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天灾

  “大家的实力都大有长进,不错。”韩立目光在啼魂、小白及精炎童子三者身上逐一看过,点头笑道。

  “主人为我们创造出了如此好的环境,我们若是再不努力修炼,岂不是太对不起您了。”啼魂笑道。

  “主人,怎么突然停止了?”小白却问道。

  他刚刚正在修炼一门秘术,到了关键时刻,却被中途打断,颇觉不甘。

  “万倍的时间差空间,岂是随便就能布置出来的?最近一段时间估计都无法再重新布置出来了。”韩立摇摇头,说道。

  他此刻体内时间道纹尽数变得黯淡,需要时间慢慢恢复,而且……

  韩立转首望向光阴天璇大阵旁的仙元石,已经所剩无几。

  他先前虽然击杀溪棠长老,拿到了他的储物法器,但里面的仙元石却所剩无几,都被其用来购买散魂鬼笛了。

  下一次想要再施展时间差空间,不仅要等时间道纹恢复,还要再筹集相当一大笔仙元石才可。

  “若是恢复到了与外界同样的时间流速,短时间内,怕是难有大的提升了。”小白叹了口气,说道。

  “主人千辛万苦才布置出时间差空间让我们修炼,你不感谢也就罢了,竟敢用这口气说话。”啼魂用散魂鬼笛在小白脑袋上敲打了一下。

  一股鬼啸之音侵入小白脑海,他全身立刻一颤。

  “好疼!”小白的神魂仿佛被恶鬼狠狠咬了一口,痛的他跳脚大叫。

  他想要扑上前报复,但瞄了一眼散魂鬼笛,却又不敢上前。

  “好了,别闹了,虽然布置不出时间差空间,你们便姑且在花枝空间巩固一下修为,我出去看看外面的情况。”韩立拉开小白和啼魂,然后身形一动,离开了花枝空间。

  啼魂和小白只是玩闹,并非真的要动手,韩立走后,二人各自觅地继续坐下修炼。

  韩立来到外面,房间内的那几个道兵还在,并未有任何异常。

  他暗暗点头,朝窗户外面望了一眼。

  下方地面是一片金色山脉,金光闪闪,连其中的树木植被也有许多呈现金色。

  单从这点地形,他也判断不出日月神舟此刻飞到了哪里,于是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不过没过片刻,韩立便又返回了房间。

  刚刚他出去打听了一下,日月神舟已经飞了过半的距离,如果不发生意外,还有十年左右便能抵达九元城。

  韩立也没有再进花枝空间,反正没有了时间差空间,在哪里都是一样,而且待在外面,如果日月神舟有什么异动,也可以随时应对。

  他就在房间的床上盘膝坐了下来,翻手取出了一沓玉简书册。

  这是他在鎏金城收集到的有关大金源仙域和九元观的情报,虽然这些情报都是些旁枝末节,多了解一些总是好的。

  “对了,那个白衣女尼怎么样了?”韩立正要仔细翻阅这些东西,双眉一动,突然记起一事。

  之前一直在花枝空间忙于修炼,他险些将此女给忘了。

  韩立双眸泛起道道紫黑光芒,朝着隔壁望去。

  墙壁内隔壁虽然内含禁制,隔壁房间也布下了禁制,但如何挡得住韩立的九幽魔瞳,其中的情形清楚顿时呈现在了他眼中。

  白衣女尼等人此时只是各自安静而坐,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韩立面露沉吟之色,考虑自己是不是找个机会,直接向白衣女尼求证一下,对方是否就是余梦寒,省的自己在这瞎猜。

  就在此刻,一阵骚动之声从外面传来。

  “嗯,发生什么事情了?”韩某眉梢一挑。

  房间内的墙壁上蓝光一闪,出现一团圆形光影,里面还有一道道蓝色符文,形成一个简易的蓝色法阵。

  “在此敬告诸位道友,一波五级左右的金罡风正在靠近,不过大家不用担心,神舟的防护禁制足以抵御,还请各位道友安静的待在各自房间,莫要四处走动。”一个温和声音从蓝色法阵内传出。

