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不留情面

  就在韩立等人被禁锢的同时,金光之中虚空泛起一阵波动,紧接着一个灰袍老者身影凭空浮现而出。

  “老祖!”纯钧真人三人看到灰袍老者,面露大喜之色。

  韩立等人听闻此话,心头也是大震。

  能被纯钧真人真人称之为“老祖”之人,整个九元观里,也只有那位传说中的九元道祖了。

  灰袍老者没有理会纯钧真人,目光望向那黑衣少女,看似随意的抬手一招。

  黑衣少女手上的储物戒指上光芒一闪,那五色小瓶便从中飞射而出,朝着灰袍老者飞去。

  但就在小瓶飞至半途,上方虚空中“嗤啦”一声裂开,一只暗红色大手从中电射而出,一把将五色小瓶抓住。

  灰袍老者面色不变,拂袖一挥。

  大殿内的金光一个波动,一只金色大手凭空出现,朝着那只暗红大手一抓而下。

  暗红大手五指一动,捏了一个手印,附近虚空浮现出六个神秘的咒文,抵挡住了金色大手一瞬。

  “咦,这是……”灰袍老者望向六个咒文,瞳孔一缩。

  暗红大手闪电般反手一捞,将黑衣少女,蛟三,武阳,陆川风,石空墨五人抓住。

  大手掌心泛起一个漩涡,将五人一下吞噬进去。

  暗红大手随即又飞射而出,流星般抓向了远处的韩立。

  灰袍老者面上终于闪过一丝怒意,抬手虚空一引。

  一根幽深,古朴,散发出无尽苍茫气息的金色铁鞭出现在半空,凌空一晃,抽打在了暗红大手上。

  “砰”的一声闷响!

  暗红色大手被一鞭打的支离粉碎,爆裂而开,化为一片雾气般的暗红光芒!

  一声轻哼从虚空深处传出,听着似乎有些疼痛之意。

  碎裂的暗红光芒骤然一缩,瞬间没入虚空,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番交手快如闪电,修为高如纯钧真人,也完全跟不上。

  刚刚反应过来,一切都已经结束。

  灰袍老者面色微沉的望向暗红大手出现的虚空,默然不语,却也没有追赶,就那么静静站在那里。

  片刻之后,他收回目光,抬手一挥。

  大殿内的金光波动了一下,那堵蓝色冰墙轰然碎裂。

  金光随即一闪消失,纯钧真人,赤梦等人都恢复了自由,只有韩立全身仍旧动弹不得。

  “参见老祖!”纯钧真人三人掐诀收起了大殿周围的霞光禁制,然后立刻飞到灰袍老者身旁,叩拜行礼。

  赤梦和霍渊此前虽言行倨傲,但此刻见了这灰袍老者也不免心中忐忑,忙躬身行礼。

  “纯钧,我将九元观交给你管理,就管成这个样子吗?”灰袍老者淡淡说道,声音不大,但语气中透出一股威严和冷意。

  “弟子该死!轮回殿大举入侵,弟子未能及早察觉,还请老祖治罪!”纯钧真人身体一抖,跪倒在地上,颤声说道。

  阳钧子和雷钧真人也满脸惊惶,出言请罪。

  “罢了,此刻有外人在场,暂且不说这些,你们先退下吧,将观内的轮回殿之人尽数清理掉。”灰袍老者瞥了一旁的赤梦和霍渊一眼,轻哼一声说道。

  “是!”纯钧真人三人答应一声,朝外面飞去。

  “赤梦,霍渊,我九元观行事不当,被宵小之辈入侵到内部,让你们两个看笑话了。”灰袍老者转身望向赤梦和霍渊,轻笑的说道。

  “前辈说哪里话,轮回殿乃是整个天庭都要慎重对待的大敌。除了中土仙域外,其他任何一个仙域也无法与之抗衡。他们此番突施偷袭,纯钧道友能指挥九元观弟子,抵挡到这个地步,已经非常难能可贵了。”赤梦勉强一笑,斟酌着词句说道。

  霍渊站在一旁,一句话也不敢说。

  “呵呵,是吗?如此说来,他倒非但无罪,反而有功了。”灰袍老者仰头大笑的说道。

  笑声在大殿内回荡,越来越响,仿佛一声声闷雷翻滚,虚空随之震颤。

  赤梦和霍渊耳边怒雷翻滚,身体颤抖,然后脑海中的神魂也不由自主的震颤起来。

  两人面色大变,身上红芒,紫光大盛,急忙全力护住全身。

  但是没有任何作用,他们神魂的震颤越来越厉害,仿佛狂风中的火苗,随时可能熄灭。

  韩立此刻身体和神魂也狂颤不已,但他又无法运功护体,痛苦无比。

  幸好他的肉身之力坚韧无比,神魂也极其强大,暂时还没有陨落的危险。

  就在此刻,一股红光从赤梦身上亮起,瞬间罩住她,还有旁边霍渊的身体。

  赤梦和霍渊面上痛苦之色立刻消失,大口喘息不已,眼中都透出惊惧之色。

  “九元道友息怒。”赤光一花,一个红衣老妇的身影浮现而出。

  此老一头鲜艳红发,丝毫不逊于赤梦,但脸却布满了皱纹,手中持着一根鹤首拐杖,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但神情间却又透出一股凌厉煞气。

