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惊退

  “能让我使出焚天炎地,你足以自傲了。现在,你可以死了。”赤梦口中喝道。

  此时的她,双目化为了两团耀眼红光,其中仿佛有无尽焰海翻腾,如同天上烈日一般,让人不敢直视。

  下一刻,其身后火焰巨花光芒大作,无数金焰花瓣飞卷而至,火光映满天穹。

  以其为中心,方圆万里虚空内温度急骤攀升,连空气都变得模糊焦灼,尤其是距其近处,四周地面龟裂赤红,使人置身其中仿若处于焚天炼狱一般,连呼吸都变得困难无比。

  韩立面上神色不变,双目只是一凝,之前扩张千里的灵域骤然一收,只将身外数十丈的范围笼罩了进去。

  只见他双手法诀一掐,头顶上方的那轮圆月就立即旋转起来,其上绽放出无数道金色光线,大地之上山峦起伏,扬起漫天金沙。

  紧接着,山上林木好似被风摇曳,飒飒作响,光阴之水也随之流淌而至,高空天穹上,更是映满漫天火光,整个时间灵域内,气息顿时一变。

  那些飞射而至的金焰花瓣,能够烧穿虚空,故而速度极快,可面对韩立的时间灵域时,便终究是慢了一步。

  只见其飞入韩立灵域范围内的瞬间,火焰金光顿时一颤,前进速度瞬间慢了下来,其上竟然有丝丝缕缕细微的火苗从花瓣上分离开来,一点一点消散虚空。

  短短数十丈距离,对于这些金焰花瓣来说,竟然好似变作了一道无形天堑,令其难以跨越,其每一寸前进之下,便有一部分火焰被分离,力量和威势都减弱了下来。

  等到这些花瓣千辛万苦到了韩立身前时,就只剩下一点萤火般的微弱光芒了。

  “怎么可能……”赤梦心中大骇。

  在她看来,是韩立的灵域空间,一点点消耗掉了自己的火焰威能。

  可韩立却知道,这些火焰的威能不是被消耗掉了,而是被他五行幻世的力量分解,使得其时间倒退到了凝成之初的状态。

  这就像是韩立初次见到那面时空晶壁时的模样,进入五行幻世中的外物,都会被其中强大无比的时间力量推拒着,倒退分解成本源初始的模样。

  “你输了……”

  韩立冷笑一声,一步跨出后,几乎瞬间就来到了赤梦身前。

  她知道时间法则作为三大至尊法则之一,天然是要高出其余法则一等的,可却丝毫没有料到眼前这种近乎碾压式的优势,心中悚然之余,已经没了战意。

  其身上火焰一卷,身形骤然拔高,作势就要离去。

  “哪里走?”

  韩立冷笑一声,灵域再次扩张万里,瞬间将其包裹了进去。

  高空孤悬的圆月随之飞落而下,朝着赤梦追击而去。

  真言宝轮所化的圆月,越是与之靠近,其上传出的束缚之力就越强,赤梦感觉到那股力量越来越近,而自己的速度则越来越慢时,神色越发难看起来。

  此刻她已经顾及不到其他,只好抬手一点眉心,口中轻吟一声:“破。”

  随着其话音响起,被韩立灵域山岳镇压下方的两名黑袍人眉心处,也随之亮起一道火焰印记,一股狂暴的火焰力量随之从中狂涌而出。

  “轰隆”一声爆鸣响起。

  两名黑袍人的身躯顿时爆裂开来,化作一道球形火焰炸裂四方。

  滚滚激烈气浪席卷而出,韩立的灵域山岳顿时化为了无数金色沙砾飞散开来,其上东乙神木林也随之崩毁一片,到处都是焦黑火灼痕迹。

  韩立与灵域气机相连,立即受到波及,胸口处一阵沉闷,嘴角随之溢出一缕鲜血来。

  可就是这短暂的耽搁,赤梦便已经化作一道红光,消失在了天际。

  另一边,曲鳞已经结束了战斗,那名为剑丘的修士,在其现出真身后没几个回合,就被他一口吞入了腹中。

  而那位溪棠长老则也已经被啼魂拿下,以幽冥鬼爪抵住了他的丹田和眉心。

  说起来,这位精于阴魂法则的大罗修士,实力其实十分强大,光是他灵域内造物出的“酆都”鬼城,就已经是十分罕见之物,寻常大罗修士也定然不是他的对手。

  只可惜他遇到了啼魂,一个天生的煞星和克星。

  “不要杀他,求求你不要杀他……”这时,一声疾呼传来,却是蓝颜在大声央求。

  “啼魂,先不要杀他,正好要跟他打听些天庭的消息。”韩立见状,眉头一蹙,随即说道。

  啼魂点了点头,眉心出一道竖目浮现而出,从中射出一道暗红光芒,朝着溪棠身上打去,打算先以神魂秘术将之禁锢起来。

  “想要从老夫身上探听消息,休想……”

