忍不住侧身朝着身后第三扇门上望去。

  这一眼落在其上,周围景象瞬间骤变,他仿佛看到了另一片蛮荒世界,里面并未看到任何蛮荒异兽的身影,却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纯粹气息。

  那是真正的蛮荒气息,一种无拘无束,无为无道的原始气息,仿佛天地之间再无任何规则,一切都保持着鸿蒙初开的样子。

  不等他细查时,一股恐怖的撕扯之力忽然从中传出,仿佛下一瞬就要将他直接吞噬,撕裂成碎片。

  韩立悚然一惊之下,瞬间转醒过来,身躯微微一颤,额头已经冷汗直流了。

  他再看向众人时,就发现方才那一瞬间的时空仿佛凝滞住了,众人对他的异样毫无察觉。

  韩立心中惊叹一声,不敢再朝第三扇巨门看上哪怕一眼,快步走向众人。

  “怎么这么久才出来?”小白抱怨道。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他看向小白几人,粲然一笑,说道。

  他话音刚落,整个虚空就开始剧烈震颤起来,身后三扇赤铜巨门轰隆作响,朝着地面下沉,直至消失不见。

  八根石柱矗立的广场也开始虚化,一点点消失不见。

  “快走,出去再说。”韩立一语说罢,已经扯住小白两人,冲向了修罗血门。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