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遗徒

  数月之后,清晨。

  朝阳尚未越过城头,九元城里边却已是人生鼎沸了,街道之上到处都是行人。

  与往日的摩肩接踵行色匆匆不同,今日城内无论何处的行人,全都一副闲散模样,或三五成群聚在一起交谈,或零零散散靠在路边。

  这些人脸上都挂着些期盼神色,时不时地仰头望向高空,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人群之中,一名相貌英俊的白衣少年,穿梭在人群中,朝着城内缓缓走去,耳中却在听着周围人的议论。

  他不是别人,正是以轮回殿黑色面具,改换了容貌气息的韩立。

  “听说这次从中土仙域那边来的仙使,架子极大,非但前呼后拥随从无数,就连咱们金源仙宫的一宫之主也陪同而行,一路上可是赚足了眼球。”一个褐衣老者说道。

  “毕竟是天庭的传令仙使,身份可不同一般,否则哪值当咱们九元观观主纯钧真人亲自迎接?再说了,人家这次可是来送‘菩提令’的,这可是多少大罗修士都眼红的宝物,谁能不稀罕?谁能不把人家当做自家祖宗供起来?”另一名衣着华美的中年男子说道。

  “那可是参加菩提宴的凭证啊,谁不想要?”又有一人艳羡不已道。

  韩立只是听着,既没开口说话,也没有停下来,一路朝着结尾处走了过去。

  “呦……来了!”就在这时,一声惊呼响起。

  大街之上顿时一阵骚动,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谈,抬起头朝着高空望去。

  那名白衣少年则也停了下来,站在街尾转角的地方,仰头朝着城头高空上望去。

  只见那边好似骄阳初升,又像是天光乍泄,亮起一片耀眼金光。

  光芒成发散状,有如佛家宝光,周围映有一圈七彩飞虹,更高远的天幕上更是霞光万丈,聚集来了大片五色彩云。

  等了片刻,众人脖子都仰得有些僵硬,双眼也有些发涩,却始终不见有人影出现。

  有人刚想埋怨一句时,就听一阵仙乐梵音忽然从高空中响起,紧接着一层彩色华光忽然从城外蔓延而至,直接跨过城头,朝着城内延伸了过来。

  城防的禁制法阵,主动为其打开了一条宽达百丈的通道,令那道华光刚好投射过来。

  韩立目光一凝,就看到那彩色华光凝成的一条大道之上,浮现出一道道五彩莲花虚影,当中氤氲出芬芳香气,几乎将整座城池笼罩。

  “轰隆隆”

  伴随着一阵阵雷鸣般的声响传来,高空中的花团锦簇的五彩大道上,八头金甲麒麟四蹄狂奔而来,浑身金光熠熠,落蹄声如惊雷。

  其后拖曳着一架造型夸张的巨大銮驾,上面雕梁画栋镶珠嵌玉,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华丽至极的金色阁楼。

  銮驾后方,还跟着长长的一对人马,当中既有成队列的金甲骑兵,也有各擎法宝的仙家修士,数量虽然不及之前人们口中传闻那般夸张,但也十分。

  銮驾前有白玉横栏,栏后站着一位头戴金色高冠,身着天官服饰的高大男子,其面容方正,眉眼细长,鼻梁高挺,嘴唇纤薄,脸上满是自傲神色。

  韩立只是瞥了一眼,便觉得此人神情令人不喜,本欲就此转身离去,可当他的目光落在那人身后两人身上时,神色不禁微微一变。

  只见其中一名男子,身材中等,容貌普通,脸上神情也颇为祥和,看起来一副平平无常的样子,若非身在那个位置,身上又穿着仙宫服饰,便很难让人将其和大金源仙域的仙宫宫主陆川风联系起来。

  而站在他身侧的一名红裙女子就显得耀眼许多,其不仅容貌绝美,身材更是婀娜多姿,瞬间就将城内大半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赤梦,怎么是此女?”韩立眉头微皱,有些意外。

  他正惊讶间,城内上空亦有光芒亮起,十数道身影裹挟在霞光中,落在了五彩花影大道上。

  相比于仙使的阵仗,这些人看起来就显得平淡太多了,可就是他们一出场,整个九元城都几乎沸腾了起来,到处都响起山呼海啸般的喝彩之声。

  韩立定睛望去,就见为首一人,身着墨绿道袍,头戴莲花宝冠,生得一张中规中矩的国字脸,五官并不出彩,脸上却是容光焕发,看起来身姿挺拔,仪容甚伟。

  故而不用多猜,韩立便也知道,此人多半就是九元观观主纯钧真人了。

  紧随其后,还站着两名道人,其中一个身形削瘦,颧骨高凸,颌下蓄有山羊胡须,一双眸子却是清亮无比,身上穿着一件看起来十分古旧的灰白道袍,身上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特别气息,看着颇有世外高人的风范。

