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困顿

  韩立见此情形,便不再着急离开,等着两生树与东乙神木林彻底融合。

  然而就在此时,出乎意料的一幕再次出现了。

  只见布置在花枝空间中的光阴天璇大阵忽然光芒巨颤,其上散发出来的光芒映满了整个空间,竟是将韩立灵域的光芒都压制了下去。

  韩立见状,心中一紧。

  莫非仙元石消耗完毕,这光阴天璇大阵无法维持了?

  正疑惑间,就见大阵中央一道夺目金光骤然升起,在半空中划过,朝着这边直奔而来。

  金光包裹之中,却是一块表面闪动着各式符纹的金色圆盘。

  韩立定睛一看,发现那圆盘赫然正是他用来布置光阴天璇大阵的钧天日晷。

  他担心起其会影响到灵域造物,便双手虚空一摄,化作两道青光手掌,想要将钧天日晷抓入手中。

  结果,却见那日晷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方向突然一折,直接冲天而起,朝着悬于高空中的真言宝轮撞击而去。

  高空之中一声惊雷,钧天日晷在靠近真言宝轮的瞬间,竟是直接炸裂了开来。

  不过,十分奇特的是,钧天日晷在爆裂之后竟只是形散,而其中蕴含的金属性时间法则之力竟然凝而不散,化作一片金光与真言宝轮重合在了一起。

  其上金光如丝线一般缠绕在了真言宝轮上,使得原本只是金光虚影的宝轮开始实质化,散发出的金色光芒也变得越发凝实起来。

  韩立有了之前两生树的融合变化,对于眼前此景已经有了准备,心中自是暗喜不已。

  他自己也没想到,这一次闭关竟会有如此多的收获。

  只是他有些想不通的是,两生树的融合是奠定在东乙神木所化的树林已经造物成功的基础上的,而真言宝轮显然还未进入造物境的范畴,怎么也会招来钧天日晷融合?

  难道说灵域的境界是可以直接跨越的?

  韩立心中正疑惑间,忽然发觉自己的灵域有些不太对劲,笼罩在四周的淡金色光幕在有规律的小幅度颤动着。

  紧接着,就听“轰”的一声闷响。

  他头顶上方的真言宝轮忽然剧烈一颤,当中竟凭空生出一股强大的吸引之力。

  “糟了……”

  韩立心中暗叫一声,忙挥手施法,想要中断钧天日晷和真言宝轮的融合。

  这两者的融合已经到了关键阶段,此刻出手打断,必定损伤极大,甚至于,钧天日晷有可能直接崩毁消失,真言宝轮也要遭受重创。

  可是此刻的韩立已经顾不得这些了。

  此二者融合,必定需要大量的时间法则之力,而尚未进入造物境的真言宝轮自然无法提供这样的力量。

  而他自身的时间法则之力,在之前辅助两生树和东乙神木融合的时候,就已经消耗殆尽了,此刻自是无法支持真言宝轮。

  韩立担心真言宝轮和钧天日晷的融合,因法则之力不足,会强行吸收他的时间灵域力量,来反哺自身。

  果不其然,随着真言宝轮上的吸引之力越来越强,四周的灵域光幕也开始剧烈震颤,其上开始有丝丝缕缕的金色光芒分离而出,如蝌蚪一般朝着上方游弋而去。

  韩立双目一凝,双手光芒大作,在虚空中凝出两道虚无大手,朝着真言宝轮上合掌握去。

  上方虚空被其两只巨手牵扯着,激荡起阵阵空间涟漪,朝着一轮圆月般的真言宝轮上挤压而去,想要将其和灵域空间的联系斩断开来。

  然而这一切却只是徒劳,当韩立的手掌靠近真言宝轮时,其上散发出来的金色光线便如成千上万根金色丝线一般缠绕上来,将他的手掌阻滞在外。

  这光线中蕴含着的是十分纯粹的时间法则之力,以韩立如今之能,竟也被抵触不前,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灵域一点点溶解开来。

  韩立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他心念一动之下,那片东乙神木树林顿时剧烈摇晃起来,树叶沙沙作响之际,便有一股浓郁的世间法则之力,卷向高空。

  地面顿时风声大作,一层金沙飞舞而起,如风暴一样卷向高空,那条蜿蜒长河当中也随之浊浪翻腾,水势倒卷,直冲天幕。

  与之相应的,则是高空中一片火雨流星飞驰而下,直冲下方砸落而来。

  整个灵域空间乱做一团,其余四股时间法则之力同时发难,朝着高空中的那轮圆月冲击而去,与之轰然对撞在了一起。

  “轰隆隆……”

