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殊死搏杀

  “铮“的一声锐鸣!

  一道黄色剑光从巨剑之上绽放开来,化作一上一下两道剑气直撞而去。

  高空之中,霎时间轰隆之声大作,云层被上冲而至的剑气直接斩成两半,朝着两边狂涌而去,在中间留下一道横亘千里的空隙,看起来就好似整片天空都被斩做了两半。

  与此同时,另一道剑气直贯而下,直接将整座玉壶峰都劈成了两半,中间出现了一道深不见底的巨大沟壑。

  韩立的身影就落在了沟壑最深处,一直跌入了地底洞窟酒窖之中。

  提壶山贮藏了不知多少万年的仙酿被砸碎无数,阵阵浓郁的酒香混在一处,从地底升腾而出,衬托得整个玉壶峰越发像是一个打碎了的酒瓶。

  韩立躺在一地破碎的酒坛上,浑身被酒水浸湿,双臂摊在地面上。

  他挣扎着坐起身,心中倍感无奈,以如今的实力,实在无法与岳青这等存在抗衡,可眼下就是想要逃离,也只怕是痴心妄想了。

  他方才已通过心神联系呼唤瓶灵,然而结果和之前一样,依旧得不到丝毫回应。

  就在这时,高空中忽然传来一阵强烈的压迫之感,一片黄色光晕几乎遮蔽了整个天穹。

  韩立身处在深渊之下,仰头望向高空,只能看到一道巨大的黄云漩涡盘旋在天幕上,当中隐隐有电光闪烁,时不时响起阵阵压抑的轰鸣之声。

  随后,他手掌一挥,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剑纷纷飞掠而出,围绕在了他的四周。

  “轰隆隆……”

  一声雷鸣从高空炸响,仿佛整个天空都被震裂开来一样。

  那盘旋高空中的黄云漩涡中骤然裂开一道缝隙,一道粗壮无比的黄色光柱从中爆射而出,朝着正下方的韩立轰击下来。

  韩立牙关紧咬,双手一掐剑诀,周身之外响起一阵“仓啷”之声,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剑立即如同贴身护卫一般,环绕在了他的身侧。

  “凝”

  随着他口中一声低喝,所有青竹蜂云剑上光芒大作,无数金色电丝狂跳而出,凝结成了一头巨大的金色蛟龙,朝着高空直冲而去。

  韩立身处在金色蛟龙体内,被剑光剑气包裹着,直接撞入了黄色光柱中。

  “轰隆隆……”

  一阵连续不断的震天轰鸣响起,黄色光柱被金色蛟龙冲撞得光芒溃散,不断湮灭。

  韩立的身影也随之不断拔高,冲出了玉壶峰被劈开的深壑,重新来到了高空中。

  他仰头望去,就见一片黄云之上,岳青正手拄巨剑,如镇天神明一般,低头俯视着自己,眼中一片漠然之色。

  另一边,金童已经现出了金色甲虫的巨大本相,却被无悔以一根拂尘上的万千银丝笼在中央,看样子一时半会儿,也脱身不开。

  倒是小白,不知是不是终于适应了自己血脉力量,此刻倒是越战越猛,张口就将破风一柄仙兵斩出的狂暴风刃吞了下去。

  一个转身之后,他又张口一吐,原封不动地将风刃送还了回去。

  他们两人看起来暂时还都安全,倒是韩立自己这里情况最糟。

  这岳青乃是大罗后期修士,可是斩过两次尸的存在,以韩立如今的境界修为,与他相差得还是太远了。

  韩立目光犹疑片刻,心中暗叹一声,即便此刻可以召唤瓶灵进行时空穿梭,他也没办法就这么抛下金童和小白自己走。

  既然逃无可逃,避无可避,也就只有拼死一战了。

  只见他目光一凝,随手打了一个响指,体内的时间法则之力,顿时汹涌而出。

  四周虚空灵域内与之相应,也在瞬间发生了变化。

  原本已经破碎的玉壶峰上,凭空出现了一座山势逶迤的苍翠山脉,其上林木丛丛生机盎然,一条玉带一般的长河流淌其间,蜿蜒千里。

  岳青站在云头之上,看着这一幕,眼中也不禁闪过一丝惊讶之色。

  “你修道年岁不长,达到大罗初期已属罕见,竟然连灵域都有了天人境气象?”岳青眉头紧促,忍不住问道。

  也无怪他惊异,毕竟修行与炼制灵域都属于耗时费力,却不容易出成果之事,能像韩立这般两者顾全,各不耽搁的状况,放眼整个真仙界也是少之又少。

  就在这时,其身后云海之中,仿佛明月初升一般,亮起一片雪亮银光,融合了钧天日晷的真言宝轮浮现而出,悬停不动。

  其上散发出来的银色光线,瞬间将岳青整个身影都淹没了进去。

  霎时间,四周虚空仿佛都被冻结住了一样,以岳青的修为竟然都觉得有些窒息起来,仿佛四周的空气都不在流动了。

  “大意了……”他心中念头生起,就发现自己的思绪似乎都变慢了。

  他连忙谨守神识,暗自运转修行法诀,胸前一团土黄光晕随之亮起,周身鳞甲更是光芒闪耀熠熠生辉,从中散发出强烈的法则之力,与周围的银色光线激烈冲撞着。

  一时间虽然不足以脱身出来,但至少令他的思绪不再受到阻滞。

  趁此机会,韩立双手法诀一掐,足尖虚空一点,脚下便有万千剑气凝结而成的一股冲天洪流,托载着他飞入了高空中,与岳青遥遥相对。

  悬空站定后,韩立手上法诀再度一变,虚空之中顿时铮鸣声大作,下方的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剑立即飞散开来,如排兵布阵一般落在了他的周身之外。

