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五光雷池

  墨龙飞舟很快离开了八荒山,朝着某个方向飞去。

  离开八荒山不久,韩立便祭出了一些灵性傀儡操控飞舟,并且催动了飞舟上几道隐匿,防护的禁制,一切安排妥当后,这才带着小白来到密室,进入了花枝空间。

  韩立一进入空间,便掐诀催动了光阴天璇大阵和钧天日晷,使得空间内的时间流速顿时发生了改变。

  “咦,好像这里的感觉有些特别,是不是主人你动了什么手脚?”小白立刻察觉到此地虚空产生的一丝变化,不禁轻咦了一声。

  “不过是布置了一处时间差空间罢了,此地时间流速约是外面的五十倍,你找个地方好好修炼。”韩立淡淡说道。

  “主人,你连这样的神奇空间也能布置出来,想不到你的时间法则竟然修炼到了这种程度!”小白连连赞叹,随即找个一个地方盘膝修炼起来。

  韩立也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先翻手取出轮回殿面具,查看了一下自己以前发布的寻找时间法则之物的任务。

  可惜,即便他悬赏了高价,仍旧无人回应,而蛟三那里也没有讯息传来。

  韩立眉头紧皱,眸中闪过一丝焦躁,微微用力握拳,手边的虚空嗡嗡一颤,发出一声闷响。

  他如今肉身之力大增,更有岁月神灯仙器在手,还有通天剑阵这等绝世剑阵,实力不可谓不强。

  但他始终还是有一个巨大的限制挡在前方,那便是他的修为,如今还处于太乙境巅峰。

  一日不能进阶大罗境,他的实力提升总归有限,无法彻底升华。

  韩立目光突然一凝,落在交易界面出现的一条讯息上,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口中喃喃自语道:

  “寻寻觅觅这许久,没想到终于有了一丝眉目,那就姑且一试吧。”

  片刻之后,他将面具收起,然后盘膝坐下,继续参悟起了通天剑阵,还有“法言天地”,“逆转真轮”这两样神通。

  ……

  靠近大金源仙域西北边陲的蛮荒界域,由于天庭的施压,加之一些人族为了各种目的频繁涉足,使得这片区域的诸多真灵族群逐渐迁徙退缩,只留下各种没有多少灵智的凶兽盘踞于此。

  这些凶兽身上的妖核,精血,兽骨等物也是珍贵的材料,故而引得越来越多的修士前赴后继来此寻宝。

  虽然没有了蛮荒真灵族群,但这里的危险仍旧很多,各种凶兽自不必说,紊乱的天地灵气有时也会产生各种天险绝地,即使是太乙境,甚至大罗境修士进入其中,也会陨落其中。

  这片蛮荒界域的某处区域,此地的山石,地面皆呈现出乌黑颜色,天空也覆盖着厚厚黑云,一道道粗大雷电在云层中穿梭,并且不时劈落而下,而且越往深处去,天空落下的雷电就越浓。

  到了最深处,更能看到排山倒海般的雷电之力瀑布般滚滚而落,好像天都塌下来了一般。

  此处雷电的颜色也是各异,五颜六色都有,虚空中弥漫着浓郁的闪电晶莹,看一眼便会让人皮肤战栗发麻。

  这片雷电区域面积极大,无边无际,不知笼罩了多少万里。

  此处区域被称为五光雷域,乃是大金源仙域附近一处著名的天险之地。

  五光雷域附近,偶尔也能看到一些修士的身影,顶着各种防护仙器,飞入雷域之内捡起一些东西。

  五光雷域固然是一处险恶之地,但这里浓郁无比的雷电之力也会诞生各种雷电属性的材料。

  真正意义上的绝地,指的是五光雷域深处,外围并不算太危险,这里落下的雷电威力还不是很强,只要小心一些,而且运气不是很差,一般倒不会有什么性命之虞。

  当然,如果运气不好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五光雷域外围某处,两男一女三名修士背对背站立。

  三人周围赫然飞舞着十几条百丈长紫色大蛇,全身赫然由紫色雷电组成,口中喷出一道道粗大雷电,形成一张雷电巨网,将三人硬生生挤压到了一起。

  三人修为都不弱,其中一个灰袍老者达到了金仙后期,另外一个身穿黑色铠甲的丑汉和一个红衫少妇也都是金仙中期修为,使用的仙器也颇为精妙。

  但周围这些紫色雷蛇攻击太强,若非三人修炼了一门合击之术,仙灵力彼此连接在一起,早已被击破防御,陨落而亡。

  “该死的!为何在外围会出现这么多的雷兽!”黑甲丑汉竭力催动一柄粗大紫色降魔杖,幻化出重重杖影,勉强抵挡住袭来的一道道雷电。

  这五光雷域中除了此地肆虐的雷电,还有一个危险,那就是此处雷域诞生的雷兽。

  此地的雷兽乃是五光雷域中的雷电精华凝炼成型,实力都异常强大,不过一般都生活在雷域深处,极少来到外面。

  “赵道友,如今这个局面抱怨有何用?妙仙子,你的子午火珠应该还有吧,快用其破开雷网,我等做最后一搏,再耽搁下去,我们几个可真的都要陨落于此了。”灰袍老者汗流浃背的催动着一尊金色大鼎仙器,鼎内飞射出一道道金色霞光护住身周,同时对红衫少妇喊道。

