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三足小鼎

  “空间仙器?太好了,孙道友快施展出来,这声音实在震得我等难受。”红裙少妇立刻说道。

  “孙道友若有神通,还请相助我们一二。”黑袍青年也是满脸痛苦之色,闻言也急忙说道。

  “孙道友刚刚的话里,似乎有未尽之意,这件仙器催动起来,莫非有些麻烦?”三角眼男子闻言,眉头却一皱,开口说道。

  “连道友所言不差,此仙器乃是一件残破的五品仙器,其中禁制受损,运转不易,需得我等五人合力才能催动,而且会损耗不少元气,不知四位是否肯助我一臂之力?”灰袍老者说道。

  “损耗一些元气,总比在这里忍耐受苦强。”三角眼男子闻言眸中闪过一丝贪婪,但立刻便隐没消失,说道。

  红裙少妇和黑袍青年也立刻点头表示同意,只有白衣女尼并未出声。

  “余仙子,你意下如何?”灰袍老者望向白衣女尼。

  白衣女尼秀眉蹙起,似乎有些迟疑。

  不过飞舟外面的金色风刃愈多,传递进来的声音也越来越响,震得她一颗心急速跳动,几乎喘不过来气。

  “既然孙道友的仙器可以让大家免除这震荡之害,小女子自当出力。”白衣女尼开口说道,声音好似泉水叮咚,异常悦耳动听。

  韩立首次听闻此女声音,眼睛一亮。

  这个声音,几乎和当年的余梦寒一模一样。

  长相,名字,声音都如此相似,世间哪有那么多巧合,他现在有九成把握,此女就是余梦寒。

  “好,那我们快些开始。”灰袍老者闻言大喜,张口喷出一物,却是一个暗红色三足小鼎。

  小鼎造型古拙,外壁的一半区域雕刻了简单的花鸟虫鱼等各种图案,笔画粗糙,但却栩栩如生,另一半区域铭印着密密麻麻的古文,一个个都闪闪发光。

  只可惜小鼎一足断裂,略微破坏了其整体韵味。

  韩立上下打量此鼎,也是微微点头,此宝看起来确实不凡。

  不过就在此刻,他身体突然一抖,眼睛死死盯着小鼎上的那些古文,脸上露出奇异的神情,有惊讶,也有兴奋。

  “主人,怎么了?”啼魂察觉韩立的异样,连忙问道。

  但韩立对啼魂的问话,恍若未闻。

  灰袍老者张口喷出一股金光,没入小鼎内,同时两手飞快掐动,暴雨般的法诀从其手中射出,飞入小鼎中。

  鼎口顿时浮现出一股暗红色光芒,仿佛液体般朝着周围扩散而开,只是速度很慢。

  “诸位道友,快助我一臂之力,以仙灵力催鼎!”灰袍老者急声喝道。

  红裙少妇等人听闻此话,抬手一挥,各自打出一道仙灵力,没入三足小鼎中。

  三足小鼎猛烈一震,发出一股强大吞噬之力。

  几人体内仙灵力立刻狂涌而出,几个呼吸间便被吸走了三成。

  好在小鼎的吞噬之力很快变得迟缓,轰的一声,鼎口喷出的暗红光芒大放,瞬间弥漫了整个房间,将五人笼罩在了其中。

  被暗红光芒罩住,外面闷雷般的巨响之声尽数消失不见,白衣女尼等人面色一松。

  “多谢诸位……”灰袍老者转身对其他四人笑道。

  但此刻他身前一道绿影闪过,噗的一声轻响,一柄暗绿色的蛇形小剑洞穿了灰袍老者的小腹。

  一道道绿光从蛇形小剑上腾起,缠绕老者身上。

  灰袍老者全身皮肤瞬间尽数变成绿色,扑通一声,直挺挺倒在了地上,竟然气息全无。

  然后人影一花,那个三角眼男子身影凭空出现在三足小鼎旁,手中爆发出一股黄芒,化为一只黄色大手,将三足小鼎一把抓住。

  一连串的变故兔起鹘落,其他三人此刻才反应过来。

  “姓连的,你做什么?”黑袍青年满脸怒容,大吼出声。

  白衣女尼和红裙少妇也是又惊又怒,却没有说话。

  三角眼男子冷笑一声,也没有理会三人,抓着三足小鼎的黄色大手一动,便要将其收起来。

  但就在此刻,原本弥漫在整个房间的暗红光芒突然塌陷下来,卷住了五人的身体,然后迅疾无比的倒射而回。

  无论是白衣女尼三人,还是三角眼男子,都没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那些暗红光芒没入了小鼎内,消失不见。

