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被发现了

  进入高大建筑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昏暗无比的长长甬道,盘旋着往下延伸,通往一处圆形的地下空间,被隔成了一块块相对独立的区域。

  空间中央是一潭血色水池,那些被隔开的区域内,赫然一只只牢笼,里面关押着各种魂魄。

  那些勾魂使者,此时正将拘着的魂魄关入空着的牢笼,此外,还有一些使者一动不动的伫立于血色水池中,不知在做些什么。

  “看来这里是关押魂魄的地方,没什么可看的,我们去别处看看吧,尽快找到离开这里的办法。”啼魂说道。

  “阎罗之鼎现在什么情况,还在指引方向吗?”韩立点点头,问道。

  “鼎内传来的那股牵引之力,指引的是后面那片黑云。”啼魂迟疑了一下,说道。

  韩立闻言眼神一动,却也没有惊讶,想了想后,又说道:

  “我们分头探查一下,看看有没有离开这片血色空间的方法,城外就不必找了,我之前已经用神识探查过,没有离开的出口。”

  “这秘术应该能维持一天一夜,在此期间,应该没有问题。”

  啼魂说着,与韩立二人一前一后的沿着原路返回,离开了这座建筑,并随后分朝两个方向而行。

  大半天后,两人再次在牢笼建筑这里碰头,面色都有些沉重。

  他们都没有找到离开的办法。

  “实在不行,我们试试强行突破,看看能否打破这血色空间。”啼魂说道。

  韩立正要说什么,神情突然一动,带着啼魂再次来到建筑下方的牢笼空间,目光从那些被关押于牢笼内的魂魄望去。

  “怎么了?主人。”啼魂看到韩立的举动,问道。

  “我突然想到一个离开此地的办法。”韩立笑道。

  “什么办法?”啼魂闻言,眼睛一亮。

  “这地方看起来不像冥界,这些魂魄不会永远关押在这里,应该会从这里送到真正的冥界去,只要我们能找到他们运送魂魄的方法,就有可能离开此地。”韩立说道。

  “有道理,我此前怎么就没有想到。”啼魂恍然大悟。

  “只是不清楚,他们何时会有下一步的行动。”韩立目光微微闪动,如此说道。

  “那还不简单?我找人问问就行。”啼魂一把拉住韩立,很快来到一处偏僻的牢笼空间。

  一个勾魂使者将手中魂魄投入一个牢笼,转身正要朝外面走,经过一个转角时,一只手臂从旁边的黑暗中如电伸出,一把抓住那个勾魂使者,让后将其拖进了黑暗里。

  后面一个勾魂使者走了过来,忽觉得眼前一花,似乎前方有个同伴突然一闪飞进墙角消失了。

  这个勾魂使者路过拐角时,伸头向里面望去。

  拐角深处是一个死胡同,地面上摆放了一个婆婆拉拉的暗红小鼎,上面满是尘土,不知是谁放在这里的。

  除了这个小鼎之外,没有任何其他东西了。

  勾魂使者嘴里咕哝了一句,便继续往前走去,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阎罗之鼎空间内,勾魂使者身体被一道道锁链般的黑光缠住,动弹不得。

  “吱吱唧唧,叽叽叽叽……”勾魂使者身体虽然无法动弹,却面露愤怒之色,口中却发出一连串的怪音。

  这声音好像深夜鬼哭,又似毒虫爬行,令人听了心头发麻,难受之极。

  “你可能听懂他说什么?”韩立望向啼魂。

  啼魂苦笑摇头。

  “你呢?”韩立望向旁边的孙重山。

  “我虽然懂一点冥界文字,可懂得不多,还听不懂它们的话。”孙重山摇头说道。

  说完,他用惊奇视线看着韩立和啼魂。

  这两位爷也真够能折腾的,才这一会功夫,就抓了一个冥界之人进来。

  “没办法,我直接搜魂吧,虽然听不懂它们说什么,起码能看到他的记忆影像。”啼魂说道,然后手按在勾魂使者脑袋上,一道道幽黑光芒从其掌心飞出,笼罩住这个勾魂使者。

  勾魂使者面露痛苦之色,发出凄厉的惨叫,身体黑黑光笼罩下,很快干瘪下去。

  片刻之后,啼魂松开了手。

  “怎么样,可有发现?”韩立问道。

  “正如你猜测的那样,每隔一段时间,冥界都会派鬼将来此将城内的魂魄送入冥界,按照时间看,下一次冥界来人也就是这几天了。”啼魂欣喜的说道。

  “那就好,冥界的鬼将如何过来?”韩立松了口气,然后问道。

  “从后面的那片黑云中来,到时候那里会打开一个空间通道,将城内魂魄一次性全部运走。”啼魂说道。

  韩立听闻此话,眼睛一亮。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对了,我们抓了一个勾魂使者,会不会被发现?”韩立随即想到了什么,问道。

