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十二章 准备妥当

    “柳大人,这法阵祭坛是完全按照您的要求修建的,剩下没有用完的灵材,全在这里了。”说话间,洛风将一枚黑色储物戒递了过来。

  韩立方才飞过来时,已经查看过了祭坛,修建得很规整,没有什么问题,当即冲洛风挥了挥手道:“你留着吧。”

  “多谢柳大人。”洛风心中一喜,忙拜谢道。

  “法阵的运转之法,我已经传授给你了,之后我会让金童在此为你护阵,你可以放心在此修炼。只是能给你的时间不多,仅有七七四十九日。”韩立说道。

  “如果这法阵真有你所说的那么厉害,四十九日足够了。”地祇化身说道。

  洛风站在一旁,看着两人言语,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色。

  韩立看在眼里,却没有说什么,而是飞身落在了祭坛上。

  他沿着祭坛走了一圈,手腕一转,取出一枚枚蕴含着浓郁水属性法则之力的圆石,一一嵌入了法阵上的凹槽上。

  “好了,你可以入阵开始了。”做完之后,他回到地面上,说道。

  地祇化身点了点头,随即身形一跃,落在了祭坛正中,盘膝坐了下来。

  不多时,随着一阵吟诵声响起,整个祭坛剧烈晃动起来,其上亮起一道道冲天光柱,搅入天云之中,顿时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漏斗漩涡。

  四周海域上空,天云奔涌如洪涛,一股股磅礴的水属性灵气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朝着那漩涡之中汇集进去,继而垂落在了祭坛上。

  地祇化身沐浴其中,周身顿时蓝光亮起,化作透明晶体状,吸纳起那些天地灵气来。

  “你就留在这里,为他护法四十九日。”韩立拍了拍金童的肩膀,说道。

  “知道啦,大叔。”金童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说道。

  韩立心知,除了吃那些天材地宝之外,要她心无旁骛做一件事,实在不太现实。

  所幸此处地处偏僻,远离天庭势力,倒是还算安全,若真有人想要造次,只要金童稍微散发出一丁点儿气息,就足以令对方知难而退了。

  “洛风,你跟我回乌蒙岛。”韩立看向洛风,说道。

  后者点了点头,便跟着韩立御风离去。

  “我知道你对眼见之事心有疑惑,对吧?”飞入半空后,韩立悬停半空,等洛风追到身前,开口说道。

  洛风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点了点头。

  “本来也没打算瞒着你,事情是这样的……”韩立随即将改变地祇化身一事,告诉了洛风,只是关于斩尸一事自然被他隐去不说了。

  两人缓缓朝着乌蒙岛飞回而去,洛风一开始神色惊恐,但听到韩立将后事都已经安排好时,神色才逐渐恢复如常。

  “柳大人,我们乌蒙岛能够续存至今,并如今日这般兴盛,离不开您的扶持庇护。此事您本来大可不告诉我,如今既然安排如此周密,我绝无他想,一切遵从大人安排。”末了,洛风抱拳冲着韩立深深施了一礼,说道。

  “如此甚好。”韩立见状,满意的点了点头。

  之后的一段时日里,韩立便留在乌蒙岛,暗中指挥着洛风安排之后事宜。

  一座原先以信仰和血脉维系的岛屿,想要改换过来并不容易。

  所以,韩立从最基础的开始,从岛中挑选出了一批根骨天资上佳幼童,以侍奉祖神为名,集中到了祖神殿,为他们传授修行基础法门。

  只要改变的种子种下,有洛风暗中加以引导和扶植,乌蒙岛逐渐演变为一个类似宗门世家的修仙之地,便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七七四十九日之后,韩立离开乌蒙岛,回到了天霜岛。

  一回到岛上,金童就立马迎了上来。

  “大叔,你可算回来了,你那化身四天之前就出关了,一直在那里静坐,跟个闷葫芦似的,话也不说,我看都快变成石头了。”她开口抱怨道。

  “这些天,这里动静不小,有没有人前来窥探?”韩立问道。

  “你们离开第二天就有,之后陆陆续续来了好几波,都是鬼鬼祟祟地,也不敢靠太近。我按照你的嘱咐,去将他们都打发了。”金童回道。

  “你怎么打发的?”韩立有些怀疑道。

  “就按照你说的,告诉他们说是乌蒙岛祖神在这里闭关,闲杂人等不准靠近。”金童避开了韩立的眼睛,说道。

  “没动手打人?”韩立眉头一挑,问道。

  “没……打了一个,那家伙我都让滚蛋了,还贼心不死,偷偷回来探查。被我一个脑瓜蹦儿打到了海底,半天没浮起来。”金童讪讪一笑,说道。

  “没伤人性命吧?”韩立问道。

  “没有,没有……我就没使劲儿。不过,自从打了他之后,就没人再来了。”金童忙摇头说道。

  韩立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身形一跃,就来到了岛中祭坛上。

  祭坛四周镶嵌的各种水属性仙元石,此刻已经都变作了灰白之色,其中蕴含的仙灵力,自然也都已经汇集到了地祇化身体内。

  此刻,地祇化身正盘膝坐在原地,其通体依旧保持着近乎透明的晶蓝之色,体内脏腑形态俱全,也能看到丝丝缕缕信仰之力所化的仙灵力流转其间,却始终无法给人那种生灵活物独有的鲜活气息。

