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迫在眉睫

    “看来本座直觉没有错,此处果真值得我亲自来这一趟。”岳青上下打量了韩立一眼,目光又从金童和小白身上一一扫过,竟是觉得越发惊喜。

  别人或许能够看透金童的身份,却无法识得小白的真身,但岳青却很快发现了异常。

  或许,小白才是他眼中那条真正的大鱼。

  银色圆镜中释放出的白色华光,当中蕴含着一阵阵强烈的空间法则之力,韩立三人身处其中,皆是感到周身如压山岳,一时间竟是丝毫动弹不得。

  “那人修为境界之强,远超预料,我们无法力敌,一会儿我会想办法打破禁制,金童你就带着小白,和我分开逃。那大罗后期的家伙一定会追着我,你们若是有机会逃出去,就回到蛮荒界域,在八荒山等我。”韩立一扫四周,传音给金童二人。

  “大叔,我要跟你在一起,这些人打不过我们的。”金童忙回道。

  “老大,我也要跟你们一起走。”小白也忙喊道。

  “当初白泽前辈答应你跟我走的条件之一,就是要我保证你的安全,你若是出了事,岂不是要我失信于人吗?”韩立加重语气,传音道。

  “可是……”

  小白还想说话,就听韩立继续说道:“你们放心,只要你们逃离出去了,我就一定有办法脱身。”

  说罢,韩立双目一闭,体内《大五行幻世诀》功法立即默默运转而起。

  然而,他身上才刚刚激荡起一点灵力涟漪,就听那新晋金源仙宫宫主岳青嗤笑道:

  “呵呵,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下一瞬,那面银色圆镜上,顿时光芒一颤,响起一声“轰隆”雷鸣。

  只见银镜之上的环形符纹陡然一变,当中浮现出一枚雷电符纹,紧接着便有数道粗如手臂般的紫色雷电从中狂涌而出,朝着韩立几人劈打了下来。

  “滋啦啦”

  紫色雷电四周,无数细小电丝跳跃弹射,几乎将整个光柱范围全都填满,韩立三人根本是避无可避。

  就在这时,只见金童忽然飞身而起,双臂一振,背后随即有两片薄如蝉翼般的晶光亮起,那是其自身法则之力所化的两片透明羽翼,撑在了三人头顶上方。

  大部分雷电都被这看似纤薄如纸的羽翼挡住,激荡起一片耀眼的金紫光芒,其中残留漏下来的电光已经不具任何威胁了。

  谁都没有注意到的是,韩立的身影几乎是在瞬间,就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等到岳青第一个发现时,韩立的身影已经来到了银色圆镜下方,正单手握着一柄青竹蜂云剑,剑身被金色电光缭绕,朝着镜面之上斩击而去。

  可几乎同时,银色镜面上符纹再次一变,竟是绽放出蓝色华光,从中传出阵阵浓郁的水属性法则之力。

  韩立的剑锋斩落在了镜面之上,就好似砸在了一片汪洋大海中,虽然掀起了惊涛骇浪,却仍是被狂涌的阵阵余波,散去了力道。

  不过,他这一剑毕竟使出了十足全力,镜面之内水浪滔天,镜身也随之巨震不已,其上更是有阵阵强大的冲击波动荡漾而出,撞击向四周的十名巡查仙使。

  他们十人大多数都是太乙初期修为,修行根基稳固,却也在这股力道的冲击下,有些摇摇欲坠,站立不稳。

  不过,以十人对一人,加之有宝镜辅助,到底是占着不少优势,终究是挡下了韩立这雷霆般的一击。

  只是还不等他们松一口气,一阵耀眼的金色电芒就从韩立的剑锋之上炸裂开来,一团团威力比之前紫电更盛的金色雷电光球,不断轰击在银色圆镜上。

  一道道粗壮如龙的金色雷电从镜身透射而出,化作一道道雷电长鞭,横扫向四面八方。

  那十名巡查仙使来不及躲避,纷纷被雷电击中,惨嚎着跌飞了出去。

  银色宝镜没人催持,顿时一颤,光芒全无,跌落下去。

  韩立连伸手接住这宝物都顾不得,心中大喊一声:“就是现在,快走。”

  话音刚落,他便冲天而起,直往天穹最高处而去,金童与小白遁光相连,也往另一个方向,飞遁而走。

  然而,他们身上遁光才刚亮起,高空中就出现了一道人影,抬起一脚朝着下方重重一踩。

  “哪里走?”伴随着一声震天响的爆喝,早已先一步出现在天穹上的岳青,脚下皂靴就已经重重踩在了虚空中。

  “轰隆”

