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梦中人

  在古镜碎裂的同时,黑衣女子面色一红,张口吐出一小口鲜血,面色陡然变得惨白,似乎因为本命仙器被毁,导致本体受伤。

  不过此女看也不看碎裂的古镜,右手疾伸。

  一股暗红光芒从其掌心射出,一把将五色小瓶卷住,抓在了手中。

  赤梦和霍渊眼见此景,都勃然大怒,身上光芒陡盛,齐齐掐诀一点。

  九条火龙和上百道雷火也猛然一亮,下落速度陡增倍许,赫然将黑衣女子四面八方尽数围住,劈头盖脑打下,一股庞大压力随之罩下。

  黑衣女子本就身受重创,此刻被庞大压力一压,此刻整个人“扑通”一声跌落在地上,但右手仍旧紧紧抓住那只五色小瓶。

  三人的交手看似复杂,其实不过眨眼间时间。

  此刻,被震飞到大殿墙壁上的纯钧真人,石空墨,武阳等人均刚缓过一口气,朝着五色小瓶这里望了过来。

  眼见黑衣女子深陷绝境,武阳,蛟三面色都是大变。

  二人不顾身上伤势,化为两道遁光朝着入口处飞扑过去,似要不惜一切代价的救下那黑衣女子。

  只可惜二人距离太远,明显来不及了。

  黑衣女子此刻头上的斗笠被震飞了出去,面纱也消失无踪,露出一副绝美,灵动的少女面孔。

  她勉强抬头,望向四面飞射而来的可怖攻击,面纱下的脸庞也露出一丝绝望之色。

  但就在此刻,此女周围虚空波动一起,一道人影凭空出现,正是韩立。

  他拂袖一挥,一片如有实质的金光从其袖中涌出,一闪飞射到黑衣女子头顶。

  “呼啦”一声,金光铺展开来,化为一片绵密厚实的金色庆云,金色庆云内无数符文跳动,更发出阵阵妙音梵唱之声,将韩立自身还有黑衣女子笼罩在其中。

  “这是……”武阳看到金色庆云,面色一变,飞遁的身形一顿。

  纯钧真人眼见此景,神情也是一变。

  火龙,雷火如雨落下,将金色庆云淹没在了其中。

  轰隆隆的雷鸣巨响爆发,其中还夹杂着火焰翻滚,龙吟虎啸的声音。

  火光翻滚,雷电闪耀,方圆数十丈范围内的虚空尽数碎裂,一道道空间裂缝交织切割,天地灵气更如同沸水般剧烈翻滚,呈现出一种大破灭的情景。

  整座大殿也晃动不已,地面和周围墙壁金光闪动,好像承受不住这股激烈无比的力量,要坍塌一般。

  好一会过去,激荡的火焰雷光才停歇飘散,碎裂的虚空也飞快自动弥合,显现出里面的情景。

  金色庆云看起来被削掉了一层,但此刻仍旧岿然不动,表面闪动着耀眼金光,丝毫碎裂的痕迹也无。

  赤梦和霍渊眼见此景,面上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刚刚的攻击看似寻常,实则已经是二人的全力,竟然没能破开这薄薄一层金云。

  就在此时,“嗤嗤”两声锐啸声乍起,两道惊人金芒飞射而至,斩向赤梦和霍渊二人。

  赤梦二人神情微变,急忙闪身后退,躲过了金芒斩击。

  那金芒逼退二人,也没有追击,立刻倒射而回,一闪而逝的没入了武阳袖中。

  武阳身形一动,落在金色庆云附近。

  嗖嗖嗖!

  蛟三,陆川风,甚至石空墨也飞射而至,落在金色庆云附近,隐隐将其护在中间。

  金色庆云波动一起,呼啦一下展开,露出缭绕里面的韩立和黑衣女子二人。

  韩立挥手收起了金色庆云,没有理会其他人,附身看向黑衣女子。

  “婉儿……”他一贯保持的冷静彻底从脸上消失,整个人已经痴了,嘴唇轻轻翕动了几下,口中轻声呼唤道。

  这张魂牵梦萦,不知在梦中闪动过多少次的面孔啊,此刻再次出现在眼前,似乎与多年前初见之时,一点也没有变化。

  只是多了几分仙气,美得更加出尘,更加让人心碎。

  韩立此刻脑海中再无他物,什么修炼,境界,功法,口诀,统统抛在了脑后,眼中只有眼前的娇弱少女,只想将其捧在手中呵护,但又怕一碰之下,眼前梦幻般的少女便会消失不见,一切都只是自己的一场幻梦。

  一种前所未有的感情充斥了韩立的心灵,他的心境无休止的增长。

  “砰”的一声轻响,某个瓶颈一下碎裂,韩立整个人的心境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婉儿?你是说我?多谢阁下相救之恩,不过小女子的名字叫如霜,并不是什么婉儿。”黑衣女子秀眉微蹙的看了韩立一眼,然后自行站了起来,神情冷淡的说道。

