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断因果

    “前辈……”眼见老者似乎没有开口的意思,韩立强压下心中的惶恐,开口说道。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那老者就突然闪电般出手,隔空朝着其胸口一抓。

  虚空之中一道金色光丝凭空浮现,在韩立胸前一卷,就将韩立挂在衣襟下从不肯示人的那只墨绿色小瓶,直接摘了下来,扯到了老者手中。

  韩立身形一颤,心神巨震。

  除了他自己,没有人清楚掌天瓶对他意味着什么?

  从当年的七玄门初遇,到之后跨域三界的种种际遇,他在修仙之途的一路成长,处处都刻着掌天瓶的印记,可以说若是没有掌天瓶,就没有现在的他,甚至当年他很可能根本走不出墨大夫的神手谷。

  然而,面对眼前这位老者,韩立根本就像是稚子与山岳对峙一般,根本连反抗的一丝可能都没有。

  他如今法体双修,参悟的又是时间法则,虽可以大罗境初期的实力应付比自身高一个小境界的对手,但面对整整高出一个大境界的道祖,真仙界最顶尖的强者,就连天庭中举重轻重的人物也要礼让三分的存在,任何手段都是无用的。

  如今的韩立,只能目光紧紧盯着老者,和其手中的墨绿小瓶。

  只见老者面色古井无波,单手握着墨绿小瓶,手指在小瓶上的树叶纹路上细细摩挲着,就像是见到了遗失许久的心爱旧物一样,久久不愿放下。

  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老者的神色忽然起了一丝变化,但很快又恢复如常。

  韩立察觉到其神色的细微变化,心中隐隐觉得,那老者莫不是在与掌天瓶中的那位瓶灵前辈交谈,否则他不应该有此变化才对。

  又过了片刻,老者忽然叹了口气,目光再次看向韩立这边。

  他只是轻轻眨了眨眼,那层施加在韩立身上的禁制束缚就自行解开,消失不见了。

  韩立只觉周身一松,但却不敢有丝毫举动,只是如临大敌般的望着老者。

  而紧接着,老者却做了一个令韩立意外万分的举动。

  只见其抬手一抛,竟是将墨绿小瓶重新抛还给了韩立。

  韩立不明所以,下意识将小瓶接在了手中,满脸疑惑地望向老者。

  “这掌天瓶以后会变得越来越烫手,当年得而复失未必是祸,今日失而复得也未必是福,我们九元观接不下这宝贝,你愿意留,就留着吧……”老者神色如常,缓缓说道。

  韩立闻言,脸上浮现一丝古怪之色,却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将掌天瓶重新戴在了脖子上,小心翼翼地藏回了衣襟内。

  韩立被老者弄得满头雾水,心里更是憋了一肚子疑惑,却无法开口询问,憋了半天说了一句:“听前辈这言语,是不打算杀我了?”

  “今日你可以平安离开九元观,甚至近期之内,都不会有九元观修士对你展开追剿。不过在这之后,你一样是轮回殿余孽,是天庭诛仙榜上有名之人,若再踏足金源仙域,便是必死境地。”老者看了韩立一眼,如此说道。

  “晚辈知道,此刻不应该多嘴多舌,但还是希望前辈告知,为何如此?”韩立闻言,犹豫片刻后,仍是问道。

  “有些事情是冥冥中的因果注定,即便是相隔了轮回大道,依然无法改变。既然天道轮转之下将你带到了我面前,便是要我偿还欠下的恩情,了结了这番因果。”老者脸上浮现出一抹追忆之色,迟疑良久,才开口说道。

  韩立听完老者这云山雾罩的解释,心里更加糊涂了,满脸疑惑的开口问道:

  “前辈是说,您曾欠下晚辈一份恩情?”

  对于眼前这位九元观老祖,韩立确信自己过往并无任何交集,彼此境界差距又好似天壤之别,自己又怎么可能布施恩情给他?