  一声震彻天地的轰鸣之声响起,整个虚空随之剧烈一震。

  韩立就感到一股强大重压从天而降,逼着他不得不向下坠落而去,砸落回了玉壶峰上。

  好似地震一般,整座玉壶峰随之摇了三摇。

  四周百丈之外围聚的那些本土修士和提壶山弟子,更是受到余波冲击,一个个下饺子一样,纷纷从高空中跌落下来。

  提壶山老祖颇为识相,早就和楚余仙宫宫主退走千丈之外,此刻还能勉强站稳身形,只是望着烟尘四起的玉壶峰,眼角抽搐,显然心疼不已。

  玉壶峰顶的一座大殿已经被彻底砸毁,韩立站在烟尘滚滚的废墟上仰头望去,就看到金童和小白也被那两名监察仙使给拦住了,三人竟是一个都没能逃离。

  这时,岳青的身影从天而降,落在了韩立身前不远处。

  其也未施展任何神通,只是肉身落地,便震得整个玉壶峰又是猛然一颤。

  这一幕,落在韩立眼中,让其心中也是一紧。

  “你的玄修体魄很不错。”岳青目光上下打量了韩立一眼,开口说道。

  “前辈谬赞了。”韩立不卑不亢道。

  “就是不知道经不经得起折腾?”岳青冷笑一声,再次一跺脚。

  整座玉壶峰轰然一震,一层土黄色烟尘荡漾开来,滚滚扩散之际,一层黄濛濛的灵域随即将小半个提壶山笼罩了进去。

  韩立身处其中,顿时只觉得四周虚空被一层浓郁的土属性法则之力覆盖,那些落在他身上的尘埃,也在瞬间变得无比沉重,令他双足一沉,直接踏破砖石,陷入了地下。

  “唉,上仙打架,殃及我辈……罢了,我们走!”

  眼见于此,那名提壶山老祖哀叹一声,心知祖宗基业这次是保不住了,忙带领着门下长老弟子撤出了宗门,楚余仙宫众人也紧随其后撤出了提壶山地界。

  须臾间,整个提壶山范围内,就只剩下了韩立三人和金源仙宫众人。

  只是此刻,那十名巡查仙使也已经遥遥的退到了千百里外,不再参与战斗,而是将战场彻底交给了岳青和两位监察仙使。

  韩立目光微微偏移,瞥了一眼另一边的战场,发觉金童与那名为无悔的老者厮杀在一起。两人打得有来有回,一时间尚看不出胜负,而小白与那女子打得就十分吃力了。

  他如今的修为虽然已经大幅提升,但毕竟是通过血脉继承来的力量,经历的实战打斗太少,运用起来十分力也只能打出六分,实在太吃亏。

  “小子,和本座斗法,还有功夫担心别人?”这时,一声讥讽笑声响起。

  韩立心知不妙,身上一道金色光晕亮起,化作一层时间灵域,瞬间笼罩住了整个玉壶峰。

  然而不等他的时间灵域发威,一道人影就已经几乎瞬移一般,直接闪到了他的身后,抬起一掌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韩立顿时觉得好似山岳压身,口中闷哼一声,浑身骨骼如同爆豆一般“噼啪”作响,双膝却仍是坚持挺立,没有跪倒下去。

  只是其整个人却再次下陷,小半个身躯都埋入了地面中。

  与此同时,其身下地面忽然亮起一圈黄色光晕,里面沙尘四起,从中传出阵阵强大的吸引之力,将他朝着地下拖拽而去。

  韩立心头一紧,口中爆喝一声,体内天煞镇狱功全力运转,浑身玄窍接连亮起,星辰光芒从地下直透而出。

  其双臂一振,一股强大力量暴体而出,轰然震荡。

  黄光笼罩的大地轰然碎裂,韩立身形从中一冲而出,手中青竹蜂云剑一转,朝着身后的岳青一剑斩出,无数金色电芒化作一片电网笼罩而下。

  后者见状,轻蔑一笑,曲起一根手指,轻描淡写般的虚空一弹。

  一道黄色气劲立即冲天而起,撞入了金色电网之中,直接将其生生撕裂开来。

  而后,其随手一招,掌心之中青光一闪,浮现出一柄宽大巨剑,剑身之上铭刻着道道金色符纹,从中传出一阵阵浑厚宛如雄山巨岳般的磅礴剑气。

  只见他手腕一转,抡臂而起,那柄宽大巨剑就随之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光,呼啸着朝韩立当头斩落而下。

  不知为何,岳青的巨剑斩落之时,四周空间中便有一股股强大到令人窒息的的空间压迫之力,宛如排山倒海般的笼罩而至,将韩立死死禁锢在了原地。

  韩立只觉四周空气一紧,全身重逾万斤,根本无法躲避,只能硬抗。

  他在瞬间改单手持剑为双手持剑,横剑聚过头顶,体内天煞镇狱功和真灵血脉同时运转而起,身形刚一暴涨,还来不及转换为三头六臂的神魔姿态,那柄宽大巨剑已经如泰山压顶般斩落而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