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另有图谋

  “岂止不是泛泛之辈,他身上还有一桩天大的……”

  凤天仙使说道此处,猛然发现自己有些得意忘形,差点失言,连忙硬生生将“隐秘”二字吞了下去。

  “那仙使打算如何处置此人?”陆川风见状,没有刨根问底,只是笑了笑,说道。

  “陆宫主先将此人禁锢囚禁,待我上报天庭之后,再做决断。经此一事,你我二人便算是立下了一桩泼天功劳,之后必有丰厚报酬。”凤天仙使笑意不减,说道。

  陆川风听闻此言,面上并无异样,心中却是腹诽不已。

  抓捕韩立明明是自己一力为之,怎么眼前这位仙使大人不过是上下嘴皮子一碰,就变成了他们两人共同的功劳?

  若是再由他向上一通报,只怕这功劳大半都得落到他身上了。

  “劳烦陆宫主帮我护法一二,我要通过神魂法盘,将这里的状况直秉天庭,施法期间切不可被打断。”凤天仙使自然不知道陆川风心中不满,仍是笑着说道。

  “仙使放心施法,这里就交给我了。”陆川风点了点头说道。

  凤天仙使闻言,也不顾自己重伤未愈,当即盘膝坐了下来,手腕一转,取出一块餐盘大小的白色玉盘,捧在了身前。

  只见其双手一掐法诀,并指朝着白色玉盘上虚空一点。

  那白色玉盘便悬空而起,悬浮在了他的身前,其上铭刻着的环形符纹一层层亮起,上面浮现出一个个独立的符文,沿着环形符纹的轨迹飞快运转起来。

  凤天仙使见状,双眼一阖,口中随即响起阵阵吟诵之声。

  与此同时,其身外亮起一圈圈白色晶光,眉心出也浮现出一枚环形符纹,从中投射出一道白色光芒,映入了法盘之上。

  法盘随即微微一颤,从中荡漾出一阵阵水纹般的光波。

  就在此时,被冻结成了冰雕的韩立,身上白色光芒忽然一敛,一层暗红色光芒重新亮起,一股强大至极的血脉之力骤然爆发开来。

  在几番尝试无果的状况下,韩立催动了体内的真灵血脉,与天煞镇狱功结合之下,周身顿时起了变化,开始朝着三头六臂的神魔形象转化。

  只是在极寒的冰属性法则之力压制下,这样的转变过程变得十分缓慢,并不能一蹴而就。

  韩立在心底爆发出一声嘶吼,直接放弃了对心脉脏腑的保护,令精炎火鸟出于体外,融化那层极寒坚冰,帮助血脉之力尽数发挥出来。

  “唉,这个时候,就别给我添乱了。”眼看着其转化即将完成之际,陆川风叹了一口气,说道。

  一语说罢,他抬袖一挥,袖口处一道蓝色符箓骤然飞出,落在了韩立身上。

  符箓加身的瞬间,韩立周身血脉顿时冻结,整个人的血脉流动也在瞬间停止,体内真灵血脉自然也无法继续运转,所有努力功亏一篑。

  被韩立这么一耽搁,陆川风移目去看凤天仙使时,就发现其身前的白玉法盘上光芒一颤,一道模糊的人影已经开始凝聚而出,将成未成。

  就在此时,异变陡生!

  只见陆川风闪电出手,掌心之中一道精血飞出,在其手掌正中央处,化作一道血字符纹,朝着闭目盘坐的凤天仙使头顶一拍而下。

  一道凝如实质的蓝色光柱从其掌心骤然生出,瞬间灌入了凤天仙使的体内,只发出了“噗”的一声轻微响动,便没有了踪迹。

  凤天仙使顿时如遭雷击,双眼霍然睁开,瞳孔四周遍布血丝,可诡异的是,那血丝并非是殷红颜色,而是深蓝之色。

  他嘴唇微张,喉头动了动,却没能发出半点声音,只有一道蓝色雾气从中流出。

  下一瞬,其整个身躯就从内到外,化作了蓝色冰晶,身前那块白玉法盘也不例外,从半空中跌落下来,直接摔碎成了冰碴。

  “仙使大人,对不住了。”陆川风长出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说罢,他一挥衣袖,一道劲风席卷而过,凤天仙使的身躯直接破碎开来,连同元婴神魂一起,化作了一片蓝色晶粉,洒落满地。

  陆川风看了一眼其跌落在地的储物镯和储物戒,根本没有丝毫拾取探查的意思,手掌朝前一探,一层蓝色寒霜便将其包裹起来,直接也碾成了齑粉。

  韩立目睹了这一幕,心中已然惊讶到了极点。

  若是之前天星尊者偷袭凤天仙使已经足够让人震惊,那眼下堂堂金源仙宫的宫主,竟然也对天庭仙使下手,并且干净利落,狠辣到了极点,就更加让人不可思议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等韩立想明白,九元阁内就接连响起了一阵“砰砰”作响之声。

