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殿内混战

  妙法仙尊身形忽然一震,口中猛地喷出一口鲜血,人也踉跄地朝着下方的莲花王座上跌落而去。

  高空中的蓝色剑雨戛然而止,所有雾气也都烟消云散。

  妙法仙尊尚未站定,身下的莲花王座上就陡然升起一团银色火焰,也如一朵巨大火莲一般四下一合,就想要将她合拢在中间。

  好在其反应极快,身形骤然一闪,横移开来十数丈,堪堪躲避开了银色火莲。

  银色火莲见一击不中,化作一头银焰火鸟,朝着她猛扑了过来。

  妙法仙尊忙抬手一招,想要将那柄蓝色仙剑重新召回。

  然而,高空中飞落下来的,却不止是她的那柄仙剑,还多了一个豆蔻年华的俏丽少女,自然正是金童。

  而她的手中,正死死抓着那柄蓝光闪烁的仙剑。

  “怎么可能?”

  妙法仙尊心中大惊之际,身后韩立的身影便已经如鬼魅一般浮现,一剑刺穿了她的胸膛。

  “滋啦啦”

  伴随着一阵电光流转的声音响起,无数雷电晶丝从妙法仙尊前胸后背的伤口中溢了出来,直打得她口中发出一阵凄厉嘶吼,脸色也在瞬间变得煞白。

  “你以为金童藏身在地下,所以放下了莲花宝座,却没想到她一直就在高空中。”韩立缓缓说道。

  “她不能……不能控制我的玄霜仙剑。”妙法仙尊口中溢出一丝鲜血,说道。

  “真是小心眼,谁要控制你这把破剑,冷冰冰的,硬的跟石头一样,你给我,我还不稀罕呢!”金童闻言,却是没好气道。

  说罢,她随手一抛,将那仙剑扔在了妙法仙尊脚边。

  后者低头一看,顿时脸色一变,痛惜不已。

  只见原本好端端的一柄仙剑,靠近剑镡处的剑锋上已经缺了一块,从那断裂的痕迹上来看,分明是给人硬生生咬掉的。

  “真是冷死我了!”金童搓了搓给冻得有些发青的手掌,一脸嫌弃地看向妙法仙尊。

  “今日是本座大意了,下次定要让你们百倍偿还。”妙法仙尊满脸怒意,咬牙说道。

  金童闻言,顿时一瞪眼,正要开口咒骂时,就看到妙法仙尊的身躯瞬间凝结成冰,将韩立和那柄青竹蜂云剑同时冻结在了其中。

  紧接着,一道炫目蓝光从冰雕中心亮起,骤然绽放开来。

  四周方圆百里范围,顿时被一股狂暴至极的爆炸气浪席卷,无数蓝色晶粉扩散而开,如同暴风雪一般汹涌四方,笼罩千里。

  许久之后,这些蓝色冰晶才终于尘埃落定,方圆千里的地域却已经化作了雪国天地。

  韩立和金童的身影重新浮现,四下一扫,却已经不见了妙法仙尊的踪迹,就连那莲花王座和玄霜仙剑也都一并消失了。

  “居然给她跑了。”金童有些不忿道。

  “无妨,我们本来也就没想与她死斗,这次能这么快逼退她,你的功劳最大。”韩立笑着说道,下意识就想去揉金童的脑袋。

  手才刚刚抬起,就响起如今的金童已经不是原先那个小女童了,便又悻悻的收回了手。

  金童见他有些窘迫,随即咧嘴笑了起来。

  “好了,你也回花枝洞天休息一下,我要全力追赶蛟三他们了。”韩立说道。

  “被妙法仙尊这么一耽搁,他们只怕早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金童说道。

  “先前他们是一路追打着过去的,沿途肯定会留下痕迹,我只要跟着他们打斗的痕迹去,就能够找到。”韩立目光微凝,说道。

  休息片刻后,他将金童送回了花枝洞天,自己一个人则飞身而起,朝着之前蛟三他们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韩立施展黑色面具的隐身神通,沿着蛟三等人留下的痕迹飞快前进,那些人并未隐去行迹,所以他跟的很是轻松。

