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瞬息万年

  岁月悠悠,辗转又过去九万余年。

  花枝空间内的一应景物环境好似被凝固住了一样,没有产生丝毫的变化。

  韩立依旧盘膝坐在他的灵域空间内,此时的他满脸黑色胡须,双目之中古井无波,显得沧桑无比。

  灵域空间的禁锢远比他之前想象的还要严重,早在两万年前,他的五种时间法则具象之物就已经全部完成了造物,他的灵域也彻底进入造物境。

  其中真言宝轮和东乙神木更是直接实化,达到了天人境层次。

  只是这种不平衡的状态至今难破,他的灵域空间异常状态,也就无法解除。

  “成败在此一举了,就看你的了。”韩立微微抬起头颅,双目一凝,口中低吟一声。

  其话音刚落,单手一扬起,身前一道金光亮起,一展莲花宝灯便飞射而出,直接越过了真言宝轮,来到了灵域空间最上端。

  此灯不是他物,而正是韩立历尽千辛万苦,才从岁月塔中得来的宝物岁月神灯。

  在那里,无数星辰一般的断时流火散布其上,一明一暗地闪烁着点点光芒。

  随着岁月神灯悬于高空,无数星火像是瞬间被点燃了一样,无数星辰光芒开始飞速收缩,最终凝于一处,化作一团金色火焰飞舞而下,落在了神灯灯盏之中。

  “哗”的一声轻响。

  岁月神灯之上瞬间亮起耀眼金光,灯身上的无数符纹闪亮,一枚接着一枚飞射而出,掠于高空之上,隐没在了灵域光幕之中。

  紧接着,就见整个神灯也随之开始变得虚化起来,其通体骤然一亮,直接化做了无数萤火一样光电,朝着高空而去,追随着那些符纹落于光幕之中。

  韩立举目望去,就见头顶上方一轮圆月孤悬,万千星光点缀,竟是美的令人目眩。

  他心中一动,体内大五行幻世诀功法全力运转起来,心神分出千思万绪与自己的灵域沟通一处,用心感受着灵域内的每一处变化。

  黄沙凝聚的峰峦起伏不定,在东乙神木林的覆盖下,已经覆上一层青翠之色,看起来处处都是勃勃生机。

  那条光阴河流依旧只有虚幻光芒,故而流淌在山峦之间,总好似漂浮其上,显得不是那么真切,却也渐渐有了与山相依,与山相容的气息。

  韩立心知,等到再找齐水属性时间法则之物和土属性时间法则之物,将它们也熔炼于灵域空间之内,便可使整个灵域空间内五行想通,达到相生共融的境界。

  那时候他的灵域空间,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人境。

  “来吧,就让我看看你有多顽固吧。”韩立心中怒号一声,双手骤然一挥。

  只见其头顶上方,那轮圆月顿时金光大作,洒下万道光芒,身下大地亦随之颤抖不已,东乙神木林中无数枝丫藤蔓疯长,朝着地底延伸而去。

  只是金光所及范围,也不过灵域范围之内,再往外去就无法保持威能,自动消散为天地间的寸寸金缕游丝了。

  而两生树的根系也只能触及到灵域的边界范围,稍稍出界进入真实大地之上,便好似灵力不济,开始干枯萎缩起来。

  对于这两种状况,韩立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因为之前他就已经多番尝试过。

  他是想着,若是能够突破到灵域之外,破坏掉导致这方空间发生异变的光阴天璇大阵,那么便有可能会打破眼下的僵局。

  而若非是蕴含有强大时间法则之力的攻击,根本无法穿透灵域空间封锁,韩立的五种时间法则具象之物又都已经与灵域相融,故而他也只能借助灵域本身的力量。

  只是真言宝轮和东乙神木本就不以攻伐之力见长,所以韩立才又花了大量时间完成断时火把的造物,继而将威力绝伦的岁月神灯融入其中。

  “给我落……”韩立口中一声爆喝。

  只见漫天火光一闪,无数星火脱离光幕,朝着下方坠落而来。

  在阵阵呼啸声中,断时流火所化的星火不断涨大,竟是化作了一枚枚巨大无比的火焰巨球,如同火雨流星一般坠落而至。

  “轰隆隆……”