  在化身的头颅之内,可以看到一个水蓝色的虚光人影,看起来就像是寻常修士的元婴,却远不如元婴那般灵动清晰,看起来就像是一团烟雾一般。

  “神魂归敛,躯体精纯,已经达到了预期的状况。”韩立点了点头,说道。

  这时,那虚光人影忽然光芒一散,如烟雾一般流散开来,铺满全身。

  其身上那种通透之感不复存在,身形随即恢复了正常。

  “我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该如何?”地祇化身双目霍然睁开,说道。

  韩立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只是随手一挥,一道银色光门随即浮现在其身侧。

  紧接着,光门之内光芒一闪,一名身着黑色衣裙的少女走了出来,正是啼魂。

  经过长时间的修养,她的伤势已经彻底复原,修为也恢复了巅峰状态。

  “这是啼魂,接下来就由她施展神魂秘术,将你的神念魂魄封存起来,你可能要沉睡一些时日了。”韩立说道。

  地祇化身上下打量了一眼啼魂,张了张口,却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而后,他就闭上了双眼,静候啼魂施法。

  韩立见状,冲啼魂点了点头。

  啼魂随即走上前去,来到了地祇化身跟前。

  只见她抬起手掌,中指和食指并拢,朝着地祇化身眉心一点,指尖上随即亮起一点如豆般的暗红光芒,从中荡漾起一圈圈环形波动。

  一股股强大的神魂波动,随即从中传荡出来。

  韩立看了片刻,随即转身走下了祭坛。

  他手腕转动之下,掌心中光芒一闪,随即浮现出来一枚枚阵旗和阵盘,随走随放地将其一个个布置在了岛屿上的一处处岩缝中。

  约莫两个时辰之后,韩立将整座岛屿几乎每一寸土地都走了一遍,将自己提前准备的一千八百多枚阵旗和阵盘,全部都布置了下去。

  等他回到祭坛上的时候,啼魂那边也已经完事了,地祇化身又恢复了原本的那副蓝色晶石一样的躯体,只是头颅中的那团烟雾状的虚光人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韩立放开神识,仔细查看了一遍地祇化身,眉头不禁微微上挑了一下,显得颇为意外。

  “以我的神识之力,以及和化身之间的神魂牵连,竟然都察觉不到他的神魂所在,莫不是被你抽出了体外?”韩立疑惑道。

  “主人不是说,祖神的神魂不可长时间离开地仙之躯么?我又怎会那样做?”啼魂笑了笑,说道。

  “这么说来,就是你的封魂秘术当真厉害,竟然连我也瞧不出端倪。”韩立赞叹道。

  啼魂闻言,掩嘴一笑,抬手朝着地祇化身的手掌一点。

  其掌心处立即光芒一亮,从中浮现了一个龙眼大小的模糊人影,一闪之下,随即又隐没不见了。

  “如此一来,即便恶尸占据地仙之躯,也无法察觉化身的神魂了。”韩立说道。

  说罢,他手腕一转,掌心中浮现出一柄青竹蜂云剑,开始在地面上刻画起符阵来。

  这一符阵之繁复,远超韩立过往见过的所有法阵,光是阵图就套叠了三层。

  其中最里层,是一个阴阳双鱼样式的阵纹,稍外一层则是一圈回形符纹,至于最外层则是一圈环形符纹。

  每一层符纹中,都有一个个拇指大小的符字填充其中,密密麻麻,数不胜数。

  符纹刻画好之后,韩立又手腕拧转,取出十数枚仙元石和七八样蕴含有不同灵力气息的宝物,分别放置在每一处阵眼和阵枢上。

  等到所有都布置完毕,夕阳已经贴在了极远处的海面上,将整片汪洋都染成了橘红色。

  “好了……金童又去远海的风暴中玩耍了,你去将她也叫回来,你们一南一北镇守在岛屿两端,为我压阵。”韩立收起青竹蜂云剑,对啼魂说道。

  “好。”啼魂点了点头,转身就要走。

  “之后一旦祭坛阵法开启,你们就同时打开我布置在岛上的结界,之后不管祭坛上出现什么状况,你们都不要插手,只管守住护岛结界,不准任何人进来,也不许任何人出去,记住了吗?”韩立面色一肃,叮嘱道。

  “记下了。”啼魂点了点头,说道。

  说罢,她身形一跃而起,在韩立的目送下,转瞬消失在了天霜岛上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