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意外连连

  赤梦看着身下凭空出现的滚滚金色河流,眼中闪过一抹意外之色。

  “没想到你已经凝练出了造物境灵域,可惜只是区区一条河流,还不是最纯正的水属性法则之力,能耐我何?哈哈……”赤梦笑道。

  只是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

  四周虚空之中,一阵阵强烈的时间法则波动传来,一座山势起伏的逶迤山脉浮现而出,青色林木覆盖其上,一轮似金乌骄阳,又似蟾宫月亮的金色圆光高悬天幕,四周似乎还有星星点点火光映照其中。

  “怎么可能?你不过大罗初期境界,怎么可能凝练出如此完备的造物境灵域?”赤梦神色骤变,满眼地不可置信之色。

  要知道,灵域的凝练从来都不是什么轻而易举的事情,非但要花费大量心力和时间以外,还需要更多的资源和机缘。

  寻常之人,即便是造物化灵,也只能形成许多原始单一的景物和域灵,她的岩浆瀑布和火焰巨人便是如此,向韩立这般凝练出山水日月,星辰月亮形态的,实在罕见。

  这一下,就连赤梦也不得不认真审视起韩立的实力来了。

  “蓝颜,你也来帮忙。”赤梦心中念头电转,扭头看了一眼一直留在原地的蓝颜,喝道。

  后者闻言,却没有立即动身,身形晃了一晃,显得有些踌躇。

  “别忘了你所求之事!”赤梦冷声道。

  蓝颜听闻此言,眼中闪过一抹无奈之色,只好飞身而起,直奔这边而来。

  韩立见状,眉头微微一蹙。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一道炫目白光忽然一闪,小白只觉得双目被强光刺了一下,不禁一花。

  在韩立灵域空间的压制之下,赤梦的婀娜身影硬是不受约束一般,瞬间闪身而至。

  其手掌一抬之下,一道半透明光罩,忽然从头顶当头罩下,瞬间就将韩立两人笼罩了进去。

  赤梦见状一喜,双手一掐法诀,那半透明光罩上的九条赤红晶龙就立即活了过来,张口吐出龙息火焰,朝着光罩内的两个人影身上涌去。

  “啊……”一声惨呼响起。

  赤梦神色骤变,忙停了九龙神火罩的威能,结果就看到自己带来的两名黑袍人,正被透明光罩笼罩其中,身上黑袍已经烧毁,显得颇为凄惨。

  “怎么回事?”赤梦惊疑道。

  “已经吃过一次亏,怎么可能再吃一次?”韩立带有讥讽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话音刚落,韩立的身上便有一层金光流溢,一步跨出后,瞬间就来到了赤梦身前。

  其手中一柄青竹蜂云剑骤然斩出,剑身之上金雷翻滚,电丝狂涌。

  “好快……”赤梦只觉得眼前一花,韩立的剑锋就已经到了她的脖颈前。

  她只来得及竖起一掌挡在身侧,就被韩立一剑打飞了出去。

  赤梦浑身麻痹,手背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身形翻滚之下飞出千丈,才终于稳住身形。

