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斩尸

    韩立缓缓收回了目光,挥手将盘膝而坐的地仙之躯,移到了法阵正中央的阴鱼图中,只是位置稍稍与图中的阳眼错了开来。

  他自己则与地仙之躯相对,坐在了阳鱼图这边,同样与图中的阴眼错开了些许位置。

  静坐下来之后,他开始平缓心境,调节气息,整个人好似施展了万窍空寂术一样,所有气息都沉寂了下来,几乎与那地仙之躯一般。

  片刻之后,金童与啼魂折返,各自去了岛屿南北两端驻守。

  韩立则双目一凝,手掐法决,口中响起了阵阵吟诵之声。

  紧接着,祭坛之上最外层的环形符阵最先亮起一片金光,当中似有梵音奏响,不断朝四面八方扩散,撑开了一道半球状的凝实光幕,庇护住了整个祭坛。

  光幕之上,犹可看到一枚枚佛家真言浮现其上,闪烁着一道道夺目的金光。

  而后,中层的回形符纹也随之亮起,其上放置的七八种宝物上光芒骤亮,从中升起一根根通天光柱,根据各自属性不同,有的缠绕着熊熊烈焰,有的凝结着极寒冰气,有的则缠绕着浓郁雷电,“噼里啪啦”地闪烁着青紫电花……

  “嗖,嗖……”

  随着一声声破空声响起,这些光柱之上,射出来一根根或结冰,或腾焰,或缠电的虚光锁链,分别刺入了地仙之躯周身的诸位膻中,百汇,丹田等大穴。

  这些地方都是恶尸改造地仙之躯的重要关隘,韩立为了以防万一,必须先将这些地方控制起来。

  等到二层法阵,像是射靶子一样,将地仙之躯钉满锁链后,位于最中央的阴阳双鱼符阵才亮起了一层黑白相间的光芒。

  与前两层的异像不同,第三层的符阵上,就只是亮起了一层薄薄光芒。

  韩立目光望向祭坛外,很快就看到,整个岛屿上也亮起了一道道冲天光柱,在其上空凝结出了一座金光灿灿的金色宝塔,镇压住了整个天霜岛。

  眼见金童和啼魂已开启了“宝塔镇妖法阵”,韩立深呼了一口气,双目缓缓一闭,神念便沉浸在了识海之中。

  他的识海之内,此刻已是一半阴云密布,一半血海滔天。

  自打上次解开一半隔元锁链禁锢之后,恶尸的力量就增长得极快,虽然韩立已经再次镇压过数次,可效果却都不佳。

  一般来说,恶尸成胎之后,必须要尽早斩除,像韩立这样分而不斩,任其同体而存这般长时间,本就是斩尸大忌。

  如今恶尸成长速度极快不说,其对韩立的识海侵蚀更是十分严重,已经达到了几乎要与韩立分庭抗礼的地步。

  若是再拖延些时日,只怕不用韩立斩尸,恶尸就要自己挣脱隔元法链的禁锢,来找韩立的麻烦了。

  韩立的神魂在识海之中大步向前,身后浪涛汹涌,头顶阴云倾轧,气势磅礴地朝着血海那半边冲撞而去。

  恶尸仍旧被隔元法链禁锢在半空中,垂手而立,突然间,他抬起头神情古怪的看向韩立,咧嘴笑道:

  “嘿嘿,等了这么久,你可算来了……”

  “怎么,你好像一直在等着我?”韩立笑了笑,问道。

  “你明知道不可能永远困住我,所以何时释放,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恶尸扭动了一下脖子,淡淡说道。

  “不错,你既然已经分离出来,我即便这般困住你,也挡不住你日渐强大,反噬于我。所以我今日正是要斩除于你。”韩立说道。

  “话不要说得太满,究竟是谁斩除谁,还不一定呢。”恶尸全无惧色,冷笑道。

  “如今的你,的确有和我一争高下的资本,不过恶性相争之下,这具肉身最终必定千疮百孔,我们谁也落不到好处。”韩立点了点头,如此说道。

  “我原本不过是你对恶的一缕执念,即便争夺到一具道缘受损的肉身,也是赚到了,而你怎么算都是亏损,所以这种事情,还是你去担心的好。”恶尸全无所谓,冷冷说道。

  “你倒想得通透,可若我一旦失败,拼着神魂俱灭也要炸了这具肉身,你又该如何?”韩立不为所动,又说道。

  听闻此言,恶尸面容终于一僵,但随即又笑了起来,说道:

  “我不信你会做到这步田地。你衍化出我,我便是你,即便你被我所控,以我为主,也好过你身魂俱灭!况且,你做事不够果决狠辣,我会比你做的更好!”