  “这个不用担心,勾魂使者数量很多,而且他们只是冥界最外围的成员,不会频繁清点人数。”啼魂说道。

  韩立听了这话,才放下心来。

  接下来的数日里,韩立和啼魂没有离开,一直待在阎罗之鼎空间内,和孙重山学习冥界文字。

  啼魂搜魂那个勾魂使者,对于冥界语言也有一个大致的认识,两方一合计,韩立他们很快大致通晓了冥界语言。

  七日后,血色建筑后的那片黑云剧烈波动起来,迸发出强大无比的力量波动,整个血色空间也为之颤抖。

  无数黑色符文从黑云中飞出,很快形成一个黑色漩涡,漩涡中心处是一个黑色通道,看起来幽暗无比,似乎通向天下至阴至暗之处。

  一个黑色人影从通道内飞出,这人全身穿着黑袍,手中一柄乌黑大棒,五官比起那些勾魂使者,相对端正了很多,和寻常人差不太多的样子。

  血色城池内的勾魂使者们早已聚集在黑云前方,押解着此地的那些魂魄。

  “启程!”黑色鬼将一挥手中大棒,用冥界语言说道。

  那些勾魂使者闻言,立刻将手中押解的魂魄向前一抛。

  黑色通道内发出一股吞噬之力,那些魂魄尽数飞了过去,没入通道内。

  城内囤积的魂魄数量不太多,很快便尽数被黑色通道收走,那个黑色鬼将闪身飞入通道。

  黑色通道闪动了两下,飞快闭合。

  不过在通道闭合之前,两道模糊的影子如电飞至,一闪而逝的没入了其中。

  韩立和啼魂只觉整个人被巨力撕扯,周围天翻地覆,但仍是咬牙硬挺,愣是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好一会过去,周围的巨力才消失无踪。

  韩立二人眼前一花,出现在一个黑色空间内,一个巨大无比的深渊出现在前方。

  深渊宽足有数千丈,向两边蔓延,不知有多长,中心处是幽深无比的黑色,不知通往何处。

  深渊中不停的冒出滚滚黑气,这些黑气中除了极其浓郁的阴寒之气外,还有着一种异样鬼气。

  和寻常鬼气不同,此地的鬼气异常纯净,而且沉重粘稠了很多,仿佛液体一般。

  “这里是冥界?看起来不太像。”啼魂看到眼前情景,喃喃说道,随即她想起什么,挥手祭出阎罗之鼎。

  暗红小鼎此刻光芒闪动,指向深渊底部。

  啼魂眼睛微微一亮,正要有所行动,却被韩立一把抓住。

  “等一下。”韩立淡淡说道。

  “主人,怎么了?”啼魂奇怪的问道。

  韩立却没有看她,而是望向前方深渊,面露冷笑之色,道:“阁下以为这样就能瞒住我了?出来吧。”

  啼魂闻言一惊,望向韩立目光所视之处,仍旧什么也察觉不到。

  “哦,竟然能感觉到我的存在,神识很强啊。”一个铁片摩擦般难听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说的竟然是真仙界语言。

  前方虚空中浮现出一团黑气,迅速涨大,转眼间化为数千丈大小的一团黑云。

  无数恐怖的厉鬼嘶鸣声从云中传来,像无数的利箭扎在韩立和啼魂二人神魂之上。

  啼魂轻声痛哼了一下,韩立眉头也是一皱,二人急忙运转神识护住神魂,这才不受前方厉鬼嘶鸣的影响。

  黑云附近阴风怒吼,黑气弥漫,遮挡住了上面的情形。

  韩立面色阴沉,右手一挥,一片耀眼金色雷光狂卷而出,强大无比的剑气携带着震裂虚空的气势,瞬间将周围阴风撕裂。

  黑云上的情况,清楚的呈现在韩立二人面前。

  只见上面黑压压站满了鬼物,足有两三千个。

  这些鬼物都和之前啼魂吞噬的那个一模一样,气息也基本相仿,手中统一持着黑色三股钢叉,排列成一个整齐的方阵,仿佛一个纪律严明的军队。

  韩立没有理会其他鬼物,目光落在最前方的一个人影上,眼中闪过一丝警惕。

  这人是个中年男子,身形修长,看起来和常人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双眼闪动着骇人的血光,正朝着韩立二人狞笑。

  其身上穿着一件似幻似真的黑色长袍,随风翻滚,各种可怕的鬼影不断的从黑色长袍下探出身体,背后背着一把丈许长的黑色战枪,上面闪动着一层黑色凶芒,更散发出冲天的凶厉气息,即便是韩立也感觉很是危险。

  “阁下是何人,为何埋伏于此,想要偷袭我们?”韩立打量此人两眼,缓缓说道。

友情链接: