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另有目的

  “时间紧迫,抓紧突破这道防御,成败就在此一举了。”蓦然间,一声爆喝从高空响起。

  随着声音落下,高空中波动一起,天星尊者的身影凭空浮现而出,脸上一扫平日慵懒神情,显得十分凝重。

  其手中握着一杆表面镶嵌有数百块赤红晶石的银色长矛,朝着高空遥遥一指,那些晶石同时红光大方。

  但见那片云海身处立即剧烈翻腾,亮起一片赤红之色。

  紧接着,就仿佛夏日雷雨将至,云海深处响起阵阵压抑的“轰隆隆”的闷响之声。

  一块块磨盘大小的火焰陨石,从天穹砸落而下,如同火雨流星般穿透云海,疯狂地砸落在那层金色光幕上,炸开无数赤红星火,震得虚空爆鸣不断。

  然而,那看似岌岌可危的金色光幕,虽然震荡不已,表面却不断有金色波纹荡漾开来,抵消着火雨流星带来的冲击,终究没有被击溃。

  “无耻叛贼……”一名九元观长老破口大骂。

  其余长老弟子也是义愤填膺,一个个怒目仰望着天星尊者。

  天星尊者却根本看也不去看他们,再次挥动长矛,朝着结界光幕攻击了过去。

  ……

  与外面的杀喊之声不断不同的是,九元宫内显得异常安宁,只有亭台楼阁和假山石树时不时随着爆鸣震荡几下。

  这时,九元宫内一处布局精巧的花园中,地面上忽然浮现出一道方圆三丈的银色符阵,里面一片银光冲天一闪,当中便有五道人影浮现出来。

  其中三人脸上都覆盖着一张轮回殿的黑色面具,一为蛟龙,一为猿猴,一为玄兔。

  “呵呵,与你所预料的倒是分毫不差,这龙潭虎穴的最深处反而最安静。”那名头戴猿猴面具的,乃是一名身形高大,犹如铁塔般的男子,开口如是说道。

  “九元宫本就是九元观的机要所在,平素便不会有太多人可以出入,只是能在这里出现的,就都不是一般角色,接下来我们得更小心些,尽量潜行过去,不要与人厮杀。”那头戴蛟龙面具的婀娜女子闻言,则是点了点头,说道。

  说罢,她有些不放心地看了一眼,身旁头戴玄兔面具的同伴。

  那人身形不算太高,体格也略显淡薄,一头乱发散在面具后,也看不清有什么神情,只是隐约能够听到,其在不断碎碎念叨着什么。

  “这九元宫里神识探查基本无用,那么陆道友,接下来就要靠你带路了。”武阳望向身后一人说道。

  那人身材中等,容貌普通,看起来一副平平无奇的样子,却正是之前出手杀了凤天仙使的陆川风。

  “唉,这九元宫我也没来过几次,只能寻个大致方位,更多的……还得依靠这位宫道友了。”陆川风似乎有些无奈,叹了口气说道。

  “诸位放心,只要那东西出现在了我的感应范围内,就一定能够找到准确位置。”一个温婉柔和的女子声音从他侧响起。

  蛟三面具下的眉头微微蹙起了三分,朝着那女子望去。

  只见其身着一袭黑色长裙,将婀娜身段包裹得恰到好处,头上带着一只黑色垂纱斗笠,将整张脸颊遮掩了进去,隐约露出的一截脖颈,白皙如羊脂美玉。

  对于女子的身份,蛟三也不清楚,只是仍清楚地记得,当初在那片奇异空间面见轮回殿主之时,曾在那座石拱桥下,见过这女子的侧影。

  “好了,事不宜迟,我们赶紧行动吧。”武阳说道。

  陆川风点了点头,当先走在了前面,替几人引路,其他人也立即跟了上去。

  而等这几人离开之后没多久,距其不远处的一丛灵花异草后,就有一道异芒亮起,紧接着就又有两道人影从中浮现。

  只见其中一人,乃是一位身材修长,发如乌云的青年男子,一头长发高高竖起,额前留有一绺白色垂发,看起来仪态不凡,正是百造山的山主霍渊。

  而与之同行的,则是一名身着火红长裙的美貌女子,其肤若凝脂,体态眉眼间自有一股风流韵味,令人忍不住生出无限遐想。

  此女不是别人,正是赤梦。

  “这些轮回殿余孽到底想要干什么?难不成疯了,竟然真的打算攻下九元观?”赤梦小心张望了一下蛟三等人离开的方向,说道。

  “九元观若是真这么不堪一击,又怎么会这千万年来,一直稳稳压过我们百造山一头呢?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只怕和我们一样。”霍渊闻言,嗤笑道。