  那些伫立在韩立身边的十数座冰雕,一个接着一个砰然碎裂开来,皆如凤天仙使一样,化作了一片蓝色晶粉,铺满地面。

  最后,独独只剩下了韩立一个。

  此刻,不用极寒之力冰冻,韩立的心也已经降到了冰点,他可不相信这陆川风是来救自己的,否则之前完全没有必要将自己冰冻在此了。

  对于自己的处境,韩立从来不介意以最坏的打算来考量,这也是他能够在仙域闯荡,却安然至今的原因之一。

  “瓶灵前辈,瓶灵前辈……”

  韩立心中呼喊不停,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无法使用仙灵力和时间法则之力的缘故,还是什么其他原因,掌天瓶的瓶灵却始终不曾回应他。

  没有瓶灵帮助,眼下他是绝无可能脱身的。

  就在他打算拼着重伤施展一些非常手段,以谋求一线生机之时,令他意外的一幕却出现了。

  只见陆川风忽然抬手一挥,一道蓝色光芒从上方落下,如一阵旋风卷过了韩立周身,那层笼罩在他身上的极寒坚冰,便在这层蓝色光芒中融化消失。

  韩立重获自由之后,心中虽是惊疑不定,但仍是第一时间将精炎火鸟收入体内,重新遮蔽了身上所有气息。

  “呵呵,你不用这么谨慎,在我的灵域空间内,不会有丝毫气息外泄的。”陆川风瞥了一眼他,缓缓说道。

  “你也是轮回殿的人?”韩立心中戒备不减,问道。

  “和传闻中的一样,谨慎得有些过分了。不错,我的确是轮回殿的人,潜伏在天庭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此次这么一闹,也就彻底暴露了。”陆川风笑道。

  “这……”韩立看了一眼满地狼藉的大殿,有些犹豫道。

  “想问什么就问吧,有些事情你可以知道。”陆川风无所谓道。

  “这就是轮回殿所策划之事?我可不信,整个轮回殿谋划这么久,只为了刺杀一位天庭仙使。”韩立蹙眉说道。

  “哈哈……当然不是,如果只是为了杀这么一个废物,就将我和天星尊者的身份同时暴露出来,那也太过得不偿失了。这只是所有环节中的一环,不过殿主之前说过了,后面的任务你可以不必牵涉进来,所以你也不用知道。”陆川风闻言,笑了笑说道。

  韩立听闻此言,眉头微微一皱,有些疑惑,为何轮回殿主会特意提及自己?

  不过这个问题他并没有问出口,只是说道:

  “那现在该怎么收拾这里的烂摊子,九元观那边应该很快就会发现这里的状况吧?”

  “这里的气息暂时没有泄露半点,除了你,所有人的痕迹我都会抹去,九元观想要弄清楚怎么回事,还是要花些时间的。不过没关系,本来也就是要让他们知道的,否则这乱子始终惹得……还差那么一口气。”陆川风眉头一挑,说道。

  他此时的神态模样和往常截然不同,看起来没有半点往日谦和温润的样子,反倒显得有几分恣意自在意味。

  说罢,他手腕一抬,随手抛过来一样事物。

  韩立略一迟疑,还是伸手接了过来,一看之下才发现是一块九元观内门弟子的令牌。

  “之后你要改换一下面目,不能再以常戚的身份出现。”陆川风嘱咐道。

  “多谢前辈。”韩立点了点头,说道。

  “行了,去忙你自己的事吧。”陆川风伸了一个懒腰,像是将往日伪装卸下之后,多了几分轻松畅快,扭头对韩立说道。

  韩立闻言,抬手在自己脸上一抹,原本属于常戚的那张脸就开始扭曲变形,最终变成了一个容貌普通,眉眼细长的少年的模样。

  随后他身上光芒一闪,身上衣衫也变作了一套轻纱道袍。

  韩立将那块令牌挂在腰袢后,冲陆川风一抱拳,转身便朝着殿外走去。

  这时,他便看到地面上那些湖山宗修士们,已经破碎的尸身齑粉,正在一点点的融入陆川风的灵域之内,直至所有气息全部消失不见。

  韩立眼眸微微抽动了一下,仍是感到有些心有余悸。

  等他出了九元阁后,立即身形一闪,朝着广场外的一片山林疾走而去。

  片刻之后,九元阁中一道白虹冲天而起,射向了天边。

  本就已经伤痕累累的大殿,随即在一阵“轰隆”声响中坍塌了下去,激起了大片烟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