  不成想那溪棠长老性格竟然如此刚烈,一语说罢,身上就亮起一道诡异黑芒,其右眼整个眼珠瞬间变得漆黑一片。

  一头狰狞鬼物从中陡然蹿出半个身子,张开血盆大口,就朝着溪棠的头颅咬了下去。

  几乎与之同时,溪棠长老的丹田处也亮起一片乌光,眼看就要自爆开来。

  “小心……”韩立惊呼一声。

  啼魂见状,竖目中的诡异红光骤然一闪,身形随之暴退而去。

  下一瞬,一声震天轰鸣再次响起。

  一道黑色光柱冲天而起,化作一道巨大的黑色龙卷风暴,席卷开来。

  霎时间风云突变,天昏地暗,一股无形的强大力量将四周空间笼罩,令人无法脱逃。

  大罗修士自爆丹田元婴的威力,足以引动天地异象。

  混乱之中,韩立的身影在风暴边缘极速穿梭,将小白,啼魂,蓝颜和曲鳞分别带了出来,以仙灵力做绳索将他们与自己连接在了一起。

  虚空之中一阵轰鸣声响起,大片银色雷电从天而降,化作一座雷电光阵,将他们笼罩其中,一闪之下便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茫茫天地间,只剩下狂暴的气流和混乱的虚空涟漪到处肆虐,经久不息。

  ……

  鎏金城外,一处山谷中有一条地下暗河,里面空间颇为宽敞。

  以雷阵之术传送离开的韩立等人,此刻便出现在了暗河所处的地下空间中。

  “韩道友,此番搭救之恩,曲某铭记五内,日后若有机会,定然相报。”曲鳞冲韩立一抱拳,说道。

  “我也是中途路过,没想到会碰到。只是不知这天庭之人,为何要追杀于你,莫非还是因为岁月塔一事?”韩立疑惑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这伙人追过来没说几句,就动起了手,倒是未曾提过所谓何事。不过他们追捕于我也不是第一次了,也没什么稀奇。”曲鳞略一思索,说道。

  韩立听闻此言,目光一转,看向一旁有些失魂落魄地蓝颜,问道:

  “蓝颜道友,你不是九元观的人么,又是为何会和天庭这些人搅在一起?”

  “我,我是为了救我哥哥……”蓝颜闻言,回过神来,满脸苦涩道。

  “蓝元子……到底是怎么回事?”韩立眉头一蹙,问道。

  “哥哥他如今只剩下一缕神魂,我回到宗门后尝试了很多方法救他,结果失败了。之后听闻溪棠长老,就是那个修炼阴魂法则的大罗修士,他有办法复活哥哥,我便主动去找了他,请求他出手施救。他们得知我曾在岁月塔中见过曲鳞,记得曲鳞的气息,便借此由赤梦施展秘术追捕曲鳞,所以我才会与他们在一起。”蓝颜叹息一声,缓缓说道。

  曲鳞闻言,瞥了一眼蓝颜,眼中隐隐流露出几分杀意。

  “你可知天庭这些人为什么抓捕曲鳞道友?”韩立眉头一挑,问道。

  “他们只是要利用于我,具体有什么计划,自然不会说与我听。”蓝颜说道。

  “韩道友,你可还记得之前在岁月塔遇到的淮阳子那些人?”曲鳞忽然开口问道。

  韩立闻言,略一思索,眼中闪过一抹古怪神色。

  “你是说,此番他们抓捕你的目的和之前或许一样,只是为了完成当年没有完成的事,抽取你体内的法则之丝?”韩立说道。

  “是不是这个目的,探查一下就知道了。”这时,啼魂忽然开口说道。

  “探查……”众人一阵疑惑,朝她看去。

  只见啼魂露出一抹狡黠笑意,并指朝自己眉心处一点,一枚竖目随即浮现其间,从中射出一道暗红光芒。

  光芒当中,正有一道残魂被一条暗红锁链捆绑,挣扎不已。

  韩立定睛一看,却见那残魂面目,与那位溪棠长老一模一样。

  “他的元婴都已经炸裂,先前更是唤出恶鬼吞噬了自己的神魂,你是怎么弄到这缕残魂的?”曲鳞见状,也有些惊讶道。

  “我自有妙招。”啼魂颇为自得道。

  曲鳞见她不肯言说,便也不再追问,只是眼中疑惑之色半分不减。

  “她的真身乃是刑兽,精于阴魂法则,做到此事,其实不难。”韩立笑着解释了一句。

  一旁的蓝颜听闻此言,双目顿时一亮,看向啼魂,欲言又止。

  她的神情变化全都落在了韩立眼中,韩立没有说什么,只是对啼魂说道:“探查一下吧,看看能发现些什么。”

  “好。”啼魂点了点头,随即眉心处射出一道血色晶丝,直射入了溪棠的残魂之中。

  方才还挣扎不已的残魂,在血色晶丝射入的瞬间便径直不动了,笼罩在其四周的红色光芒也随之消失不见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