  一声爆鸣骤然响起,一片刺目金光炸裂开来,化作一片金色波纹横扫开来,席卷了整个灵域空间。

  金光蔓延过处,光阴天璇大阵也随之爆发出一阵时间波动,两者非但没有抵触,反而相融在了一起,从中生出一股令韩立都心惊的奇异力量,笼罩了整个灵域空间。

  紧接着,就见那层淡金色的光幕霍然一收,竟是快速缩小了起来,最终只将韩立周围方圆数十丈的范围笼罩了进去。

  “嗡……”

  韩立只觉得好似有一阵金属敲击般的声音响起,灵域外的空间就好像被凝固住了一样,竹林不再摇动,雾气不再蒸腾,连风似乎也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他头顶上方的真言宝轮和钧天日晷上,那股诡异的吸引之力也消失不见了,两者的融合似乎进入了一种相对平缓的境地。

  韩立心中疑窦丛生,此刻却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双手法诀一掐,想要将灵域收起,结果就惊讶地发现,他对自己的灵域失去了控制,根本无法收起。

  心惊之余,韩立身形飘动就想离开花枝空间,可当他试图离开灵域范围内时,才发现自己的灵域空间此刻就好似冻结在了原地,将他封锁在了其中,无法出去了。

  “这下可就麻烦了……”韩立蹙眉说道。

  很显然,钧天日晷和真言宝轮的融合下,使得光阴天璇大阵和灵域起了某种变化,以至于他的灵域被封锁。

  他站在原地冷静了片刻,很快就想出了应对之策,既然灵域失控,导致他被封锁在了此处,那只要能够重新掌控灵域,便能解决眼下的困境。

  不过要重新控制灵域也并不简单,当下真言宝轮正在跨越造物境,直接完成天人境的转化,他想要让灵域恢复正常,就必须先解决这个问题。

  只是他此刻时间法则之力不足,无法帮助真言宝轮平稳完成转化。

  好在目前这片空间暂时稳定了下来,只要他继续修炼《大五行幻世诀》,凝练更多时间法则之力,花费些时间总能做到。

  一念及此,韩立的心头就又不禁蒙上了一层阴影,眼下的时间对他来说实在太过宝贵,光阴天璇大阵如果还在正常运转的话,那么他便还有六千年时间可用。

  这样他就还有可能赶在轮回殿行动之前脱身而出,前去营救金童。

  可若是大阵因为钧天日晷的剥离已经停摆,那么他便是要真的被困在这灵域空间内数千年,甚至数万年了。

  可不管如何,眼下没有别的法子可用,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心中计定后,韩立便不再犹豫,盘膝坐了下来,双手掐动法诀,继续修炼起来。

  ……

  时光荏苒,一晃又过去数千年。

  韩立灵域之内金光充盈,到处充满了时间法则气息。

  此时的韩立一袭青袍,头发散乱的盘膝坐于地面,仰头望着天空那轮高悬的金色圆月,双眼之中满是不解之色。

  “明明已经趋于圆融,就连真言宝轮也进入了天人境的层次,可为何……”他目光偏移,环视着四周仍旧闭锁的灵域,喃喃自语道。

  即便促使了钧天日晷与真言宝轮的融合,韩立却依旧无法离开这片灵域空间。

  “难道还是不够?”韩立心中疑惑,口中喃喃自语。

  ……

  眨眼之间,又过去了数千年。

  光阴天璇大阵的仙元石早该消耗完毕,真言宝轮也已经由虚转实了,按说灵域空间早该恢复正常了,可结果韩立依旧被困于此。

  这数千年以来,他除了修行便修行,勤恳不辍,灵域内的变化越来越多了起来。

  只见当中地面之上山峦起伏,已经出现了山脉的雏形,与最开始的金沙模样相比,眼下的山形更加凝实,虽然不似其上生长的青色山林那般真实,却也与过往有了极大不同,显然也已经进入了造物境。

  而那条光阴长河依旧还是保持着原本的模样,显得虚无空洞,显然还没能和山峦一样,迈入造物境的门槛。

  “为什么……为什么……”韩立头发散乱,神情癫狂,仰天咆哮道。

  一语喝罢,他身形一跃而起,抬起一拳,朝着自己的灵域空间上猛砸了过去。

  只见其拳端之上金光喷涌,一道巨大的金色拳影凝聚而出,朝着灵域上撞击而去,发出一声震天轰鸣。

  然而,那层淡金色的光幕上却只是剧烈震荡了片刻,便化做一层层金色光纹,随着不断的荡漾抵消,最终消失不见了。

  韩立发泄过一拳后,心中郁闷消散掉不少,落地后重新坐了下来,既然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再怎样暴怒也都于事无补,还不如继续修炼。

  “或许等到其余几种时间法则具象之物,也都进入造物境后,就能打破眼下的困境了?”韩立百思不得其解之余,在心中这样告诉自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