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婉拒

  八荒山颠,光芒一闪,数道人影瞬间浮现。

  那座伫立了百余年的修罗血门,终于光芒一闪,归于了虚无。

  山顶广场之上,那层暗红禁制早已经撤去,正充分沐浴在晨光中,仿佛整个镀上了一层金光,闪烁着熠熠光芒。

  韩立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眯眼看向远处的朝阳。

  忽然间,他发觉身侧空间中,激起了一阵涟漪波动,忙扭头看去。

  那里人影一花,白泽和岳冕的身影出现。

  “韩小友肉身修为大进啊,已经快要圆满,实乃可喜可贺之事。”白泽上下打量韩立,眼睛一亮的说道。

  岳冕也朝韩立看了过来,双目灼灼,似乎对韩立很有兴趣的样子。

  韩立被岳冕看的颇不自在,略一感应此人气息,眼中闪过一丝骇然。

  此人气息渊深如海洋,根本感觉不到边际,丝毫不在白泽之下。

  “难道此人也是一位道祖?对了,先前雷鹏一族的召唤法阵光芒大盛,莫非此人便是游天鲲鹏真灵王?”

  韩立心中瞬间转过一个个念头,但很快定了定神,端正神情,朝白泽行了一礼,开口说道:

  “还要多谢白泽前辈栽培之恩,否则我不知何年何月才能修炼到现在的境界。”

  “不过小事而已,韩小友言重了。”白泽淡淡一笑。

  “在前辈看来或许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但对在下来说却是重恩,日后前辈有何差遣,尽管吩咐就是。”韩立正色道。

  白泽让他进入修罗血门,将肉身修炼到如今的境界,恩情之重,并不逊于弥罗老祖对他的指点。

  “呵呵,既然韩小友如此说,那我便提个要求,日后蛮荒界域若是有难,还望韩小友能在力所能及之内,相帮一二。”白泽笑道。

  韩立闻言一怔,白泽这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蛮荒界域如今有两大真灵王,柳乐儿,小白等人也继承了真灵王血脉,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再加上柳青等一众大罗,实力可以说强大的没边。

  以蛮荒这样的实力,如果还是遇到了大难,敌人该何等强大,自己能做什么?

  “若真有那么一天,虽然在下未必能帮上忙,不过我还是会尽力援手。”韩立默然了一下,还是郑重点头说道。

  白泽闻言点点头,转首看向岳冕,向韩立介绍道:“光顾着说话了,韩小友,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蛮荒界域的另一位真灵王,游天鲲鹏岳冕,他对你很感兴趣。”

  “在下韩立,见过岳冕前辈。”韩立听闻此话,暗道一声果然,拱手朝那人行了一礼。

  其他人也早已注意到了岳冕的存在,只是他们都没有见过岳冕,闻听白泽此话,纷纷上前参拜。

  “好了,我不是白泽,不喜欢这些虚礼。小子,你修炼的熔炼血脉之功法是从何处得来的?”岳冕挥了挥手,目光如锥的盯着韩立问道。

  “是晚辈在下界之时,从一位鲲鹏族前辈死后所遗留的舍利中得来。”韩立浑身突然一阵无力,感觉难受之极,似乎无法控制自己,脱口而出的说道。

  “下界得来的功法?”岳冕面露惊讶之色,随即点了点头,将视线从韩立身上移开。

  韩立浑身无力的情况缓缓消退,身体的控制权又回到了自己手中,心中惊怒交加的同时,也满心无力。

  自己这段时间实力虽然大进,可面对道祖级别的存在,还是毫无抵抗之力,任人揉捏。

  但韩立随即想到柳天豪,其乃是大罗巅峰,先前面对白泽也是不堪一击,自己现在这点实力又算什么。

  一念及此,他心中的些许怨气抛到了九霄云外。

  “岳冕,韩小友并非我蛮荒之人,你有什么事情要问他,好好问就是,怎可随意操控人家,太失礼了。我蛮荒各族正是因为做事都如你这般莽撞,才会被说是野蛮族群。”一旁的白泽皱眉道。

  岳冕听闻此话,瞥了韩立一眼,眉头微皱,欲言又止。

  “无妨,岳冕前辈乃是爽直之人,而且刚刚也没有做别的事情,只是问了个问题,在下难道还心生怨气不成。”韩立笑道。

  “听到没有,人家韩小友都没有说什么,却要你来啰嗦。”岳冕闻言一笑,对白泽说道,心中却对眼前这位识趣的人族后辈多了几分好感。

  白泽无奈摇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韩小友,你身负鲲鹏血脉,实力不错,性格也很对我的脾胃,可有兴趣做我的道祖使者?”岳冕转身,对韩立笑道。