  然而,还不等她有丝毫喘息之机,高空之上顿时火光冲天,一枚枚大如磨盘的火雨流星从天而降,朝着她坠落而来。

  赤梦心中一紧,身形刚想移动,却发现脚脖处不知何时被一根根青色藤蔓缠绕,竟是丝毫动弹不得。

  她想要施法解除控制,却发现自己的速度变得迟缓至极,结印根本来不及。

  千钧一发之际,她只能爆喝一声,浑身气息顿时暴涨,整个人被一圈由内而生的炽烈火焰包裹缠绕。

  这火焰乃是她的元婴真火,刚一释放,就引来火焰灵域响应,四周的岩浆瀑布顿时聚拢而来,倒冲而上,与漫天流星火雨冲撞在了一起。

  缠绕在其脚踝处的青色藤蔓,也被这火焰逼退。

  赤梦刚一恢复自由,身形立马高飞而起,想要远离身旁的青色树林。

  时至此刻,她终于发现,韩立的时间灵域,并非是简简单单的造物境,其竟然有部分天人境灵域的威能。

  再这样下去,她也难保不会阴沟里翻了船。

  “你们二人愣着干什么,还不释放你们的灵域,抵消他灵域的影响。”赤梦收回九龙神火罩,对那两人爆喝道。

  那两人哪里不知道利害,彼此对视了一眼,双手一合,竟是联手施展起了灵域。

  只见一层黑色光芒从两人身上亮起,融合成了一片黑色光幕扩张开来,同时也与韩立两人的灵域重合在了一起。

  黑色光幕笼罩之下,方圆千里大地轰然一震,所有山川河流一沉,地陷十丈。

  韩立的身形,也忍不住微微朝下坠落一丈。

  另一边,小白也抵受不住这股强大重力的压迫,落向了地面。

  远处啼魂正与那位溪棠长老厮杀一处,其周身暗红光芒涌动,一身气息十分恐怖。

  那位精于阴魂法则的长老与之对峙,面目之上生出一层白骨,看起来就好似恶鬼一般,手里的黑色短笛吹奏之下,邪音漫天。

  本就已经龟裂的大地上,丝丝缕缕漆黑雾气从地下冒出,一座巨大城池浮现而出。

  城池之上生满荆棘尖刺,处处悬挂人骨头颅,城头匾额处以古篆字体书写着“酆都”二字,上面血光缠绕,不断传来阵阵浓郁至极的阴煞气息。

  溪棠长老站立于城池之上,手中黑色短笛声调越发尖锐难听起来。

  随着阵阵邪音响起,“酆都”鬼城阴门大开,浓郁黑气滚滚而出,无数狰狞恐怖的阴煞鬼物狂涌而出,纷纷朝着啼魂冲了过来。

  一时间,半天天空都被阴云遮蔽,寒煞之气席卷而过,地面浮现出一层白霜。

  啼魂见此,非但不惧,反而有些兴奋的舔了一下嘴唇。

  其身形不退反进,如一骑战将阵前凿阵一样,径直冲入了万鬼大军之中,手中幽冥鬼爪上下挥舞,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道黑色雷电般的鬼爪印痕,直将万千厉鬼撕成碎片。

  啼魂对于幽冥鬼爪的使用越发得心应手,此物在她手中的威能也越来越大,其所过之处虚空撕裂,万鬼哀鸣,简直所向披靡。

  万鬼所化之阴魂鬼气,不等消散在天地间,就被啼魂一鼻一息之间收入了体内,万鬼大军竟然都根本挡不住他一人。

  与之相隔不远处,曲鳞正杀到了剑丘长老身前,后者立即横剑一扫斩向了他的脖颈。

  曲鳞则是直接身形一矮,张口朝着那柄不知品级,但肯定是仙器无疑的金色长剑。

  只听“卡吧”一声脆响。

  那柄金色长剑竟是当场碎裂,被曲鳞一口咬出一个碗口大小的豁口。

  “你找死……”剑丘长老心疼不已,勃然大怒道。

  曲鳞却是神色冷淡地退了开来,一口一口嚼着口中的金剑残片,将之吞入了腹中。

  他抬眼望了韩立那边一眼,神色也有些复杂,着实没想到今日救他脱困的,竟然会是此人?

  韩立那边交战正酣,那两名黑袍人联合施展重力法则灵域,顿时将韩立的时间灵域威能抵消不少,使得其移动速度减缓不少。

  这时,赤梦稍得喘息,便再次欺身而上,双手法诀掐动,灵域之内八条岩浆瀑布随即被其调动而至,化作一道巨大的岩浆漩涡,朝着韩立吞没了过去。

  岩浆漩涡之中除了灼热火力,当中竟还有一股强大的吸引之力,韩立被这股力量撕扯着,眼看就要朝漩涡中心掉落而去。

  韩立脸上全无惧色,随手一挥之下,他的领域内便地动山摇,那座逶迤山脉竟是悬空而起,直接横移了过来,朝着身下镇压而去。

  其所过之处,时间涟漪层层蔓延,火焰漩涡被当下大半,而那两名黑袍人也在山岳镇压范围之内。

  他们只觉得神识一阵迟滞,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山岳从天而降,直接镇压了下去。

  山岳为虚,并未化实,故而并没有多么沉重,但其上生长着的东乙神木却早已化实,其根系从山根之中探索而出,将那两名黑袍人直接缠了进去。

  丝丝缕缕的纤细根系,直接刺破黑袍人的皮肤,扎根进入了其血脉之中,使得两人惨呼一声后,便直接没了动静,联手施展的灵域也随之消失不见。

  赤梦瞧见这一幕,神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她再一看另一边,发现剑丘和溪棠两人也正陷入苦战,并且纷纷落入下风,口中怒喝道:“区区大罗初期,竟能让本座如此狼狈,今日不杀你,我便再无脸面在天庭立足。”

  一语说罢,她双手猛然一挥,周围虚空顿时火光大盛,所有天地元气都在这一瞬间被焚烧一空,仿佛四周都隔离出来一片真空地带。

  赤梦周身赤焰缠绕,一头火发冲天而起,双目之中金焰喷涌,看起来就像是远古的火焰神祇一样,浑身上下充满了令人心悸的恐怖波动。

  只见其随手一挥,一片花瓣一样的金焰就从虚空中飞出,直接打向韩立。

  后者则是运转天煞镇狱功,一拳回击而去,在虚空中凝出一道巨大拳影与火焰花瓣撞击在了一起,发出一声爆鸣。

  然而爆鸣声落下时,那金焰花瓣已经从拳影中烧穿一个打洞,直接打向了韩立。

  韩立眉头微微一皱,手腕一转,一柄青竹蜂云剑骤然一斩,金色雷光疾射而至,才讲花瓣金焰披散开来。

  可还不等他欣喜,前方虚空就传来一阵异样波动。

  只见赤梦身后浮现出一朵巨大无比的金焰花朵,其片片叶瓣悬在身后,看起来既像是孔雀开屏出的翎羽,又像是观音张开的千手。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