  “子午火珠只剩最后一颗了,而且我们之前也试过,虽然此珠可以破开雷网,让我们暂时脱困而出,但无法重创这些雷蛇,它们的遁速比我们要快的多,终究无法逃掉啊!”红衫少妇头顶悬浮着三面赤红火幡,喷出一道道龙形火焰,挡住袭来的闪电,迟疑的说道。

  “不用担心,我身上有一张虚空禁仙符,可以将这些雷蛇禁锢一小会时间,先前是因为我们在五光雷域较深之处,我才没有使用,如今我们已经来到了雷域的边缘地带。只要争取片刻时间,我们就能飞出五光雷域,到时就安全了。”灰袍老者急促的说道。

  “孙道友你有此手段早说啊,好,我马上施法。”红衫少妇闻言大喜,单手一个翻转,一颗拳头大小的赤红圆珠出现在她手上。

  圆珠通体红光闪动,上面密密麻麻遍布着火焰形状的花纹,散发出强烈的火焰法则波动。

  但黑甲丑汉眉头却是一皱,正想说什么。

  “去!”红衫少妇已经轻喝一声,赤红圆珠化为一道红光飞射而出打在紫色雷网上。

  “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一轮直径万丈的赤红骄阳冲天而起,一片片赤色霞光化作巨大火浪向四面八方狂卷而开。

  紫色雷网被赤红骄阳一冲,立刻嗤啦一声碎裂,附近的两头雷蛇也被四溢的赤红火浪卷中,吞噬了进去。

  但其他雷蛇非但没有被惊退,反而尽数狂怒的朝着三人扑来。

  灰袍老者翻手取出一张白色符箓,上面铭刻了一道道银色灵纹,看起来神秘异常。

  他张口喷出一团精血,一闪没入白色符箓内,然后一把捏碎。

  符箓顿时化为一团银光,一闪即逝的没入了虚空之中。

  而附近数十里的虚空立刻“嗡”的一声,无数道银色光丝从中飞射而出,牢牢缠绕住了那些雷蛇。

  雷蛇顿时仿佛落进了蜘蛛网的虫子一般,动弹不得。

  但是黑甲丑汉和红衫女子也被金色光丝缠住,禁锢在了原地。

  只有灰袍老者全身被一层银光笼罩,那些银色光丝一碰到其,顿时穿透而过,似乎老者此刻变成了虚影一般。

  “孙重山!你这是什么意思?”黑甲丑汉和红衫女子眼见此景,顿时大怒。

  “二位道友,这虚空禁仙符除了祭符之人,会将附近所有人都禁锢住,我也无能为力,只能对两位说一声抱歉了!”灰袍老者脸上闪过一丝歉意,朝两人略一拱手。

  然后其身形化为一道银色长虹,头也不回得朝着远处疾射而去,转眼间便消失在了远处天际。

  黑甲丑汉和红衫女子眼中几乎喷出火来,但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灰袍老者远遁而走,而无能为力。

  就在此刻,那些雷蛇发出愤怒咆哮,奋力挣扎。

  那些银色光丝顿时连连颤动起来,似乎有碎裂的迹象。

  黑甲丑汉和红衫女子看到此幕,顾不得愤恨,急忙也全力挣扎,希望能比那些雷蛇早一步脱困而出,或许还有一丝生机。

  但周围的银色光丝坚韧无比,二人仙灵力已经所剩不多,无论他们如何奋力挣扎,都毫无挣脱的希望。

  反而那些雷蛇体表雷光狂闪,附近的雷电之力朝着它们蜂拥而去,却是越战越勇,附近的银色光丝一根接着一根断裂,眼看便要挣脱出来。

  黑甲丑汉和红衫女子面色惨变,眼中浮现出绝望之色。

  不过就在此刻,一声惊天巨响突然从雷域深处传来,冲天而起,直上九霄云外,乌光雷域内的隆隆雷鸣也无法压盖。

  巨响之声随即化为惊天剑啸,隐约能看到雷域深处腾起七十二道金色剑光,仿佛七十二条游龙般在雷光中纵横飞驰。

  每一道剑光都散发出阵阵强大无匹的剑意和雷电法则波动,飞到哪里,哪里的雷电都立刻被剑光吞噬了进去。

  虽然那七十二道剑光距离黑甲丑汉二人还很远,足有万里距离,中间更隔着无数道雷电,强大的剑意和法则波动仍旧好像滚滚怒涛一般,清晰传递了过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