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了因果

  “孙道友,你不是被连岩斩杀了吗?”黑袍青年看到老者,满脸惊愕之色。

  “两位……”白衣女尼面上也是一惊,随即回忆起灰袍老者的话,神情豁然一变。

  她身形一晃化为一道白影,朝着旁边急射而去。

  一道纤细红光擦着她的身体飞了过去,并未打中。

  黑袍青年背后也出现一道纤细红光,洞穿了他的胸膛。

  “砰”的一声,黑袍青年胸膛炸出一个大洞,口中鲜血狂喷,倒在了地上,气息一阵紊乱。

  两人后方,红裙少妇此刻面无表情的放下了手,双手之上仍旧残留着道道红光。

  “你们是一伙的!”白衣女尼的身影一晃在数百丈外出现,柳眉倒竖的喝道。

  “呵呵,余仙子果然聪慧,不过这里是我的地盘,你再如何挣扎也是无用。”灰袍老者淡笑一声,抬手一挥。

  广场周围的六座石碑上的阵纹猛地亮起,嗤嗤锐啸声中,无数道暗红光芒从石碑上射出,交织成一张巨大光网,朝着白衣女尼罩下。

  与此同时,一座石碑上浮现出一张巨大怪脸浮雕,青面獠牙,仿佛恶鬼一般。

  怪脸大口一张,喷出一道暗红光芒,罩住了地上的黑袍青年。

  黑袍青年原本还想挣扎,被光芒罩住,全身立刻动弹不得。

  而白衣女尼眼见此幕,面色大变,身形朝着广场之外射去,同时她身上紫色电光大盛,并且朝着周围扩散而开,转眼间形成一个紫色雷电灵域,将其身形淹没在其中。

  无数道紫色电蛇在灵域内呈漩涡状旋绕起来,漩涡中心区域的电弧更是刺目之极,滋滋作响。

  轰隆雷鸣声中!

  灵域内的紫色雷电倏的聚集到了漩涡中心,下一刻一道刺目雷电剑光从中爆射而出,携带无尽威势,劈在前方的暗红光网上。

  “嗤啦”一声!

  暗红光网顿时被撕裂出一道缝隙,白衣女尼从灵域内飞出,眼看便要从那道缝隙飞射出去。

  “倒是小瞧了你,竟已修成了灵域,不过在这里又有什么用?”灰袍老者眉梢一挑,随即洒笑一声,单手前伸,猛地一握拳。

  “轰隆”一声,暗红空间的天空猛地一晃,绽放出一道道暗红光芒,瞬间凝成一座暗红山峰虚影,向下一压。

  轰隆隆!

  一股可怖巨力从天压下,雷电灵域立刻寸寸碎裂,白衣女尼的身形也顿时停住,然后陨石般从天而降,重重砸在了广场之上。

  距离她最近的一座石碑上也浮现出一张巨大怪脸浮雕,张口一吐之下,一道暗红光芒罩住白衣女尼的身体。

  一股诡异力量从暗红光芒中透出,白衣女尼的身体立刻也动弹不得,和黑袍青年一样。

  灰袍老者缓缓从半空落下,站在广场之上。

  红裙少妇也飞落而下,站到了灰袍老者身后。

  此女此刻面无表情,不,应该说是木讷才对,仿佛一具傀儡一般,和之前在外面时灵动妖娆的模样形成鲜明对比。

  “孙重山,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吧,你千方百计将我们骗进这个空间,究竟想做什么?”白衣女尼看了红裙少妇一眼,沉声喝道。

  灰袍老者没有理会白衣女尼的质问,挥手一招。

  他身前光芒一闪,一个黑色储物戒指和一柄绿色蛇剑浮现而出,正是三角眼男子之物。

  与此同时,白衣女尼和黑袍青年身上的储物法器也飞了出去,落在灰袍老者手中。

  “不错,不错,大丰收啊!”老者神识一探几人的储物法器,面上喜色更重。

  “你想要谋财害命?莫要忘了,日月神舟制度严谨,登船下船,都需要核实每个房间内修士的身份和人数。你在这里杀了我们,之后下船时人数不够,日月盟不会放过你的。”白衣女尼眼见此景,沉声喝道。

