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脱离掌控

    整个识海空间一时间轰鸣四起,顷刻间已被狂风怒雷所充斥,并且有愈演愈烈之势。

  恶尸与韩立四目相对,谁都没有再说话,只是互相朝着对方猛冲了过去。

  随着两人的身形前冲,一分为二的识海空间,也都彻底陷入了狂暴状态,狂涌着朝彼此倾轧了过去。

  “轰隆”一声巨响!

  韩立与恶尸再无任何花哨动作,一个出拳,一个用掌,看似波澜不惊的对撞在了一起.

  紧随其后,两片识海也同时相触,随即交融在了一起。

  高空之上,血云翻涌,雷电交融,下方海面之上潮水滔天,互相侵染,互不相让,都想要将另一方吞噬而后快一般。

  韩立只觉神魂巨震,宛如要被撕裂了一般,顾不上过多考虑,疯狂催动炼神术运转,倾尽所有神识之力,朝着恶尸推动过去。

  “还不明白吗?识海之内已经是我占据优势了,你越是暴怒,我的力量就越是强大。哈哈,就让你的怒火燃烧得更猛烈一些吧!”恶尸非但稳如泰山,纹丝不动,还出言讥讽道。

  语罢,他悍然发力,双掌奋力前推,一股强大力量随之席卷而来。

  来自半片空间的压迫之力,不断倾轧而来,韩立竭尽全力之下,却仍是被推着向后倒退。

  与之相对应的,代表恶尸的血色识海也占据了主动,朝着这半片空间压迫过来。

  而随着其占据的空间越来越多,其中的血红之色却在悄然消退,看起来似乎正在逐步恢复正常。

  韩立见此,没有丝毫欣喜之意,反而愈发心惊。

  眼前这景象,意味着恶尸正在逐渐取代他,成为这片识海空间的正统,一旦他这半边识海空间被彻底压迫过去,他的本体神识将会反主为客,被识海排斥。

  届时最好的结局,就是逃离识海,如丧家之犬被驱逐出去。

  否则,就会被彻底吞噬,同化。

  “哈哈,你输了……我将彻底取代你,放心吧,我会让你的名字,响彻整个仙界!”恶尸眼见韩立节节败退,心中快慰至极。

  就在此时,韩立忽然冷笑一声,说道:“高兴得太早,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下一瞬,一个巨大无比的阴阳双鱼图,忽然浮现在了韩立和恶尸身下,如一面巨大圆镜,托载着两人,他们二人则分别站立在了一侧鱼眼之上。

  “不……怎么会这样……”恶尸低头看了一眼身下,忽然面色一僵,口中发出一声狂吼。

  紧接着,阴阳双鱼之上猛地亮起黑白两色光芒,骤然一个旋转,整个识海空间之势,瞬间被逆转了过来。

  “斩。”

  韩立双目一凝,口中一声爆喝,双拳猛然下砸。

  识海空间当中霎时间巨浪翻滚,瞬间压了过去,分裂的空间,终于在这一刻,重新归一。

  与之同一时间,天霜岛祭坛之上,早已经七窍流血的韩立,双目霍然睁开,一团乌光从其双目之中骤然分离而出。

  其后方拖曳而出的一股强大凝实的仙灵力,如同一层外衣一样,包裹住了那团乌光。

  离体的瞬间,乌光似乎犹不肯罢休,竟然再次掉头,朝着韩立眉心处冲撞了过去。

  然而,其才刚一飞动,韩立身侧的阳鱼阴眼中,突然亮起了一道眩光,将之吸了进去。

  下一瞬,另一边的阴鱼阳眼处,那团乌光便再次飞了出来,直接打入了那具地仙之躯的眉心,一没而入,没了踪迹。

  “不……”

  整个祭坛寂静了十数息后,陡然响起一声怨愤不平的嘶吼。

  只见那具地祇化身双目已经重现睁开,眼中满是凶恶愤怒之色,盘坐在原地,双手抱着头颅,一脸挣扎神情。

  半空之中,一阵阵梵音不断响起,听得恶尸心烦意乱,可当其想要挣扎起身时,却发现自己根本控制不了这副身躯,心中愈发暴怒。

  与之相对而坐的韩立,此刻脸上还挂着一道道血迹,浑身气息起伏不定,看起来模样颇为凄惨,然而其身上的八百四十处仙窍却已经在方才全都贯通,修为赫然已经达到了大罗中期境界。

  只是,恶尸离体带走了相当一部分的仙灵力,他想要稳住气息,彻底坐实大罗中期境界,仍然需要全力调息一段时间。

  “别说我没提醒你,这副身躯你得花费一番功夫,才能驱用,好自为之。”韩立面色平静,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自顾自的重新闭上了双眼。