  片刻之后,他来到一座大殿附近。

  阵阵轰鸣巨响如同惊涛骇浪般从殿内传出,里面似乎在进行着极为激烈的大战。

  九元宫内各处都布有禁制,无法用神识探查,韩立正要靠近大殿正门,看看里面的情况。

  下一刻,他面色微变,闪身隐匿到了一块大石后,目光朝着大殿正门前的两根石柱望去,眸中浮现出一层紫黑光芒,运起了九幽魔瞳。

  但见那两根石柱之上,各自依附了一个透明人影,一个呈现赤红色,另一个是黑色,正是赤梦和霍渊二人。

  两人正专心致志的望向殿内,并未察觉到韩立的到来。

  也是韩立的黑色面具隐匿效果实在太好,两人才没有察觉。

  韩立看了二人一眼,随即也不管他们,身形无声没入地下,朝着大殿正门方向缓缓移动过去,很快来到了大殿正面。

  从这个角度,他能够看见殿内的情况。

  只见大殿之中一件件仙器漫天飞舞,灵光爆裂,遁光四射,混乱的一塌糊涂。

  大殿内有十个人影,轮回殿一方是兔首面具,武阳,陆川风,蛟三,黑衣女子五人。

  九元观一方只有纯钧真人,还有韩立先前见过一次的两个副观主阳钧子,雷钧真人三人。

  纯钧真人抵挡住那兔首面具,在半空中厮杀。

  阳钧子,雷钧真人二人则坐在一座巨大法阵内,法阵内有一座金色祭坛,祭坛周围站立了一个个数丈高的金人。

  这些金人身穿铠甲,手持巨型刀剑,仿佛一个个活人一般,配合着周围的法阵,劈出一道道长虹般的金光。

  这些金光看似普通,其中却蕴含着极其强大的金属性法则之力,和武阳,陆川风,蛟三,黑衣女子四人对战,丝毫不落下风。

  而那金色祭坛顶端悬浮着一团耀眼金云,里面似乎有什么宝物,只可惜金云太过刺目,看不清里面。

  金云仿佛活物般蠕动翻滚,散发出惊人的灵力波动,更不时从中迸射出一道金光,其中蕴含着锋利无比的金之法则,轻易便将周围的虚空割破。

  不仅如此,金云闪动了几下,颜色骤然一变,变成了土黄色,透出的法则波动也随之变成厚重无比的土之法则,附近虚空震颤不已,似乎承受不住黄云的重量。

  下一刻,云团又从土黄色变成翠绿色,迸发出浓郁无比的木之法则波动,殿内虚空中瞬间充满了勃勃生机。

  接下来,云团继续变化,又变成赤色,蓝色等五种不同颜色,然后又从头开始,往复循环。

  轮回殿五人目光灼灼的盯着祭坛顶端的云团,一边发出各种攻击,一边从四面八方朝着祭坛冲去。

  而九元观三人竭力抵挡,阻挡着轮回殿之人的靠近。

  战斗已经白热化,不知大殿内布有何种厉害禁制,竟然承受住了大战的余波。

  “云团中是什么宝贝,竟然蕴含五种法则之力!”韩立远远望着祭坛顶端不停变化的云团,心中大为惊讶。

  越是高阶的仙器,越是讲究法则的纯粹。

  云团内散发出的气息波动强大之极,比他身上的所有仙器都要强,甚至还在岁月神灯之上,但其竟然蕴含五种法则。

  他心念一动,施法将看到的情景投影到花枝空间内,让金童,啼魂等人也看一下,并且传音询问。

  “金童,啼魂,小白,你们可曾见过这样的宝物?”

  金童和啼魂看到此景,也满脸惊讶,都摇头称否。

  而小白则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小白,你莫非知道什么?”韩立看到小白的神情变化,立刻问道。

  “我继承父亲的血脉之力时,也继承了他的一些记忆,在那些记忆中,我看到白泽王上,还有父亲他们曾经试图炼制一件仙器,那件仙器也蕴含不同的法则,可惜最后失败了。不过关于那件仙器的事情,父亲的记忆里并没有详细的描述。”小白如此说道。

  韩立听闻此话,缓缓点头。

  他又看了云团几眼便移开了视线,望向殿内的大战,视线主要落在那黑衣女子和兔首面具身上。

  黑衣女子此刻修为尽显,达到了大罗初期境界,身上笼罩着一股暗红光芒,却明暗交替的分成六层,好像彩虹一般。

  她手中催动着一面暗红色古镜仙器,和四五个金人厮杀在一起。

  那暗红古镜不知是何宝贝,威能却是大的惊人,不停镜面中射出一道道暗红晶光。

  那些金人发出的金光攻击一碰到暗红晶光,立刻好像冰雪遇火般溃散消失,金人们虽然有四五人,仍旧落尽下风,被逼的不断后退。

  “轮回法则!”韩立望向黑衣女子身周的暗红雾气,目光一闪。

  只不过黑衣女子散发出的轮回法则,和蛟三的轮回法则相比,却又截然不同。

  蛟三的轮回法则极其凌厉,充满强硬之感,但此女的轮回法则虽然锋锐不及蛟三,却更加变幻莫测。

  武阳,陆川风,蛟三也各自施展神通,和那些金人厮杀在一起,也都隐隐占据了上风。

  只是祭坛周围的金色法阵实在高明,更和九元宫连接在一起,一股股金属性法则之力持续供应而来,源源不绝,而阳钧子,雷钧真人操控那些金人的手法又非常厉害,所以黑衣女子等人虽然占据上风,但始终无法将那些金人击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