  一阵剧烈爆鸣之声响起,韩立的灵域空间顿时混乱一片。

  幻辰沙凝成的山脉顿时山石崩裂,破碎不堪,化作一片金黄色的尘埃弥漫开来。

  灵域空间的边界光幕只是一瞬,便被直接攻破,下方的地面也随之被这股强大力量击溃,大片土地翻涌而起,一直朝着竹楼方向冲击而去。

  原本布置在那里的一处阵枢,顿时遭到破坏,整个光阴天璇大阵光芒一闪,随即停止了运转。

  紧接着,韩立就看到头顶上方的圆月模样的真言宝轮上,一个属于钧天日晷的符纹闪烁了一下,随即熄灭了下去,其上释放出来的时间法则之力,也随之极速缩减了下来。

  灵域空间骤然一闪,范围再次扩张开来,将整个花枝空间重新囊括了进去。

  韩立只觉得周身一松,那股笼罩四周的古怪禁制波动,终于消失不见了。

  他心中先是一喜,继而又有些后悔。

  若不是他之前闭关一时贪心,催动了灵域空间的造物进程,从而一发不可收拾地被困在了灵域当中,他也不会错过搭救金童的时机。

  “眼下只怕小白也已经被白泽召回了吧?”韩立叹息一声,说道。

  说罢,他一挥手收起了灵域,走向竹楼那边,开始将布置光阴天璇大阵的物件重新收集起来。

  他来到竹林前,目光忽然一闪,弯腰拾起一块布置在阵枢上的仙元石。

  “怎么会?”一番打量后,韩立不禁有些惊疑道。

  只见那块仙元石上虽然灵光暗淡,却并没有变作灰白之色,可见其上竟然还有仙灵力残存。

  韩立正疑惑间,就见竹楼大门忽然打开,小白突然从门内冲了出来。

  “主人,你这是怎么回事啊,待在花枝空间里不出去,还把门儿都关上了,我想进还进不来?”小白一看见韩立,就一股脑地抱怨道。

  可当他看到韩立满脸沧桑的络腮胡子,眉头就不禁紧皱了起来。

  “你……你怎么还没回蛮荒?”韩立疑惑道。

  “这才过去没几年,干嘛要回蛮荒呀?主人你没事吧……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连花枝空间的门都锁上了?”小白也察觉到了不对劲,说道。

  他的眼中多有警惕之色,还以为韩立闭关走火入魔,搞坏了神智。

  韩立听了小白的话,眉头紧皱,心中隐隐有了猜测,便将之前闭关的情况,大致与小白说了一通。

  “两千年,再有两千年,后面又来了九万多年,这差不多该有十万多年了,按你之前说的光阴天璇大阵的时差路数,对不上啊……”小白扳着手指头,数道。

  “外面过去了多少年?”韩立眉头一皱,问道。

  “前后不到五十年啊。”小白伸出了一个巴掌,答道。

  “五十年……”韩立一听此言,顿时呆在了原地,久久不敢置信。

  小白见此情景,越发相信自己的判断,觉得韩立一定是走火入魔烧坏了脑子了。

  只是这时,他突然注意到韩立身上的气息变化,双目陡然一亮,惊喜叫道:

  “主人,你到大罗境了?”

  “怪不得仙元石里还有仙灵力,这就说得通了……”韩立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一惊,回过神来,点了点头,自顾自说道。

  “你在说什么啊?我被你越说越糊涂了。”小白疑惑道。

  “光阴天璇大阵的时差转换不过百倍,所以在灵域发生异变之前的四千年里,外界过去了四十年。可在异变发生之后,不知为何,大阵的时差转换效率大大提高,直接变作了万倍。所以最后那十年里,我在阵中度过了近乎十万年。”韩立目光一凝,解释道。

  小白被韩立口中这些数字的转换,搞得有些头脑发昏,不过他也听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韩立之前的十年里,竟是进行了十万年的修行,心中自是惊骇不已。

  “这光阴天璇大阵竟然有如此威能?”小白惊叫道。

  “此次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成就的,而我自己也被困在其中,差点无法出来。”韩立惊喜之余,又有些后怕,缓缓说道。

  “福兮祸所依,只要结局是好的就好了。”小白笑着道。

  韩立闻言,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心里却在盘算着若是日后能够将这种巧合复制,那对于修炼来说可就是天大的利好。

  “对了,精炎童子呢?”韩立问道。

  “还在外面警戒呢,我见花枝空间的禁制解除了,就先进来看看。”小白说道。

  “害你们担心了。”韩立轻叹了口气,笑道。

  “嘿嘿,进阶大罗境感觉怎么样?”小白笑着问道。

  “先前的修行出了些岔子,我的灵域尚不稳固,既然时间还有,你就再帮我护法一段时间,让我稳固一下修为。”韩立说道。

  “没问题!那我出去告诉那小家伙一声,他也很担心你呢。”小白说道。

  “好。”韩立笑着点了点头。

  小白离开之后,韩立心念一动,一层淡金色光幕随即扩张开来,将整个花枝空间都笼罩在了当中。

  而随着他手腕拧转,打了一个响指,灵域之内顿时物换景移,月出星落,山河聚陷,树影摇曳,整个灵域内时间法则气息顿时变得浓郁至极。

  韩立在其间行走,几乎无需时间,只要一个念头,便可山河转换,瞬间移动。

  他又稍作了些其他尝试,对自己灵域也更熟悉了几分,心中对接下来的九元观之行,也多了几分把握。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