  房间之内,只有一个暗红小鼎悬浮在那里。

  就在此刻,房间内虚空波动一起,韩立和啼魂的身影浮现而出。

  韩立此刻神情已经恢复平静,不过仍旧盯着那暗红小鼎上的古文细看。

  “此鼎竟然有收摄的神通,看来不是一件寻常的空间仙器。不过眼下那些人都被收进鼎内,我们现在怎么办?等他们出来吗?”啼魂也打量小鼎,然后问道。

  韩立一言不发,默然片刻后,张口喷出一团青色火焰,包裹住三足小鼎狠狠煅烧起来。

  ……

  白衣女尼等人眼前一花,下一刻出现暗红色空间内。

  这个空间面积不小,足有二三十里大小,地面和天空都呈现出暗红色,给人一种很大的压力,空气中荡漾着一股阴寒的气息,更让他们觉得难受。

  几人此刻出现在地面的一处广场上,广场周围耸立了九座数十丈高的暗红色石碑,上面铭刻了一道道复杂的阵纹,似乎是一座大阵。

  只可惜有三座石碑断裂,上面的阵纹也随之崩溃。

  广场附近是一座座高大建筑,将这处暗红色空间几乎占满,不过那些建筑基本也都坍塌,地面上还有许多大坑和巨大的地缝,这里似乎经历过一场极为惨烈的大战。

  四人乍逢此变,都是大惊,顾不上争斗,朝着周围打量。

  就在此刻,灰袍老者的尸体,突然充气般鼓胀起来,转眼间化为一个丈许大小的血色肉瘤,鲜血淋漓,间或还夹杂着一块块绿色斑点,看起来极为可怖。

  三角眼男子四人看到此景,面色大变,急忙各自向后倒射而出。

  但血色肉瘤突然活了过来,滴溜溜翻滚,却朝着三角眼男子追去,速度竟然比三角眼男子还快,转眼间追到其身后十几丈的距离。

  三角眼男子大吃一惊,身上绿芒一闪,再次转了一个方向,朝着左后方爆射而去,百忙之中又屈指一点。

  一道绿光从其袖中射出,又是那柄绿色蛇剑飞射而出,一抖之下,化为一道百丈大小绿色剑光,斩在血色肉瘤上。

  哪知剑光尚未斩到肉瘤,肉瘤已经猛地爆裂而开,滚滚猛烈的血色气浪夹杂着一块块残肢碎肉,席卷附近数百丈的范围。

  三角眼男子心中大惊,张口吐出一团黑光,化为一面花纹古朴的黑色盾牌,挡在前身处。

  而下一刻,一声轰鸣响起,爆裂的血色气浪席卷而至,将三角眼男子连人带盾向后炸飞了数千丈之远。

  黑色盾牌虽然挡住了血色气浪,但其中蕴含的威能却也将三角眼男子震得气血翻滚。

  他正要运功按捺下去,一股冷气从背后袭来,却是九口金刀不知从哪里电射而至,已经到了他身后三尺距离。

  金刀薄如蝉翼,刀柄处是一个奇异的双头野兽浮雕,通体散发出森冷无比的气息。

  三角眼男子大骇,双肩一抖,一条绿色光帐从他身上飞出,迎向那九口金刀,同时人再次朝着旁边横移躲闪。

  但就在此刻,九口金刀刀柄出的双头兽浮雕突然大口一张,九股金色音波无声喷出,笼罩住三角眼男子。

  三角眼男子面上顿时露出痛苦之色,身形为之一滞。

  就在此刻,九口金刀刀光暴涨,并且彼此交错,化为一座金色刀阵,将那条绿色光帐包裹其中,猛地一绞。

  只听嗤啦一声,绿色光帐顿时被撕裂而开,化为片片碎布。

  金色刀阵随即包裹住三角眼男子,再次一绞,登时将其身体斩成七八截,鲜血泼洒而开。

  一团绿光从三角眼男子的残肢血雨中射出,如电朝着远处逃去,却是三角眼男子的元婴。

  但就在此刻,一个人影凭空出现在前面,挥手发出一只金色手掌,一把抓住绿色元婴,正是那黑袍青年。

  “哈哈!连岩,你先前竟敢对本少爷颐指气使,今日终于落在了我的手中,看你还敢嚣张!我要把你魂魄摄出,放在阴火上煎熬百年,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黑袍青年满脸狰狞的看着那绿色元婴,哈哈大笑,得意无比。

  远处的白衣女尼看到黑袍青年满脸狰狞的模样,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抹厌恶,但还是将其压下,和红裙少妇联袂飞了过去。

  “铁道友,连岩贪婪卑鄙,偷袭杀害了孙道友,死有余辜。不过此地处处透着古怪,我们还是先联手探查一下的好。”白衣女尼说道。

  “没错。”黑袍青年急忙端正神情,将手中绿色元婴和九口金刀收了起来。

  他挥手发出一股金光,卷向三角眼男子残躯上的储物法器和那柄绿色蛇剑。

  但就在这时,广场地面上突然涌出一片暗红光芒,随即又一闪消失,三角眼男子的残躯,还有那柄绿色蛇剑都消失无踪。

  黑袍青年发出的金光卷了个空,顿时一怔。

  白衣女尼俏脸也是微变,目光朝着周围急急打量。

  “连岩确实该死,不过探查此地情况就不必了,两位还是束手就擒吧。”一个声音突然响起,随即前方虚空一花,现出一个人影,赫然却是那个灰袍老者,含笑说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