  “金罡风……”韩立目光一闪。

  这些年他也通过各种渠道调查了一些关于大金源仙域之事,对这里也稍微了解了一些,大金源仙域和小金源仙域一样,金属性元气极为丰富。

  正是因为金属性元气太过丰富,偶尔会因为金属性元气动荡,形成一种名为金罡风的天灾。

  金罡风的威力强弱不一,看其等级而定,大金源仙域按照风暴的威力大小,由低到高分为一级到九级。

  五级的金罡风已经颇为强大,不过日月神舟应该承受的住。

  法阵内的声音落下没多久,一阵隆隆巨响之声从远处传来。

  韩立透过窗户朝外面望去,只见远处天际一道金线亮起,接着雷鸣般的巨响滚滚而来,金线转眼间由细变粗,化为一片无边无际的金色风暴。

  风暴所过之处,整个空间都飞沙走石,到处都传来轰隆隆的巨响,下方山峰瞬间土崩瓦解,被碾成平地,无数金色山石被卷入风暴之中,滚滚袭来,速度快的惊人。

  “原来这便是金罡风了,威力果然不小。”韩立喃喃自语。

  就在此刻,日月神舟外壁上蓝光闪烁,一层厚厚蓝色光罩凝聚成型,护住整个舟身。

  蓝色光罩上闪动着无数星辰花纹,很像玄仙的真极之膜,给人一种坚不可摧之感。

  日月神舟上刚刚展开护罩,金色风暴便汹涌而至。

  整个天空蓦然一黯,随后四周一片天崩地裂之声爆发而出,日月神舟猛烈颤抖起来,并且被一下卷飞了出去,从中传出一阵惊叫。

  就在此刻,日月神舟上的禁制符文光芒大盛,仿佛星云般滴溜溜流转不停,很快硬生生在风暴中稳住,继续向前飞驰前进,只是速度迟缓了十倍。

  韩立自然不会被这点小事吓到,展开神识仔细感应外面金罡风内的情况。

  就在此刻,花枝空间光门内人影一花,啼魂身影从里面飞射而出,落在了房间内。

  “主人,我感觉到外面传来一阵恐慌的情绪,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啼魂面色凝重的问道。

  她随即看到飞舟外翻滚的金色风暴,面上露出惊讶之色。

  “只是此仙域的一种特殊天灾,日月神舟骤遇此灾,所以船上乘客有些恐慌罢了。”韩立说道。

  “原来是这样。”啼魂面色一松。

  “啼魂你来了也好,我有一事想要拜托你。隔壁房间有一个女修,颇像我在下界时相识的一个朋友,不过时隔多年,我也无法确信,你能否帮我探查一下?”韩立想到一事,说道。

  以啼魂在神魂上的神通,隔空探查一下金仙修士,应该轻而易举。

  “没问题,是哪个人?”啼魂闻言微微一怔,点头说道。

  “隔壁房间,那个白衣女尼。”韩立一指旁边的房间。

  “是个美人呢,莫非是主人的红颜知己?”啼魂神识朝隔壁一探,小嘴微噘,一双纤细的手指交叉扭结。

  “只是以前一个朋友,并不是十分相熟,否则我自己也能辨认清楚,就不劳你出手了。”韩立摇了摇头,笑道。

  “那我就施法探查一下。”啼魂嘿嘿一声,点头道。

  说着,她两手掐诀挥舞,眉心处涌现出一片幽光,正要扩散而开。

  但就在这时,啼魂面色突然一动,轻咦了一声,停下了手。

  “怎么了?”韩立不由得问道。

  “隔壁那几个人倒是古怪的很,尤其其中一个人,更加有趣。”啼魂微微笑道。

  “有趣?”韩立一怔。

  “估计马上就要动手了,主人如有兴趣,不妨一起来看一下,探查的事情稍后再说。”啼魂神秘一笑。

  韩立被啼魂勾起了兴趣,运转九幽魔瞳朝着隔壁望去。

  隔壁房间之内,白衣女尼等人也都停止了修炼,看着外面汹涌的风暴,面露惊惧之色。

  他们都是金仙修士,如果此刻在外面,只怕瞬间便会骨肉成泥。

  此刻金色风暴越来越大,风暴中开始出现一道道金色风刃浮,斩在日月神舟的蓝色护罩上。

  “砰砰砰……”无数巨大的声音响彻起来,迸发出无穷火光,但是,却丝毫破坏不了那蓝色护罩。

  只是,蓝色护罩虽然能挡得住金色风刃的袭击,却挡不住那震天的巨响。

  巨大声音渗透进日月神舟,乘客中修为较低之人不禁气血翻滚,好不难受。

  白衣女尼等人的房间靠近船壁,声音最响,此刻几人在房间内布置了足足十几层禁制,甚至各自都祭出了仙器护体,可惜在这等天威面前,都没有发挥出多少作用。

  几人面色都很是难看,唯有苦苦运功忍耐。

  “哇!”灰袍老者面色突然一红,喷出一口鲜血,身上气息一阵紊乱。

  “孙道友,你没事吧?”附近的红裙少妇眼见此景,急忙关切询问道。

  黑袍青年循声望去,面上露出担忧之色。

  而白衣女尼美眸一转,神情间却一派平静,并未出现一丝波动。

  三角眼男子也朝灰袍老者瞥了一眼,眼中却闪过一丝轻蔑。

  “无妨,在下前些时日和人斗法,内腹受损,一直没能痊愈,刚刚被这股震荡之力激发了伤势而已。”灰袍老者深吸一口气,摆手说道。

  红裙少妇和黑袍青年闻言,面色一缓。

  “诸位道友,这金罡风还要持续很久,继续这样震荡下去,我们只怕都要受暗伤,在下有一门空间仙器,应该能防护住这股震荡之力。”灰袍老者取出一枚丹药服下,迟疑了一下,突然说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