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绝杀

  在剑气金雷席卷而至的这一霎,恶鬼判官只觉得周身之外天地不再受他的灵域隔绝,当中竟然只能感受到阵阵狂暴无匹的雷电之力。

  他再顾不得继续凌空书写什么,只能笔势一转,虚空一画,朝着下方骤然一点。

  只见那些原本悬浮不动的血色文字顿时好似活了过来一样,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朝着下方坠落而来,其越是下落,表面血光越是大盛,就变得越是沉重。

  等到临近剑阵之时,每一个血色文字都变得如同山岳一般,直将那一片虚空都压迫得塌陷了下去,四周浮现出一道道黑色裂痕。

  无数剑气密密麻麻的劈斩而来,虽然每一道剑气威力都不小,却有不少落入了裂隙之中。

  不过,金雷剑气之多简直无以计数,前赴后继飞至,层层叠叠累积起来,顿时化作了一张密不透风的金色金网,将所有血色文字一网打尽。

  血色文字入了剑网,顿时如同油锅溅水,立即沸腾了起来。

  “滋啦啦”

  剑网中无数剑气与雷电同时作用,不断消磨着那些血色文字,使之冒起阵阵浓烈白烟,字符也一个接着一个消融不见。

  几个呼吸之后,随着越来越多地剑气涌入,无以为继的血色文字终于支撑不住,尽数消散开来。

  然而,紧随其后,一只巨大手掌从天而落,竟是直接朝着剑网拍落下来。

  其掌心之中,浮现着一个巨大的血色漩涡。而在漩涡正中处,却有一个巨大的金色文字,“敕”浮现而出。

  此掌一出,威力竟然比之前的血色篇章更加强悍,所有剑气被其一扯,全都搅入了他的手心漩涡,顿时崩溃成了碎片。

  整张剑网,也随之撕裂开来,所有剑气溃不成军。

  “不愧是大罗中期修士,再试试这个如何?”韩立见状,并无太多惊慌神色,手上剑诀一改,再次默默吟诵起来。

  随着其声音响起,通天剑阵剑鸣之声大作,三十六道金色雷电光柱直冲天际,在比那恶鬼判官更高的天穹上汇聚到了一起,形成一片真正的金色云团。

  无数雷电符纹在其中闪动,一股莫名的气息从云团深处散发而出,越来越强烈。

  这一下,那恶鬼判官的脸色终于变了。

  不等他有所动作,下方的韩立却是立即脚踏罡步,全力催动起剑阵来。

  只见高空中金色云团,突然剧烈翻滚起来,四周天地元气顿时被彻底扰乱,海量的雷属性元气如同决了堤的洪水,疯狂汇聚而来。

  下方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剑颤鸣不已,其上金色电丝随着道道剑气飞射入空,所有光芒尽数被云团吞没,原本的青绿剑身显露而出,如同一丛青翠绿竹。

  只见高空风起云涌,金色云团中荡漾开层层云气,在其深处两道接天门柱浮现而出,形成了一道半隐于金云中的金色大门。

  门柱之上金色电光缠绕,上面铭刻着一道道剑型纹理,散发出凌厉无比的剑气波动,还有阵阵庞大无比的雷属性法则气息。

  其中威势之强,仿佛与天相通,连接着浩瀚无穷的天地大道,比之当年韩立在岁月塔中所见,有过之而无不及。

  “通天剑阵,都天神雷……你究竟是什么人?”恶鬼判官蓦然开口,近乎咆哮道。

  韩立却根本不去理会,双手超前艰难一推,作开门状。

  只见天穹之上,那道金色大门随之光芒大亮,缓缓打开了一道狭窄的缝隙。

  “轰隆”

  一声震彻天地的声音响起,无数金色电光从大门缝隙内,滚滚奔涌而出,如同九天垂瀑一样,源源不断地朝着下方涌了出来。

  大门之内,一片金色雷海浩瀚无垠,灿烂的金光如潮水一般起起落落,当中蕴含的精纯雷电法则之力,尽数凝成了雷池金液,朝着外面蜂拥而出。

  金色大门上的符纹闪动,那些浓稠的雷池金液在涌出的瞬间,立即化作一柄柄金色长剑,样式与青竹蜂云剑几乎无异,上面电丝闪烁着,铺天盖地朝着判官斩落而去。

  “轰隆隆”

  “哗啦啦”