  “滋啦啦”

  伴随着一阵电光之声响起,所有剑锋直指苍穹,三十六道粗壮无比的金色雷柱从剑身之上狂涌而出,直通九天深处。

  金色雷柱汇入韩立身下的云海之中,顿时好像油锅之中滴入了清水,整个云海顿时沸腾了起来,滚滚云雾上下翻腾,里面电光闪烁,好似有雷龙翻滚。

  韩立周身之外,天地风云骤变,无数云气凭空生出,朝着他身边聚涌而来,化作了一片巨大的金色雷云,与岳青身外的黄云分庭抗礼,各占去半片天空。

  金色雷云当中,层层云气荡漾开来,两根隐没于虚空当中的巨大金柱浮现其中,中间凝聚出来两扇半隐于滚滚云气中的金色大门。

  韩立身处在金色大门之外,浑身沐浴在金色雷光中,双手仍然保持着掐动剑诀的姿态,看起来就像是一尊镇守天门的金甲神人。

  “开。”

  只听其口中一声爆喝,双手骤然在身前一合,高高聚过了头顶。

  伴随一声“轰隆”巨响,身后那道紧紧关闭着的金色大门忽然光芒一颤,朝内打开了一道缝隙,内里显露出一片浩瀚无垠的金色雷海,灿烂的金光如潮水一般起伏不定。

  与上次一次,天门骤开雷液狂涌的景象不同,这一次并没有出现雷电垂瀑的惊人异像,只有一团团拳头大小的金色雷电光球,从海面上凝聚而出。

  只见那一团接着一团的金色雷球飘飞着,从金色天门的缝隙中飞掠出来,没有直接砸向岳青,而是飞入了韩立合十的掌心中,消失不见了。

  很快,便有七八颗雷球飞入了他的掌心,一股压抑不住的雷电气息开始从中外溢出来。

  而随着越来越多的金色雷球进入手中,韩立掌心也开始有金色光芒透射而出,只是其眉头越拧越紧,脸上也浮现出越来越痛苦的神色。

  “这通天剑阵……倒是有些古怪。”岳青自然一眼就认出了韩立的剑阵,可看着眼前这一幕,眼中还是闪过了一丝疑惑。

  下一刻,他心中升起一丝异样之感,口中发出一声怒喝,周身鳞甲之上顿时浮现出一枚枚金色篆文,朝着身外猛冲而去,硬生生将银色光线逼退许多。

  紧接着,他便双手一握手中剑柄,动作有些迟缓地将之提了起来。

  在时间法则之力的影响下,岳青仍是朝前一步跨出,双手握剑成弓步之姿迎向韩立。

  那柄巨大宽剑被他拖在身侧,剑身上符纹亮起,上面接连浮现出七座山峰图纹,上面云雾缭绕,看起来就好似真实的一样。

  与此同时,其身上气息也开始变得无比沉稳起来,那片笼罩在他身外的黄云,也开始极速收缩,在其身后凝聚成了一座土黄色的云雾山峰虚影。

  千钧一击,已然蓄势待发。

  韩立双目中金光闪烁,眼眸之中只有一片漠然之色。

  终于,他合十的双手突然一转,变作的虚握之势,掌心中压抑许久的金色雷光终于得以宣泄,化作一柄金雷长剑,从其手中延展开。

  “斩!”

  韩立口中一声长喝,双臂陡然抡转,朝着下方狠狠斩落。

  那道金色雷剑一斩而下,剑身之上雷光大盛,瞬间化作一柄长达千丈的巨大剑影,直接撕破虚空,朝着岳青当头落了下来。

  岳青在他出手的瞬间,手中巨剑便以一个野火撩天之势,朝着斜上方一挑而去。

  “轰轰轰……”

  虚空之中,轰鸣之声大作,一座接着一座宛如实质般的巨大山峰虚影凭空浮现而出,撞击向了那道金色剑影。

  “轰隆”一声巨响,第一座山峰虚影毫无阻滞,直接崩碎。

  而后,第二座山峰虚影也如第一座一样,山石蹦溅,炸裂开来。

  紧随其后,第三座,第四座山峰,也接连崩碎开来,化作了齑粉。

  第五座山峰虚影从中央裂开一道千丈沟壑,如同先前的玉壶峰一样,被剖成了两半,而与之相连着的第六座山峰虚影则只被剖开了山头,就死死卡住了金色剑影。

  至于第七座山峰虚影,更是直冲而上,在一声爆鸣中,将那金色剑影撞击得金光一散,直接崩碎了开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