  另一人看起来不过四十上下年纪,身形高大魁梧,身上穿着一件华丽至极的紫色道袍,头顶只是梳了一个发髻,并未佩戴任何一种道家宝冠,其脸上棱角分明,板着的一张脸上没有任何神情变化,看着就像是一尊天王雕像。

  这两人能跟在纯钧真人身后,身份自然也不难猜,多半便是九元观的两位副观主了。

  韩立对他们二人所知不多,只知道那个灰白道袍的老者道号阳钧子,而紫色道袍的中年男子则被称作雷钧真人。

  在这两人身后,还站着十数人,一个个都是神色恭谨的样子。

  韩立在那些人中,一眼就看到了另一个熟悉的面孔,正是当初追杀过他的那位妙法仙尊。

  此时,妙法的注意力却已经越过了那位仙使,直直落在了后面的赤梦身上,后者也不甘示弱,瞪视了回去,两人视线碰撞处,隐隐有火花闪现。

  很显然,因为上次追捕韩立一事,二女之间的仇怨算是彻底结下了。

  “凤天仙使大驾光临,九元观有失远迎。”纯钧真人朗声寒暄道。

  “纯钧真人客气了。”

  ……

  韩立见双方开始了互相寒暄,顿时没了看下去的兴致,在周围众人山呼海啸般的声浪中,一路挤了过去,回到了客栈中。

  结果,才刚到走回他自己的院落,韩立就看到一名身形高大的青年男子,和一个身着白色劲装,头戴斗笠的年轻女子正站在小院门口,似乎正在等着他。

  一看到两人,韩立眉头微微一蹙,看向两人,没有说话。

  “龙五道友,不请我们进去喝杯茶吗?”那名斗笠女子忽然嫣然一笑,说道。

  “你是蛟三道友?”韩立试探着问道。

  “天庭仙使已经到了,我也该告诉你此次任务的内容了。”斗笠女子说道。

  “请进吧。”

  韩立不再迟疑,走上前去,手掌一挥,打开了院门禁制,将两人迎了进去。

  三人进了屋内,围着桌子坐了下来。

  韩立注意到,那名高大青年男子,在他进入小院后,目光就一直落在自己身上,直勾勾地上下打量着他,丝毫没有避讳的样子。

  “蛟三道友,敢问这位是?”韩立心中疑惑,问道。

  “他是我们轮回殿几位副殿主之一的武阳道友。”蛟三解释道。

  韩立一听这个名字,神色不禁微微一变。

  “看来,你果真是知道我的。”那名一直沉默的青年男子,开口说道。

  “当年在真言门遗迹中见到过你的画像,也听热火道友提起过。”韩立如此说道。

  “热火……是那厮的弟子?”武阳闻言,思量了一阵,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怒意,说道。

  “道友不必激动,那位热火道友当年并未跟随奇摩子一同反叛,况且他也已经陨落在灰界了。”韩立马上说道。

  “听九真丫头说,奇摩子也差点死在你手上?”武阳听罢,这才神色一敛,说道。

  韩立久未听过甘九真这个名字,一时间没与蛟三联系上,迟疑了片刻才反应了过来,点了点头,说道:“侥幸击败过他,可惜没能杀得了。”

  “这么说来,《大五行幻世诀》真的在你身上?”武阳忽然问道。

  此问一出,屋内空气顿时有些紧张起来了。

  “你想要?我可以给你。”韩立先是眉头一皱,沉默了许久,而后才开口说道。

  武阳听闻此言,神色微微一变,显然没想到韩立会这么干脆,反倒有些不敢相信。

  “这功法本来就是真言门的,我只能算是弥罗老祖的半个弟子,你才是真言门的正统衣钵,传给你也算还了老祖的传法之恩。”韩立坦然说道。

  武阳闻听此言,眼底闪过一抹愧疚神色,半晌无语,良久之后,才开口说道:“这《大五行幻世诀》你好生收好,别让它真的失传了便是。”

  “这是为何?”韩立疑惑道。

  “当年除了叛徒之外,其余几位师兄弟全都以身殉葬,只有我一人苟活,已经算是背叛师门了,况且这些年一直任由奇摩子那畜牲逍遥,未能替师门清理门户,又有什么资格继承这大五行幻世诀?”武阳苦笑一声,说道。

  韩立本想再行劝说,武阳却是直接摆了摆手,又说道:“我意已决,你不用多言了。”

  “既然如此,功法就先放在我这里,等日后你有心重建真言门的话,我再交还于你。”韩立只好作罢,说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