  恶尸听闻此言,再一看自己身上的穿插着的一根根锁链,很快就明白了韩立的意图,他这是要用这具身躯作为牢笼,困住自己。

  他心中虽然愤怒到了极点,此刻却也只得立马沉下心,试图炼化这副身躯。

  然而,随着恶尸的力量在地仙之躯体内流转起来,原本没有丝毫生命气息的仙躯,竟然飞快发生了变化,那蓝晶一样的身躯,也以肉眼可见速度,开始朝着肉身转化。

  在其体内,一道道灵力上下流转不休,竟然如同开凿河道一样,水到渠成地在地仙之躯体内开辟出一条条经络,将体内所有脏腑统统连接了起来。

  地仙之躯胸膛缓缓起伏,竟然真的焕发出了生机。

  静坐调息中的韩立,自然早已分出了一缕神识,时刻关注着地仙之躯身上的变化。

  他见此情形,心中一紧,不得不再次转醒过来。

  恶尸与这仙躯的契合程度,实在超乎他原本的想象,此刻改造地速度,也令他不禁心生担忧。

  就在他想要暂停修炼,运转法阵,镇压恶尸之时,异变陡生。

  与他相对而坐的恶尸,竟然率先出手了。

  只见其周身蓦的亮起蓝濛濛光芒,原先的冲天煞气竟然消失无踪,浑身荡漾开来的,赫然是一圈圈浓郁的水属性法则之力。

  其身上的气息,也随之节节攀升。

  “不好。”韩立暗道一声,仰头看了一眼头顶上方遮蔽的金色光幕。

  金色光幕之上有有佛家真言和梵音镇压,本是为了针对煞气冲天的恶尸,谁承想这厮与地仙之躯融合之后,竟然将煞气收敛了个干净。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恶尸占据的地仙之躯上蓝色晶光大作,一层宛如实质的蓝色水浪从中猛然冲出,竟是直接将四周的锁链冲散开来。

  紧接着,其身影便在一头由蓝色水浪所化的蓝色水龙托负下,冲天而起,直撞上了那层金色光幕。

  “嗡……”

  一声沉闷声音响起,金色光幕并未溃散,反倒是那水龙崩散开来,洒下一片水花。

  “哪里走?”

  韩立口中一声大喝,五指弯曲,如爪一般扣向恶尸脚踝。

  眼看就要抓住时,恶尸的脚踝却突然蓝光一闪,直接化作了水液流散了开来。

  韩立一掌抓空,便要再抓时,头顶便有“砰”的一声爆鸣之声响起。

  那层金色光幕直接爆裂开来,恶尸的身形一闪而出,飞离了祭坛,头也不回的直冲高空而去。

  就在这时,高空之上,金色光芒骤然亮起,刺眼夺目之极。

  金光包裹之中,一座通体金光璀璨的七层金塔陡然浮现虚空,飞快落下,直接将恶尸罩了进去。

  韩立的身影,也紧接着从祭坛上飞了下来,朝着高空中疾追了过去。

  然而,还不等他追到近前,高空中就又传来了一声“轰隆隆”的震天轰鸣声。

  只见那金色宝塔顶端,一片金光爆裂,破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一片浓郁黑光从中喷涌而出,里面隐约露出一轮残缺的黑色宝轮。

  韩立定睛一看,额角青筋顿时暴起,恶尸那厮为了脱困,竟然自爆了重水真轮。

  “今次是我大意了,这副身躯我收下了,日后再来叨扰。”一声带着怨毒之意的高喝声从高空中传来。

  紧随其后,一道乌光从天而降,瞬间就射入了大海中,激起一道滔天巨浪。

  韩立面色一沉,连忙追了上去。

  与境界不及稳固所带来的风险相比,让恶尸不受控制的逃脱自己的掌控,将会在未来给自己带来无法预料的麻烦。

  自己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趁着对方尚虚弱,将之彻底镇住。

  先前这一切说来话长,实则从恶尸挣脱隔元法链暴起,到被韩立借阵势将之镇压,再到恶尸掌控地仙之躯脱困而出,前后也不过一炷香的功夫。

  驻守于岛屿南北两端的金童与啼魂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见此情形,也忙跟着追了上去。

  一眨眼间,韩立便已经追出了千里之外,茫然四顾之下,却已不见了恶尸踪影,只得悬在当空,运转炼神术查看起其踪迹来。

  “大叔,怎么回事?斩尸出现意外了吗?”金童赶上来,忙问道。

  “地仙之躯受无数人信仰之力侵蚀,当中不乏各种仇杀报复的凶恶执念,与恶尸的契合程度极高,其掌控仙躯的速度远远超出预料,竟给他逃了。此刻遁进海里,我的气息境界不稳,炼神术也无法全力发挥,失了他的踪迹。”韩立脸色铁青,叹了口气后,缓缓说道。

  这时,紧追而来的啼魂,却是一手并指抵着自己的眉心,一手指着前方,冲着两人高喊:

  “在那个方向,速度好快,我们要不要……”

  “追!”

  韩立闻言,忙循着啼魂所指的方向,急追了上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