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鬼门

    韩立在啼魂的指引下,全速而行,朝着恶尸逃遁的方向疾追。

  以韩立如今大罗境中期的修为,眨眼间便追出了数百万里。

  虽然他已可通过神识锁定前方的恶尸方位,但这恶尸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每每韩立将二者距离缩短至万里以内时,恶尸遁速便迅速提升,并再次将二者距离拉开。

  二者这般一追一逃,不知不觉间,来到了黑风海域边缘处。

  入目所见之处,前方狂风呼啸,黑雾缭绕,一道道黑色阴风连天接地,令人望而却步。

  “糟糕!落魄惊风!”

  韩立口中喃喃一声,身上蓦然间金光大盛,一个金色圆轮出现在身后,急速逆转,整个人也变得迷蒙起来。

  不过就在此刻,前方恶尸身上也是金光大盛,速度猛然加快,抢在韩立赶上前,一头扎进了黑色阴风中,消失不见。

  “哈哈,想抓我,再过一百万年吧……”天地间只剩下恶尸的声音在回荡。

  韩立面色一沉,神识瞬间扩散而开,蔓延进了黑色阴风内。

  但这眨眼的时间,恶尸不知施展了什么神通,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神识也探查不到。

  韩立心中念头转动,没有贸然追击进去。

  虽然这恶尸留着终究是一个后患,但此时自己刚刚进阶,境界不稳,贸然追入,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正所谓两害相较取其轻,若是这次无法擒住这恶尸,也只能等以后再设法处理了。

  “主人,放我出去一下。”就在此刻,韩立脑海中响起啼魂的声音。

  韩立闻言,抬手一挥。

  他身旁虚空一动,啼魂人影浮现而出,眼睛闪闪发光的望向前方的落魄惊风。

  “啼魂,你有什么发现?”韩立问道。

  “我在这阴风中感觉到了一股很熟悉的气息,而且……”啼魂说着掐诀一挥,一个暗红小鼎出现在她身前,正是那个阎罗之鼎。

  阎罗之鼎此刻表面泛起阵阵光芒,向着落魄惊风深处蠢蠢欲动,似乎想要飞进去一般。

  “你赶紧将那个孙重山叫出来!”韩立似乎想到了什么,忙说道。

  啼魂一怔,然后立刻点头,抬手一招,旁边虚空一动,孙重山的身影凭空出现。

  他朝周围望了几眼,视线停留在前面的黑色阴风上,面露惊愕神色。

  “怎么,孙道友来过此处?”韩立看到孙重山的面色,眉稍一动的问道。

  “这里的环境和我当年在天殇仙域,得到阎罗之鼎的地方很像。”孙重山老实的回答道。

  韩立缓缓点头,继续望向前方的落魄惊风,目光闪动,似在思量着什么。

  “主人莫非曾经来过这里?”啼魂问道。

  “我很久以前曾闯入过前方这片区域,但出于一些考虑,并没有过分深入。这些阴风名为落魄惊风,里面几乎无边无际,且深处阴寒之气非常浓郁,生活着一些类似阴兽的生物……黑风海域有一个传言,这里的落魄惊风乃是从幽冥鬼域吹出来的。”韩立摸了摸鼻子,用一种平实的口气说道。

  “幽冥鬼域……或许这个传言是真的。”啼魂眼睛眯成一条缝,有些兴奋的说道。

  “你对这落魄惊风似乎很感兴趣。”韩立问道。

  “我想进入看看,不知道可不可以?”啼魂看向韩立,面上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这里既然和阎罗之鼎有些关系,我也想再进去探个究竟。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闭关一段时日,你负责替我护法。”韩立如此说道。

  “好!”啼魂闻言,二话不说的将孙重山再次收进了阎罗之鼎。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韩立便带着啼魂在附近寻了一处相对隐秘的小岛,开辟了一座临时洞府,进入花枝空间开始闭关,稳固境界。

  这一闭馆便是将近二十年,但由于时间差空间的加速,于外界也不过过去了大半日而已。

  黑压压的落魄惊风前,韩立与啼魂并肩悬空而立,而孙重山也被啼魂再次释放了出来。

  孙重山望着此时的韩立,不由得一阵目瞪口呆。

  他怎么也无法想象,前一日还气息不稳,甚至有些元气大伤的韩立,怎么在不到一日的时间里,做到气息尽复,精满神足的。

  莫非是服用了何种效用逆天,且对大罗境修士也有效的灵丹妙药?