  说话之间,她翻手取出一枚红色丹药服下,面上红光闪动,气息立刻恢复了一些。

  “如霜……”韩立身躯一震,神情恢复了过来,却也呆立在了那里。

  “韩道友,多谢你刚刚救了如霜妹妹,你怎么会在这里?”蛟三看到韩立的举动,眼中闪过惊讶之色,随即说道。

  韩立瞥了蛟三一眼,没有搭理之意,目光一转的再次望向了黑衣少女。

  黑衣少女琼鼻一皱,闪身躲到了武阳身后,避开了韩立的视线。

  韩立心中不禁一痛,目光微冷的看了武阳一眼,双手不由得暗暗握拳。

  他和婉儿多年夫妻,心意相通,不会看错,这个黑衣少女绝对就是自己的妻子南宫婉。

  虽然此事疑点重重,比如南宫婉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还成为了轮回殿之人,而且修为竟然已经达到了大罗之境,但韩立相信自己的感觉。

  “现在不是说闲话的时候,东西既然已经到手,马上撤退!”武阳注意到韩立的目光,眉头微皱了一下后,立刻说道。

  但他话音未落,“轰隆”一声闷响,大殿正门突然关闭,将所有人关在了殿内。

  殿内众人面色都是一变。

  赤梦距离大门最近,立刻抬手掐诀一挥。

  顿时一道剑型赤色火光飞射而出,内部蕴含的火之法则之力急速转动收缩着,打在大门之上。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剑型火光立刻爆裂,化为一朵赤红色蘑菇云,内部蕴含的火之法则之力也猛地膨胀炸开,冲击着紧闭的大门。

  大门之上顿时浮现出一层金光,轻轻闪动。

  赤红蘑菇云没有持续多久,很快飘散。

  大门被击中的地方光滑如新,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赤梦看到此幕,俏脸顿时一沉。

  “大门之上有祖师亲手布置的禁制,可惜启动起来,需要花费不少时间,不过总算赶上了。”就在此刻,一声冷笑从旁边传来,纯钧真人缓步走了过来,脸上全无表情,目光漠然扫过在场诸人。

  阳钧子和雷钧真人此刻站在纯钧真人身后,手中各持着一件金光闪闪的令牌,掐诀催动不止。

  令牌上闪动着一圈圈金色光波,朝着周围扩散而开。

  “嗡”的一声,附近大殿上泛起一层琉璃般的金光,将整个大殿尽数包裹在其中。

  韩立此刻已经恢复了冷静,眼见周围情景,面色不禁变了一下,随即望向阳钧子和雷钧真人。

  难怪这两人刚刚一直待在法阵内,以法阵之力抵挡蛟三等人,原来在暗中催动大殿禁制。

  看刚刚赤梦攻击的效果,此地禁制异常强大。

  而且……

  韩立朝着大殿屋顶望了一眼,眉头微皱。

  他刚刚施展不朽金云营救黑衣少女时就感觉到了,大殿内被一股无形之力笼罩,法则之力的运转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武阳等人的战斗规模很小,和他们大罗境的身份颇不相符,展开灵域也只能扩散出数丈远,多半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

  此刻大殿周围泛起了这层琉璃般的金光,使得这股无形之力又强大了不少。

  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们的实力根本发挥不出多少,想要离开恐怕难了。

  一旁的武阳等人神情也颇为难看,只有石空墨神情如常,好整以暇的打量着周围的金光。

  纯钧真人看向轮回殿一行人,视线在韩立身上略一停留,很快便移开,落在陆川风身上。

  “陆川风,轮回殿给了你什么好处,你竟然背叛天庭,杀害凤天仙使?”纯钧真人眼中闪过一丝不解,沉声质问道。

  “抱歉,并非勾结,陆某本就是轮回殿中人。”陆川风微微一笑,说道。

  “真没想到……很好,想不到轮回殿竟然将手伸的如此之长,既然你时轮回殿的卧底,那今日休想生离此地!”纯钧真人闻言一惊,但立刻又恢复了平静,冷笑的说道。

  “纯钧道友只要有这个能耐,陆某的性命,你尽可随时拿去!”陆川风大笑的说道。

  纯钧真人哼了一声,不再理他,目光一转的望向赤梦和霍渊二人,冷声说道:“赤梦道友,霍渊山主,你们二位潜入我九元观深处,抢夺本观宝物,又是何道理?莫非二位也和轮回殿有勾结?”

  “纯钧观主切莫误会,轮回殿作恶多端,小女子和霍渊山主怎么会和他们有关系,我二人刚刚是看那个宝瓶即将落在轮回殿,才出手阻止的,绝没有抢夺贵观宝物的意思。”赤梦眼珠一转,浅浅一笑的说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