  呼啸的剑鸣之声,与狂暴的雷电炸裂之声齐齐作响,天地之间仿佛再无他物,便只剩下了这一场亘古难见的金色雷电剑雨。

  恶鬼判官见状,面容一阵扭曲,口中发出一声爆喝。

  只见其手中那部厚重古籍,猛然一翻而开,里面血光大盛,传出阵阵鬼哭狼嚎之声。

  下一瞬,其内光芒骤然冲天,无数阴魂恶鬼从中飞掠而出,或小如幼童,或大如山岳,一个个形态不一,状极狰狞,带着漫天怨气,高冲而起,与剑雨冲撞在了一起。

  一时间,整个空间中鬼啸之声大如洪流,惊雷炸响更是不绝于耳。

  高空之中金赤两色光芒,几乎将天地氛围两层,彼此竟是僵持不下,胜负难分,变作了一场持久的消耗战。

  韩立站在原地,仰望高空,双手紧掐剑诀,不敢有丝毫分神。

  这通天剑阵毕竟不同寻常,以他如今的修为施展起来威力不俗,负荷却同样不小,不过这剑阵之威随着时间的变化,只会越来越强,所以他相信,最终获胜的必定还是自己。

  “轰轰轰”

  连续不断的爆鸣声持续了约莫一刻钟,眼见虚空震荡不已,高空中的金色剑雨却不见有丝毫衰减之相,鬼灵子终于着急了。

  其身形从恶鬼判官的眉心处浮现而出,双手飞快掐诀,并指朝着那朱红大笔上一点。

  只见那判官笔上一道符纹骤然亮起,原本巨大无比的笔身陡然间飞速缩小,在一片血光中,竟是直接化作了一柄精巧飞剑。

  “嗖”的一声响!

  那柄赤红飞剑便飞射而出,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道断断续续的残影,直奔韩立而来。

  韩立此刻正全力催动着剑阵,眼见飞剑袭来,眉头不禁紧皱了起来。

  “唉,要是能再僵持一会儿就好了……”他口中叹息一声,竟是显得十分遗憾。

  紧接着,其身后的金色圆月中,骤然释放出耀眼的金色光芒,在他周身之外交织出了一片时间法则浓郁的金色空间。

  那柄赤红飞剑,方一进入金色空间范围,顿时便去势大减,慢了下来。

  恶鬼判官只觉得下方金光刺眼,忙抬掌向下一压。

  其掌心一道符纹光芒大盛,下方的飞剑上便血光暴涨,竟是在时间法则的压迫下,速度再次暴涨,朝着金光中央一穿而过。

  “嗤”的一声响!

  赤红飞剑一进一出,穿过了韩立所在的那片区域,却落在了空处。

  “受死吧!”这时候,高空中忽然传来一声爆喝。

  恶鬼判官猛然抬头,就看到金色云海之上,那道巨大天门前,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手握长剑,正要做出下劈之状,不是韩立却还能是谁?

  鬼灵子心中悚然一惊。

  下一瞬,韩立手中长剑就已经朝着他斩落了下来。

  只见其手中青竹蜂云剑从脑后抡起,划过他的头顶上空,一路上电光缭绕,朝着前方一斩而过,天门内的雷池金液也被其牵引,从门内大量涌出,化作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电,与剑身联结在了一起。

  “轰隆隆……”

  一声声震荡得人心脏都快跳出来的轰鸣声不断响起,牵引着雷池金电的剑锋划破虚空,分开云海,将下方的剑雨和阴魂同时剖作两半,迅猛无比地落在了恶鬼判官头上。

  “不……”

  一声凄惨无比的嘶吼之声响起,判官头上的垂珠冠冕最先一分为二,紧接着他的头颅,脖颈,连带身躯中央,都出现了一道金色裂痕。

  “嗤……”

  伴随着一声裂帛般的声响,恶鬼判官的身躯骤然撕裂开来,无数阴煞之气从其身躯中狂涌而出,化作漫天黑雾弥漫开来。

  当中更有无数点绿色幽火四散飞离,朝着四面八方狂涌而去。

  与此同时,笼罩四周的血色空间也被斩断开来,漫天血色朝着两边倒退开去,四周景象重新显现,他们却已经出现在了一片崩塌严重的废墟中。

  “啼魂……”韩立爆喝一声道。

  与他心有灵犀的啼魂早已经飞身来到高空,身上乌光一闪,再次化作身如巨猿,形似恶鬼的刑兽真身模样,张口一吸就将漫天黑雾不断朝着腹内吸取而去。

  与此同时,金色云海上的韩立也终于支撑不住,从云端跌落了下来,通天剑阵也随之消失不见了。

  那些尚未消散的恶鬼,没了人控制,先是一阵没头苍蝇似的乱闯,被啼魂直接吞噬掉了大半,剩下的则疯狂地逃回到了那本厚重古籍中。

  眼见韩立坠地,蓝颜连忙飞掠过来,落在了他身侧,关切道:

  “韩道友,你怎么样?”

  “无妨。”韩立取出两枚丹药服下,摇了摇头说道。

  说罢,他手掌一挥,将之前用来布阵的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剑,全都收了起来。

  经此一役,这三十六柄飞剑内蕴含的都天神雷,几乎释放一空,暂时是没办法再用了。

  “鬼灵子圣使……他……”蓝颜眉头紧促,问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