  “也是为了那件东西?”赤梦神色微变,惊疑道。

  “他们敢冒着这么大风险来这里,除了那件东西,我想不到还有什么理由。好一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霍渊微微颔首,沉吟道。

  “霍山主,那件东西据说不是你们百造山炼制的么,你当真不知道那是作何用处的?”赤梦犹豫片刻,还是忍不住问道。

  “那件东西是我们百造山上一代山主炼制的,据说是数十万年前,那位几乎从不露面的九元观老祖,花了极大代价亲自委托他炼制的。只是当时花费数万年炼制完成的东西,却只是一件类似于容器一样的死物,根本无从得知它的真实用途。”霍渊叹了口气的说道。

  “能让那位老祖亲自出面,由上一代山主亲自炼制,便可见此物当真是非同一般。可既然是数十万年前炼成的一件死物……霍山主为何现在突然向天庭进言,提出要调查此物?”赤梦闻言,却是越发有些不解的追问道。

  这次传令仪式之所以弄得这么复杂,还搞出什么争夺令牌的比试,为的就是能够有个理由,多在九元观停留一阵子,如此便能尝试着探查出些什么来。

  “当初上一代山主炼制此物时,就曾心存疑虑,也想弄清楚这东西的真实功用,只可惜最后非但没有得到答案,反而激发出了心魔……”霍渊说到这里,忽然停了下来,眼中闪过一抹怨恨之色,没有继续说下去。

  上一代百造山山主,正是他的授业恩师,当年受心魔影响,在最后一次斩尸时功败垂成,否则百造山如今,也就早有一位道祖坐镇了,在仙界的地位自然也大不相同。

  “当年山主就曾说过,在这件东西上,九元观所图甚大,让我一定要盯着,一旦九元观进一步炼制此物,使之成为仙器时,就一定要想办法探查清楚。”霍渊顿了顿,继续说到。

  “进一步炼制?这是什么意思?”赤梦不解道。

  “那件东西在百造山的炼制,只算是完成了一半,算是造出了一件容器,充满着无限可能。之后的炼制,九元观一直在秘密进行,按推算,成器时间大概就在几日前了。”霍渊说道。

  “这样说起来,九元观岂不是已经炼制此物,有数十万年之久了?”赤梦惊讶道。

  “此物快要炼成之时,实际上引发过一些天地异象,虽然很快被九元观掩盖了下去,但天庭那边也已经有所察觉,所以当我提出此事时,才会立即得到了回应。本来应该是凤天仙使与我共同探查此事,没想到被轮回殿搅了局。不过这塘水被他们搅浑了,倒也不完全是坏事。”霍渊继续说道。

  “霍山主,我们还不追上去吗?”赤梦闻言,点了点头,望向蛟三他们离开的方向说道。

  “不忙。此处虽然神识探查无法施展,但那几人当中那名头戴斗笠的黑衣女子,身上的气息波动十分古怪,一旦靠得太近,恐怕会被其发现。”霍渊摇头说道。

  又等了十数息之后,霍渊才开口说了一个“走”,带着赤梦追了上去。

  ……

  九元宫另一处花园当中,一座乱石堆砌而成的假山下方,忽然响起一声闷响。

  一块山石连同地皮一起被掀了起来,几道人影从地下一跃而出,落在了假山后方。

  其中为首一人,身形高大,容貌普通,一双眸子却显得幽黑深邃,好似无波古井一般,不是他人,而正是韩立。

  在他身旁,则还有一名白衣少年,和两名女子,分别是小白,蓝颜和金童。

  啼魂因为之前恶尸的事情,消耗不小,已经回了花枝空间内休养。

  “啊呀,这是哪里啊,看四周气息……怎么感觉还在九元宫的范围里?”小白皱起鼻子嗅了嗅,面带愁容说道。

  “地下通道毁的一塌糊涂,已经没办法按原路返回了,只能上来看看出路。蓝道友,你可知如何从这里离开?”韩立问道。

  “九元宫乃是我们九元观的一门重心,我是没有资格进入的,对于这里的情况,我和你们没什么差别,也是一概不知。”蓝颜叹了口气,说道。

  如今她是越陷越深,所行之事,按宗门律法该处以极刑了。

  韩立闻言,也是眉头蹙起,环顾四周,试图寻个方向,离开这里。

  “你们怎么一个个的都摆张苦瓜脸?有本仙女在,还愁找不到路吗?”金童忽然开口,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说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