  看到红发老妇的身影,灰袍老者目光微微一动,殿内回荡的笑声缓缓停止。

  韩立松了口气,但心神却并未放松分毫,震惊的望向那个红发老妇。

  “一个虚影虚影如此神通,莫非又是一位道祖?看起来和赤梦似乎有些相似,莫非此人就是赤融道祖!”韩立心中念头翻滚。

  “赤融,你这孙女潜入我的地盘,觊觎我九元观的宝物,不知是受何人指使?”灰袍老者冷声说道。

  “果然是赤融道祖……”韩立听闻此话,目光一动。

  “九元道友,一切都是误会,小梦儿是奉了天庭之命,抓捕噬金仙,还有那个韩立,误打误撞才到了这里。至于刚刚出手抢夺那瓶子,不过是小孩心性,对那瓶子有几分好奇罢了。九元道友不会如此小肚鸡肠,跟一个小辈置气吧?”红发老妇轻笑一声说道。

  “一句好奇就想打发此事,赤融莫不是认为我九元观是可随意进出之所在?”灰袍老者面上冷意丝毫不减,冷道。

  “此事确实是小梦儿他们鲁莽了,那九元道友你想如何处置?”红发老妇看到灰袍老者这般神情,眉头也是一皱,淡淡说道。

  灰袍老者也不言语,两眼一扫赤梦和霍渊。

  两道金光从其眼中射出,迅疾无比的打向赤梦和霍渊。

  “住手!”红发老妇勃然大怒,手中拐杖呜的一声击出,打在射向赤梦的那道金光上。

  “砰”的一声轻响,金光一闪洞穿了拐杖,不过自身也变得黯淡了许多,仍旧迅疾一闪没入赤梦眉心。

  “啊……”赤梦抱头惨叫起来。

  另一道金光也射入霍渊眉心,霍渊完全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他身体震颤,全身冒出耀眼金光,下一刻脑袋猛地炸裂开来,无头尸体软软倒在了地上。

  红发老妇挥手发出一股红色晶光,再次罩住了赤梦的身体,赤梦的惨叫之声立刻减轻很多。

  “你!”红发老妇面色一松,豁然看向灰袍老者,眼中射出毒蛇般的光芒。

  “看在你的份上,我饶过你这孙女一次,若她下一次再胆敢在九元观捣乱,就没有这么便宜了。不送了!”灰袍老者冷笑一声,然后拂袖一挥。

  一股金光罩住赤梦和霍渊的尸体,一闪之后,二者瞬间消失,似乎被传送了出去。

  而一旁的韩立眼见一系列情景,心中震惊不已。

  这灰袍老者看着和善,下手竟然如此之狠,百造山山主说杀就杀了,连在天庭地位斐然的赤融道祖也不给半分情面,对其孙女也狠狠教训了一顿。

  自己潜入九元观后所做的事情,可比赤梦和霍渊严重十倍,今日恐怕难以生离此地。

  韩立心思如电,想着如何挣脱逃离,结果却根本动弹不得。

  这时,只见那九元观老祖,背着手缓步走到他面前,双目幽幽地打量起韩立,脸上也看不出有什么情绪波动。

  韩立与老者对视了一眼,顿时觉得自己看到了两口幽深无底的深邃古井,里面似有月光倒映,却丝毫泛不起半点波澜。

  老者也不急着开口,只是绕着韩立走了一圈,似乎是在仔细打量着他。

  韩立被他看得心里有些发毛,似乎觉得在那一双眸子之下,自己的隐藏的所有秘密,都会被其洞若观火地看个底儿掉。

  好在很快,老者就移开了目光,只是随手一挥,一层浓郁的金色光芒就从其周身之上散发而出,化作一层金色光幕,将整个大殿包裹了进去。

  韩立眉头紧皱,心中惊异不已,他过往见过的灵域也不算少,可从未见过如眼前这老者这般,能给他带来如此强大压迫之力的灵域。

  只见周遭废墟景物都已经无法看见,整个虚空变作了一个巨大金色圆球,其上金光浓郁得好似金汁浇筑的一般,将这片虚空完全封锁了起来。

  韩立很快就发现,自己与外界之间的联系已经彻底断绝,而更让他惊讶的是,他与金童和啼魂他们,乃至所有青竹蜂云剑之间的联系,都好似被这蕴含有磅礴金属性法则之力的灵域,给彻底斩断了开来。

  至于和那位不靠谱的瓶灵前辈,就更加无法联系了,眼下想要靠他动用小瓶穿梭时空逃离此处,也已然无法做到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