  “你当下的境界还不够,能够看到的不过是现世的轨迹,至于轮回中的因果纠缠,即使说给你听了,你一时半会也无法理解。总之了了这份因果之后,我与你之间冥冥中的那丝联系,也就可以彻底斩断了。”老者像是卸下了一个重担般,说道。

  “前辈是说,在轮回历程之中,曾有人有恩于前辈,之后这位前辈的神魂轮回,变成了现在的我。这其实是前世之恩,今世报应?”韩立听闻此言,心中一动,问道。

  老者闻言,神色古怪地看向韩立,似乎有些意外。

  “将那噬金仙放出来吧,我有话要跟她说。”不过究竟是不是这样,老者并未给出答案,而是话题一转,说道。

  老者话音刚落,韩立就发现自己与金童之间的联系,竟然又重新出现了。

  他略一犹豫后,还是按照老者的吩咐做了。

  毕竟对方既然说了不会伤害自己,多半也不会伤害金童,不如姑且看对方要做什么。

  只见一道金光亮起,一个身姿窈窕的金发少女随即出现在了韩立身旁。

  “大叔,前面怎么回事……咦,老头儿,怎么是你?”她刚一出现,就看到了站在对面的老者,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之色,叫道。

  “一转眼不见,怎么已经长大了这么多?”那老者似乎也有些意外,含笑说道。

  “大叔,这个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对我还不错的老头。”金童看向韩立,笑着说道。

  “金童,不得无礼,他是九元观的老祖。”韩立生怕金童口无遮拦,惹出什么乱子,连忙出言提醒道。

  “金童,我与你颇为投缘,打算破格将你收入门下,当一个关门弟子,你可愿意留在九元观?”老者对此好不在意,开口说道。

  韩立听闻此言,神色再次一变,他对于老者的身份已经有了些许猜测,心里清楚老者说要将金童破格收为关门弟子,到底意味着什么。

  他刚想传音提醒金童之时,就听见她满不在乎道:

  “不要!本仙女好不容才从鬼谷那破地方逃了出来,可没打算再留在这破地方了。”

  “这次不一样,不是沦为阶下囚,而是要你做我的关门弟子,辈分与纯钧看齐,你意下如何?”老者神色不变,再次问道。

  韩立听闻此言,心中更加坐实了之前的猜想,目光犹豫地看向金童。

  “那也不留,虽然本仙女看你也顺眼,也和你挺谈得来,可惜我已经有主人了,不打算再跟着别人混了。”金童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拒绝了。

  “即是如此,便不强求。这枚金丸便赠予你,当做別礼了。”老者说罢,手腕一转,取出一枚龙眼大小的金色弹丸,抛给了金童。

  “多谢,你真是个好人,那我就不客气了。”金童大大方方地接了下来,咧嘴一笑道。

  韩立闻言,心中不禁有些无语,敢这么和堂堂九元观老祖如此说话之人,恐怕整个真仙界除了金童,便没有其他人了,若是那位百造山山主泉下有知,怕是要气的吐血。

  “行了,你们这就可以走了。”老者呵呵一笑,又在韩立身上看了一眼,随手在身前一挥。

  只见一块金属圆盘飞射而出,落在了地面上,绽放出刺目银光。

  光芒过后,一阵空间涟漪从中传荡而出,圆盘上方凭空出现了一座银色光门。

  银色光门之外,赫然是一片蔚蓝海域。

  “走吧。”韩立招呼金童一声,就朝着银色光门入口走了过去。

  临到门口时,韩立心中好似过电一般,忽然一颤,猛然间想起了一件久远至极的往事,忍不住转回头,问道:“晚辈斗胆问上一句,前辈作何名讳?”

  “我的名字?已经很多年没有人叫过了……唤作李元究。”一听此言,老者犹豫了许久,才说道。

  韩立闻言,如遭雷击,身子顿时僵在了原地。

  然而下一瞬,老者就已经一挥衣袖,化作一道旋风,将他和金童一并送入了光门之内。

  等到韩立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那片蓝色海域上了,身后则传来了老者的警告声:

  “速速离去,日后不得再入九元观地界半步,好自为之。”

  话音落下,那银色光门就四下一合,消失在了虚空中。

  “大叔,现在怎么办,我们往哪里走?”金童环顾了一眼四周,问道。

  可等了许久,却不见韩立答话,她扭头朝韩立望去时,却发现韩立仍是一副惊心失魂的模样,好似根本没有听到她的话。

  事实上,韩立此刻满脑子都是“李元究”三个字。

  他仍然记得,当年意外发生神魂穿梭之时,曾经进入过一个名为“凌云子”的老道体内,而那个老道的那名弟子,正是叫做李元究。

  韩立还记得,自己当时还曾传授过他《梵圣真魔功》,和《托天魔功》两部功法,莫非这李元究所说的因果恩情,便是这个?

  可他一想,又觉得不太可能,以李元究当时传功时的修为,根本不可能发现神魂穿梭一事,现如今又怎么可能会认出自己?

  这时,韩立忽然记起,李元究的话语里似乎还提到了两个字……“轮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