  不过他心中虽然念头乱转,却识趣的没有多问,老实的等候着韩立与啼魂的吩咐。

  “走吧,希望还能追上那家伙。”韩立淡淡说了一声,然后挥手发出一片金芒罩住三人。

  “嗖”的一声,三人化为一道金光,朝着落魄惊风深处飞去。

  落魄惊风内仍旧是阴气弥漫,狂风怒吼。

  不过韩立此刻的修为比上一次进入这落魄惊风,强大了不知多少倍,一路行来颇为轻松,很快便抵达了落魄惊风的相当深入的区域。

  只是令韩立有些失望的是,自始至终,那恶尸便宛如被这片阴风吞噬了一般,半点踪迹也无,甚至连啼魂也无法感应到分毫。

  除此之外,有些出乎韩立预料的是,落魄惊风内生存的那些阴兽不知为何,一直都没有出现。

  到了此处,啼魂手中的阎罗之鼎嗡嗡轻颤,朝着下方指引。

  韩立三人没有迟疑,沿着阎罗之鼎的指引方向飞去。

  韩立上次只想横渡落魄惊风区域,并未试图向下探查,此刻向下前进,他才发现下方的海水竟然消失无踪,只有一股股翻滚的阴风。

  向下飞了一段距离,周围的阴寒之气越发浓重,直刺骨髓,韩立发出的金光也无法隔绝。

  孙重山面色有些苍白,嘴唇微动,似乎要说什么。

  就在此刻,他身后阴风微微一个波动,一柄黑雾缭绕的三股叉从阴风中探出,朝着孙重山后心狠狠刺下。

  “铿”的一声金铁交击声响!

  黑色三股叉一碰到笼罩三人的金光,立刻被毫不客气的反弹而回。

  韩立见此,心中一动。

  这东西,上次他试图横穿落魄惊风时也曾遭遇过。

  那时他实力低弱,只是将其击退,并未击杀,想不到这会又遇到了。

  只是这一头的实力远比之前那个厉害,起码也有相当于金仙境的实力了。

  韩立心中这样想着,手上动作却丝毫不慢,抬手一点。

  一道金色雷光从他指尖射出,打在那黑色三股叉上。

  “砰”的一声!

  黑色三股叉爆裂而开,周围方圆数十丈的落魄惊风也被散落的雷光撕裂,一个黑色人形生物浮现而出。

  这个人形生物看起来和常人大致相仿,只是其全身长满黑色鳞甲,身后拖着一条尾巴,看起来仿佛小鬼一般。

  黑色小鬼此刻脸上满是惊骇之色,尖叫一声,转身便要逃走。

  韩立手一抬,正要将这黑色小鬼击杀,一道黑色霞光已经率先飞射而至,卷住了那黑色鬼物,却是旁边的啼魂出手。

  “嗖”的一声,黑色霞光倒卷而回,黑色小鬼被霞光罩住,顿时毫无反抗之力,被啼魂一口吞了下去。

  她眼睛微眯,身上黑光闪动不已,脸上更露出一丝陶醉之色,好一会才恢复过来。

  “真是难得的美味,好久没尝过这么美味的阴魂之力了。”啼魂砸吧了一下嘴巴,说道。

  “不过是个小鬼物罢了,莫非它有什么不一样?”韩立问道。

  “这个黑色小鬼体内蕴含的阴魂之力虽然不多,品质却极高,而且这种阴魂之力和我的身体非常契合,对我大有裨益。”啼魂面带一丝兴奋的说道。

  “哦,是吗?”韩立若有所思的说道。

  “韩前辈,啼魂前辈,此地阴寒之气太重,在下有些支撑不住……”就在此刻,一旁的孙重山插话说道。

  他此刻面色泛起一丝乌青,身体忍不住颤抖着。

  韩立看了他一眼,随即又望向啼魂。

  “哼,真是没用。”啼魂眉头一皱,挥手将其收进阎罗之鼎内。

  “走吧,继续向下去看看。”韩立朝下方望去,眸中闪过一丝好奇。

  于是二人继续下潜,转眼过了小半日的时间。

  此地好像深不见底,飞了这么久,仍旧没有到底的迹象。

  这里阴寒之气已经浓郁到极其可怕的程度,韩立也有些微微的不适。

  反倒是啼魂,对于周围浓郁无比的阴寒之气非但没有抗拒,反而很是舒服的样子。

  二人又继续向下飞了一段距离,前方阴风突然开始变得小,似乎终于到底。

  韩立和啼魂心中一喜,加速向下飞遁。

  就在此刻,前方虚空突然波动起来,一个巨大血红漩涡凭空出现,横亘在前方。

  一股强大无匹的吞噬之力从血色漩涡内传出,二人触不及防,还没有来得及防御,就被血色漩涡一口吞没。

  韩立和啼魂眼前一花,下一刻出现在了一个血色空间内。

  空间之中有着一座巨大湖泊,湖水呈现血红色,轻轻荡漾。

  这湖水看起来很像鲜血,却没有丝毫血腥气,只散发出丝丝寒意。

  血色湖泊后方坐落了一座巨大血红城池,非常壮观,城门之上写着两个大字,赫然正是“鬼门”。

  韩立和啼魂眼见此景,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一丝震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