  “枉你还是我恶念所化,如此不了解我。如若不信,咱们大可以试上一试?”韩立一手负后,一手摊在身前,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恶尸见状,沉默了下来。

  他虽然嘴上那般说了,但其实心中清楚,这等玉石俱焚的事情,韩立的确做得出来。

  “既然你已经信了,咱们不妨再聊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韩立向前走了一步,再次开口,笑着说道。

  “什么办法?”恶尸问道。

  “我已经提前为你备下一具品秩极高的化身之躯,只要你肯安然进入其中,将之炼化之后,不一样可以重获新生?”韩立一便绕着恶尸走着,一便说道。

  “哈哈……如此诓骗之语,就是三岁黄口小儿也不会相信。我与你大道相冲,你又怎会给我自由之身,那不是流毒百世,后患无穷么?”恶尸闻言,忽然放声大笑说道。

  “眼下我只为斩尸,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办法我说出来了,信不信由你。”韩立走回原来位置,停了下来,开口说道。

  “你当真没有骗我?”恶尸迟疑道。

  “骗没骗你,你自己一看便知。”韩立笑了笑,说道。

  说罢,他随即放开部分禁制,另恶尸也能察觉到那具地仙之躯的存在。

  “气息竟然与我相投,看来你确是有心准备的。既然如此,我可以姑且信你一回。”恶尸查看过后,竟然当真答应了下来。

  “好。”韩立朗笑一声,心念随即一动。

  “苍琅琅……”

  伴随着一阵锁链抖动之声响起,剩余刺入恶尸体内的隔元法链,随即幽光一闪,纷纷退了出来,化作一片黑色雾气,消散了开来。

  恶尸缓缓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筋骨,浑身上下竟如爆豆一般,异响不断。

  “嘿嘿,你这一番好意,倒真让我感动,可惜那仙躯再好,也不如本来这肉身大道契合,既然要分家出去一个,不如还是你出去的好?”他脑袋一偏,斜眼看向韩立,狞笑道。

  “唉,好心当做驴肝肺。早就知道你会如此,既然商量着来不行,那就只好硬来了。”韩立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

  说罢,他手腕一拧转,掌心之中竟然有金色电光闪动,竟是直接凝出了一柄电光长剑,那样式竟然和青竹蜂云剑一模一样。

  “只要你能打的过我,我便是心甘情愿让你斩了又有何妨?”恶尸嘴角一咧,笑道。

  说话间,其掌心中竟然也浮现出一柄长剑,模样也和青竹蜂云剑一样,只是其上缠绕着的却并非是金色电光,而赫然是暗红色的血色电丝。

  韩立瞳孔一缩,当先一步冲了上去,手中长剑横扫向恶尸。

  恶尸也不甘落后,手中剑锋上挑,竟是不去格挡,而是直刺向了韩立。

  “轰”

  伴随着一声霹雳声响,恶尸手中长剑,血光蓦地一闪,一道粗壮电光骤然迸射而出,竟是瞬间延长百倍,如一杆血矛直刺向了韩立。

  韩立人在半空中,刚才挥出的一剑,却也是虚晃一招,整个人借力越过高空,来到了恶尸头顶上方。

  只见其手中长剑一搅,剑身之上顿时迸射出一道道金色电芒,如同一道雷电漩涡一般笼罩下来,将恶尸包围在了中央。

  恶尸见势不妙,正想动作时,脚下四周忽然有符纹亮起,一道道雷电锁链凭空从识海中延伸而出,与上方的雷电上下相合,形成了一个金色牢笼,将其禁锢在了当中。

  韩立身形一跃,飞落在了一旁,满脸戏谑地看向恶尸。

  “这地上的雷阵是何时所布?”恶尸满脸阴郁,压抑着怒火,问道。

  “自然是方才与你说话之时。不然你以为,我为何要与你白费那么多口舌?”韩立反问道。

  恶尸闻言,沉默良久,忽然仰天大笑道:“这才是你,这才是我,哈哈……”

  韩立见他神态癫狂,眉头微蹙,心中顿时有些不妙之感。

  就在这时,随着恶尸的笑声不断扩散开来,整个识海空间都随之开始剧烈震荡,那半片血色空间更是像是沸腾起来了一般。

  识海湖水剧烈翻腾,湖面冒出一个个硕大的血色气泡,当中更有阵阵雾汽升腾而起,直接入高空奔涌不息的血云。

  恶尸脚下的血色浪潮汹涌而起,将他连同整个雷电牢笼都淹没了进去,而当血浪落下时,他竟然已经脱困而出。

  韩立见状,双目一凝,双手立即一掐法诀。

  “轰隆”

  伴随着一声震天雷鸣响起,韩立身后的半片识海空间,一道道金色雷电交织缠绕,从高空密密麻麻的贯穿而下,下方的海面上也掀起一股股狂风巨浪。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