  黑袍青年面色也瞬间煞白一片。

  “嘿嘿,余仙子不用担心,我不会杀了几位,只是将你们炼制成这九九阎罗大阵的傀灵而已,从外观来看,与此前一般无二,就像这样。”灰袍老者嘿嘿冷笑,然后掐诀一点。

  又有一个石碑上浮现出一张巨大鬼脸浮雕,张口喷出一道光芒,没入广场某处。

  那里地面血光一闪,三角眼男子的残躯一闪而现,然后被暗红光芒卷住,飞入鬼脸的血盆大口中。

  狰狞鬼脸咀嚼了片刻,鬼脸所在的石碑上光芒闪动不已,片刻之后,鬼脸张口一吐。

  一道人影从中飞出,落在地上,赫然正是三角眼男子。

  而且三角眼男子和之前一模一样,气息也一般无二,只是神情木讷,和红裙少妇一样,但只要少许遮掩,外人绝对看不出任何破绽。

  “怎么样?这样,日月盟的人可能发现破绽?”灰袍老者得意无笑道。

  “这……”白衣女尼和黑袍青年眼见此景,都是一呆,随即脸上都露出绝望之色。

  “咦,确实是很奇妙的手段,着实令人大开眼界。”一个声音突然想起,在广场上回荡。

  “什么人?”灰袍老者面色豁然一变,目光朝着周围望去,同时手中掐诀不已,似乎在催动什么一般。

  但是周围却没有任何异状发生,反而是笼罩在白衣女尼和黑袍青年身上的暗红光芒突然一闪消。

  而广场周围石碑上阵纹的光芒,也一闪熄灭,半空的中的血色巨峰也隐没消失,整个暗红空间恢复了平静。

  白衣女尼和黑袍青年急忙站了起来,也朝着周围望去。

  “怎么会!这阎罗之鼎是我的!我早已祭炼完成,怎么可能被人夺去!”灰袍老者满脸狰狞,嘶声力竭的惊呼道。

  他两手奋力掐诀,但周围空间没有丝毫回应。

  “哦,此宝叫做阎罗之鼎吗?不错,不错。”半空之中凭空出现两个人影,正是韩立和啼魂,缓缓飘落而下。

  “是你们!竟敢夺了我的阎罗鼎,受死吧!”灰袍老者看到二人,微微一怔,但随即双目变得血红一片,两手连挥。

  “轰隆”一声!

  数十道刺目宝光从他身上射出,大多数是品级颇高的仙器,还有一些强大的符箓,雷珠,火珠等一次性宝物,铺天盖地朝着韩立打去。

  站在韩立身旁的啼魂上前一步,身上冒出刺目黑光,单手一推之下,一团数十丈大小的黑色光团脱手飞出,迎头将灰袍老者的仙器,符箓尽数罩住。

  那些仙器符箓等物行动尽数变得迟缓,仿佛陷入了淤泥中一般,动弹不得。

  随即啼魂面色淡淡的一挥衣袖,那团黑光和里面的东西尽数乖乖飞入其袖中,不见了踪影。

  “你……你们是什么人?”灰袍老者面色瞬间变得苍白一片,惶恐之极的问道。

  而白衣女尼和黑袍青年看到此幕,再感受到韩立和啼魂身上深不可测的气息,也是面色大变。

  “以你的修为,却有如此多的仙器宝物,看来这种杀人越货的勾当,你已经驾轻就熟了。”韩立瞥了灰袍老者一眼,淡淡说道。

  灰袍老者面色更白,身体筛糠般颤抖不停。

  “多谢二位前辈相救。”白衣女尼和黑袍青年急忙上前,朝韩立拜谢道。

  韩立看了黑袍青年一眼,抬手一挥。

  黑袍青年身影顿时消失不见,移出了此地。

  而白衣女尼眼见此景,娇躯微微一震,面上神情又恭敬了几分。

  修为高绝之人,一般都会有些怪癖,万万得罪不得。

  “你叫什么名字?”韩立走到白衣女尼身前,开口问道。

  “启禀前辈,晚辈余梦寒。”余梦寒急忙答道。

  “看你身上的气质,是下界飞升修士吧,从何处飞升的?”韩立心中暗道一声果然,面上却没有丝毫表露,再次问道。

  “前辈慧眼,晚辈确实是从下界飞升之人,出身灵寰界。”余梦寒一呆,老实的回答道。

  “果然是灵寰界出身,你身上带有那里特有的气息,我也算是半个灵寰界之人,今日相见也算有缘。我看你的体内沉淀了不弱的雷元之力,是吃了某种雷属性的天才地宝吧,可惜你此刻修炼的功法算不上太高明,我这里有一本雷属性的功法,看在同出一界的缘分上,就赠与你吧,希望你不要辜负了这门功法。”韩立微微一笑,取出一块紫色玉简递给余梦寒。

  玉简上记载了一门雷电功法,出自《五雷正法真经》。

  余梦寒再次一呆,有些不知所措的接过紫色玉简,只觉得眼前之人,似乎有种熟悉之感,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韩立也没有再和此女说什么,抬手一挥。

  余梦寒的身影也从这里消失,被送了出去。

  “那人不是主人你的朋友吗,为何不现出真身和其相见?”啼魂声音在韩立脑海中响起。

  “时移世易,现在的我现出真身和她相见,不管是对她,还是对我们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如此了结一桩因果,也算不错。”韩立摇了摇头,淡淡说道。

  啼魂微微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韩立望向灰袍老者,迈步走到其身前。

  “前辈……晚辈罪该万死,以前鬼迷心窍,做了那么多错事。我愿意将这阎罗鼎送于前辈,还请前辈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灰袍老者扑通一声,跪倒在韩立身前,磕头如捣蒜。

  “放心吧,我不是来向你寻仇的,你以前做过什么事情,也和我无关,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你老实回答,饶你一命也未尝不可。”韩立淡淡说道。

  他并未卫道士,杀人越货之事也做过不少。

  只是他杀的人都是对自己有所恶意,并不会像这灰袍老者那样,单纯为了夺宝而杀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