  “道祖使者?”韩立一愣,这个名词他是第一次听说。

  附近众人听闻此话,顿时一阵骚动,大多数人和韩立一样满脸茫然,但少数人如柳青,庆典,邹吾族少主等却变了脸色,用满是嫉妒的眼神看向韩立。

  注意到附近众人的目光,韩立眼神波动了一下。

  “韩道友,你现在修为未到大罗境,所以很多关于道祖的事情都还不知道,父王,岳冕前辈他们这些道祖常年需要闭关,甚少会露面,这次若非天庭不断紧逼,父王也不会出关,所以道祖们都会选择一些天赋卓绝,实力强大之人,担当道祖使者,向外界传达他们的意志,同时处理一些事务。成为道祖使者好处极其巨大,首先地位上立刻大增,有了一位道祖级别的大靠山,基本无人敢惹,其次在修炼上,道祖会赐予使者厉害的仙器,传授一些大神通,或者指点修为等等,总之益处数之不尽。难得岳冕前辈垂青于你,这可是难得的机缘,万万不可错过!”利奇马的声音在韩立脑海响起。

  韩立听闻这些,面色连连变化,却没有立刻答应,反而露沉吟之色。

  白泽见此情形,只是嘴角含笑,岳冕也没有出言催促。

  “多谢岳冕前辈器重,只是在下近来私事杂多,时间都不够处理的,前辈的厚爱,在下只能婉拒了。”韩立没有考虑多久,很快略微欠身说道。

  他身上秘密太多,不宜和任何厉害人物走紧,更别说待在一个道祖身边了。

  更何况这个岳冕,他并不了解,自然更加不会就这么依附过去。

  附近众人眼见此景,面上都露出震惊之色,柳青等人更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韩立。

  “这韩立失心疯了,道祖使者都不做。”庆典见韩立拒绝,惊讶之余,也暗暗高兴。

  “蠢货。”邹吾族少主心中也冷笑一声。

  岳冕眼见韩立竟然拒绝了他,目光一闪,却也没有动怒,只是淡淡点头,转身望向了别处,没有再理会韩立。

  而韩立眼见此景,心中暗松了一口气,紧绷的心弦缓缓放松。

  白泽深深看了韩立一眼,然后转首望向其他人,开口道:“好了,血祀大会到此彻底结束,你等也各自返回本族区域吧,真仙界动乱将起,你等务必积蓄实力,以应对以后的剧变。”

  “是!”在场众人齐齐答应一声,然后纷纷告辞。

  庆典,邹吾族少主冷冷望了韩立一眼,也转身离去。

  韩立主意到二人视线,眉头微皱。

  这两人看来对自己怨念很深,他们现在的实力韩立并不在乎,但这二人如今都继承了真灵王血脉,日后实力定然会大进,甚至成就道祖之位也有可能。

  按照他一贯的行事风格,这样的敌人应该及早铲除,只是白泽和岳冕都在,他如何敢动手。

  “哥哥,我刚刚继承圣祖血脉,虽然在修罗血门内苦修百年,却还是没能彻底和身体融合,需要返回天狐族继续苦修,哥哥你看起来也不会在蛮荒久待,日后一定要回来看看我。”就在此刻,柳乐儿飞了到韩立身前,眼眸中泛起一层水雾,泫然欲泣的说道。

  “我一定会的。”韩立摸了摸柳乐儿脑袋,含笑说道。

  柳乐儿脸上顿时露出笑容,用力点点头,转身返回天狐族。

  柳青,狐三等人也和韩立告别一声,然后天狐一族众人缓缓开拔,朝着远处飞去。

  转眼间,广场之上只剩下韩立,小白,白泽,岳冕,利奇马五人。

  “白泽前辈,岳冕前辈,承蒙这些时日的款待,只是在下还有些琐事要处理,也告辞了。”韩立上前朝白泽和岳冕行了一礼,也告辞离开。

  在蛮荒已经耽搁了百多年,不知金童现在情况如何,轮回殿是否已经开始对九元观下手,他必须马上离蛮荒界域,探查清楚。

  “既然韩小友有事,那我也不强留你了。”白泽微微点头道。

  “小白,你虽然突破了大罗境,体内血脉之力也尚未彻底稳固,还是留在八荒山这里修炼吧。”白泽随即对一旁的小白说道。

  “多谢王上关爱,不过我想跟着主人。”小白却摇头。

  白泽听闻此话,面色不禁一沉。

  “小白,以前不知你的身份,才戏言收你为灵兽,如今你继承了墨眼貔貅前辈的真灵血脉,地位尊贵,主人二字不必再提,直接称呼我道友就行。”韩立瞥了白泽一眼,连忙说道。

  小白私下里怎么称呼他都行,但此刻当着白泽和岳冕的面,他可不想得罪这两个道祖。

  “不管是主人,还是道友都只是称呼,我叫主人叫的惯了,不用改。”小白却摆手说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